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浮生如梦逆时空  第八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

章节字数:5259  更新时间:09-04-02 20:4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现在潇敬王的处境可谓是两难,被视为“叛党”了,却还要继续做“叛党”做的事。潇敬王虽握有一定兵权却不能无理拒绝皇命,再加上这边境骚乱之事又太过蹊跷,怎么就不偏不移地发生在他想插手水患一时呢?他不得不彻查此事,最可疑的就是潇敬王到了那里发现,所谓的边境骚乱根本就是缝场做戏,每每他一出现,骚乱者便不约而同四下逃蹿了,倒不是因为潇敬王的名声远扬,而是根据当地居民描述,之前他们根本没来骚扰过,反而潇敬王一来便出现了这些个骚乱者!

    潇敬王深思,异色闪过他俊朗的神情,他顿然像明白了什么,这会儿他定是中了调虎离山之计,这一切是有人事先按排好的吧!

    糟糕!“纭缙令”还在府邸,估计这回快马加鞭回王府,恐怕也来不及了,估计王府已被尹耀天那老狐狸翻了个遍吧!他敛眉的神情忽然被嘴角浮现的狡黠的笑意代替了,他冷静传令:“来人!”他在案上疾书一封,交于蒙广。蒙广,他是一直跟着潇敬王出生入死的兄弟更是朋友,他继承了蒙易将军的才智胆识,潇敬王将想好的事情对策交于他办,他倒是觉得暂时舒了口气…

    “还有一事属下要向王爷禀报,属下查过,入住客栈贵宾客房寥寥只有一人,可客店老板说是一位瘦小的中年的男子。”

    “恩,快先下去办吧!这里的事再说吧。”潇敬王只是若有所思的说道。

    “吱噶”一声关门后,房里只剩烛火跳动的声音,他静静的站着,脑海里却忽然浮现那女人紧紧抱着他的画面,刹那心跳漏了半拍。该死,潇敬王又不是没见过女人,仰慕他的粉丝群从城门都可以排到城尾了,更何况这是个投坏送抱的女人!潇敬王是向来讨厌这种不懂礼仪廉耻的女人的,那女子到底会是哪家的闺女,竟然千里迢迢追他追到纭国边境来了?潇敬王倒不认为他的魅力可以至此,只是做事一向谨慎小心的他,怎么可能在这样的情势下有所怠慢呢:一个陌生女子就这样没来由的忽然闯进了他的内殿,这里是他处理骚乱之事的常住客栈,客房布置丝毫不逊色于潇敬王府,他不得不防,这时下,不排除某等有心人想在此做些小动作,陷害与他的可能性。

    所以深思熟虑后他决定亲自去后院暗房神探这位“贵客”,看看那女人倒底是什么来头。暗房门口,当他推门而入的一刹那,愣住了,放眼他的两个手下双双倒在地上,睁大的双眼死死地盯着天花板,惨死,死不瞑目。而那女子已不知所踪!

    他飞身,伸手触及地上的手下,他们都已经没有脉搏,但尚有体温,看来刚刚断气不久。再看他们身上完好,周围地上有撕破的衣服的布条,仔细看却也查不出什么伤口。等等!是“瀑冰”!蓝玺的瀑冰!是他忽然发现了两具尸体上均有冰针,细得难以查觉!霎时,潇敬王深瞳冷射出狠觉的光芒,难道是那女人…?果然这女人不简单,那么她和蓝玺国冰域左使又有什么关系?!此刻,尸体还是温热的!她定走不了多远

    “我看你还跑得了多远!”潇敬王怒道,敢动他潇敬王的人就是死!敢让潇敬王的人死,他就要让他生不如死!以刚才的情形看,那女人出现在此的目的很可能正是蓝玺国派来诱杀他的!

