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四章节     营救任务(三)

章节字数:7308  更新时间:09-04-12 15: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革命军人时刻要劳记,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第一一切…………”雄壮的歌声从食堂中传了出来,战士们都进入到食堂里面,现在正进行着拉歌等待着开饭。

    王肖京三人是最后才步入的食堂,他们一走进食堂的大门,一营教导员汪洋就跑步到达王肖京三人的面前。

    “报告!首长102团一营全体指战员正在进行开饭前的拉歌活动,请首长指示!”汪洋一个敬礼道,这时战士们的歌声都停了下来,整个食堂内一片的安静,没有一点儿的声响,现在就算是一根绣花针掉到地上也能听到落地的声响。

    “开饭时间到了,开饭吧!”王肖京说道,马上就要出发上战场了,还是先吃饱了肚子再说吧,下午还有很多的准备工作要做呢。

    王肖京他们来到了铁血一连的就餐桌位前,战士们立马给他们腾出了地方,要离开,一看这情况王肖京可是不乐意了。

    “都别走呀,我们来了你们就走呀,一块坐下吃!”王肖京说道。

    几个兵都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又都坐回了原来的位置,这几个兵正是一班的程雪青等人,当然蒋辉和李乐他们也都在其中。

    坐下后王肖京等人就开始吃了起来,在部队里可能大家都知道,吃饭就像是在打仗,坐下了就开吃,嘴都不停,直向嘴里塞,吃完就走人,要不你没吃完人家吃完了,人家走,你不走,还在那儿吃,是很难看滴,要是回到班里一准的受班长批评,一开始一班的战士们守着大首长呢,都不好意思吃,可是一见王肖京和朴建民的那吃像,就都放开了,甩开了腮帮子,吃呀,今天吃的是馒头,虽说有点甜味(南方的馒头都这个味)可是总比那大米饭强吧。

    要说王肖京和朴建民这两位都是从下面连队里一步一步走上来的,那吃饭的速度可真是快极了,运筷如飞呀,可是相永军就有点不习惯了,因为他不是从下面基层部队上去的政委,对这一些基层部队的做法有点不习惯,吃饭从来都是细嚼慢咽的,这样有利于健康,这一回看着他们大家都吃得飞快,他的心里也想吃的快一点,可是那些食物吃进嘴里不嚼就是嗯不下去,看他们吃饭好像没有嚼一样的,这样的吃法不伤胃吗。

    王肖京看出来相永军的难处,能看不出来吗,吃一口光在嘴里的嚼啊嚼的得一段的时间才咽下去,这不是吃不下去是什么,不光王肖京看出来了,连其他的战士也都看出来了,王肖京看着相永军的眼睛,给了相永军一个眼神,意思是你不用吃那快,一会儿他们走了你可以在这里吃,当然喽,团政委多大的官,上校正团级呢,几个小兵能放个什么屁。

    相永军也没有说话,只能是细嚼慢咽了开来。

    一会儿的功夫,桌上的饭菜就见了底,馒头也快没了。

    王肖京和朴建民吃完抹了抹那油嘴,相永军也没有再接着吃下去,因为桌子上的菜没了,只有那些菜汁还留在盘子里,相永军要想接着吃的话,那么不是干吃馒头,就是再向伙房里要菜,要不就端着菜盘喝菜汁吧,可是这三条路那一条他也不想走,看着一桌子的空盘,相永军只有苦笑了,得!还是不吃了吧,大不了回团部让参谋或是文书的下碗面条吧。

    吃完后,王肖京和朴建民并没有站起来,一看这情况,一班的那几个兵那里敢走呀,全坐在那里吧。

    “唉!你们是一连一班的吧,我看着你们眼熟呢。”王肖京笑着说道。

    “是!团长我们是一班的兵。”程雪青代表着全班回答道。

    “别那么严肃嘛,吃饭时间,唉,你是那个小程吧。”王肖京认出了是程雪青,当然认得他了,为了给程雪青捐款的事,王肖京忙活了一天呢。

    “是。”程雪青笑着说道。

    王肖京笑了一笑,“怎么样?同志们,要是咱们再和Y南小鬼子打一仗,你们敢不敢呢?”

