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浮生如梦逆时空  第十六章 雪中笑颜掩心恨

章节字数:4534  更新时间:09-04-05 12:2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那天以后,说也感觉怪怪的,他好几天都未露过面。

    日子是过得平和安静,同时她便惊喜的发现那神医所说的奇花神药,真的有神奇的疗效……

    她的双脚好的差不多了,已有了知觉,只是还不了床行走。但她相信不出几天,她定可生龙活虎了:可以出去看雪,堆雪人了,还可以开始自己的计划了!但她始终觉的空荡荡的…她会偶尔问起小琳,那个恶人跑去哪里做什么勾当去了,小琳只是摇头说:“王爷,说有急事回纭国都城处理了,这次需要些时日,纭缙和亲的事怕是要一延再延了。”

    为什么?和亲延后,是纭国出了事?还是缙国出了事,明明她是大红花轿风光出嫁,这回半途而废?在她心理又积聚了一些疑问…但这对于她无疑是个好消息,和亲延后对她来说是一次转机…她终于可以站在雪里,张开双臂,感受漫天纷飞的飘雪,雪飘散在她的肩头,发上,睫毛上,而她早忘记自己仅穿单薄的红衣,在雪的国度里,旋转,小跑着,自由地呼吸,有一种重生的感觉。白里透红的脸上盛开着迷人的笑,她不知道这样的她有多美…她看到了窗边的梅,顿然停住,因为她看到了梅边久未露面的他,紫黑的长袍随风扬起,那是一种王者霸气,俊颜•依然。

    有一刹那,有种感觉浅藏在她的心底之弦上,确认过眼神,或许这才是她一生对的人,忘记了仇恨,被白雪掩藏的家仇国恨。她转而对他嫣然一笑,第一次对他笑着…程蕙心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居然会对他笑?她不知道这个笑对他来说是一种接受,肯定…

    他静静地踏着雪踱到她面前,却微微皱眉,倾刻间,将她揽腰抱起。

    “这么冷的天怎么穿得那么少?进屋好好休息吧”他紧紧抱着轻得像羽毛般的她,她静静地看着他,清澈的眼睛里却溢满了欣喜和困惑:明明看到他,心是跳得多么不像话,可是却要想着这倒底是不是真实的他?他对她的好是真的吗?因为誓火琉璃的原因,她对谁都戒备…尤其是他,因为她怕自己因他失去自我,在抛开仇恨的前题下,眼前的潇敬王多么有魅力,多么有气度,是女人都会对他思之如狂,何况他对她多么温柔,给了她那么多…

    心动红尘,家仇国恨,本与她无关,她只是来到这个世界的灵魂,她也不知道,在不久的以后,掌着琉璃的她却要掀起血雨腥风…

    “怎么,郡主看够了没?”潇敬王看着她淡笑,那是一种让她心动的表情。

    “谁看你啊!”她的脸不瞬红了,早已不知所措,早已无处可逃。

    “有没有想本王啊?”他说着把她轻轻放在床上,掖好被子,生怕她着凉了。这样轻轻的动作,她发怔。

    “没有。”她轻简的说道,不敢抬头看他,心头却有莫明的紧张…

    “看着本王的眼睛说,有还是没有?”他故意抬起她的下巴,让她看着她,挑衅道。她依然不安地说:“没有。我不想见到你…”女人就是口是心非,她说了这句话后就后悔了…

    明明日日在念着,他为什么还不回来,他去干什么了,纭国现在有什么危险,那他会有什么危险?

    “本王知道了,”他的声音变得冷冷的。

    “可是,本王却很想你呢…”接着,他没有说下去,转身疲备的走到书房,批起折子…

    她忽然觉得难过,但不知道为什么而难过。她觉得失落,却不知道为什么而失落…她转身躺下背对着他,冷淡得还是和以前一样。在他眼前的人儿的冰冷一次又一次刺痛他的心,他却甘之如贻…

    蓝玺国已经蠢蠢欲动了,城内的探子来报近日来纭国城郊边境多了些可疑的人,估计是蓝玺在熙探纭国边境部兵情况…尹耀天这只老狐狸在皇帝面前催促,要皇帝赶快命潇敬王将郡主快马送至缙国,而此时的缙国因和亲人马迟迟未到,却提出将不再提和亲之事。

    缙国这样在潇敬王看来是多么沉不住气,自己本与蓝玺有矛盾,还要与他纭国计较,多生枝节,若是以后有什么不测,恐怕是无立足之地啊!

