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浮生如梦逆时空  第二章 后知后觉惹尘埃

章节字数:4466  更新时间:09-04-10 21:4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穿着极度不适合运动衣裙,风也似的跑着,漫无目的,这里到底会是什么地方?大的让原本路痴的自己变路盲-又是回廊,又是池塘,又是假山,又是亭台楼阁的,无心赞叹这里的美景,也无心欣赏这里美丽的落英飞花,只顾寻找脱离这的出口。后面的小琳却不知在何时追了上来。

    “小姐,…小…姐”那声音慢慢逼近…心不禁忿忿道:程蕙心啊,活了十九个你头还跑不过一个比你还小的丫头吗,自尊心开始作遂起来。可是除了她的叫喊,身后却还夹杂着另人发毛的声音。为了了解敌方状况,我好奇回头一瞟,不看还好一看还真的吓一跳,她居然带了帮手!一只贼大的牧羊犬紧跟其后,它的双耳随风飘着,身上的毛发随它的奔跑而上下起伏,吐着舌头,时而向我狂叫,这架势…神啊,不到一秒却已和我近在咫尺!

    而自己的反应也是速度出奇的快,转瞬回头拔腿就跑,可是想想也知道,我根本就是在做垂死挣扎,人怎么跑的过四条腿的兽呢!可哪知会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没跑两步,就撞上了不明物,心道,现在真的彻底完了,提前要去黄泉了,泪水早已泛滥了脸颊,绝望曼延全身,颤抖的脚步已无法动弹,只是靠着不明物的感觉却是隐隐约约的温暖。脚底从停下来的那刻起,就开始生疼,一直赤足的缘故…我尚未放弃,再痛也要一搏!我急着试图推开那不明物,可是它却丝毫没有移动的迹象,急得泪水更加的泛滥,心急哽咽地祈求着:“快,快走开,那那…狗!”

    恐慌让自己变的脆弱,原来惧怕到极点,是这种感觉啊,泪眼模糊的自己此时已恨透了那不明的绊脚石,绝望中抬眼却对上深深的双眸,上帝请不要我开这样的玩笑,在这样的情况下邂逅“佳人”,太丢脸了吧,想想刚才那鬼哭狼嚎的自己,程蕙心啊,你的形象啊?

    我忙拭去泪水。眼睁睁的打量着眼前人,全然忘了自己还在生死的边缘,一种熟悉感上至心头,他不正是昨日的白衣美男吗?能那么近的站在他面前,脸上不禁发烫,"汪,汪"的声音,顿时拉回我有那么点沉醉的情绪,我一惊,回头却见那狗已蹲在脚下不远处,摇着尾巴。我顺势马上拉住美男的衣襟,紧紧地躲在他的身后,“快,快有谁能赶走它!”我的声音在颤抖着,而他却一想不到的将我拽到他身边,淡定的看着我问道,“怎么了?”

    “它没准等下发疯,我就真的没命了啊!”几乎已经是跑了整个庄园了,我的脚已经无法承受碎石粗糙石板小路的折磨。

    “我要回家”,我自语着,没人能理解解我的话的,想到这难过得蹲下身子,一屁股便坐在地上虚软地呜咽起来。悲伤压在胸口,我只能用哭泣,来宣泄,喃喃喊着:“我要回去,我要回去…”小琳不知何时已呆在我的身边,也已泣不成声。

    那贼狗也在!居然和我只有一个巴掌大的距离,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上,“啊……!”的尖叫响彻天际,下一秒,我的双脚却已腾空,身子飘了起来。我闭上眼,上天堂了吗?不想多想,却只听见耳边一丝低语:“你要回去吗?好,我就是来带你回去的!”如果,没听错,应该就是美男的声音。到底怎么了,我缓缓睁开眼,却惊讶的发现,自己安然的躺在某人的怀中,那人不是谁,正是那绝色美男。

    看着他在光线下异常柔美的轮阔,看着他直视前方的黑色深瞳,神情却带着与视隔觉的淡定,一直从开始到现在,我只是怔怔的发愣,“这么看着我,我有那么奇怪吗?”忽然眼前人的声音将我从痴迷中拉回。我在反应过来的一瞬,试着挣脱他的怀抱,恨不得马上消失在他面前,自己刚才到底在想什么!可是,却事实证明,我的挣扎只是徒劳,“呆着别动。”他依然是淡淡的陈述语气。