    而此时靠在栏杆旁沉思的程蕙心,却全然不知道自己已经处于多么危险的境地。被蓝龙衣误会是潇敬王安插在尹府的奸细不说,现在又被潇敬王认为是蓝玺国派来刺杀他的女贼!命运就是爱拿她开玩笑吧。或许这才是她命运的开始…

    潇敬王根本没想到,当他一追出来时,不远处一道纤影便映入了他的眼帘,他的视线被定格。那女人居然还靠在不远处回廊的柱子旁,静静地带着,蜷缩着多么娇小的身躯…他轻巧的飞身,瞬间就落在她所倚靠的柱子背后。他这明摆着是想让她发现的,可她却没任何反应,要知道能使“瀑冰”狠招之人定具有的强烈内息,但是她怎么连有个人站在身后都没查觉呢?他本想一剑就刺穿她的喉咙,可是一见到她,他心却软下来,没有动手。

    策略瞬间改变,潇敬王疑惑的想着,难道她不是凶手?下一秒,他有所思得拔出了紫潇剑架在了她的脖间,试探着,如果她真的会武功的话,她就会躲掉,他可是故意放慢了拔剑速度的…可是依然不见她有任何回避的势态。他想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她根本没想过回避,可他明明感觉到她有一刹那的颤斗战栗,潇敬王否定了最后对她的想法。

    她明明是在害怕,可她却无视身后人颈间剑般,倔强得连头也不回,如夜的深瞳直视前方,开反而开始淡淡的絮道:“蓝龙衣,你的剑已不是第一次架在我的脖子上了,如果你觉的这样还有用的话,你就错了!要么就痛快杀了我,用不着又监视又威胁的!你总是自作聪明的认为我是谁,会加害你们蓝玺国!你也不要以为每个人做事都像你一样这么有心机的!庄海航怎么会利用我呢!你不要阻止我,我要听他解释清楚,不管他是什么潇敬王的,我只想知道他是不是以前我的那个庄海航了!”一肚子的委屈发泄完毕,她紧闭上双眼,身子却因本能的害怕开始抖得厉害…

    潇敬王面对她说出的这番话,陷入了片刻的沉思,不屑道:“那你要向潇敬王解释什么?潇敬王要是知道了他的两个手下因你惨死怎么办?”顺着她的话题,他倒想探出她接下来会怎么做,反正眼前这个女人看样子暂时也是逃不了的了。

    她不知道站在她身后,掌握她身死的人不是蓝龙衣,而是潇敬王。而她还在恍然之中,居然根本听不出后面不是蓝龙衣的声,继续恨恨道:“要不是你刚才出手相救于我,下手狠绝,他们也不会死的!怎么现在怪在我的头上了么?!那两个对我那样的畜生,说实话,没有亲手了解他们我真的难泄心头之恨!庄海航…不…现在应该是潇敬王他养的手下也太无理了!”她激动愤然道:“至于,我向他解释什么,还是他该向我解释什么,都不用蓝大侠你操心!”,潇敬王无意中陪她完成的这意外的这一场戏,却足以让有些他惊讶。

    一片静默,潇敬王已大至弄清楚面前这个女人大致的来胧去脉了,听她的语气,看她的神情,她倒真的不像是什么刺客,他两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怎么忽然妇人之仁起来了?听她那么说似乎还和蓝龙衣有什么恩怨瓜葛…潇敬王半信半疑,一半相信他所看到的,另一半是他谨慎小心的态度,对于这样的人,最不能掉以轻心,万一她说的是谎言呢?

    潇敬王怔然地注视着她,她垂眉垂睑,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似有雾气爬上了她的眼眶!却有片刻的心动停在潇敬王的心头:初见她,就给了他紧紧的拥抱,初见她,倾诉着时她的眉眼,清丽过分的容颜,在月光下更加动人心弦。看来鲁莽莽撞的她,淡定自若的她,脆弱敏感的她,眼前的女子似有魔力,却牵制着让他产生寸步不离的错觉。天啊,什么时候潇敬王他居然会这样牵动着情绪,更何况她是一个来历不明的陌生女子,还可能是个女魔头!

