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三章节  老子是团长!

章节字数:6897  更新时间:09-03-28 11:4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王肖京很快得就撵上了通过山脊的闫为民他们,闫为民很是奇怪团长怎么会到一线来,就以一种好奇的眼神看着王肖京。

    “看什么看,我就不能到一线来!什么逻辑。”王肖京看到闫为民那吃惊的面孔后说道,“别看了,马上去增援马洪他们吧,二营和三营已经到了456高地,等马洪他们敲完了521高地的工事就到我们零敲碎打了,呵呵!”

    “是!”闫为民答道,带着大部队加快了行进的速度。

    102团团部,此时是19:46分。

    “给一连和一营下达作战命令!”李成宜在和李少平说完话后走到报话员的身边说道。45师的政委李少平在和李成宜谈完话后脸上的脸色不太好看。

    “是!”报话员回答道。

    “滋命令,Z国人民解放军陆军野战102团所属一营、二营和三营,于20:00向Y军521高地之敌发起最后总攻,全团除四营、五营打敌援及团直属连和后勤连外全部投入战斗,此令向102团所有营部下发,并转下达到连一级单位。”李成宜胸有成竹的说道,听着李成宜说着命令,报话员竟然愣了起来。

    听到李成宜的话,在一边的相永军和朴建民也都憨了脸,两个人都不约而同的看一下手腕上的表,现在距总攻的时间还有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呐,根本就没有准备啊,这样硬是向上况的话,部队的伤亡会很大的。

    “李主任,总攻的时间是不是能向后推一下,给部队一些准备的时间,现在一连已经在前边打了很长的时间了,伤亡也很大,刚刚用炮火把敌人给压制住,现在正用炮火敲他们的防御工事,相信用不了多少时间就能打完,那时再发动总攻,伤亡会小很多的。”相永军对着李成宜说道。

    “唉!~相政委,这你可就不懂了,现在这场战斗已经过去了两个多钟头了,时间长了咱们在政治上会处于不利的地位的,要算好政治帐嘛,不能光看伤亡数量,咱们的战士如果能在20“30前拿下521高地,时间控制在三个钟头内,这在我们的政治上就很有利了嘛,对敌人也是一种震慑。”李成宜打起了官腔,“我也知道你的想法,你是想让战士们少一些伤亡,这一点我和李政委都是可以正解的,但是不能误了大事,我们做事要从大局出发,立足长远,不能只看到现在眼前的一些蝇头小利,这样目光很短很不好,要算好政治帐…………”李成宜扯起了长篇大论。相永军听来就烦了,但是又不能说什么,李成宜说这些话的目的无非就是自己想拿战斗在一线的战士们当垫脚石,好向上面邀功,什么政治帐,狗屁!可是相永军真不知道说什么好,政治!政治!这两个字左右了历史上多少军人的宿命。要是王肖京在就好了,他的那大炮的脾气还不把这个面前的怪鸟给崩到厕所里去。

    “我说李主任,不能因为政治帐就不在乎我们战士们的生命了吧,一个人的生命只有一次死了可就活不了了。”朴建民实在是受不了了,站起来说道,他的表情很平静,但是看他的眼睛就不难看出,他的眼中充满了怒火。

    “你们懂什么,就为了几个人就把大局给搞坏了,这样子做是不对的,和领导的精神不想符,现在全国人民都在看着我们呢,我们的第一仗一定要给全国人民和中央首长一个满意的答复,这一仗的好坏直接影响咱们师甚至是咱们军的形像…………”李成宜没有想到朴建民会站起来顶撞他,在他的眼里朴建民虽然不服自己,但是看得出来他是一个精明的人,不会当这个出头鸟的,现在王肖京不在,相永军倒是一个难对付的人,但是站起来说狠话的人竟然是这个精明的仆建民,面对相建民的反问,李成宜又在那里扯了起来。

