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浮生如梦逆时空  第十二章 两心不悦含城府

章节字数:4327  更新时间:09-04-04 14:1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已逐渐意识到情况严重,并用力狠狠咬破他的唇,他吃痛得喊了声,便顿然停住了,我看到他唇边的鲜血,感觉有点心慌。他却笑了,那一抹鲜红在他的唇边,却显得越加魅惑。我用尽全身力气,推开他,他却依然不动如山。

    “你有的是办法,尽是卑鄙下流的办法!”我躺回床上,转身,不去看他。

    “死,又算什么?我觉得自己死过的次数不下无数遍了…王爷,想直接了断了我,我也无怨,只是王爷还是执意那么无礼的话,我自行了断,大可不用王爷费心…”我淡淡的说着,泪水早已泛滥,难过,是因为闷了太久。

    “放心,本王怎么舍得让你死呢?那你死了,你娘还有那小丫头怎么办呢?…”我一惊,无语,他已经知道我的软肋么,潇敬王倒底是可怕的人阿。

    随后,身后传来关门的声音,只等那人离开我再也忍不住,便放声大哭起来…所有的委屈,所有的悲伤,到这里后承受不可承受之重,一个人的自转,一个人的悲伤,撕心裂肺的痛,痛得快死了…

    谁能带我走,带我到遥远的以后,带走我一个人自转于此世的寂寞。我好恨好恨,恨不能自己,没有灵魂的感觉,沿着黑夜,摸索,却尽是走不出的伤痛,起身去,愤力的推翻桌上的一切,茶杯破碎的声音,花瓶碎的声音,桌子椅子打翻的声音…

    听到从房间里传出此起彼伏地“乒乒乓乓”,门外也是一片混乱,士兵们以为出事了,随后却异常迅速地恢复了平静…我累了,等到房间一片狼籍的时候,心里舒坦了很多,靠在案边,昏昏沉沉的睡着了…我做了个梦,梦里庄海航皱眉抚着我的脸,温柔地说:“明明难过,不愿意,为什么要自己一个人闷着呢?”

    “海航,只要有你在,我就不难过了,真的,不要离开了,好吗?”我明明抓住他的衣襟了,为什么他身上熟悉的味道越来越远,他还是走了,连头也没回…这样的梦境和上次在潇敬王府上的好像…

    次日,醒来的时候,小琳已经端上了早点。看周围的一切都收拾得干干净净,我不禁觉得昨天关于潇敬王的也都是梦境,可是我怎么会做那种梦呢?我脸上不由得蒙上尴尬不自在的神色,小琳便心急地问:“小姐,你怎么了,还是不舒服么?”

    “没…没…”我不安地敷衍道。

    “小姐,你已经昏睡两天了,大夫说小姐体虚,多休息才能赶路,所以潇敬王说让你再多休息几日再启程”小琳补充说着,脸上泛着不易察觉笑意…见她没有再说什么,

    “哦”,我便应了声,开始地专心扒饭…

    见小琳只字未提昨日的事,看来对于昨天真的只是个梦境,我舒了口气…饭后,想出去透透时,却看见门外有两个紫黑的将士守着。被一下子拦住了,寸步难行。

    “郡主,王爷吩咐过您染了风寒,还是呆在房里好好休息,不宜外出”那士兵诚恳地说小琳随后进来,也劝着我留在房内。这简直就是监禁,只恨这里的自己就像一纸人,很容易疲卷,居然那么容易染疾,很不喜欢自己这样的脆弱…就因为自己是“尹若心”吧…

    尹若心阿,尹若心,你的身子怎么那么糟糕呢?我不知道居然可以累病了,昏睡上两天,上次在客栈昏后呆在潇敬王府居然半个月才醒来,我真的替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担心…两天一小昏三天一大昏,那还得了!!革命的本钱是健康,我是要好好地对自己,调整好生理心理,这样才有可能面对未知的未来,虽然知道自己在孤军奋战,但为了自由,我会努力的。闲着,还不如看看书。我开始想在房里找书悉心研究缙国方面的历史及现在的信息资料,为自己脱身计划做充分的准备,希望本不大,但居然可以真的找得到!没想到这客房连书房的设置也包括了,还很大…

    回过神,头一次静下心来观察这客房,这里真的是不普通,纷繁却不乱的墙上梅花,可是越看越觉得眼熟…我看到书房的侧面有卷帘,掀开帘子,竟然是个浴池…我想起来了,这是那天我第一次遇见潇敬王的客房,我走错的客房,是潇敬王的客房!

