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浮生如梦逆时空  第十四章 至情寻花溢山雪

章节字数:4437  更新时间:09-04-04 14:1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当他步入房厅的时候,看到那床上的人儿依旧安静的沉睡,失落,他叹了口气,没关系,这只是她给他所带来的无数次失落中的一次而已!当他走近再走近,清楚欣赏到她苍白病态的容颜,却依然美得让人心动,美得让人窒息,美得让人心疼…瀑黑的长发散落她那单薄的双肩,淡淡的唇瓣,长长的睫毛,略显俏皮的鼻子,瘦削的瓜子脸,是啊,她多像坠落凡间的精灵啊,本不属于这污浊的尘世,给人一种描绘不出的自然、雅致、脱俗、清新的感觉…

    他情不自禁吻上她的唇畔,蜻蜓点水般,然而,下一刻起,他顿然怔住了,因为他看到她项间的誓火琉璃红得炫烂,红得夺目…愁绪不由爬上他的眉心,然后静静的他以这样若有所思的姿态站了好久,才轻轻的离开了房间…

    次日,天才朦朦亮,潇敬王就收拾好工具独自出发了,继续他的五线山艰苦之旅,准确的说:他是个不达目的绝不罢休的人。然而这天的天气未见好反而更加的恶劣。直到晌午,李向和其他昨天前去的部下们才准备好启程,因为他们觉得昨天简直比行军打战还累,睡到早上很迟还腰酸背痛!等他们准备就绪去找潇敬王时,却发现王爷房里已经无人!李向立即明白了,他担心地看看外面漫漫雪天,二话不说即刻带大伙前往目的地…

    “这王爷也真是的,居然独自一人前往该多危险啊!万一…”他想到这心头,凉了一阵。这回他们前往那里是为了找潇敬王,而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花药!他们边爬边喊,雪太大覆盖了潇敬王的攀过的痕迹,根本无法找到,也根本无人回应。李向和大伙的心越加的慌起来,直到天黑,大伙不得不下山的时候,还是无果,此时的他们都已经接近绝望了…

    他们担忧地猜想着,李向却坚信得安慰心慌的大伙说:“王爷,肯定会回来的!我们慢慢等着…”他何尝不在这样那样的猜想呢?!大伙一回客栈,便急着问小琳王爷回来没有,小琳一脸茫然,看大家的神情特别的凝重,心知肯定是出了事。

    这几日她注意到,她每每早起喂食马匹的时候,李向和其他王爷部下的马都已不在,直到晚上的时候他们才累坏了回来,好几次她都好奇地想问,又觉得自己做一个丫头的管得太多反而不妥,直到昨天潇敬王也和他们一同前去,在夜晚时才疲惫不堪的回来,现在都晚上了潇敬王也不在客栈,她一天不见王爷了,想起昨天这个时候,王爷已经陪在小姐的身边了,李向向她问起,她就更加按捺不住了,他们在外面发生什么了吗?

    “出…什么事了吗?”小琳小心得问道。

    “没,我们和王爷出去办事,走散了而已,看来等一会晚爷才会到…”李向故作轻松地搪塞小琳,安慰自己也同时安慰大家。一些部下的表情却写写清清楚楚,小琳知道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李向明显不想让她知道什么,口风着实得紧…于是,小琳没有再问下去。

    “小琳,去做点点心让大伙都填填肚子吧…大伙也累了,好好休息等王爷回来吧,我给王爷也备份热鸡汤,等王爷回来就给他暖暖身子…”她说着注意着个每个人的神情,却没看出太大端倪,之后便静静退下。

    厅中有人发话了,“咱王爷,他是不是…不准备回来了阿……”

    “是阿,昨天也是李侍卫劝说王爷才回来的阿…”

    “艾,什么破悬尾鸢花阿,真的那么重要么?怎么王爷看得比自己的命还重要阿!”不知道的人以为王爷仅仅是为了得到不易得到奇花而上险山,而只有李向知道他是为了谁…他居然可以为一个女子不惜自己的生命,王爷他,莫非?是的,定是这样,他看得出王爷似乎动真情了,从第一次郡主昏厥以后,下令全师暂停前往缙国的举动,他的声明非要等郡主康复到足够有能力承受遥途的颠簸为止,才能启程…一来是担心郡主的病情,二来他不想她嫁去缙国…

    小琳一直未离开,躲到柱子后偷听,却听不出什么原委来,只是听到“悬尾鸢花”这个关键词!