    李少平这时面色也不好看,虽然他是45师的政委,但是和68师102团毕竟都是Z国人民解放军呐,在战场上牺牲了谁都不好,刚才李成宜把他拉到一边把他要发动总攻的想法说了出来,李少平当时就没有同意,可是又一想,这是人家68师内部的事情,自己也不方便管,毕竟这不是自己部队的事,说多无宜,就只好点头了。

    “好了!我不懂什么政治,我就是一个打仗的军人,要我看着我的部下受到无意义的伤亡我的心里不得劲,那些都是咱们的战士,你想过他们的家人吗,他们牺牲后,他们的家人会怎么样。”朴建民怒着说道,但是语气硬了很多,朴建民实在是受不了这个官老爷的气了,再次打断了李成宜的话。

    “同志!我们是军人,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命令,你是一个革命军人,现在就是服从命令的时候。”李成宜被他打断了长篇大论后很恼火,狠狠的说道。

    “哼!”朴建民哼了一声就快步走出了指挥部。

    “什么玩意,早晚让你小子当炮灰!”李成宜看着朴建民走远的背影,在心里说道。

    “还愣着干什么!下达命令啊!”李成宜拧过那胖胖的头来,对着发愣的报话员说道。

    相永军此时也没有说话,拧头走出了指挥部。

    521高地山脊处。

    一个战士跑出草丛,左手捂在右臂上,血顺着手指缝慢慢的流出,很明显他的右臂上受了伤,这个人正是一班的吴江,他是在冲进坑道后被石壁反弹回来的一颗跳弹给击中右臂的。吴江痛得脸上的眉毛都拧到了一块儿,但是还是强压着巨痛跑向马洪所在的战壕。

    “轰!轰!”又是两发炮弹落到了521高地上的声音,一个让人轻意发现不了的暗堡被射来的第二发炮弹给击中,一下子飞上了天。

    “好!妈了个B的!这是现在发现的目标里最后一个了,不清楚在其他的地方还有没有。”马洪在骂了一句娘后自言自语道。

    “老马,那要是有得话,一会儿总攻开始我们的损失会很大啊,刚才在步话机里师部的李成宜主任可是要十分钟后就要发动总攻啊!也就是20:00整,要是在战士们冲锋的时候突然出来了一个火力点对着冲锋的战士们疯扫,那……那可就伤亡太大了!”孔建国放下手中的步话机后对着马洪说道。

    “什么!十分钟,就我们一连嘛!”马洪急了,“只有我们一连!”

    “不!营长正带着二连和三连向这里来呢。”孔建国说道。“另外二营和三营已经到达了456高地,现在正来着呢,然后一起向上冲,521高地的坡度和截面大,能让一个营同时向上冲。”

    “那也太危险了,我不是说过嘛,在没有完全或是大部把敌人的工事给摧毁前不能发动总攻,只能一个接一个的敲,要是冒然发动总攻的话,敌人的一挺机枪就能干掉我们许多人,就那么急吗!现在又不是赶时间,敌人根本就没有增援的可能,妈了个B的!真不知道这些上面的官老爷是怎么想的,团长就这么糊涂吗!把战士们的生命当玩笑开!妈了个B!”马洪听到这里不由的骂起了娘。

    “你骂娘也没有用,现在是后面的部队马上就到了,其他的部队也应当都接到了这项命令,当误之极就是多发现几个敌人的工事,这样在冲锋时才能少牺牲几个战士啊!”孔建国也急了。

    马洪马上拿起了步话面,对着45师的炮兵部队嚎叫着,他第一句话的意思就是,对521高地表面阵地先来一个集体全速射,意在覆盖阵地的全部表面,马洪知道这样做并不会对敌人造成很有威胁的杀伤,但是总比没有的强,一会儿战士们冲上去了,就不能再朝上射了。

    “轰!!!轰!!!”轰!!!”炮火连天的炮弹落在了521高地上,521高地顿时升起了一片接一片桔红色的火焰,521高地刹时陷入了一片火海之中。

    “看!那不是一排的吴江吗?!”二排长毕成法发现吴江后对着马洪和孔建国说道。

    孔建国和马洪在听到毕成法的声音后马上把头转向了草丛的方向,“妈了个B的!可不是这小子吗!”马洪说道。“他们在击退了敌人的偷袭后不马上把伤兵给送下去,还他妈的回来做什么!”