    这回,我又重新回到了这里,真是值得嘲笑的事,那天误入这里后误认为潇敬王是庄海航,并且投怀送抱呢,想起那一幕如同昨天发生的一样…我一直愣着,手里的书却没翻过一页…

    听到门外有些动静,下意识的我连忙将书藏于身后,这朝代女子也是禁忌涉政的,看这类书自然是不太合适宜。门开了,进来的紫衣身形高大俊美,今夜的灯光映的潇敬王特别…好看,不得不承认。在盯着他看的同时,我小心翼翼地将书卷起来藏入袖中。

    “你在干什么?怎么不躺在床上好好休息?”他的语气是出乎意料的温柔,面对的这种情况,自己是从没有想过的,潇敬王怎么了,还是我怎么了?心里一阵纳闷,不过不瞬我的理智回来了,你以为用美色就让我对你改观了么?潇敬王你也太小看我程蕙心是什么人了吧!

    我回神正色道:“有劳潇敬王操心,本郡主很好…我正要休息,你可以出去了!”

    可是他像没听见一样,轻笑着向我走近说,“哦,是吗?郡主的气在那天就全部发泄完了么?”我不由颤抖了下。

    “什么…发泄…”有很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也难怪郡主,你都昏了两天,什么也忘了,不要紧,只要郡主现在开心就好”他靠近我,用手轻拍我的头。

    我反感地转身,冷冷的说:“我开不开心与潇敬王你无关!”

    “可是本王开不开心就与你有关了,”我感觉背后是一阵冰冷语气,没想过怎么回事,我已瞬间腾空,已紧紧靠在他的怀中,可是我却不怕…

    “你还是好好休息吧,”他将我放回床上,但我不知道为什么当时不太恐惧他那样的举动,仿佛那样过分亲昵已成为家常便饭,心里不由厌恶,欲翻身不想面对他时…“扑通”一声,十分的糟糕的事发生了,书从袖子里掉了出来,沿者床沿掉在他的眼皮底下!我随即转身面壁,不敢去看他的表情。

    “哦?郡主对国家之事也感兴趣阿?还是缙史…”那语气听着带有浓重嘲笑的意味,心下不由想这社会里简直没有女人的地位…封建思想真的在箫敬王的脑海里根深固阿…

    “我只是想知道我即将要去生活一辈子的国家是怎样子的…”我不安地解释道,装作镇定,而手捏着被子一角,却直冒冷汗。我承认自己是有点作贼心虚…

    “本王只觉得郡主兴趣广泛,郡主又何须解释…”他冷笑着说。我的心被吊了起来,他要猜我的心思,我就让他猜,我便若无其事的接他的话道:“难道王爷要怀疑本郡主另有用意不成?…”我故意笑道:“不过,王爷精明,算是怀疑对了!王爷可否愿意与本郡主打个睹,怎么样?要是能猜到本郡主想干什么的话,就是我输了,王爷说什么,我就做牛做马也甘愿;若王爷猜错了,怎么罚,以后我想好再说,怎么样?”我起身期待地看着他,因为我确信自己会赢的,人怎么会猜出他人的心思呢?

    “这个赌法根本就没有意义,本王若猜中,你也可以矢口否认,到头来都是本王输,”他摇头用像看耍猴一样有趣的眼神看着我,“是你不敢赌吧,堂堂潇敬王连个小赌局都玩不起,说出去也不怕人笑话!”我激将道…可是这招似乎没用…

    “即然郡主来了赌性,我们换个对双方都公平的赌法怎么样,输赢惩罚就是按照郡主开的…怎么样?”他饶有兴趣地看着我,那坏笑简直是说我要输定了一样!

    “不行,我不赌了,就当我什么也没说过!”我有戒备地回绝道。“哈哈,看来是郡主不敢了?…”什么,居然小看我?“有什么不敢的,赌什么!”我气冲冲地脱口而出,下一秒才知道后悔莫及!“那好,我们赌今天晚上会有人来劫人,你信不信”我愣了下,什么意思?

    “我意思是提醒你,今晚有人来杀你。”潇敬王沉声笑道,我的天阿,这算什么恐怖的赌局!他居然说的如此轻松阿?