    聪明伶俐的她首先想到的就是要找无伤询问:这悬尾鸢倒底是什么奇花,值得王爷亲自连续两天冒风雪去找,还夜不归宿!无伤是被潇敬王留在了客栈,王爷希望他随时待命负责小姐的病情,小琳知道学医之人必懂花草树木之类的学问,因为有些花木是与药材有着必要的联系的,所以她或许可以从他那里得到答案…

    “无伤大夫,你知道什么是悬尾鸢花是什么吗”小琳不解得问他,他正在捣草药,听到这个词时他顿然停住了,抬头打量眼前迷茫的小丫鬟,一个小丫头怎么会知道这世上十大奇药之一?想必,是王爷都告诉她了,他便淡淡得回了句,“甭管是什么花,说了你也不晓得,你只须记得它能救郡主就得了…”他继续捣药,没注意到此刻,小琳惊讶的表情。

    原来,王爷和他们全是为了小姐在奔波,可一想到自己不能为小姐做点什么,心里一酸,转身跑去小姐的房间看着依旧沉睡的小姐,心疼地哭着…

    庄海航和潇敬王一同站在悬崖边,潇敬王却不小心滑了下去,只剩一只手紧抓着崖壁,风雪迷湖了她的双眼,她从没有看过如此大的雪,大片大片的落至他的肩头,好像快要淹没了即将坠落的人,

    “海航,你快救救他吧…”她想嘲他喊得大声点,却是一点也喊不出来…于是,她努力奔跑,想跑到崖边抓潇敬王一把,可是在眼前的悬崖,她再怎么跑都达到不了,汗水让她全身忽冷忽热,不瞬,他却看到庄海航纵身一跃,跳入了崖谷…

    她猛然睁开眼睛,海航…没有看到可恶的人,只看见小琳微微的啜泣,她忙问她:“怎么哭了,潇敬王在哪里?”知道刚才是梦,却还有点迷惘,分不清现实和梦境的差别,她却还是问了,小琳惊然,即刻破涕惊喜而笑,环抱着小姐,开心得说不出话来。“小姐你终于醒了!”

    她没明白小琳的欣喜从何而来,她现在是却只想知道潇敬王,继续问道:“潇敬王人呢?”

    “王爷…他…他…出去了还没回来……”小琳并不想她担心,但说的支支呜呜的明眼人就知道有事。无伤进来看到她醒了,也惊讶了一把,“你终于醒了。”他立即替他把脉…

    “王爷,人呢,你是谁?我们在缙国了吗?”她打量着无伤淡淡得道,无伤第一次如此近地看着睁开双眸的她,她比他想象中的似乎更加清丽动人,肩颈边被汗湿透的头发散落,让她别有一翻迷人的风情,

    “恩,脉像稳多了,鄙人是王爷派来的,是郡主的主治大夫,”她没有再问下去,她忽意识到刚才自己简直失常,怎么会问起他来了!她还记得他的卑鄙无耻,他怎么让她厌恶,他怎么凶残,他怎么得霸道想强行占有她,他对她的种种种种怎一个“恨”字了得,不禁为刚才的自己感到羞愧…

    小琳是开心得七昏八素,她看到小姐醒了,世界都明郎了,

    翌日。

    “外面的雪下得好漂亮,你知道吗?”小琳欢喜地向她描述着。原来真的下雪了。

    “真的么,我想看看…”生长在南方的她,几乎从小到大没亲眼看过大雪,她欣喜地想下床去看,脸上绽放着小琳久未看到的笑容,可是她却没有力气,想起身却忽然发觉一样,一丝异色闪过她的脸庞!她的双脚为何没有了知觉!“小琳,我^…的脚好像动不了了…”她惊恐地对小琳道。小琳也慌了,急急请了无伤过来。

    “无伤大夫,为什么我的双脚没有知觉”她不由害怕极了双眼乞求他,似乎急切要求他给她安心的回答…

    “什么?郡住是说双腿没有知觉?”无伤疑惑地看着她。

    “请恕小的无礼,可否一看郡主的双腿…”她点头应允,当他卷起她的裤管,小琳一下就尖叫了出来!天阿,他们惊讶得看到她的整个双脚居然呈青紫色,这还是人的脚么?

    “郡主,放心无大碍,只是於血而已…可否告之微臣,之前郡主脚上受过伤么?!”他连忙将抹上药膏的沙布缠上她的双脚,并瞩付她未到时候,不可拆开。

    “请郡主仔细想想,之前,您真的没受过脚伤么?”

    “之前我的脚被瓷器碎片割伤过,还不断得流血呢,那么请问大夫,我的脚倒底是怎么了”她不解地冲他问…失误阿,失误阿,这该死的潇敬王怎么没和他说清楚呢?