    吴江这时已经越进了战壕。

    “你受伤了,你们不马上把伤员给撤下去,还做什么,张洪生和张大海呢?他们两个妈了个B的跑那儿去了!”马洪上来就是一阵机关枪似的问话。

    吴江听着就急了起来,“连长,我们和Y军干上了,排长他他……他牺牲了!现在就在草丛里,副班长和我们都红急了眼,去撵那些撤退的Y军去了。”吴江停了一下,喘了一口气继续的说道,“没想到我们竟然发现了Y军的地下坑道,于是我们就打进去了,我是受了伤后副班长和四班长让我回来报信的,我们的人手不够,里面太大了,还有发电室什么的真是太大了,我们并不能把坑道里的Y军给清理干净,他们还在里面打着呢。”

    “什么!”马洪听后一下子愣住了,他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幸运的事情,让一班和二班送伤员下去,竟然误打误撞打进了敌人的心窝子,这是他心中喜。但是马洪同时也感到了伤心,心就像是碎了一样,这就是张洪生的牺牲,张洪生在他们一连是最优秀的排长,绝对的主力,为人很实在,也很诚肯,和马洪他们情同兄弟,马洪想到这里不由的眼角湿润了起来,但是现在可不是哭的时候,现在正是战斗最关键的时候。

    “等等!老孔你看那不是团长和营长吗!还有那是二连的人。”马洪发现后面的山脊上出现了一支队伍。

    这时王肖京和闫为民所带来的二连和三连已经赶到了战壕,马洪和孔建国马上上前把一班、二班的情况给汇报了,王肖京听后连说了三个字“好!好!好!”当即指示让闫为民带着二连去增援一班和二班,一定要攻入敌人的坑道内,在坑道内全歼Y军,王肖京走到吴江的身边,连声安慰吴江,并要他带路,吴江在众人的担负之下带着二连步入了草丛之中。

    “团长!咱们就是有再快的速度也免不了出现大的伤亡,妈的!一会儿总攻开始了,不知道要牺牲多少战士呢,都他妈是爹妈的好儿子,养大不容易啊!不能只为了一已之私就不管战士们了。”马洪看着王肖京狠狠的说道,他还认为这个该死的命令是王肖京下的呢,所在现在看到王肖京就烦,话中带满了刺儿。

    “总攻!我说你小子胡说八道什么!总攻!什么时候,我怎么不知道呢!”王肖京莫名其妙的说道。

    “唉!不是团部下达的命令吗?还有不到十分钟的时间,20:00整向521高地之敌发起最的攻击,全团除四营、五营阻敌援外其他各部全部投入战斗,难道听错了。”这时马洪回头看向了孔建国,难道是孔建国听错了。

    “团长!我们刚刚接到的命令,是团部发出的,要我们20:00发动总攻,但是521高地上敌人的工事并没有被完全的给摧毁,要是总攻时突然出来一个机枪,那么咱们的伤亡可就大了,再说现在战场上的形势并不在乎时间啊,45师和咱们师部又没有给时间限制,我们的时间很充足。”孔建国说道。

    “这是谁下的命令!”王肖京怒了!他真得是愤怒了。这不是拿着战士们的生命开玩笑吗!

