正文  第四十章节 鲜血与生命(八)

章节字数:4577  更新时间:09-03-25 16:4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随着炸药包的爆炸黄晓的心里不由的失望了起来。和他一起出来的两个士兵一个被敌人给打死,一个被震晕,而自己又被敌人给打伤不能行动,活着的两个人都失去的作战的能力,但是黄晓在心里还是不恳罢休,他要用他自己最后的力量向敌人发起最后的攻击,要用他的鲜血和生命来完成任务。

    黄晓的那个炸药包就在他的手边,他忍着腿上传来的阵阵巨痛,托着炸药包,一点儿一点儿得向马洪他们所处的战壕靠近,三十五米,三十米,二十五米!二十米!十五米!近了!因为黄晓的腿被蒋辉给打中,不能站立起来把炸药包扔进战壕,只能一点点的接近战壕等到了一定的距离后再把炸药包扔进战壕。

    十米!到了!黄晓在距离马洪所在战壕处十米远的地方突然站了起来,他拉开了炸药包的引信!就在他要将拉开引信的炸药包扔进战壕的那一刹那,他的身体就像是被定在了那里一样,黄晓那举着炸药包的也手停在了半空中,炸药包引信上的导火线还在“卟卟!”的冒着青烟,黄晓没有把炸药包给扔进战壕,他的眼神中充满了失望和对这个世界的不舍,伴随着“轰!”的一声巨响,黄晓被他手中炸药包的爆炸给撕碎成了若干块,扬扬洒洒的落到了地上。

    黄晓为什么在眼看就要成功的关键时候,停下来呢,原因很简单,他被子弹打中了,不是一颗子弹,而是两颗子弹,也不是从一把枪里打出来的,而是从两把枪里打出来的,打入黄晓身体的子弹一颗是从伏在草丛里的蒋辉的枪中射出来的,另一颗子弹是从刚刚在战壕里带着刘飞冲出来的一排长张洪生的枪里射出来的,两发子弹同时打中站立起来的黄晓,每一枪打中的都是要害,蒋辉的那一颗击中了黄晓的头部,子弹从后脑击入,从前额穿出,一团血雾迸起,张洪生的那一颗子弹则是直接打入了黄晓的心脏,有如桃形的心脏一下子被快速飞行的子弹打了个爆碎,而子弹并没有停下来,则是从黄晓的后背上穿出,一团血雾迸起。两枪枪枪要害,黄晓当场死亡。

    爬在草丛中的郑共也看到了眼前发生的这一切,但是他现在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黄晓他们三个人被敌人给射杀,成为敌人的猎物,他的心在痛,心在滴血,可是更让郑共头痛的是,草丛北边的Z国军队此时就像是发了疯似的在向他们开火,射过来的子弹就像是泼过来的水一样,要不是有草丛的遮挡恐怕郑共早就被打成了马蜂窝了。

    “不行,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即然没有达到作战的目的,只能马上撤回去了,要不然大家谁都别想回去。”想到这里,郑共看了一看还跟在他后面的三个Y军士兵,其中还有一个是伤员。郑共很清楚他们目前的处境,但是要撤回去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自己带着人一撤,对面的Z国军队肯定会压上来,那时谁都跑不了,这个时候,就必须要留下一到两个人掩护他们撤退。

    “连长他们的火力很猛,你们撤吧,我留下来掩护你们!”爬在前面的一个Y军老兵对着郑共说道。

    郑共听到后并没有说话,他的心里很清楚,这个时候留下来打掩护就等于留下来等死,这个老兵参军有些年头了,一至在郑共手下的一连当班长,是一连的主士力量,郑共的心里真舍不得他。

    “轰!”的一声暴响,一枚手雷在郑共他们的不远处爆炸了开来。爆炸扬起的泥尘和荒草从天上纷纷扬扬的掉落了下来,爆炸引起了燃烧,此时正是北风,虽然是在南国但是冬天里的夜风很大,火借风之势,风助火之威,草丛里的火一下就大了起来。

    “连长!再不走就来不及了!你们快走啊!!!”那个老兵大叫了起来,催着郑共他们快撤。

    “好吧!老哥!你一定要小心,我们等着你!”郑共凝重的说道,他也很明白此时如果不撤的话,那么一会儿的功夫火就会烧到他们这里,到那时火势是小事,此时刮得是北风,火是向南烧来的,要是没有了草丛的遮挡,对面的Z国军队一定会把他们这四个人都给宰了的。

