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镜里折花梦不同  第30章 是梦

章节字数:2740  更新时间:09-08-02 08:5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越骂越来劲,犹如街边泼妇一般,乱七八糟的都上来了,怕是连我自己都不明白骂的是什么,“滚你奶奶的小兔爪!去你爷爷的臭狗蛋…”我突然发现我原来是个天才,眼看着李幻灵横眉立目,怒不可遏,我却继续得意的笑啊我得意的笑。

    “啪!”

    我脑袋一侧,右脸登时火辣无比,我咬牙咽了口混着腥味的吐沫,他丫的,李幻灵,下手还真他丫的重,可是我依旧冷笑几声,倔强地看着他,不知哪里来的胆量,我低着声音继续骂道:“笨蛋蠢货李幻灵!”

    “你!”他的声音带着恼怒,我抬头狠狠地瞪他一眼,还特意学着小流氓的架势,朝干净的红地毯上吐了口混着血腥的吐沫。

    李幻灵墨瞳睁的老大,不可思议的瞧着我刚刚的动作,我用袖子粗鲁的抹了抹嘴巴,瞅着他冷笑连连。

    “好!好!好!”他指着我,连说了三个好字,语气中强压制着愤怒,猛然双眸寒光闪现,劈来一掌,我微惊,有些无措的挥动着断魂,李幻灵手疾眼快,手刀砍腕,我闷哼一声顿觉右手麻痛难忍,“笃!”断魂应声而落,插入地板,紧接着左肩中掌,我身子向一仰,“砰!”脑袋撞上雕花红木床头,当即眼冒金星,后脑左肩生疼生疼,我硬是将眼泪憋了回去,不服气的斜眼横他。

    李幻灵白影微动,抓住我的右肩膀恶狠狠道:“你究竟是谁,究竟是谁!你分明是她!分明是她,她的模样,可,可为什么!你究竟是谁?”

    他每问一句,手上的力道就重了一分,我肩头骨头咯咯作响,奇痛难忍,令我险些昏厥,他妈的,李幻灵,你想将我骨头捏碎不成,所谓狗急跳墙,我使劲扭头一口咬下,李幻灵惊呼一声,松开了手。

    我立刻滚到一边喘着粗气,右膀动弹不得,豆大的汗珠顺脸淌下。

    李幻灵瞅着被我咬了的小臂,楞了半响的神,就在我以为这场战争终于可以告一段落的时候,他却猛然怒吼一声,暴虐的狠扑过来,我惊叫一声,忍痛和他纠缠起来…

    纱幔红帐,木床剧烈晃动,时而发出磕碰嘶叫之声,十余招过后,我的下场便是被他压得气息难平,他粗壮的胳膊更是扼住了我的喉咙,而我如八爪鱼般死死别住了他的手脚,令他难以动弹,而我同时确认了一件天大的事情,我这个身体身怀绝技,若是把我逼急了,原来也能使出几下功夫。

    “你,你放开我,我也放开你。”我涨着发紫的脸,艰难道。

    “好!”李幻灵竟然也满头热汗,脸色又白又红。

    “我,我就信你一回!”我说着缓缓放开了手脚,李幻灵也松了手臂,我正暗自松了口气,却不想李幻灵的小人本性终于暴露了,他一下子掐住了我的脖子,狠声道:“该死的女人,竟敢咬我!”

    我突然间就明白了一件事——他妈的李幻灵,他小肚鸡肠,睚眦必报,小气的不能再小气了!

    我呜呜几声,明显的感觉整个脑袋正在迅速肿胀,不由分说,为了活命,我小腿猛然一弯,膝盖狠磕了他的命根子,李幻灵一声惨呼,迅速滚到床边,绝美的面容扭曲狰狞,双手捂着那里,竟然也骂上了脏话,可惜他骂的毫无水准,而且语言极其贫乏,番来复去的就只有这么几个词:下流的小贱人,下作的小贱人。

    我喘着粗气,靠住墙边,其实我很想告诉他,小流的小贱人和下作的小贱人其实是一个意思,它们之间毫无区别。

    久久后,他的脸色好了很多,而我这下真真令他害怕了,他使劲地哼了一声,却也没再动粗。

    此刻天空渐明,屋中亮了多半,我这才发现李幻灵的衣衫极其不整,坦胸露乳间雪嫩的肌肤白如羊脂,肌肉发达,不胖不瘦,我的脸一下烫了起来,然后不经意的向上一眸,看见他嘴角浮着一丝若有似无的似笑非笑,嘿!显摆啥!我冷哼一声,别开眼睛,一弯腰趴到床边拔起断魂。

    李幻灵的表情骤然一紧:“你要干什么!”