    矛盾已经激化,尹耀天不知是郡主身体不适,误以为会是潇敬王要玩的把戏,他在疑惑担心潇敬王是否知道尹若心在蓝玺国的真实身份了。尹耀天也像孤军奋战,蓝玺国的一些举动,他也不太晓得!

    而这次潇敬王授命回来就是要将她快速送至缙国,一刻也不能耽误。他一直得不到她,这次他会舍得么,他要放弃了么,他真的会听命于皇帝么?

    “你想嫁去缙国么?”潇敬王忽然淡漠地问我。

    “我巴不得快点嫁过去!”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莫名地生气…我没有看他的表情,但接下来从他那里得到的话,让我辗转反侧了整个晚上。

    “好,我明天马上送你去缙国”他的话没有感情,像块冰狠狠放在我的心上,刺骨得让我无法透过气…

    “我从开始就知道你是蓝玺国的人,只是我在想一个弱女子能为蓝玺国做些什么…前些天,我才得知尹耀天的用意,其实与不与缙国和亲,对于纭国来讲都是有害无利的,若不成此事,对于纭国皇帝来讲是失去了联盟的机会,若成了此事,你心里自然明白对蓝玺国来说无疑是增加了帮手,前提是只要你向缙说明你的真实身份…”他平静地描述这个现实,让我此时才反应过来,那么说来我猜测的事就是要发生了,尹耀天到时必会叫我向缙摊牌,蓝玺借机正好连盟缙国。

    他头一次用“我”来自称,听得出来他在用平等的身份和我商谈,或者是缓和气份有意拉拢我这个“间谍”…

    “那怎么办,连本郡主也不知道自己是蓝玺国的什么人呢?”我故意无视他的话,想气气他,而且我也没说假话…我的确不知道我是谁,我只是用有誓火琉璃而已…

    “即然郡主不肯说实话,本王也没办法,就如了你们的愿,如何?缙只是个小国,本王也未曾将他放在眼里,失去他只是失去个小兵,我不信,你们联合缙国能玩得出什么花样来…”他看着窗外纷雪,陌生的表情让我颤栗…

    “潇敬王,你大可以杀了我,这样可以减少对纭国的危害…”我试探他的下一步用意,极其害怕这样危险的局势,自己连怎么死都不知道…“我要你死?我为什么非要你死呢?他含冷笑反问道。

    “我若死了,你就可以得到誓火琉璃了…”我悲哀转身,我已经看透了,在这个世界我是誓火的负载品…若我没有誓火,我什么也不是。

    “只有你自己才能解下誓火琉璃,我杀了你,誓火会和你一起消失…”这句话说的没有任何感情色彩。

    我愣在那里,简直是玄幻,他的意思是说:我若不解琉璃,没有人可以从我这里得到它的,更不会有人杀了我!所以他不会杀我,甚至在担心我的死会连带着琉璃…

    此刻,我顿然明白了,为什么他那些日的悉心照料!我的心被谁狠狠撕裂,转身看着他,泪水能触摸,人是如此莫测,看那梅花花开的颜色如雪般寂寞…

    我曾听小琳说过他为了我的病,而冒生命危险上五线山采奇药;为我的身体,他千方百计的逼我喝药;不管我怎么任性,不管我怎么对他发脾气,他还是对我那么温柔,他还是对我那么包容。原来,那些都是假像!原来,他真正在意的是誓火琉璃,而不是我!他怕宝贝消失,就努力让我活着。原以为失去灵魂的自己,心跳重生了,一直戒备的心其实早已心动,只是自己不敢承认…现在呢,我才真正看清他的真面目!心怎么会那么痛呢?像有无数根冰针刺入心底…

    一剪梅,一夜雪,一盏心愁,谁在心痛,能与谁人说?

    “那么潇敬王是个聪明人,即然送我去缙国和亲,会害纭国的利益,那你又岂会做?还是送我前去另有什么目的,又是我一介弱女子是想不到的呢?”我压抑着擦干凶涌的泪,假装平静继续问他。

    “不要问那么多,你以后便知,无论你们做什么陷纭国于不利的事,都得先过了我这一关…”,说完他便径直走出房间…

    翌日清晨,我在未眠中迷迷糊糊看到了天亮,但我不想醒来面对丑陋的现实,更不想看到那个心生怨意的人!可是他还是出现在我的眼前。

    “启程吧,我也不管你有何目的,生死由命的事勉强不来的…”我说得就像个局外人一样平淡。哀莫大于心死,庄海航是让我死过一次的人,没有想到,除了海航这个和他长得一样的男人让我再死了一次…他没有说话,随后一人一骑,我们向缙国出发…

    天还是那么清冷,但是庆幸雪终于停了…我架着马飞快地奔驰,想把他甩下,可是他就是紧追不舍……我们不像在赶路,而是在赛马!