    “我不信,这时候会有谁来杀我,纭缙两国的人是不可能的,只有蓝玺国了,蓝玺国就更不可能了!”我想也没想便脱口而出,

    “什么叫蓝玺国更不可能?”潇敬王的挑眉,意味深长地看着我,他的眼睛却盯在我的颈部,我平时将誓火琉璃藏在领子里面,不便让人看见,这回我低头意识到因领口敞开而露出鲜红的誓火琉璃石…难道他是想打它的主意?!

    “我累了,我要休息,你给我出去!”我不由戒备,誓火琉璃是我的,为什么什么人都冲着它来!

    “你还想休息?连命都不要了?”他淡问道,我无奈地回答道:“不要也罢,这样或许我就可以回去了,”

    “回哪里?蓝玺国?”他的语气淡然,却意犹未尽。

    “我都不知道,你知道什么?”我反感的冲着他喊,复杂的情势让我疲倦。我开始意识到潇敬王从开始就明明在套我的话了吧!打赌只是个分散我注意力的晃子罢了吧!

    好一个潇敬王,对于一些事,他反而知道得比我清楚!我们现在是敌是友未分,我却在刚才乱说话,失策阿!说出去的话收不回来了,以后绝对要谨慎小心!我只能这样警告自己。

    “那你休息吧,不过,这个赌局还没结束呢?”他转身若有所思也走出房间。被他心情弄得极差,我拿起杯子就狠狠地摔…

    我讨厌极了那个人,这个是他的房间,那好吧,我就狠狠地破坏,非得把书房弄的是一片狼藉不可,以消我心头之恨…外面听到房内动静,便有两个士兵立马跑了进来,欲拔剑的架势,

    “你们别进来,进来就砸死你们这些混蛋的走狗!”那个士兵一愣,就出去了,等我折腾够了,才发现已经天色黄昏…

    这几日的天气越发寒冷起来,倚在窗边的她,饮茶,感觉冷飕飕的,想关窗时却听到有人窃窃私语:“这郡主以为她是什么啊,那么任性胡闹,王爷还任她放肆,纵容她…都两次了,房间里的东西都换了一批了,这回又完了,王爷不心疼,我那个心疼阿…”听得出是门边士卫在絮叨。

    “王爷那是大度,不跟这种女人计较,王爷要什么女人没有,对她好是因为琉璃石,你知道么?”

    另一士卫放低了声音继续说道:“听说那女人有蓝玺的镇国之宝,具体什么样子我也没见过,我只记得是火红色的,…尹耀天不是勾结蓝玺么,他女儿有这东西,这其间肯定不简单!嚼舌根之人,艾,害了咱王爷替尹老狐狸背黑锅”

    “你怎么知道那么多,不怕一不小心掉了脑袋?”一人惊骇的听着。

    “这事是只有我知道,王爷派我查过琉璃石的事,那天吩咐我们关起尹若心的时候,我其实在门边偷偷看到过他们亲热,那颈上的,火红火红的,然后他就说可以不用去查找琉璃石的下落了”那士兵说得有点激动,语无伦次的。

    当下,我明白过来,原来是我身上的“誓火琉璃”是蓝玺国的镇国之宝,也没听尹耀天提过,倒是想起以前蓝龙衣指着它质问过我说:“你怎么会拥有它,你把尹若心怎么样了?”

    那么言下之意就是尹若心本该是誓火琉璃的主人,既然她有蓝玺镇国之宝,就说明她和蓝玺国有直接历害的关系,甚至可能是蓝玺国举足轻重的人物!再回想上次蓝龙衣口中所说的要带我回去-回的就是蓝玺国,这一系列的推断是可以直接成立的。只是尹若心是蓝玺国什么样历害的人物,就不能知晓了!但是唯一很矛盾的一点就是,尹若心可是堂堂纭国丞相的女儿啊,怎么会和蓝玺国有重大关系呢?或许尹耀天勾结蓝玺才是重点……

    此时,我只能傻愣着,硬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我或许得真的从调查自己的“爹”起,慢慢梳理出尹若心的另外的身份。不过现在的状态很复杂:若尹若心真得是蓝玺国人,糟糕的是又最终被揭穿的话,这样一来她和缙国的和亲,变成了蓝缙联姻,说穿了就是纭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自己结盟未结成,反而是让敌国更加速了结盟,这样怪就只怪纭国皇帝自作聪明。这种情势来看,纭国真的可以说是危机四伏…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