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四章节  断崖激战(三)

章节字数:4415  更新时间:09-05-09 17:5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当前面的孔建国带领着二排、三排、四排的进攻战刚刚打响时,断崖崖顶一排的兵们就开始行动了,李乐和吴江用铁轮缓缓的放下了吊篮中的蒋辉三个人。

    此时,先前还在榕树边上说笑的那些Y军士兵,都被隆隆的枪炮声给吸引到了军营的门口去了,只留下来三个人看守着后面的半山腰军营,其中就有那个用树树捅虐我军女兵尸体的家伙,然而对于这些茅屋里到底还有没有Y军士兵,战士们也不得而知,不过看情况应当是没有了,马洪看到这里,也确定了这些半山腰的茅屋之中,的确有什么敌人他们在乎的东西,要不然不会留下人来看守,而是都会被抽去军营门前抵抗。

    吊篮缓缓的下吊,蒋辉为了怕那三名Y军士兵,认出自己的面容不是自己人,就采取了背对站着的姿势,但是他的手中确紧紧的握住了那把81式步枪,程雪青和张大海由于没有穿Y军的军服不得不蹲在吊篮里,这样主要是为了让下面的Y军士兵看不到他们。

    军营前面的枪炮声隆隆的传来,底下的那三名Y军士兵不住的向前边张望,而对于从崖顶上面下来的这架吊篮则根本就没有注意到,直到蒋辉他们落了地,才看到,一个Y军士兵慢慢的走上前来。

    “!#·##¥·#¥?”那个Y军士兵对着背对着他的蒋辉,问道,虽然,蒋辉看不到这个问话Y军士兵的面容,听不懂他的话,但是从他的话里可以听出来是疑问的口气,意思好像是对他们在这个时候下来表示很大的不解。

    蒋辉背对着他翻身下了吊篮,就在他一转身的同时,看了那个在他背后的Y军士兵一眼,正是那个虐待女兵尸体的那个家伙,一股怒火涌上了蒋辉的心头。

    蒋辉又马上从自己的目光中洒了一下其他的两个Y军士兵的动静,他们都还站在原地,他们的眼睛都看向了军营门口那边,对下来的他们根本也没有一点的戒备之意,蒋辉快速的举起了自己的枪瞄准,张大海和程雪青和他早就在上面说好了,一见下面的情况不好处理就开枪,反正现在敌人军营前的枪炮声正打得热闹着呢,对这一梭子两梭子的枪响也根本不会在意的。

    “嗒!嗒!嗒!…………”一梭子带着仇恨的子弹冲出了蒋辉的枪膛,直打到那个Y军士兵的脸部,头部和胸部。那个刚才还虐待我方女兵尸体的那个家伙,顿时就手舞足蹈了起来,因为他的身体正在受着蒋辉枪中子弹的射击,直到七八秒之后,才在退了好几步后停了下来,倒在了地上,然后蒋辉看着那个家伙,躺在地上,而他的四肢还时不时的抽动。刚才蒋辉一下子就射出去了二十几发子弹,这些子弹全都射向了那个家伙的脑袋,顿时那个家伙的脑袋就被打成了马蜂窝,脑浆飞迸,涂了一地,就像是个被打烂了的西红柿一样,连鼻子和眼睛都打没有了,一张脸根本就不存在了,只有一团血红之色。

    与此同时,程雪青和张大海马上一跃身,也把枪举了起来,朝着其他的那两名Y军士兵开了枪,其他的两名Y军士兵几乎是在吃惊之余就去见了阎王,三名Y军士兵就这样的上了西天,蒋辉看着那个被他打爆了头的尸体直发愣,刚才还是一个活脱脱的大活人,而自己一梭子愤怒的子弹就把他的头打成了马蜂窝,一下子就削去了一半,血淋淋的,粉红色的脑浆涂了一地,看到这样的怯场面,说实话,蒋辉现在的确后悔了,他想这个虐待我方女兵尸体的Y军士兵固然当死,但是这个样的死法,的确届有点儿太惨了。

    “愣着啥!还不马上就位。”张大海对着还在发愣的蒋辉叫道。蒋辉一下子反应了过来,马上奔向了半山腰的那条路。

    “行了,还是我去吧,你和班长去看一看这些茅屋里是什么!你小子手够狠的!呵呵!”张大海边说边笑道,他把自己的枪瞄向了山下军营通向半山腰的路,其实不用他防,光是崖顶上面何东和吴江的那挺重机枪布防敌人冲上来都绰绰有余。

