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浮生如梦逆时空  第十一章 红妆撩影染东城

章节字数:4408  更新时间:09-04-04 14:1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终于到了那天,东城红的妖娆,红的妩媚,沉浸在一片盛世的喜悦的氛围,因为这是尹府千金要出阁远嫁缙国的好日子。长长的东城街上,围堵着熙熙攘攘的人群,人们跟着迎亲对伍缓缓前行,他们的脸上写满了兴奋与喜悦,纭国由此可以和缙国和平“相处”了…

    他们不停地赞叹南尚宇轩是多么英明的皇帝啊,但盛世太平下掩藏的危机,老百姓又怎么会感觉到呢?

    人们的目光最多的是跟着守护在花轿前头,骑在悍马上那威捍气度不凡的潇敬王身上,他的双目里有说不出的威严,俊朗的容颜,是引起街头不少男女老少的尖叫,场面实为壮观。这次护送尹若心和亲的人正是潇敬王,是尹耀天面圣的不情之情,他陈上说尹若心是自己唯一心爱的女儿要一路遥途远嫁,不想有什么闪失,这也同时关系国家利益,需要朝中重将及高手护送,能代表纭国的,思来想去,于指定说要潇敬王是最适合不过的人选…

    潇敬王自然知道尹耀天这只老狐理的用意,皇帝却被蒙在鼓里。虽然这样,皇帝却密诏潇敬王进宫,他却另有事交代他,谁知道皇帝并不是孺弱无能的人,他有他更大的野心,他的举动让潇敬王明白,皇兄是谁也不相信,他只相信他自己!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这密诏就其实是他要把纭缙令暗中还给潇敬王(尹耀天根本不知情),他表面上顺应尹耀天的呈谏,收回“纭缙令”小小得罪了潇敬王,一方面是演戏给尹大丞相罢了(他不想得罪丞相,毕竟丞相的发展起来势力不容小觑,皇帝其实在他辅佐自己登基那时起,他就开始着手调查丞相的一切了)。

    另一方面是怕潇敬王拥有太多兵力太嚣张,不得不小小得压压他狂傲的气焰,让潇敬王明白该怎么收敛…但是皇帝终究是不会愿意失去潇敬王的,因为他还要靠潇敬王打“天下”呢!多庞大的野心阿,这所谓的“打天下”可是统一三国阿!所以这次密诏,除了还“纭缙令”,皇帝还下达了一个任务给他,他要潇敬王在护送尹若心去缙国同时,务必取得的缙国二皇子那里的“疆域图”,以备时机成熟用之。潇敬王当下就明白这位皇兄更远的用意,多么愚蠢的野心阿,潇敬王心叹,他忽觉的多年来看错了这位皇兄…不知道我国大丞相私通蓝玺,国已身处非常之危势,居然还信誓旦旦意图取占取他国领土…这是什么样的君王!可悲阿,从这一刻起,潇敬王不由觉得无限的无奈,就因此时他还没有足够的证据来揭发丞相通敌叛国,口说无凭只会让皇帝误会潇敬王是借此要栽脏于尹耀天以消个人心头恨…

    潇敬王唯一能稍稍控制现局势的方法,他只能做到盯紧尹耀天不让他有任何妄动。可皇帝现要他护送郡主和亲,便是要离开纭国,是很危险的做法,但没办法,所以这次他没让蒙广跟着他去,留他下来盯着尹耀天,将精兵留于东城内…

    尹耀天是故意借口护送让潇敬王离开,以开始他的行动,而正中皇帝下怀命潇敬王去取疆图,而潇敬王呢,他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但他知道手里还有张王牌就是坐在那轿中的可人儿_尹若心!

    从发现她配有“誓火琉璃”时,他就觉得事情越来越有趣儿了。但他可以肯定他们父女俩肯定于蓝玺国有着直接且非常重要联系。至于其间利害,他还甚不明白。他得想办法尽快查明尹若心,才能挽住纭国的局势,甚至是蓝玺,纭,缙三国的局势…!