    我撇过脸不敢再看他的脸庞,我不敢轻举妄动,只是沉浸温暖的怀里,我感觉到安心,早已忘却自己是为何弄得如此不堪的。但是,上天并没有让我长久的安心下去。随着砰砰的声音,恍过心神,定睛看着前方,两大批人马,正在混战,还是群架?!我只能这么形容,刀剑交峰的声音不绝于耳,一声声惨叫此起彼伏,两路人马身着不同色系的衣服,分别是紫黑色和蓝色,白色,蓝色和白色的那帮人看起来是一伙的,齐齐攻击半裹面的紫黑人马。

    场面斯杀激烈,血蔓延了池塘树荫,自己早已吓得面色煞白。这就是小说里,电视里所描述的江湖里的刀光剑影?第一次亲眼看到这样的场面,不是自已以前认为的大气,澎湃,而是心寒。毕竟自己就在他们的不远处,随时有可能被牵连进去。就在两路人马交峰中,紫黑色高手终于发话,不甘于这沉默对决,怒道,“快把人交出来,否则门主是不会罢休的,迟早会让你们尹府消失于东城,永不见天日!”我乍一听,顿时觉的浑身无力,到底是怎么回事?恐惧,害怕袭来,麻木的空洞着双眼,对到目前为止第一个让我感到那么安心的他没有志气地乞求道,“我想回去,我想马上回去。”我知道自己的话,不被应允的可能性极大,但我已失去正常的逻辑,“我再呆在这……我…再继续呆在这会没命的!我想。回。家!”

    对于他面无表情的冷淡反应,自己试着故意字句清晰地表明自己的意愿。对上他深黑的双眸,没有任何回应的迹像,我失望极了,只能嘲笑自己,凭什么可以得到这只才见过一面的陌生人的帮助呢?原来,让我安心的人也不能帮我,眼眶里的无色液体又开始堆积,无助侵袭着全身,像深陷沼泽般无奈。

    海航啊,你在哪里啊,我每次都在无助的时候想起他,因为过去他一直守护着我,如今我来到了另一个时空,你到底去了哪里呢?

    冥想中,忽然自己的身子一飘,听到嗤嗤的声音,然后转瞬又落回哪暖暖的避风港,抬头只见前方的紫黑的人马,已个个都已昏死在地,一片死寂。

    “快,追不能让他跑了!”此时,蓝白人马也已剩下廖廖,一帮人马追了出去。需要纠缠好久的紫黑高手,却在一瞬,几乎是无一幸存的被解决了,除了那逃跑的头领。

    我明明看到是他在刚才出的暗器!眼前是多么可怕的人啊!我使劲挣脱了他的怀抱,一个踉跄直向前跌去!真的,人一倒霉,连喝水都会呛着。我现在真的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显然,他是没料到我会有这样的反应,淡淡的表情有一瞬的皱眉,跌在地上的自己,见他缓缓走来,却更加害怕了。

    “你究竟是谁…,想……干什么!”刚才这样杀人于无形的场景,真的见到了,却只给自己恐慌的感觉。没等他回答,他早已躯身凑近我的脸庞,看见他浓密的睫毛剪辑着我的举动,我用手撑地向后退着,可就在瞬息之间,他已经将我抱起来。

    “放心吧,没有人会在现在伤害你的。”听到他这句简单且没有丝毫感情色彩的话语,我忽觉心中的大石落了下来。

    可是要是面前这人是海航,多好啊。我是多么的相信人,就算是在生死的边缘,只因为相信可以得到暂时的安稳,不顾以后会有怎样久长的痛。我就是这样抱着这样的人生态度走过19个年头,贪婪得惜取眼前,到最后在默默承受意外的痛。至少,这样可以减轻恐惧,对吗?我停留在自己的的内心世界,只到一阵风从耳边呼啸过,我恍然发现自已离地n尺,他带着我唰唰轻盈地飞越过回环的亭台楼阁,池塘,树荫,看来他是对这是熟门熟路的。待落地时,我们已身在刚才我出逃的厢房里,她将我轻轻的置于紫木床上。对于他细心的盖好我的被子,我甚是惊讶,刚才那么狠绝的杀手的影子在他身上全然退去,只见他坚毅俊美的脸庞只有溺死人的平和,平静,温和…

    见他欲转身离开,已对他满是好奇的我,急忙脱口问道,“你到底是谁?”没等到他的回答,却看到他眼光闪过颤动,随后,就听见门外一阵吵嚷:夫人,小姐她,这是小琳的声音。可就在见到贵妇人迈入大厅之前,他就纵身一跃离开了…