    “团长放心!我们让他们有来无回。”一个声音从后面传来,程雪青和张大海都不约而同的看向了那个方向,全班的目光都看向了后面,这句话是从李乐的嘴里说出来的,谁都没有想到会是李乐,这倒不是李乐爱出风头,他是单纯,听着团长说要和Y南小鬼子再打一仗,他的心里就热乎,他还急着为他一上回的受伤而后悔呢。

    “哟!呵呵!”王肖京和相永军、朴建民三人都笑了。

    “好!仗有你们打的。”王肖京的心里很舒服,自己的兵都很急于参战,上战场杀Y南小鬼子,这一点是很可贵的,这些兵都不错。

    “团长,咱们什么时候出发呢?”蒋辉小声的问道,因为他是挨着王肖京坐下的,所以他的声音不大,只有王肖京能听得到。

    王肖京转头看了一看这个兵,眼熟,细一想,想起来了,这不是那个主动把二等功让给牺牲了战友的那个小蒋嘛,实话说王肖京打心眼里喜欢这个兵,他头脑冷静,做事沉稳,作战英勇,对战友情深义重,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好兵呀,可是奇怪的是他怎么知道出发的事呢,难道一连或是一营指挥部里有人泄密了。

    “你怎么知道出发的?”王肖京笑着说道,他以试探的口气。

    “我也是猜的,你看团长,以前在BJ时,你那一次来,不都是由我们营长陪着,这一回营长没来,只有我们教导员在,还有连我们连长、指导员,还有各个排长都不见了,都没有来吃饭,这就说明有事,你又问我们想不想再和小鬼子再打一仗,这些不都是要打仗的现像吗。”蒋辉笑着说道。

    听着蒋辉的话,王肖京吃了一惊,再看一看周围吃饭的这些兵,除了一个汪洋外,一个军官都没有,看来是闫为民和马洪都把他们给叫到一起开会去了。这个小蒋真是太聪明了,能从这样一个小的变化上看出点事来,脑子和眼光不是一般的人,这不是一个一般的战士。但是想到这里王肖京感觉又有点不高兴,这样一个变化一个小兵能看出来,其他的人就看不出来了,如此一来岂不是告诉其他的人一连有行动任务,不也是泄密吗。

    想到这里王肖京没有说话,只是向蒋辉笑了一笑,然后站起来带着朴建民和相永军走出了食堂。

    “建民!你马上找到闫为民和马洪,要他们马上把作战任务交代给下面的部队,一连的人全部不准与其他连队的人接触,让闫为民给他们说一连调进山里急训去了。”王肖京在出了食堂大门后就对着术建民说道。

    “是!”朴建民回答完马上转身走了。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相永军问道。

    “没什么,只是食堂里没有几个军官在那里,这样容易引起其他连队的战士猜想,还是早点准备的好。”王肖京说道。

    一连军械库门口,一排的兵们正在门口等待着领取武器和装备。

    “我说常文书咱们演练用的空爆弹不是都在我们的装备里吗,怎么还给我们开新子弹箱呀,不是上山急训吗!”张大海对着正在发装备的连部文书常兵说道。

    “你管这些做什么,给你用你就用,那里那么多的话。”常兵没好气的说道。

    “我说你们几个在那里嘟囔什么呢?还不快点儿。”一排长张洪生大声的叫道。张洪生是五天前才从医院回来的,他的伤当时看起来很重,子弹都打进了胸部了,可是他张洪生的命就是大,子弹在打进胸部的时候,竟然是擦着内脏过去的,只是打伤了肌肉,根本就没有造成多大的损伤,他的晕迷主要还是失血造成的,在医院住了几个月,就好了,本来想再住一段时间的养养的,可是张洪生也急着回部队,就闹着要出院,好歹大夫是一个明世理的人,就给他办了出院手续,刚回来就赶上了这一仗,刚才听马洪和闫为民交代任务,他的心里直乐,没想到刚回来就能为上一加负伤的事报仇了。

    “妈呀!全是实弹,五个基数的!”刘天在领到了子弹后惊道。

    “刚走个多话的张大海,你又在这里叫唤什么!”常兵急道。“给你小子用什么,你就用什么,别那么多费话!”