    到了这天,花轿中的她,眼里却只有平静,看不出是什么情绪,仿佛外界的热闹,喜悦都与他无关,感觉有着与世隔绝的清冷…外面人们的快乐是牺牲她的幸福所换的阿,她自认为自己没有那么伟大,可以毫无怨言地成就一个国家的幸福,只是害怕自己以后人生的轨迹通通无法自己做主,纵使内心压抑着无限的悲哀,她也只能这样平静得承受,因为她什么改变不了。在这样的时代里,她自嘲自己居然有幸成为了政治工具,玩物,真是造物弄人阿。

    一早上上了花轿开始,郡主便不闻不问的,小琳陪在她的身边,感觉小姐今天特别异常,她问道:“小姐,有什么不舒服吗,”她只是摇头,盖头下的她仍旧是面无表情,小琳只是隔着红盖上头看不到她的表情,有些犯难了。

    “渴了吗,奴婢给小姐倒杯水吧?”小琳接着询问道…她还是摇头。这样的气氛让小琳觉得好难受。她也明白,小姐其实是千万个不愿意的,但她难过也不说,怪让人心疼的,小姐自从醒来后失忆以来,对她像姐妹一样好,疼她极了,现在小姐这样子,又无能为力帮小姐,小琳不由鼻子一酸哽咽起来…

    “怎么小琳,别哭,小琳,没关系,到缙国后我们照样会过得好好的。”她终于开口说了这么句话,让小琳愣了下,随之她握紧程蕙心的手坚定地“恩”回答道,“我会誓死保护小姐的”这样稚嫩的声音所发出的誓言,让程蕙心听了不由露出了笑颜…

    她知道这丫头是天真,真诚的,慢慢她便笑出声来,转而说:“小琳最历害了,我们会好好的。”抛开压抑,恢复淡定,她开始盘算着,现在能走一步算一步,前方的天空依旧是乌云密布的,总之谨慎着点最要紧。可以后真的无法自由了么?她开始忧虑,她可是要嫁入皇宫啊,缙国二皇子,是怎样的人,她一点也不了解。只知道子他是一个温文儒雅但却擅通兵法的男子,缙国皇帝念及可造之将材,将疆域之事交于他打典,无论是谁与王族攀上关系,就觉得压抑,这一入宫门深似海阿!

    不行,绝对不能认命,她不由对此前自己无奈至极所产生庸俗的接受一切现实的想法打了个寒颤…此去路途大概半个月,所以改变命运的机会就在是这段时间,错过了,恐怕真的要自怨自艾了!因此她要振作想方设法在此期间全身而退!

    我试着透过严实的轿帘,看到的是东城大街上黑压压的人群,这样的排场,这样的呼声,这个“尹若心”是接旨后被封为郡主后,才去和亲的,要达两国皇室中和亲之礼,所以我真的是嫁得风风光光!

    “潇敬王,你看那是潇敬王!”人群中传出些特别刺耳,高分贝的声音…我听到时,打了个寒颤,是我得了幻听症吧,怎么会听到有人在说潇敬王呢?

    我本想探出脑袋看看声音传来的方向,可是顾及到现在的自己已经是郡主了,身份已不同,一举一动都被每个人看着,是不得不谨遵礼仪的,于是便安份守己得呆在原位…想想自己的以后的出路。然而紧接着,小琳忽然摇我的手问道:“小姐,你知道护送你去缙国的人,是谁么?”我注意到她的语气带着无法掩藏的笑意,藏在盖头里的我却可以猜到她的表情。我只是摇头,奇怪着什么人会让这丫头有这种反应呢?

    “潇敬王!是潇敬王,你知道吗?守护咱纭国,那个年轻俊朗的美男子…”美男子三个字很轻很轻,轻到只有她自己听到一样,可是还是被我捕捉到了,我只是僵在那里,假装不认识潇敬王。

    “哦,”我应了声,就没再说下去,可是小琳依然没有想停住的意思,她继续说着,“小姐,你知道吗?我刚刚…看…看见他了”可以听出这是少女的情坏,我在心里叹道:‘小琳你不知道,潇敬王是多么可误的人,’这句话只在心里想着,是并不想打破她那理想完美的偶像…

    她继续娇羞说:“他真…真得长的好看,还有…”还没听她说完我便笑出声来,憋得够呛,差点喷血,不由和她开起玩笑来,“改天叫他做小琳的夫君,可好?小琳顿然停住了,

    “小姐,真坏,不理小姐了”

    “才多大的丫头,就思春了阿…啧啧啧…”,我坏坏地笑道。…她是羞得无处可躲,脸红得跟什么屁股一样…见她成这样了,我才将玩笑作罢,便“饶”了她。话说至此,怎么偏偏会是他护送我去缙国?这就是传说中的冤家路窄吧!我不想见到的是他的样子,越想忘了却越是记得。他不是庄海航,我清楚的知道,可是他的出现,却时刻提醒我庄海航在我心里的位置,只因为他们太像…