    我白他一眼,将断魂送入刀鞘,抱着它曲腿靠着床脚闭目休息,意识放松的一霎那,浑身的疼痛便开始袭来,我咬牙忍着不让自己吭声,那边的李幻灵似松了口气,然后大大方方地霸占着整张大床,盖着香薰的薄被,若无其事的开始睡觉。

    我瘪瘪嘴,没有精力再和他斗下去了,而后我的眼皮越来越重,我砸吧了几下嘴巴,眨眼间便和周公下棋去了。

    只是我万万未曾想到,此夜的结束,不仅没有将这场无谓的战争画上句号,却正式宣布了我和李幻灵之间漫漫征战的开始……

    黑漆漆的屋子里有人在哭,好无助的声音,好悲伤的声音,我呆呆地站着,不由自主地流下了泪,好熟悉的声音,熟悉的令我心痛,谁?是谁?是谁在哭?

    我在黑暗中摸索,朝那声音摸去,“莫哭了,莫哭了……”我有些不知所措地安慰着那个哭泣的人,哭声渐渐小了,我的心放了一放。

    我想在夜里走路是很危险的,便暂时坐下了身,继续柔声说道:“这里黑的很,你可是害怕的紧了,莫怕了,有我呢!我陪你作伴,莫哭了。”

    哭声戛然而止,这一片黑暗忽然渐渐发白,我高兴起来,看来天要亮了,果然,一抹亮色瞬间驱散了黑暗,我眯了下眼睛,忽感觉有人向我缓步走来,我仰起头,看见一个背光的矮小身影,我对他温柔微笑,原来是个又瘦又小的孩子。

    他用稚嫩嫩的声音,带着几分胆怯说:“可以和我做朋友吗?可以陪我玩吗?我一个人,好孤单……”

    我笑了,心里却酸疼酸疼得可怜着这个孩子,我伸出双臂,“当然可以,我就是你的朋友……”

    那个孩子搂住了我的脖子,他的身体有些发凉,我摸了摸他的头发,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他紧了下胳膊,我清楚地看见他动了口:“我叫……”

    小桥流水,远山如黛,我一个人坐在空旷的草地上,周身开满了黄嫩嫩的野菊花,可是那个小孩却不见了,我惊讶的站起来,一抬眸,却看见溪水旁有个人站在那里,一头金头耀眼生辉,我心头一震,眼鼻发酸,他转过身,依旧是初识的模样,琉璃金瞳潋滟生姿,可是那俊美的脸却似带着无边的黯然,他凝着我,声音飘渺的好不真实:“你忘了我吗……”

    “别走韩从钰!”我大叫一声,心神忽悠一下猛然惊醒了,我听着自己的心跳,原来是梦,原来,是梦……

    “你还真是主动啊!”

    耳边突然冒出谁的声音,我吓了一跳,侧头一瞧,我就瞬间石化了,李幻灵幽黑的双眸正冷眉冷眼地瞧着我,我和他大眼瞪小眼,距离如此之近,更糟糕的是我的两只胳膊正死死地抱住他,呃,还将一只腿搭在了他的身上。

    我想,我现只能证明一个问题:人的本能真是不可小觑啊,一定是我的身子冻的厉害了,然后就情不自禁,不受控制,条件反射,本能反应地摸到了他那片温暖的土地。

    可是,“呵呵呵呵。”我嘴角抽动几下,干笑两声:“误会,误会,我,我睡觉不老实,您,您老继续,继续睡,不,不打扰了。”我咽了口吐沫,轻轻地松开胳膊,悄悄地退回腿脚。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