    可是潇敬王又怎么会知道她那天当时迅速躺回床上的时候,双脚不小心踩到碎片,已经在流血不止了,再加上那天潇敬王的霸行,没顾忌到伤口,后来才昏迷了…

    看来,这回他真的不得不靠悬尾鸢花了,没有了它,恐怕郡主的双脚会保不住,无伤走出房无奈得叹了口气…

    时间一天天过去,他们照样出去找王爷,每次却灰头涂脸的回来,因为并没有王爷的消息,他们对小琳说:王爷是去纭国办点事,需要些时日。小琳也越来越担心,知道大伙儿瞒着她,她也不去拆穿,她也瞒着小姐,不想让她知道王爷为寻救她的草药已经“失踪”好几天了。…

    无伤实话告诉小琳,郡住的脚伤并不是那些药膏贴得好的,需要的就是那奇花…

    她静静地躺在床上,忍不住想偷偷拆开纱布看看双脚现倒底如何了…她的确去做了,当她看到时,简直无法相信那是她自己的双脚,紫一块青一块,黑压压的斑块还有地方生脓了…她当下就尖叫了起来,眼泪忍不住顺着脸颊啪哒啪达的落下,小琳和无伤闻声便赶来,这是她第一次在别人面前哭泣,哭得绝望痛苦,无伤看到解开的纱布,即刻明白过来却喝斥道,

    “我不是叫郡住不要擅自拆开纱布吗!!你难道不要你的双脚了吗?!”他不知道自己哪来的那么大的气,连对她说话的尊称都省了,直接用“我”?像个长者教训小孩一般,只是他比她却长不了几岁,他早入江湖,如剑的双眉多了几份世事沧桑,却有种别样的稳重之感…她被他这么一喝,着实吓了一跳,哽咽着愤愤的说,

    “那么请问大夫,我的双脚什么时候才能痊愈!”抓过枕头便扔向无伤,他一躲,倒不偏不倚地砸到门外刚进来风尘朴朴之人的身上…

    那个高大的俊朗的身影,在久日不见后又出现在了她的面前,那一刻她的心情却白班复杂。

    “你们都给我滚出去”,她不知哪来的气,是因为她被他害惨了双脚吧…

    “怎么,好好的睡着,现在醒来又发脾气,你这性子什么时候能改改!”潇敬王却淡笑着,心里却满满的激动狂澜,让他的她活过来了…

    她躺下转过身闭眼开始无视他的存在,小琳早上知道王爷平平安安的回来了,但还是高兴着,他终于还是来看小姐了。只有无伤还是无伤,看不出喜怒哀乐,他刚才的生气纯属意外。

    潇敬王别有用心得对他说道:“东西,本王已命人放在炼药房了,接下来的事你自己明白,不想活的话本王会成全了你!”小琳顿然明白,兴奋地对无伤说:“好,我们谨尊王爷吩咐,现在去炼药房。此时房里又仅剩下两个人…”

    “怎么,王爷要炼“长生不老药”么,还真是可笑。”她背对着潇敬王用毫无情感的语气陈述道。

    “什么?呵呵,你以为本王要炼那种药干什么?”潇敬王觉得这人儿越发有趣儿了,笑着反问…

    “我怎么知道…你定是有用才炼的,”她依然淡淡得说着…接着便一阵沉默,他们各自揣有自己的心事。潇敬王心想道:这可是为你炼的“长命药”阿。而她却想着:“这种人要活这么长久干什么类,真是…”她想不到用更烂的词,来形容背后这个恶人…

    “你就不能看着本王么?”他的脚步慢慢靠近她,她依然还是不理会,置身事外的感觉,但是眼泪却情不自禁的掉落,他掰开她的身子,让她看着他,他看到她满脸的泪水时,顿然心酸涌上心头。

    “难道你真的就那么讨厌本王?”

    他温柔擦干她的泪,他能忍耐道这种程度实在是不可思议了。此时的她盯着他,那是多么仇恨的目光,可是她愣了下刚才进来时没看清他,现在那么近的看,却发现他好像瘦了好多好多!依然是那如深夜般的双眸,简直是庄海航副本;从这个角都看上去,他有完美的下鄂线…她却从没仔细欣赏过他吻她时完美的姿态,天啊她怎么想到这个了,不知羞…

    她仇恨的目光有刹那的妥协,她的脸红即刻便出卖了她…

    潇敬王此时却未发觉,摸她的额头,还以为她是哪里不舒服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