    因此,我不喜欢潇敬王,更不喜欢他这个人,就算除去了过去的恩怨…

    坐了一整天晃荡的轿子,什么时候入夜我都不知道,因为我早已视线模糊,向睡神报道去了。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雕花大床上:看见的是雕花的门廊,闻到的是讨厌的谭香,一直很累,睡不安稳,感到无力,我重新闭上眼,口很渴,便吩咐小琳倒杯水来,我连续喊了三遍,那这丫头却还没有动静,然后,朦胧中终于有人扶起昏睡的我,将水灌进我的喉咙里一阵清凉。“小琳,我们到哪了,我们还剩几天阿”不由问语道,可是依然闭着眼睛,太过疲乏,向她倾诉着自己的压抑:“小琳,我真的不想去缙国,我要回家去,就算他不回来,我也会好好的过自己的生活…”。

    “这里还是东城境内,我们分批在客栈里休息”一个带有磁性的男性的声音飘进自己的耳朵。等等,这怎么是男人的声音!怎么回事?而且是好熟的声音…,我缓缓争开眼睛,吓了一跳,面前的人居然是潇敬王!而我却正靠在他的怀中…

    我下意识得想推开他,却被他搂得更紧了,这人怎么如此轻薄无礼!此时无力反抗也只能愤然地瞪着他,这种暧昧的状态,却让自己的脸颊发烫…

    “王爷,这成何体统?难道一点礼数都不懂么?身为王爷居然呆在待嫁郡主的房里…”我冷嘲道,重新闭上眼睛,不想看到他与庄海航一样的眉眼,试着恢复平静,

    “本郡主累…”可是,我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他打断了,自己下巴忽然被他狠狠捏着,疼痛感迫我使争开眼睛,无奈地对上他似有深意的深瞳,他的一只手搂紧我的腰际,另一只手背抚上我发红的脸颊,像在把玩一样新奇的玩具。

    “你知道刚才的话,足够让本王杀了你吗?”听到他冰冷的语气,还带着邪邪的笑意,不由略过一丝心惊。这潇敬王惹不得。

    他的确另人害怕,让我不禁惊恐地望着他…我告诉自己要冷静,用脸上初绽的冷冷的笑意来伪装自己的害怕,试着用最轻松的语气说着,

    “王爷要是杀了本郡主,你向皇帝怎么交待,向缙国怎么交待,向丞相怎么交待,纵使凭王爷的权势可轻易嫁祸于他人,但护送的责任全权在王爷身上,根本一点干系也脱不了…我死了,徒增了纭缙矛盾,且不管什么原因,是纭言而不信,让缙国面子上过不去,因此会向纭国索赔,自然纭国理屈…”

    “看来尹耀天的女儿不笨,想得挺多的吗!…”语中似有深意。

    潇敬王凑近我的脸,看到他深夜般的眼睛,除了害怕还是害怕,因为自知自己刚才的“威胁其不杀论”还是有很多漏洞,并不是无懈可击的。果然下一妙,他证明了自己只是自作聪明,

    “谁说我要让众人知道你死了呢?”他反问道,轻笑着挑眉,抬高着完美的下颚线,他仿佛在说一句最平常的话。但这话却让我哑口无言,是阿,谁会那么明目张胆的杀人呢?他可以杀了我,然后随便找个人,待替我出嫁,便可以做得天一无缝。谁会知道真正的郡主早已成为潇敬王的刀下亡魂呢?

    …想到这,我无奈地闭上眼睛,我怎么斗得过百站百胜的王爷呢,

    “王爷是谁,想做什么,都有办法…小女子怎么拦得住呢?那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我冷淡得说着,不想他的手指却已抚上我的薄唇。

    “哦,那你又知道本王有什么办法?”他依然带着玩味而不屑的笑意,玩弄起我的发丝来…我恨透了眼前人的嘴脸,和庄海航一样的脸庞,却有着截然不同的心,想到那人便心痛。我仍是不啃声,见到我不予理会的样子,

    “睁开眼,看着本王,说说看…”他仿佛失去了耐心,开始命令道,“反正你说本王有的是办法,难道还没有办法治你么…!”没想到他加诸在我下颚的手忽然加重了,吃痛,然后我依然佯装入睡,可是却想不到有温热的鼻息靠近我的脸,随之,感觉唇上温温热热的软软的。

    …天阿,潇敬王真的是什么都做的出来!他的吻来的忽然,来的猛然,我感觉浑身乏力,无法挣扎,却也无法逃脱,此时的他像要用尽全身力气将我揉进他的身子一样…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