    他在片刻消失在我的视线,取而代之的是穿着大玫红华服的昨日那贵妇人。

    “奴婢该死。没照顾好小姐”她托着贵妇的衣襟,跪在她的面前,猛的磕头,

    “小姐她被蓝龙衣公子带…带走了,小姐不会有事的,蓝公子会…保护好她的。”她已泣不成声,夫人,奴婢知罪,又是一个劲的磕头。

    真不知道那丫头的脑袋什么做的,血都出来了,那贵妇却历声说:来人,将这丫头脱出去掌30大板!这到底是封建的年代啊,我的心一纠,立马翻身下床,全然忘了脚下的疼痛,连滚带爬的撑到那贵妇面前:“谁都不要动她!”用自己也想不到的怒气叫喝着,全场的人忽然静下来,我的怒气减了一半,平静下来,抬头却看见他们惊愕的目光,继续说,“是我的错,要罚就罚我好了!是我自己要出去的!”说完话,低头便后悔自己的逞强,我不由的怕,我的娘,在这样的时空,她要会用家法处置儿女的吗?我愣了愣,却见她俯身伸手轻轻地将我揽在了怀里,淡淡蜜人的香气扑鼻而来,是一种温馨的味道,泪水不由滑落。

    “啊!小。姐你的脚…”此时,还沉浸在那暖暖怀抱的我,忽然被小琳的失声大叫所‘唤’醒,回头只见她颤抖的双手,指着我粉紫的裙摆:一片鲜红的斑迹已赫然在裙底边上晕开得一塌糊涂,此刻若不是感觉到脚底曼延的烧痛,我可能也不会意识到,那片鲜红就是我的血液!我愣了愣,想到刚才从床上连滚带爬的幅度太大,导致本就磨伤脚皮底子更加伤的严重,不就是磨破了皮,留了点血吗,小琳也太小题大作了,抬眼却看到她越渐泛白的脸。

    我故做轻松地笑着安慰她说:“没事的,很快就会好的,你家小姐呀,是铁人,这点磨皮流点血的小伤没什么的,一点也不痛(这半句骗人的)!”说罢真的还拍了拍伤口,我真是演的周到,可谁知自己当时的痛是多么撕心裂肺!究其为什么就磨破点皮流些血,竟会如此将我折腾得要死,我倒是没多想。

    只是“娘”一见我那样拍着伤口,急的脸青白青白的,当下传令下去说:“快,刘季,马上去传严太医进府!”

    “是,夫人。”

    人群里素蓝衣服约30岁左右的青年人,一出来回完话,眨眼的功夫都不到,他就已闪将至门外,甚至连他的样子我都没看清!高手啊,我惊讶的张大嘴吧,在这里我还真成了土包子,什么都是如此的神奇!想到如果有机会和他会会,学他点皮毛,我想对自己的以后是大大有利的,暗喜自己已初步懂得资源利用,便不由嗤笑了出来。但我忽觉的周围的气氛尴尬,恍过神才发现无一人不是疑惑得看着我的。我知道自己非要被当成神经病不可了,此时我真的想马上晕过去:什么人也不用去面对,也不用想办法解释了。

    “我,…我在想太医来了,我的脚很快就。会好的…那那,娘您和小琳就不用担心了。”我赶忙心虚得为刚才的窃笑做起牵强的解释来。此时,娘的脸却忽然柔和下来,泪水豪无预兆的湿润她的脸,双手轻轻捧起我的脸,心疼的说:我们的心儿,长大了,真是好孩子,不心疼自己,而是关心起别人来了。”我很快被她周围的女仆人细心的安放在床上,女仆穿戴和小琳的一样,而站在两厅门口的男仆人一律穿着和那高手的一样的素蓝服饰,他们被令不得靠近寝殿,只是站在门边的过道就像雕像般守着…这尹府到底是什么来头?

    折腾了大半天,又是跑,又是被狗追,又是亲眼目睹群杀的血腥,伤到了脚((还动用了太医,太医不是宫里的doctor么?看来尹府的面面子还真够大,都攀上皇家了。)看到今天的杀戮时,有种强烈的预感,若自己还不离开,未知的未来里,不知会充满了什么样的危险!但是说道那什么严太医的,简直是庸医!说什么这脚伤非得半个月的调养,他还故意将娘和小琳叫出去叽哩瓜啦了一阵,存心是耍我么!不就是磨破脚皮子么,又不是骨折或韧带拉伤的,感叹这时空的人们办事效率真不咋滴!

    门外黑影来回走动,烛火开始恍惚,视线渐渐模糊,门外有群人守着,可昨天好像没有吧,今天怎么忽然多了那么多?疲倦得无法思考疑问,最后依然沉沉地睡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