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浮生如梦逆时空  第十章 伊人起舞弄清影

章节字数:4507  更新时间:09-04-02 20:4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尹若心是逃不了这一劫的了,尹耀天可是皇帝跟前的大红人啊。“你若被送去和亲只会降低了我们的身份”尹耀天的这句话另我极其不解,按理来说像他这种和潇敬王争权夺势的官来说,他应该巴不得尹若心被选上才对,这话又扰乱了我的思绪…

    优姬宴还是不知觉得如期而至,一大早就被小琳拖起来,梳妆打扮。全府上下也都知道老爷疼极了尹若心,不忍将她奉上远嫁缙国,因为尹耀天交待了不用将小姐打扮的太华丽,引人注目反而不好,可要得体,这毕竟是皇家盛宴…

    到了傍晚,临行前,尹耀天就进房,嘱咐我晚宴的细节情况。

    “到时晚宴上有才艺表演,…”话还未完,我就忿然打断,什么?我没听错吧?我可啥都不会阿,尹同志!

    我惊慌地瞪着眼,慌道:“那怎么办,我什么也不会!”好歹,我也是尹府上的大小姐,这回宴会我来出师定是要尹府丢尽颜面了。

    沉默,显然我看看尹耀天不语的样子是被我吓到了,一个能舞弄琴,小有名声的尹若心怎么说什么都不会呢?失忆了,失去了一切,连自己会的都不会了…尹耀天眼神忽尔黯淡下来了,他仰着头,叹了口气:“没关系,没有才艺反而好,你以后会想起来的,等避过优姬宴,爹就送你回蓝玺国去…”

    他后面的自语虽然很轻,可我还是听清楚了,我不由愣住。那么说来尹若心的身份真的不简单,可站在面前堂堂纭国大丞相尹耀天会和蓝玺国有什么关系呢…?脑海里忽而闪过一道光,顿然明白了些什么,那日走错房间,模糊中听到的属下对潇敬王的禀告…那么说来,于纭国而言,尹耀天才是叛党?真的是危机四伏了,丞相勾结外党,情况很糟糕么!

    我像个身外客般分析着现在周围的形式,那么说来可恨的潇敬王,也就是说据我所知的情势,我们的身份就是敌人了?心里却有莫名的颤抖…

    我点头,嘴角僵硬的笑着…

    尹耀天又安慰道:“你什么都不会,或许是件好事…,我只要启禀皇上说你身体不适就行了。可是最重要的是宴会上也能失了身份,知道吗?”

    “爹,小女,明白。”通过几天的礼仪学习,我彬彬有礼地回答道。尹耀天会意的点头离开…

    须臾片刻,小琳就进来说准备启程了。今日的装束虽低调却还是要比平日的裙装华丽上百倍了…渐红衣裙的里三层顺接外三层,像花一样绽开来,裙上襄着金梅,闪闪发光,腰间丝带很长,风吹飞扬,整一个仙女下凡装,恩,这时代的设计师很有安德烈`金的唯美风格,镜子里略施粉黛过的面容,分外可人,天,这也叫低调,闷了…

    宴会场是人声顶沸,N多的官家小姐都来参加了,哇塞,真的是美人堆啊,他们每个都打扮都很耀眼,因为据说只要某女一旦被选上了,他的父亲就能升官,还赏黄金万两!所以还是有很多的官人来牺牲女儿的幸福来满足自己的名誉地位的,看这场面就知道了!

    我不禁摇头,为这世道叹了口气…回头想想,看到现场这么多美人候场,尹耀天和自己这日子一直以来的担心是多余,不禁小小得自嘲了下。

    人群中走着,我或许可以变成透明的颜色。忽而一道一身紫色耀眼的身影跃入眼帘,有霎那,心却莫名地跳得历害,自己的视线被他定住了般,今天的潇敬王也似乎特别不一样,俊美优雅的身影,在人群里穿梭着,只有他走过的每一处都会有光华,其余的都只有暗淡。不可否认,他如同庄海航的复刻版,完美得不得不引人注目。我这是怎么了…我不是很厌恶,憎恨他的么?我怎么忘了,这是皇宴,潇敬王怎么会缺席呢?虽说他兄第两现在关系不咋样,但懂得为人处事的潇敬王礼仪上还是沉得住气的!