    “看来真是要打仗了,哥几个就要上战场了,哥们儿说几句话都不行啊!”刘天看着常兵那拉着老长的脸也不高兴的说道,他不知道常兵自从接到命令后就一至忙活到现在,又是准备武器又是装备的,还有地图什么的玩意,连中午饭都没有吃上,心里正窝着火呢,脸上能高兴了。

    “你小子给我闭嘴!程雪青,把你的兵管好了。”张洪生又发话了。程雪青瞪了刘天一眼,刘天听到排长说话了班长也瞪了他,就没有再说话。

    “老蒋,真是实弹看来咱们这一回又要上战场了。”领到装备和武器后的李乐对着蒋辉说道。

    “差不多吧,不过似乎只有咱们一连呐,别的连队都没有动。”蒋辉说道。

    “我也看到了,只有咱们一连,攻击敌人阵地,只用一个连吗?”李乐奇怪的说道。

    “别想了,上级有什么任务,咱们照做就行了!”蒋辉说道。

    一连的战士们在领完了这些装备和武器后又都被带到了食堂,这时的食堂已经除一连外没有了其他的人,孔建国让各排长把纸都发下去,让战士们写遗书,好多人都奇怪,什么作战任务那么危险,还要把遗书写好,难道有回不来的可能,想到这里不由的后怕了起来。但是谁都没有多问,因为遗书不是闹着玩的,不是什么危险的重要的任务不会让你写的,战士们都低下头写了起来。

    蒋辉的遗书上写着把如果他牺牲了,就把他现在全部的钱和抚慰金都捐给希望工程,他的钱虽然只有8。6元(其他的都捐给程雪青了),骨灰呢如果能回来,就放到烈士陵园,不用回家乡了,如果实回不来的话,就让他永远的留在异国他乡吧,最后他还别出新载的加了两句话“处处青山埋忠骨,何必马革裹尸还。”当然还有他的日记,蒋辉从小学三年纪就有了这个写日记的习惯,时间长了竟然累计多达一百多本之多,蒋辉要求如果他牺牲了,要把这些日记本留给自己的父母,让他们了解他们的儿子在部队的生活是什么样的。

    程雪青则是要求抚恤金全部的寄给家里,张大海的更甚,他写道“把我的钱和我的抚恤金都给程雪青家送去!”

    吃过晚饭后大家都集中到了食堂里,这时的食堂只对一连一个连开放,其他的连队都给撵到别的地方吃去了,除了几个炊爷们在伙房里忙活着,一会儿这里还要开个誓师大会呢,当然这一顿饭没有敢让战士们喝酒,这次不是去攻山头打阵地,而是深入Y南国境内营救我军被俘的女兵,喝酒可能会误事,但是菜可是好得不得了,连馒头都是让炊事班从团部拉来的,团部只有那么一点紧有的面粉了,做得馒头,战士们吃得很是可口,多长时间了没有吃过正规的真正的馒头了。

    王肖京走上台,“同志们!现在有一个很坚巨很危险但是也很光荣的任务要交给你们!这关乎共和国的尊严和我们Z国人民解放军的尊严。”王肖京停了一停,又继续的大声说道,“几个月前,发生的野战医院惨案,大家知道吧,可恶的Y南小鬼子的爆行相信大家都看过了吧,你们心里是怎么想的!!!”王肖京的这最后一句话提高了音量。

    “誓杀小鬼子!”战士们大声的吼道,这个野战医院惨案在战区都传边了,小鬼子的暴行把所有的军人仍至人都给激怒了,那里会有不知道的道理呢。

    “好!大家也都知道这伙子小鬼子还抓走了咱们一些女大夫和女护士,这一回师部交给咱们一连的任务就是深入Y南国境,把这些女兵同志们给营救出来,你们有没有信心!”王肖京又是大声的问道。

    “有信心!”战士们也是大声的回答道。战士们一听是深入Y南国国境,都有一点后怕,周围都是Y军都是敌人,人嘛!都是肉长的,不是铁铸的,喝多了也醉,吃饭也饱,子弹打进去也是一个弹洞,生命只有一次死了就不能再活过来了,虽然战士们有后怕的担心,但是一听是去营救自己部队的女兵,热血一下子就沸腾了起来,男人和女人就是这么回事,什么叫异性相吸呢,当女人受到别人欺负的时候,别管是不是自己的老婆妻女,自己的心里都不好受的是不,而且这些人是自己的战友,无论从那一点上来说,这个营救任务是一定要成功的,不能丢了咱们解放军的脸呀。