    不顾心里无论如何矛盾混乱,他却已经不自主地踱步到她的面前。她意识到这一片静默的压抑,抬起头,便跌进了那熟悉的深瞳,四目对望之下,两人的心绪如涛天海浪般翻涌不绝,她全然忘却刚才致她于绝境的是他,失控了的自己一头扑向紫黑高大的怀抱,那里曾有熟悉幸福的芳草香气,而现在依然。

    “庄海航,我认输好么?你不要再开玩笑,折磨我了好么?…”泣不成声的她,被悲伤笼罩着。此时根本无法走出来的她,却再次被面前的潇敬王打入了绝望的黑洞,越跌越深,无法自拔。他听到她口口声声对他喊着“庄海航”,他知道是另外一男人的名字,毫不迟疑一把甩开无助的她,冷笑道:“姑娘,少装了在本王面前少来这套,我不是什么庄海航,请自重。你认错人了,我的身份你应该很清楚才对!”潇敬王淡然的说完,恢复淡然的神色,眼神只有漠视与不屑,她的心被撕碎般,分成碎片,散落在空气飞,向刚盛放的花忽然枯萎。

    曾经的甜蜜还历历在目,曾经的幸福还存在的温度,为什么,你变的那么快?彼此明明好近,可是为什么会觉得如此遥远?

    “不,你在骗我!”声音已经沙哑哽咽,泪水慢慢堆积,失去理智的她,倔强地喊道…

    可眼前的潇敬王,依然无动于衷,反而皱起眉头,傲然的神情里有些轻挑着说:“如果,你求本王,本王会原谅你刚你才的种种无礼,还会考虑把你带回王府当我的侍女!”

    “你不是庄海航?”她摇头,一再强调此刻让他听来有些许反感的陌生名字。

    “当然不是,怎么样?要不要考虑看看?”接着轻蔑戏谑刺耳的回答,蹿进了她的耳里,千丝万屡的痛心驱使她清醒,站在面前和庄海航一模一样的潇敬王不是庄海航啊!是她认错了呢,庄海航不会让她如此流泪绝望的。看到面前面露戏谑笑意的潇敬王,连笑的都一模一样的迷人阿。她冷冷地自嘲,你凭什么以为他也会来到这个时空呢?

    她勉强着撑起身哽咽道,“对不起,请恕小女方才冲动无礼,多有得罪,还望王爷恕罪…”她的这句话说的如此僵硬,显然她已经开始划分自己与面前之人的界线了。

    “怎么,就这么想一走了之?”他继而对欲离开的她冷漠的阻拦道。面对这忽然变故的她已经心死了,全然没有把潇敬王的话听进去,只剩傀儡般的身躯,之前以为遇见庄海航了,在异时空继续活下去反而好,再也不用苦等了,没想到希望就这么瞬间破灭了,一切都不是她想的那样,破灭,梦尽灭。悲伤可以流成河…

    哀莫大于心死,白皙的脸上绵延着泛滥的泪水,她在转身的瞬间却像断线的风筝般飘然倒下。来到这个时空,她什么时候开心过呢?寒风和比寒风还要刺骨的现实,让柔弱的她身心俱备,再坚强的人也有承受痛苦的极限!来到这里,她似乎变得不像自己,动不动一受惊就觉得全身发软,四肢无力,艾,这是尹若心的身子,又能怨谁呢?这一次,她绝望地闭上眼睛,希望长睡不复醒,但如果醒来后回到原来的自己,那就发誓只想自己,也发誓从今后不等你了,庄海航。她就在他的面前倒下,失去了知觉…

    而此时在潇敬王心里却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感觉,她的倒下同时牵制着他,他失控地跑去将她抱起,她好轻啊,像极一片随风飘走的羽毛…

    蒙广办完事回来,看见潇敬王怀里抱着个娇弱的人儿,匆匆的冲进房里,他从来没见过镇定冷俊的王爷会有如此面露焦急之色的时候,担忧,失控,再看看他怀里的女人,苍白的脸庞昏迷着…矣,她不是之前不久被王爷厌恶的女人么?倒底是怎么回事?