    “是!”蒋辉应道,马上就跟上了程雪青。

    刚才蒋辉的他们的枪声显然没有惊动军营前正在抵抗的绝大多数敌人,但是还是让阮成听出了动惊,这几声枪响不太对头,像是从半山腰那边打来的。

    “郑共!你们营在半山腰那边留了多少人!?”阮成叫道,他此时正站在他们工事的后方,在这里,孔建国他们的火力打不过来。

    “崖顶的那半个班我没有撤下来,另外还留下了三个兵看守着那些女兵。”郑共答道。

    “噢!这还差不多。”阮成噢了一声,三个人看守那些女人够多得了,一个人就行,心中道,“难道是我听错了,那里可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地方呀。咦!敌人怎么只打不冲呢?”阮成很快的就被正面的变化给吸引住了,没有再考虑后面的事情。

    程雪青和蒋辉一个接一个的跺开那些茅屋的门,查看里面到底有什么,有没有我方的女兵,而有的茅屋是敌人的宿舍,有的茅屋是敌人的仓库,还有军火。

    此时,李乐,刘天,刘飞等人也下到了半山腰中,马洪和张洪生也正在坐着吊篮下来了。

    当程雪青和蒋辉跺开一间茅屋的门时,立刻被茅屋内的特殊境像给惊吊了…………

    马洪和张洪生几乎是在吊篮还距地面有不到半米的距离时就跳下来了。

    “好!好!好!”马洪连说了三个好字,他没有想到这次行动会如此的顺利,他在下来之前,先前下来的战士们就早已经组织好了防御,张大海、刘飞等人早已经把半山腰的路给封锁住了,就算现在没有崖顶上的那挺重机枪,也一样能不会让下面的Y军冲上来一个。那两具我方女兵的尸体也被战士们给放了下来,在她们的头上被战士们给盖了一层布,战士们都不忍再看上一眼,其实他们的心里也都清楚,由于这次是敌后行动,她们的尸体是根本就不会被带走的,还得留在这异国的土地上。

    “好!妈了个B的!你们干的不错,回去老子给你们请功,哈哈哈!怎么样,找到那些女兵了吗?”马洪走到程雪青的根前,一边拍着他的肩膀一边说道。

    可是程雪青的脸上一点也没有高兴的神色,而是低着头,

    “你自己去看吧。”说完,程雪青一指一间茅屋。

    马洪和张洪生看着不对头,于是急切的跑向了那间茅屋,蒋辉正站在门口。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张洪生看出不对,快跑一步,对站在门口的蒋辉问道。

    可是蒋辉的脸上似有一股悲伤之情,他并不应答,把脸给转开了。

    马洪急不可待的一脚跺开了那间茅屋的门,马洪呆了,张洪生冲进去一看,也被这眼前的景像给惊呆了。

    只见这间昏暗的茅屋之内,赫然爬着几个肉白色的东西,有的正在蠕动着,有的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还有一个肉白色的东西,正被吊在茅屋的屋梁上,细一看,那是一个人,那个吊着他的东西不是绳子而是自己的头发,再看地上的那些肉白色的东西,都是女人,这是从她们的那丰满的胸部和平实的阴部确定的,她们几乎全部都是一丝不挂,而她们的大部分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她们的双手和双脚都没有了。

    此时,一个什么东西碰到了马洪的裤腿,马洪一惊,低头一看,是一个没有了双手和双脚的女人正在他的脚下蠕动,她抬起了头,马洪看到了她的脸,但是马洪随即又被这惊人的一幕给惊呆了,那张脸他一辈子不会忘记,那是一张已经没有了眼睛和鼻子的脸,连耳朵也没有了,是被人给剜了去的,血渍虽然干了但是还挂在她的脸上,她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可就是说不出话来,马洪细看,连她的舌头也给人割了去。

    这些人是什么人,是那些被俘的我方女兵吗!马洪不太相信,这些都是Y军干的吗!。

    “你们还想做什么!一下子进来那么多人,我们都这个样子了,就不能有点人性吗?!”一个狠毒的声音从茅屋的深处传来,这话是用中国话说的,听得出来这是一个女人。

    “你们是谁?你们是Z国XX部队野战医院的女兵吗!?”马洪用他那浓重的东北话问道,马洪顺着声音看去,只见一个还穿着上衣的女人向他这边走了过来,身后的张洪生和蒋辉一下子举起了手中的枪。