    郑共带着其他的两个人背起伤员慢慢的向后退去,留下Y军老兵一个人打掩护。

    另一边。

    张大海正带着一班和二班的人向草丛的北面猛烈的开着火,他们的枪口喷射着火舌,在夜色中就像吐着芯的毒蛇,在张大海的带领之下一班和二班的战士们根本就没有要结省子弹的打算,牺牲的和受伤的战友让他们的眼睛都发了红。

    这时张洪生在检查确定黄晓他们死透后也赶到了草丛里。

    “妈的!小鬼子的火力很猛啊!差一点就让他们给干掉了,姥姥的个头!”张洪生刚进草丛就骂道,一边的刘飞打了一个滚就进了草丛。因为张洪生在刚才检查黄晓的尸体时差一点儿就让521高地上的Y军狙击手给一枪干掉了,子弹就打在他的脚边,要不是天黑光线不好的缘故那一枪非打在他张洪生的头上不可。

    “轰!轰!”又是两声炮弹爆炸的声音,相信这炮弹应当是马洪叫来的,那个向张洪生射击的Y军狙击手这时也差不多飞上了天。

    “怎么样!这里的情况如何?”张洪生半蹲下对着张洪生说道。

    “我们刚进草丛就…………蒋辉就发现…………到现在…………敌人…………”张大海涛涛不绝的吐沫星子开始了乱飞。

    “很好!这一回你们一班可是立了大功了,要不然,在战壕里的连长指导员和我们可差不多就变成烧猪了,呵呵!这个蒋辉也立了功。”张洪生笑的说道。

    蒋辉此时已经由草丛边上回到了张大海他们那里,向着南边的草丛开着枪,此时的火势已经烧起了南边的大部分的荒草。

    “副班长,我听来不对啊!”蒋辉对着张大海说道。“你听,好像敌人的枪声没有那么密急了,他们是不是要撤了。”

    “对啊!枪声的确没有刚才那么紧了。”张大海经蒋辉的提醒,立时的明白了过来。“排长要不派几个人绕过去侦察一下对面的情况。”

    “我看行,刘飞!你带四班的人去。”张洪生说道,但是一边的刘飞脸上显出了为难的表情,刚才在456高地时他们四班已经有四个战士因为抬担架受了伤,退出了战斗,刚才在战壕里又受到炮火的震击,又伤了两个人,牺牲了一个,还有一个四班的战士但是没有跟着张洪生出来,现在在战壕里,现在刘飞的四班只有他一个人在这里,这个时候张洪生让刘飞带着四班的人绕过去侦察,可刘飞带谁去啊。

    张洪生看了看刘飞的色神,想了想也发现了这个问题,“张大海你出一个人和刘班长绕过去侦察一下那边的情况吧。”张洪生也只能这样的安排了。

    “嗯。”张大海听到洪生的命令后嗯了一声,左右看了起来,他要找个合适的人选。

    “班长,我和刘班长一起去吧。”蒋辉这时对着张大海毛遂自荐的说道,蒋辉经过刚才的生死搏斗现在已经明白了自己要做的事,你越是怕子弹和炮弹就越是来找你,你不怕他他就会绕着你走,再者说了刘飞刚才在关键的时候救了他一命,现在陪他去侦察也是应该的。

    张大海也说不出来什么,有人毛遂自荐,就省得他去点名了,于是就同意了蒋辉的请求。

    刘飞和蒋辉慢慢的退了下去,他们要从草丛的后面绕过去。

    这名自愿留下来的Y军老兵,现在正爬在草丛之中准备着射击,他的子弹不多了,除了为数不多的子弹外还有一个炸药包,这些就是他现在所有的武器了。

    “都把枪停下!!!不要打了!”张洪生大叫着下达了命令,战士们在听到了张洪生的命令后把正处在射击状态的枪都停了下来。因为张洪生注意到对面的枪声越来越少了,再加上刚才蒋辉的提醒,没准现在对面草丛的Y军全部都撤了呢,他想了一想后就下达了这个命令。

    枪声停了下来,草丛里出奇的静,只有呼呼的夜风声和辟里叭啦的火燃荒草声,再有就是远处传来的炮声。

    “姥姥滴的!不好!他们撤了!快点上!”听到对面没有一声的枪响,张洪生马上意识到对面的Y军撤走了,这时最好的方法就是撵上去消灭撤退的他们,打铁趁热嘛。

    张洪生挺了挺自己的枪就冲了出去,此时的大火已经烧得是风声水起,大火引起的浓烟把个草丛给搞的烟雾蒙蒙地。张洪生并不是一个粗人,对于Y军留没有留下掩护的人这一点,他也不是没有想到,但是看火势和对枪声他判断,他考虑不会有留下来掩护的Y军,就算是有,在这种火势之下也不会挺很长时间,再加上大火引起的烟雾。于是他就奋不顾身的冲了上去。其他的人也随着张洪生冲了上去。