    “快,来人!传大夫…”他的淡淡语气命令里却夹着浅藏的担忧…

    “可是,王爷…”那个下属颤抖地不敢回禀下去,怕极了动怒现在的王爷,这王爷也真是的,现在三更半夜的哪里找大夫阿!那下属吞吞吐吐的,却一下被潇敬王踹了个狗趴,

    “不用费话,请不到大夫,就提自己的项上人头来吧!”潇敬王不知哪来的怒气,吓得那奴才直打哆嗦,勉勉强强吐出个“属下遵…遵命…”

    “王爷息怒,属下认识城中一大夫,由属下去请吧”蒙广见状,上前启禀道…这下潇敬王才微悦道:“快去吧。”

    “姑娘只是昏迷,不过脉向不稳,是受到某种惊吓,由情绪不稳所至,至于她什么时候会醒就看她的造化了!”大夫对潇敬王启禀道。

    “什么叫看造化?”潇敬王面露不悦,质问大夫,“十天或半个月或…”大夫只能摇头退下。而他愣愣着,失了心地看着安静“沉睡”地她,挥手叫所有人都退下,吩咐好两个丫环去照料她,醒了就要马上回报…自己才默默的离开。

    连日来,他总会来她的房间一趟看她,抚着她的小脸,却不由想起当初相遇她炽热的拥抱,“快醒来吧”仔细端祥眼前的“睡美人”,他心疼着,冷酷的潇敬王,漠然的潇敬王,却在此时温柔的笑着,他是怎么了?

    他慢慢俯身亲吻她的额头,鼻尖,还有那微粉樱唇的蜜人。等到处理完这边境之乱,他是时候该离开客栈回王府了,可她依然没醒…“启程吧,将那姑娘按排在平稳的马车上,一起带回府…”潇敬王命令道…

    从那后,潇敬王府多了一位秘密的重要贵宾,只有府中几个照顾她的丫环和蒙广知道,其他人一直瞒着,她住的房子是后院的“隐心居”,即潇静王习剑之地,府中禁地…

    她是潇敬王首次带回王府的女子,因为潇敬王曾下令调查过她的身份,可就是无法查明。他知道自己带来的她是来历不明的,知道人多了,便有闲言碎语,对他和她的名声都不好,所以他尽量将这事情办的低调些。可是,她到底什么时候会醒呢?夜晚的隐心居很美,可沉睡的人儿依然“沉睡”…一副永远也不想醒的样子。潇敬王静像往常一样坐在床边,看着惹人怜惜而又清丽的脸庞,心里是一种酸痛…都有半个月了吧,丫环们服侍的也倒周到…

    此时门外,蒙广却忽然前来上报道:“启禀王爷,皇上有旨召王爷请速进宫!”潇敬王微微皱眉,嘴角不一会儿却勾起了一抹邪笑,他知道定是为“纭缙令”的事,这会儿尹耀天那老狐狸肯定知道什么,才唆使皇上来质问他来了…他在握有令牌之时,偷偷更换了大将及各路军的副将,全部调至自己的紫纭军下,让纭缙军只剩一些年老的兵及一些可有可无的降兵,“纭缙令”的份量等于在一夜之间没有了意义,纵然潇敬王失去了它又何防呢?它现在只不过是块虚牌而已…他不舍得离开,起身走出房门…策马前往那凶险未知的“火海”,皇帝他的亲手足和尹耀天设置的火海…

    每天每天在她的梦里萦绕着芳草香气,温柔的散至她的额头,鼻尖,还有唇畔,她明明感觉到庄海航的大手在抚着她的脸颊,她努力的想叫出他的名字,可是却一点力气也没有,她想抓住他的手,她仍是无力动弹…她想着永远这样也好,至少她感觉到庄海航每天每天就在她身边。可是,今天呢?奇怪了,她开始害怕了,因为他没有出现,纵然有片刻的出现,在梦里试着使劲追逐,他却还是离开了,今夜没有淡淡的芳草香,没有温柔的爱抚,没有心疼怜惜的轻吻…

    时间分割成对角,停止他对她的好,瓦解了她的依靠,这个梦境好长好长,溢满幸福,终究要结束…

    恐慌,害怕,焦急,等待迫使她慢慢得争开了眼睛…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