    “若是累了,就休息下吧”在赶了半天路之后,这是沉默后他说的第一句话…

    “不用了,要是担误了你潇敬王什么计划的话,我怎么担当的起啊”我讽刺回道。

    “我们休息下吧,你的脸都白了,不舒服吗?”我的马已停下,他也停下来,一脸担忧的表情,假惺惺!我反感道:“没有!”我又一拉僵绳,直向前奔去,前面尽是绮岖的山路,雪未化,路滑得异常危险…

    "慢点,很危险!"他在后面焦急地喊道!我却更加得意了,让他多焦心下誓火,来平复他给我的伤害!我加快鞭打,策马奔腾的快感,可是马忽然不听使唤,它一下蹲了下来…我没重心还在向前,我知道自己完了,我要被甩出去了!自作孽不可活啊…我的心悬空了,可是不瞬谁的手揽住了我的腰身,睁开眼看到的是潇敬王暴怒的面容。

    “不要命了么!”他对我凶喉,本来就吓坏了,现在他这样,让自己忽然觉得好委曲…眼泪决了堤般,我也向他喉,都是因为他!“我就是不要命了,我就是不想让你得到琉璃!…”

    他一征,脸上的表情柔和下来,却有看不懂道不尽的无奈…他像某个时刻一样伸手擦干我的泪,紧紧地抱着我不语…

    这刻,我多希望我没有拥有琉璃阿!要知道他紧紧拥抱的是琉璃而不是我…我哭得越加汹涌,越加无奈,将所有和不快都发泄出来…

    “我们很快到了,”

    随后,我与他共乘一骑,之前的马触及岩块跌到,失控跑远了。天快黑了,怎么这么快就到缙了?我们来到了山林里一间小木屋,里面陈设很简单,仅一桌一椅,一床…他抱着我放到木床上,这床上居然还有绵絮,有人住过这?

    “这几日,你就在这里避着吧?我会把这里你的必须品备齐的”我愣愣地听他说着。

    “怎么?不去缙国了?”下意识去问他。

    “好好呆着吧,不要问那么多”他脸上有我看不明白的神情,担忧么?

    “凭什么?我要听你的话!哦,我明白了,你本就不打算送我去缙国,才把我骗到陌生的这里来的!”我恨恨地看着他,出拳踢脚向他示不甘…

    “谁家丫头,那么野蛮阿!”从门外传来女子的声音,抬起眼看出现一个美极了的贵妇人,甚至觉得她比我娘还美呢?

    “涵儿,你从哪里带了个疯丫头丫”此时,那贵妇却笑得是如意春风,看着潇敬王说道。

    “娘,这几日麻烦您照顾郡主了,孩儿在纭都那边还有些要事要办…”他对那贵妇恭敬地说…

    就知道他不会那么无知送我去缙国,是要将我囚禁起来,免得坏他的好事!囚我有何用呢?要囚就囚尹耀天啊!我明白尹耀天必会在我到缙国之后,定会对有所指示…所以潇敬王料到他会那样做,就事先将我关起来吧!

    那贵妇人从进门口起,便便细细打量着我,然后端庄有礼地对我说:“尹小姐,敢问今年芳龄?”

    “过了冬至刚好双十”我平静有礼地回道,她毕竟是长辈…且不管她是卑鄙潇敬王的娘。此时,我却大惑,不是明明听说他娘在家他很小的时候就死了么,据说还是被皇帝下旨赐死的!

    “看着倒是标志的人儿阿,怪不得迷的涵儿神魂颠倒啊!她含笑轻声地说,潇敬王似没有听到,继而淡淡地对我说:“你只要乖乖呆着,不要给我娘添麻烦就好!”他说完便下山去了。回完话的我,便知礼地默不作声。

    房里只剩下了,我和那贵夫人的静默。

    “丫头不毕拘束,就当这里是自家好了…让你住这里委屈你了”她转而变得很随和地说。

    “不会,有劳夫人了,是我多有打扰呢…”我也客套起来,和他娘相处还真是和他相处容易多了呢…

    她怎么会住在这山林的木屋里呢?还只有她一人?

    木屋后有个美丽的花园,那里有着许多叫不出名字的花木,好窃意啊。我第一次看到冬日林间几束温暖的阳光,甚至快乐得忘了我是谁,为什么在这里。因为我没有办法改变什么,我只能呆着,我什么也不想,也没有能力来影响这样的局势,我只能顺应这里的一切,但除了誓火,至于其它我什么都随便…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