    “好!这一次………………”王肖京开始了交代任务的重点,并且也说起了在丛林里行军时要注意的事项,这些都是在丛林里和敌人对阵的保命要诀。

    王肖京讲完后,相永军就走上前来,做战前思想动员。

    一辆军用越野吉普车开到了食堂的门前,车灯的光柱一下子就射了过来,强光照得人的眼睛都发花,连部警卫班也就是六班,负责食堂的警卫工作了,班长胡国栋看到有车来了一下子就走上前来,马洪在临开会前交代好了,在全连开会期间,一律不准有其他的闲杂人员进入食堂,出了事情要收拾人。胡国栋那里敢大意了。

    车门打开,从车上下来先是下来一个中校,这个人正是68师的参谋夏宏,接着从车上又下来一个挂着大校军衔的人,这个人就是68师的政委陆平。

    胡国栋一看,我的妈呀!这两个人不都是首长吗!他没有去过师部也不认得陆政委,更不认得夏宏,两个人下了车就向食堂的门口走来。

    虽说这两个走上来的人是首长,而且军衔都不低,属于那种高级别的首长,但是连长先前给胡国栋的命令确是死命令,胡国栋不敢放他们两个进去。

    “您好!首长!”胡国栋上前一个漂亮的军礼,“请不要进去。”

    “你说什么,不让进去,你是什么人?”夏宏听到胡国栋的话,有点不高兴了的说道。

    “请不要进去,这是我们首长的命令。”胡国栋客气的说道,虽然他的脸上没有什么变化,但是心里确是有点儿担心,因为这两位神仙到底是那座庙的真神他胡国栋也不清楚,还是客气的说话吧。

    “什么首长!什么首长下的命令!”夏宏说道,你一个小兵还敢拦我们的路,还是首长下的令,那一个首长呀!

    “这个…………这个…………”胡国栋不知道怎么说了。

    “那一个首长啊!你说呀!”夏宏急着说道,他的语气变了,有点儿像开玩笑的意思。站在一边的陆平也笑了,这个士官班长倒是蛮可爱的,这个下命令的“首长”不用说不是王肖京就是闫为民。

    “是我们的连首长下的命令。”胡国栋正色的说道。

    “那么你是什么职务呢?士官同志!”陆平笑着说道,他想逗一逗这个一级士官。

    “我……报告首长!我是102团一营一连六班班长,胡国栋!”胡国栋一个标准的立正姿势答道。

    “那么是不是要称呼你为班首长呢?!”陆平笑着又问道。

    “这个!这个…………我,……”胡国栋语塞了。

    “哈哈!哈哈!……”陆平爽朗诵的笑了起来。“好了不逗你了,我们还有事儿,你去给你们的连首长汇报一下,就说我陆平来了,看他让不让我们进去,好不好,班首长同志!”

    “这个……这个……”胡国栋让陆平这一逗,脸红了,不好意思了起来。

    “还不快去!耽误了大事你小子担当得起吗?!”夏宏急道。

    “是!”胡国栋下意识的一个敬礼就转身进去了,要真是耽误了大事可就了不得了。

    没出一会儿的功夫呢,朴建民和闫为民、汪洋还有马洪都快步的跑了出来,当时胡国栋告诉马洪说外面有一个叫陆平的人要进来,马洪一听就急了,妈了B个的又骂上来了,他一个小连长那里会注意师里的政委是那一个呀,胡国栋说是一个大校军衔的人,马洪也没听清楚还大骂着妈了个B,说谁也不让进,正好汪洋在一边,听到陆平的名字,马上就想起来了,这是咱们68师的师政委呀,于是马上向闫为民和朴建民做了汇报,王肖京和相永军正做着动员讲话呢,没给他们两个说,于是他们几个就先出来了。

    见到陆平,朴建民一下子就迎了上去,陆平在和这些人寒暄了几句后,就看着挂着上尉军衔的马洪,说道,“你就是这位班首长同志称呼的连首长同志吧!”语气中带有开玩笑的意思。

    马洪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他白了一眼胡国栋,妈的!幸好你只给老子叫了个连首长,要是像平时一样的开玩笑叫连座,那还不成了国军啊。