    “是李主任下达的命令,步话机里的报话员是这样讲的。”孔建国回答道。

    “什么!他凭什么命令老子的部队,拿老子的兵开玩笑,这个…………”王肖京被气得说不出话来,下面的一句骂人的话王肖京没有说出来,也的确李成宜是这次先头部队的最高指挥官,这是师部下达的命令,是无可厚非的事情,命令部队如何作战他也有权指挥,但是这样的命令尽似疯狂,根本就行不通。

    马洪听到王肖京的话后低下了头,他本以为这道荒唐的命令是王肖京下达的呢,没想到竟然不是他,刚才他说的话里有很多的刺儿,现在想来真是冤枉了团长,马洪不由的低下了头,不好意思了起来。

    这时,又有一支部队从山脊那边快速的运动了过来,这一队人正是由二营长杨大兵带着的三营和二营,一营的教导员汪洋也带着几个人赶在了队伍里,他来是为了通知闫为民总攻的任务的,汪洋在接到命令后马上就安排好456高地上的事情后赶来了。

    “报告团长!二营奉命带到!”二营长杨大兵刚刚跳进战壕敬礼道。

    “别向我敬礼,要想让我死的话就敬,有什么话说什么话!”王肖京不满的说道。

    “是!”杨大兵回答道,“团长现在距总攻还有不到五分钟的时间,您看总攻是不是能退后一些啊,部队刚刚赶上来,都没有摆开进攻的阵势呢。”杨大兵说道,他说的是实情,现在这此赶上来的部队,并没有展开队形,如果要是一团团的向上乱冲,那么造成的伤亡势毕会更大。

    “总攻不打了,取消!等一连先把521高地的坑道给打下来了再说,满山的地雷和敌人的常备工事、火力点,冲上去送死啊!”王肖京骂道,但是同时也下达了命令。

    “不打了!”杨大兵还有点吃惊,认为自己听错了,就又问了一句。

    “对!总攻不打了,你们把部队都撤回山脊上,原地休整,由一营在这里就可以了。”王肖京说道。

    王肖京决定把这个狗屁不如的命令给抛到脑后去,当时他一听是李成宜下达的命令,就知道这个狗日的主意是他出的,也只有李成宜这样的人能生出这样的点子来,要他王肖京把战士们的生命拿去染自己的红顶子,他王肖京肯定做不出来,管他什么师里派来的,现在的行势就是不能乱冲,而是零敲碎打的打击Y军,不经准备就发起总攻,伤亡可不是小数目,再说了现在一连的两个班已经打入了Y军的地下坑道内,援兵也已经派出去了,看来这个突破口才是解决521高地上Y军最有效的办法和路线。

    王肖京一把从一连报话员的手中拿起步话机的机筒,接通了团部的电话。

    接起的人是团部参谋伍一安,王肖京上来就要找相永军,你身为政委不顾战士们的生死,还是让这样的命令下达了下来,不找你找谁,但是伍一安告诉他的是相政委已经出去了。再找朴参谋长,伍一安也说出去了,王肖京听到这里奇怪了,怎么都出去了,最后还是李成宜看到伍一安在步话机那面边嘀咕,就问是和什么人说话。王肖京一听是李成宜,当即那大炮脾气就上来了,要李成宜接步话机,伍一安知道只要现在他们两个人一通话就非得吵起来不可,但是你还没有办法,你只是一个当兵的,并不是什么官,只能服从命令,乘乘的把话筒递给了李成宜。

    王肖京忍了半天的火在李成宜接话筒后的一个“喂!”字后爆发了起来,先是急急的把521高地的真实情况给说了一边,现在只要一些时间一连的两个班就能得到支援,然后在坑道里全歼这些Y军,这是完全有把握的事情,可是这位李大主任根本就不理他这些话,强调他才是先头部队的最高指挥官,作战由我定,仗怎么打你团长也得听我的,意思就是这样,而王肖京还没有听完呢就大骂了起来,一开始还是说一些狠话和带刺的话,后来随着李成宜的深入,王肖京也变成了骂娘,最后竟然给李成宜丢下这么一句,“你的命令不对,老子就是不听,要老子拿自己弟兄们的生命去染自己的红顶子,老子办不到,你也别想办到,老子已经让部队停下来了,老子是团长,团里老子说了算,不信你他妈的就试试,你要是能调出一兵一卒来老子跟你姓!妈的!”说完这句话王肖京就重重的一把扣上了步话机,王肖京绝对的是一个斯文人,但那是在和平的后方,从入伍参军王肖京就不是一个爱说脏话的人,后来参战,就和老兵们学会了骂人、说脏话,这样心里爽,后来战事结束,自己又进了军事学院,东西学了不少,修养也跟了上来,但是一到战场上,尤其是听到枪炮声,那种原始的冲动就直冲脑门,就想在说的话中带脏字,骂骂娘。