    我开始不安起来,想到最后那天离开之前他看到誓火琉璃时暴躁地问我那时莫名的态度,有点后怕。要是他等会便知道我的身份,定会认为我骗了他吧,此时躲又躲不了…脑袋像要炸开了,忽然他似有察觉地侧过脸,与我四目相对,而在不瞬我已下意识转身走入五色光彩人群里,决定避开他的视线…明显是我想逃避,在下一瞬我就停下脚步,反问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在意对他“撒慌”了呢?我就骗你,怎么着!当我重新回过头张望时,换他消失了踪影,人群里没有了紫光耀眼的身影,有点茫然。

    我回到翩舞后殿,根据官职地位来决定那些千金的出场顺序,越低的先出场,经过才艺表演后,再由皇帝亲点。作为尹丞相的千金,我要轮到很后面…我也有点紧张,毕竟是在纭国众多的文武百官面前,可不能上不了台面,否则相爷的脸面会被我丢尽的!

    翩舞殿忽然由一句某公公的“皇上架到”安静了下来,是当今皇帝么,我真的急着想亲眼看看…传说中的王者到底长什么样,由于在后场,我也无法立刻拨开人群,只好耐心候着…

    因为等待太漫长无聊,就和几个新认识官家小姐聊开了。有一个是类礼部尚书的小千金,和她比较投机,她忽然小声得和我说:“你刚才看见潇敬王了么?他真的比传说中的帅上一百倍阿…”

    “切,他那种人我家乡街上一大摞”我忽然来气,不知是为什么听到别人对他的溢美之词,自己的反应怎么如此强烈。是我太厌恶他了吧,我心下为自我的情绪进行调解。

    我的气话一出,她登着大眼,似乎听到了什么神奇的事,不解道:“像他这种人?什么叫象他这种人?你…认识潇敬王么?了解他么…”见她的语气是很激动的样子,

    “没什么啊…,我随口说说的,我不认识…他…”我忙回答道。

    “所以我就说呢,潇敬王就是潇敬王,无人与他相比的!”转而,莫桐脸上的表情柔和起来,花痴般的说道,并小声凑近我的耳边说道:“我这次来的目的,不是和你们争的,我只是想来看看,我爹说潇敬王也会赴宴,我就来了。”

    她的话毕,我是愣神了,咧嘴惨笑为她的痴心感到悲哀,潇敬王是战场上的英雄没错,却不会是个温柔的骑士!我断定。

    我忽然觉的周围的目光聚成了道刺光,狠狠射向我…怎么了?此时,又有人站出来说:“你又不了解潇敬王,胡说八道什么?!…”敢情我两的对话全被周围的人听到了?!我晃过神来,想着这里的大家闺秀怎么都是潇敬王的爱慕者?看来他受欢迎的程度,超过了我的想象,我完了,引起了公愤…幸而,终于轮到我了,当名字被召到的时候,我真的感谢上帝,再和她们耗下去,我的下场会怎样呢,不敢想象…我故作大方笑笑,向她们小辞,欲快速步入翩舞正殿…可是,不知何故我一下子失去了平衡,向前倾倒,下一秒,我就会成为大庭广众,文武百官的笑料,这下可完了。

    当我正准备接受可怕的事实时,我的腰身上的丝带一紧被一股大力拉回了平衡,回头一看,是一个高高的清秀的小太监帮了我,真的是要谢谢他了,要是真的一出场大摔一跤,尹家恐怕要大失面子了!可是,怎么看怎么觉得他好面熟啊…

    不管了,先晋见皇上再说,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皇帝么?除了他穿件龙袍外,其他什么霸气阿,威严之类的真的一点也看不出来,只是儒雅了点…上上下下打量着这个龙椅上的男人,我忘了不可直视君王的,意识到那旁边的公公可怕的示意的眼神,我忙低下头去…

    “鄙女尹若心参见皇上”说完这句傲口的电视剧台词,头也不敢台,便听其发话…

    “听闻尹丞相之女能舞擅琴,不如择其一来献给群臣一饱眼福,如何?”皇帝的问话可是命令,没有回旋的余地,我心里纠结,这可怎么办…我用余光去描四周找到尹耀天,希望示意尹耀天赶快禀奏,让我好脱身…可是,这重要时刻场上却不见尹耀天!!他到底去哪了!!现在怎么办?

    “小女舞技实在不堪,恐辱…”我的话还没完,就被皇帝打断:“一小段即可,乐师开奏”,完了我真的不会…

    沉重的步伐不得不移至殿中。可是当和着柔美的钟乐,笙萧响起,将这华殿渲染的火热,柔和,我不由开始慢慢旋转,轻盈的舞步,将自己慢慢融入这曼妙的空气,不由闭上双眼,沉浸在翩舞中,忽尔感觉一切场景似曾相识,红色的裙带炫丽了整个偏舞殿,仿佛我就是名副其实的尹若心一样!琴琴瑟瑟,上上弦,下下弦,流音主掌着舞动的灵魂。柔软的腰肢,转而折成两半,成拱状慢慢后翻,红红的衣裙缓缓飘动,模糊了周围的一切,翩舞殿,仿佛只剩我一人,我可以感受殿中某个角落似曾相识的眼神,笙箫钟乐,琴瑟流音,渐行渐远,让我不由自主的身躯慢慢地停下。花开花谢,缠缠绵绵,这也会是我的主旋律吗?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最后的尾奏,我俯身收住舞步,此刻的大殿里静得似只有空气在流动,怎么回事,下一刻,忽尔掌声雷动,赞叹声不绝于耳,我成功了么?