    王肖京在看到陆平来了之后,马上就把陆平给请上了台,请陆平给大家讲几句。当然陆平的口材那是没有得说了,很精彩的演讲,战士们也是口号连天。

    时间不知不觉得到了21:00分,离出发的时间还有一个小时,这时来送他们的大军车已经达到了营区外面。

    铁血一连的战士们正在做着最后的准备检查工作,马洪和闫为民更是细心,一个接一个战士的检查。

    “报告!军医李牧报到!”团军医处的军医李牧跑着赶到了,他的脸上还有汗珠。他是王肖京从团部召来的,为得就是一连在这一次的任务当中能有一个医疗保障,可是李牧到现在还不知道具体的任务,只是让他随队工作,至到过了边境进入丛林他才知道这不是急训,而是实战。

    “准备上车吧!”朴建民说道。

    这时,王肖京、相永军和汪洋闫为民还有马洪和孔建国,都站在军车边,王肖京正在给他们重复一些特殊情况下处理事情的要点,陆平和夏宏从后面走了上来。

    “肖京,你和马连长还有孔指导员给我来一下。”陆平很平稳的说道,说完他就转身走向了一边的空地。他们三个人在听到陆平的话后,都跟着去了,留下来的其他的人都大眼瞪小眼,难道又有了别的什么变化。

    陆平走到空地的中央停了下来。

    “小夏你也到一边去。”陆平说道,夏宏听后也是一愣,但是一转身就走开了。

    “好了,这一回单独把你们三个叫到这里来,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我再给你们说几句要注意的地方,时间有限我也就不哆嗦了。”陆平说到这里看了一看面前的这三个人,点上了一支烟,“你们两个带着这一个连的战士们去执行任务,遇事一定要冷静,要动脑子,敌后任务不同于阵地战,你们要有一个充分的思想准备…………这一个连可是交给你们了。”说到这里,陆平的话锋一转,“今天在这里守着你们团长呢,我再给你们说几句,你们记好,这次任务我们是营救,并不是作战,能不和Y军纠缠的尽量不要和他们纠缠,以救人为准,多和组织上联系,你们也有临机处断的权力,记住,能营救出来那些女兵最好,实在不行,也不要把自己给搭进去,必要时及时的撤回,最好不要再有被俘的事情发生,还有那些女兵,你们两个可以使用一些非正常的手段,你们听清楚了吗?我再重申一点尤其是现在敌我两国并没有宣战,这次行动是秘密的,这一点很重要。”陆平说最后的话时,脸上有一种凝重的表情。

    王肖京、马洪和孔建国听完陆平的话后,都是不约而同的一愣,什么意思?非正常的手段是什么?难道是可以处死就要被俘的战士和那些女兵吗!这也太可怕了,向着自己的战友开枪,向着那些被俘的女兵们开枪,能下得去手吗,但是细一想,情况也对不那样做对谁都不好,意思明摆着,就是这个意思。

    王肖京坚难的点了点头,马洪和孔建国看到王肖京点头了,也明白了,也点了点头。

    “好!祝你们成功,平安归来!”陆平沉稳的说道,一一的和马洪、孔建国握手。

    时间指向了21:40分,快要出发了。

    “怎么不用飞机把咱们给空投过去呢,那多快呀,这样一来还得走丛林,那里面闷热的要人命!”刘天在军车上抱怨道。

    这时从下面又爬上来一个人,这个人背着医疗箱,正是军医李牧,听到这些话,李牧愣了一下,但是他没有说话。蒋辉给他让了一个位置让他坐了下来。

    “你试试,现在两国还没有宣战,你坐飞机过去空投人家没长眼睛呀,看不到呀,再说了还有地对空导弹人家也不是没有,一个玩意给你揍下来,你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咱们这叫渗透,秘密的进去,干完活再秘密的出来,你懂个屁呀!”张大海听着刘天的牛话,就反驳道。

    “好了!都别说话了,睡一会吧,没准进了丛林就睡不成安稳觉了。”程雪青说道。

    一辆辆的军用大解放开动了起来,表上的指针正好指向了21:50分,望着这些就要出发登车的战士,王肖京的心中很不平静,他的心在时时的深深的牵挂着这些战士们,他的兵!愿上天保佑他们都能够平安归来。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