    一边的马洪、孔建国和杨大兵、汪洋听到团长的话后,心中一阵的感动,这才是我们的团长啊,自己的弟兄们,对!真是把咱们这些当兵都当起自己的弟兄们啊,就算是背着处分也不拿战士们的生命开玩笑,这才是好团长,跟随着这样的人去打仗就算是死也甘心。

    这些话李成宜还没有听完呢,就给气得直打哆嗦了,他没想到王肖京会这样的骂人,没想到基层部队的带兵干部会那么的没有素质,最后在听到那边扣步话机后,“真真……他妈的B……!”李成宜也骂了一句。李成宜放下了步话机后,还没有顺过气来,他留神看了一看团部其他人的表情,虽然相永军和参谋长朴建民走了,可是还有一大群的参谋和干事呢,还有通信上的兵,人还不少,现在这些人看李成宜的眼神绝对是不友好的,从眼睛中就能看出来,虽然你的官大,但是我们不服你,有本事把我们所有的人都撤喽,看谁在前边打仗。

    这时,45师李少平走上前来,“我说李主任,现在的形势和刚才又不同了,现在已经打入了敌人坑道,而我们又不是很在乎时间,就让一连试一试吧,这样也好,必竟刚才咱们不了解前面的情况嘛。”李少平笑呵呵的说道,原本这位在官场上混得很久的李少平不想管这事儿,这是人家68师的事儿,你管来管去的不好,但是这时他的确也看不惯李成宜的做法,就想了一个折中的办法,由他自己出面来给李成宜一个台阶下,这样谁都好看,前线的战士们也能降低伤亡。

    “行!那就听李政委的。”李成宜一看是李少平来说情,又给了自己一个台阶,就下吧,在台上不好看的人还是你,于是就笑着说道,“但是总攻不能改,时间退持到20:30分。”李成宜一边说着一边又给报话员下达着命令。

    “李主任,命令我可以下,但是下面的部队听不听,我可就不管了。”报话员说冷冷的说道,仿佛在刺李成宜,这是一个四级士官,名叫秦一,是团通信连的老人了,是班长,当兵十几年,资格老的很,当过兵的同志都知道资历在部队里很重要,连当官的也要让上三分,尤其是老士官,他本来就要转业到地方去了,没想到战事爆发,就和部队上了前线,他实在受不了李成宜的做法,就顶了起来,反正就是不服你,团长又不是你,我们弟兄的生命你不在乎我们自己人可心痛。

    “你你……你!你们102团的人怎么那么一个比一个牛B!”李成宜又给气着了。

    王肖京放了步话机后,看了一看对面521高地上升起的炮弹火焰,点上了一支烟,看来现在主要是那些在坑道里战斗的两个班了,他们战斗的胜负直接可以左右战斗的时间。

    王肖京刚刚把烟抽完,就又点上了一支,这时闫为民放了步话机走了过来。

    “团长,团部又下达了新的作战命令,说总攻退迟到20:30分,并同意了一连的作战。”闫为民说道。

    “半个小时,那还可以。”王肖京说到这里停了一下,“好吧给团部回话,就说我同意此命令,并转下给其他的营部。”王肖京也不想搞得谁都下不来台,人家改了咱也别坚持了,半个小时差不多吧,只给能把坑道里的敌人给打乱,表面阵地就好打。

    一团的团桔红色的火焰又升起在521高地的表面,红红的烟火在夜色的衬托下显得甚为好看和壮观。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