    “尹相之女,果然名不虚传啊,跳的舞题为何”殿上的皇帝问道,他的眼神流露着赞许了,“誓火缠绵”我淡然地道,这句话并非经过大脑思考,我是怎么了,似乎一切都是自己安排好的一样…

    此时,似乎有道灼眼让人不安的视线,向我投来,环顾四周,遥望看见那一身紫衣飘然,那遗世独立的人,俊朗的容颜上有太过复杂的神情,他眼神里还有不尽的玩味,嘴角弯着好看的弧度…可那看起来像是属于不屑淡然的笑颜

    回神,自己的心仿佛丢了一样。潇敬王依然还是潇敬王。或许,我不该跳那次舞,结果可想而知的不可收拾。圣旨到下,纭缙和亲。我也不知道,那一次舞,竟然会舞乱了我的生活…

    尹府。

    “我不会让你去的”蓝龙衣不知何时已经倚在房门边,他的眼神透露着坚定。

    “你有办法,不让我去么?”我欣然问道,心里却没抱什么希望,圣旨难违,违者俱诛啊,无论怎么坚定都没有用吧。和亲,莫名的来到这个世界,然后和亲?脑子里一片混乱。我知道若是抗旨而行的话,这样为难的是尹家上上下下,为一己之私连累无辜的人,我能那样做么??

    “缙国是个怎样的国家?”我无奈地问蓝龙衣,看着他时,我忽然想起了那天帮我的太监…啊,是他吧!他那天为什么要扮成小太监?

    “怎么,你想要去么?”他的语气淡淡的,却有些清冷。

    “那我又有什么办法呢?”

    入夜,我始终无法入眠。想起蓝龙衣的离去时那句“我们自有办法,你不用担心”

    我就不知觉地安定下来。可是日子一点过去,和亲的事宜却照常进行。我剩下的时间并不多,月中就要启程了去缙国。我没有得到缙国的相关情况,此去不知…

    我想到尹耀天接到圣旨时,他难言,沉重表情,就觉得他是个好父亲,可是,他却若有所思得轻声地说了句“心儿,去缙国对我们来说未必是坏事。”这又从何说起??

    她居然是尹若心?怪不得隐瞒自己的身份,原来是尹耀天派来试探于他的,看来尹耀天真的是要动手了呢,连自己的女儿都派出来了,冷笑拂过他精致完美的俊颜。倚于窗边,沉思的潇敬王,自宴后却越发的对那位忽然闯进她世界的女子产生浓烈的兴趣。疑团依然困扰他,尹若心怎么会有誓火琉璃?那不是蓝玺国的镇国之物么,据传闻是蓝玺国短时间内掘起的奇宝!没有人亲眼看过,潇敬王也只在洞察蓝玺国各方面情况时,在国力相关的图纸里见到过,印象却极为深刻。鲜血般得红,心形的琉璃石,当时他只觉得可笑,小小石器怎会有这么大的功能呢?

    不只纭国,就连缙国也秘密地调查关于誓火琉璃石的下落。或许只是有心人大肆炫说,惑众,分散延后各国的战事,大家纷纷去找镇国之器了,便少有心思打战了。三国之战无非是为了领土,一些领土的物产丰厚,得者,便利民生,强国力,所以好的猎物,猎手均对其虎视耽耽。既然有那么好强国的宝贝,有谁不会心动呢?可是细想,依潇敬王而言,这宝物只会加大各国的矛盾,而战事也可能随时暴发。

    尹若心是尹耀天的女儿,尹耀天又勾结蓝玺国,她会有蓝玺国的镇宝,这中间定有蹊跷!还有她和冰域左使有矛盾,上次架剑于她颈项间,她说的那蕃话却若是真的,又会是什么情况?尹若心阿,到底还是猜不透你阿…要护送她去缙国起码要十天半个月,怕是担心是尹耀天故意嗦使皇帝支开他,让蓝玺方面会有进展,到时纭国仅凭怯弱的皇帝一人,就只能身陷虎口了,后果不堪设想啊…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