    “啪!啪!啪!”三声枪响,张洪生感觉到自己的前胸相继热了三下,然后就一头倒在了草丛上。这三枪都是那个留下掩护的Y军老兵打的。当他看到有一个Z国军官冲出着火的草丛向他这边冲来时,就一下子打出了一个三连发的长点射。

    “排长!”跟在张洪生后面的张大海冲上来一把就抱起了倒在地上的张洪生,“排长,你怎么样了!你不能死啊!”但是张洪生的眼睛没有张不开,“啊~!~~~!”张大海一声惨叫。张大海认为张洪生就此牺牲了呢,张洪生的命很好,虽然张洪生身中三枪但是都没有打在要害上,只是受伤昏了过去,后来张洪生出院又回到了102团继续参加战斗。

    “Y南小鬼子!老子操你八辈祖宗!!!啊!”张大海的眼睛红了,血红血红的那一种,在战场上,大部分士兵的战斗不是为自己打得,而是为自己牺牲了的战友打得,这种战斗力是很可怕的,甚至达到了癫狂的地步,在初上战场时,他们可能会胆怯,也可能会害怕,还有可能在中枪受伤后会惨叫,但是当他看到平时和他在一起的战友牺牲,就一定会刺激他,而使他变得疯狂,他会想到复仇,为战友报仇。这就是好多战斗都是为战友而战的原动力。

    张大海提起手中的81步枪,调到连发的位置上,开着火就冲向了南边的草丛,其他的战士一看排长牺牲了,当即眼睛也都红了,嚎叫着杀向了对面草丛,这些战士们的面目绝对的是狰狞的,他们的眼睛是血红的,手中的枪打出的火舌就像是一条蛇一样飞向Y军。

    爬在草丛中的Y军老兵根本就没有想到会有那么多不要命的Z国士兵向他冲来,在这种情况之下,一般只要打倒了他们的指挥官,其他的人就不敢再向前冲了,因为敌情不明,乱冲只会吃亏,造成不必要的牺牲。可是这伙子Z国士兵在他们的指挥官被自己打中后,竟然没有退缩或是就近隐蔽,而是疯狂的向他进攻,他现在害怕了,现在他也真后悔自愿留下来担任掩护任务,面对这些疯狂了的Z国士兵,他知道他的下场决好不了。

    这位Y军老兵的判断是对的,疯狂而又愤怒的战士们很快的就冲到了他的面前俘获了他,他想拉响手中的炸药包与战士们同归于尽,但是在他还没有拉开炸药包引信的时候,一发子弹击中了他那要拉引信的手腕,当他抬起头时,几支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他的脸。

    张大海让战士们立即搜索草丛里的其他地方,以防再有打伏击的Y军士兵出现,然后张大海就瞪着他那血红的眼睛走到了那名Y军老兵的跟前。

    “你们其他的人呢?快说!”张大海把手中的81步枪对准了Y军老兵的脑门,并且顶了顶他的头。

    “海空!(不知道)”那名Y军老兵回答道。

    “妈的!老子听不懂,老子问得是你们其他的人呢?快说!!不然老子一枪毙了你个狗日的小鬼子!”张大海暴叫道。

    “布只到!马滴!”这个Y军老兵也听得懂Z国话,也会说,他是ZY边境的Y南人,靠近ZY边境的Y南人大部分都会说些Z国话,当了也包括骂人的脏话。

    “你他妈的还会骂人!老子崩了你!”张大海一把拉开了刚刚关上的保险。

    “副班长!排长好像不行了,血止不住啊!”吴江说道,吴江在给张洪生包扎,但是血就是止不住。

    “妈的!你就不会先用绑腿带子给系住止血。”张大海放下了枪大声的叫道。

    “副班长!我看排长够呛啊,血流得太多了!”吴江都急得哭了。

    一股火一般的怒气直冲上了张大海的脑门,“妈的!老子崩了你!”张大海以最快的速度提起手中的枪,对准了那名Y军老兵,那名Y军老兵刚刚放松下来的脸还没有来得及紧张起来,就被迎面而来的子弹打了个稀八烂,张大海一至把他的81步枪中所剩的二十余发子弹都打光了才松开了板机。此时再看那名Y军老兵的脸,别说脸了连头也差一点儿给打下来,他的头就像一个被若干个石块砸烂了的烂西瓜,鲜血和脑浆涂了一大片,连张大海的枪上也沾的都是。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