    “你们是谁?”那个女人反问道。

    “我们是Z国人民解放军!”马洪历声说话。

    “什么!”那个女人在听到马洪回答后,立时惊道,她急跑了上来,她的动作虽然很急,但是却不稳,走不出几步就一下子倒在了地上。

    张洪生和蒋辉马上跑了上去抱住了她,此时程雪青把几把手电拿进了这间茅屋,一下子茅屋里就光亮了起来,战士们看到这里的景象,也都被惊呆了。

    那个女人倒在张洪的身上,马洪也走了上前,一看,这个女人穿着的正是我方的军服,虽然很脏还有血,但是还是看得清的,她的军衔还在,是一个少校。

    “晕过去了,快拿些水来!快!”马洪急道,蒋辉马上从自己的腰间拿下自己的水壶,放到那个女兵的嘴边,倒了一些。

    “你们真是我们的人吗?”女少校醒了过来说道,她的声音当中充满了亲切。

    “是的!同志,是我们呀,是我们自己人,你们受苦了!”马洪激动的说道,蒋辉此时发现连长的眼中噙满了泪水。

    那个女人一把扯住了马洪的手,马洪拿出自己的帽徵,给她看道,“这是我别在钢盔上的军徽。”

    “啊!~~~……”女少校在得到准确有回答后,竟然放声大哭了起来,声音悲伤而又激动。

    听到这些话后,那些躺在地上还能动弹的女兵们也都激动的蠕动着自己的身体,坚难的爬向马洪这里,战士们可以看得出来她们每一个人眼中都噙满了屈辱的泪水。

    这时战士们才发现这些人大部分已经不会说话了,换句话说那就是舌头被人给割了去。现在不用说,看到这场景的兵们心情都是极为沉重的,这些在地上爬着的人无疑就是他们要找的我方被俘女兵,可是看到她们现在竟然被Y军士兵给虐待成这个样子,不由的心中都难过起来。

    女少校在哭了一阵儿后,镇定了一下,“天呐!你们怎么到这里来了,咱们部队打到这里了吗?!”

    “咱们大部分没有打过来,现在过来的只有我们一个连,我们的任务就是把你们给救回去。”马洪说道。

    女少校听后一愣,“那太危险了,这里可是敌人的腹地呀,这里处在敌人的重兵包围之下呀。”

    “没事,我们不怕,我们不会丢下一个战友,不会丢下一个兄弟姐妹的。”马洪说道。

    女少校又哭了起来,但她马上又止住了哭泣,说道,“我叫林正美,是第XX军野战医院的大夫,我们是于XX年XX月X日受到Y军的袭击,被俘后被关到这里的,我们被俘时七十一个人,现在还有十一个人,我们………………”

    “大姐,别哭了,你们放心,什么话也别说了,我们一定把你们带回国去。”马洪打断了女少校的话,他把称呼也给改了,他之所以这样做,主要还是不想这位少校大姐太激动。

    “什么!回国!回国!”女少校听后,一下子愣了,两只眼睛一点神也没有。

    “我们是回不去了。”女少校沉最后低声的说道。

    内参资料

    三十年前的中越边境防御战以血腥和酷烈闻名一时。在战争中,双方都有士兵被俘。越方战俘受到中方一贯的优待,而越南人在中国女战俘身上却犯下了令人发指的战争暴行――这就是中国“海豹人”。战争中,有一些中国的女兵(大概就是一些医护人员和通信兵吧)被俘。

    她们一落入越方魔手,随即便遭到显然是有计划的反复的强奸,等她们怀孕后,便被锯掉了四肢!有的女俘绝食求死,随即被强行注射葡萄糖。在交换战俘时,这些已人不人,鬼不鬼的女战俘便被交还中国。一次战斗中,我方攻克了一个越方距点,在其中发现了几个女“海豹”。乍见战友,有的“海豹”嚎啕大哭,以头撞墙,有的用牙齿死死咬住战友的枪管,要对方打死她。

    还有,在中方进攻时,越方的女兵们就脱去衣服,在阵地上扭动身体。当农民出身的中国战士们忙不迭的扭过脸时,他们的机枪就响了。和中国人对阵时越南女人的脱衣服已是世界闻名了。还有,听说我们曾有一个野战医院被偷袭,几百名伤员和医护人员被越南人以极残忍的手段杀害。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