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浮生如梦逆时空  第十七章 蓝玺风起暗无影

章节字数:4389  更新时间:09-04-05 12:2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这几日,平静地过着像开始初在尹府一样舒坦的日子,我倒发觉和潇敬王的娘聊得很投缘。木屋里会有琴声传出,会有欢声笑语。她对我来说是个很慈祥的长辈,我们很谈的来,有关琴,有关诗,有关人生…她也是个不与纷争,只想坚持自己的人,这点和我的性子倒也像…她问我说为何小小年纪便如此沧桑,我失落着只能回答:周围的纷纷扰扰,让我不能自己…我们什么都聊,就是不聊她的事,也不聊我的事:我对她有所保留,她在我眼里也蒙着一层面纱…她让我称她“红梅夫人”。她说花中只喜欢梅,君子梅,孤傲,冷默,淡然…现在细想,怪不得潇敬王对梅情有独钟呢,原来是受他娘的影响啊…

    我没问为什么她会住这儿,我心知有些她没提及的都是不该问的,人知道得越少活得越是惬意吧…我希望我能这样无忧得过下去,不恨也不爱地活下去,不会累也不会痛…可我还是在心底屏弃潇敬王,是因为他的欺骗,让我开始对他心动后,然后又冷漠离开。他从没爱过一个人吧,他只知道他要得到誓火,征服天下的野心,男人都这样,女人从来都是其次的…会想到这些,是我还放不他吗?还是要想着那个从没真心对我的恶人么?心隐隐作痛起来…

    想到他曾经对我说的话,想到他喂我喝药的样子,想到自己被他紧紧抱着,我的心在爱恨的漩涡里挣扎着…恍了神,眼泪还是没有着落,流得毫无征兆…红梅夫人惊讶,担心地问我,“好好地,丫头,怎么忽然哭了?”

    “没…我想我娘了”我勉强地挤出微笑虚心地说…她却像个慈爱的母亲擦试我脸上的泪,静静地把我抱在怀里,什么也没说,直到我哭得累了,入睡…

    但现实还是要面对的,我知道这样呆下去也不是办法,我想离开,到看不见他的地方…或许我才会慢慢忘却…

    几天后终于,我鼓起勇气,在傍晚的时候,决定离开,只有这时候,红梅夫人在房里颂经念佛的。来得时候的路我早已忘记了,这是件很糟糕的事,我怕到晚上的时候也下不了山…没有马匹,我只能徒步独自旅行…我在延路作下记号,若不能下山也可以按原路返回。我的确是在做很冒险的事,冲动是会受惩罚的…夜幕降临,我依然在摸索,此时却听到前方不远恐怖的喉声,只见一团黑乎乎的东西,它在一点点靠近,我向后退,等到看清时,我的心是如死了一般,那是真的是只野狼!

    我拼命向后跑,却被石头拌到了,它现在可不是尹若心养的“雅虎”,跌倒在地,我哭得哽咽,大喊救命!我知道我完了…我真得不该那么沉不住气!呆在木屋好好,为什么要出来寻死呢!

    眼看它要扑过来了…我无力得闭上眼睛,迎接死亡…或许,这样我就可以回到遥远得以后了…

    静谧的蓝玺皇宫。

    冰冷,神秘,空气里有种让人极力回避的气息。

    “启禀皇上,请恕属下无能还是没有璃心公主的下落!”若大的皇宫里,冰域左使蓝龙衣神情淡漠半跪上奏蓝玺之王。

    “前些日子纭还要送朕的爱女去缙国和亲,这回和亲没成连人都没了!你们这些左使右使是怎么办事的!”蓝袭皇宫,蓝色华丽的大厅里冰冷的空气,让人窒息…

    同跪一旁的无伤开口了:“前些日,属下就在公主旁为她诊断过旧疾,按照圣上的意思暗示潇敬王璃心公主的真实背景,让他不敢对公主人有什么伤害,大家都在找拥有誓火的璃心公主,这回细想反倒让开始无知的潇敬王通过臣的暗示掌握了尹若心便是璃心公主!对我国是大不利…想毕是潇敬王是想拿公主威胁我国…的!”

    “哦,那么依爱卿所言潇敬王下一步是该有所动作了?”他一脸冰冷地说,丝豪没有温度的沧桑的双眼盯着神域右使。

    蓝玺之王是有种与生俱来让人发颤的霸气和国人皆知的智谋,只是纭蓝皆想争夺天下交战中,输给了纭国先皇南尚凌,不仅是战败还让他先占了发展迅束物产丰富的中心地域_直鲁,此时蓝玺还是小国,它几乎是蓝玺的国力和经济的全部依靠啊!这么一来,蓝玺国只能退兵,未投降却已不再挣扎,但它还拥有一张可以赌的王牌,用一个女人的生命威协南尚凌来签定停战协议!结果,是他睹赢了,南尚凌的多情和对敌国的姑息,导致二十年后,他的后代的护国之无限艰辛!

    蓝玺当时虽是小国,但二十年后的现在,却已是央央大国!他的发达不是因为传说中的镇国之宝,是因为尹耀天!他在二十年来不断地为他要效忠的蓝玺之王做事,凭南尚凌和南尚宇轩对他的过度信任,将大量的物资及银两中转到蓝玺,直接通过直鲁流入蓝玺…蓝玺为了不引来危险,就一直保持低调地发展…

    但是誓火琉璃也确实是宝,它是蓝玺国国藏的钥匙,是该启用它的时候…璃心公主拥有琉璃,为什么呢?蓝玺国发展之前其实一个小部落,这个部落的祖先秘密地累积很多财物在一个封锁的石洞里,以备不时之需。因为怕要继承家族事业的子嗣们会,因石洞之钥琉璃而自相残杀,所以石洞的钥匙只传给流有蓝玺血统的女子,并施了古老的蛊术要这位女子必须用自己的血液亲自解开系于项上琉璃,若是别人解琉璃,它和她皆会消失!为了部落的安全与延续的时候…

    史上尚没有载过启动国藏即部落财富的女子,是因为蓝玺一直稳定,大大小小的战争都没有让其瘫痪到不行…那些女子在死前会用鲜血解开它,等待下一个传人,拥有誓火的人随时都准备死,为了国家而牺牲,为了部落而牺牲!所以蓝玺公主是可怜的,尤其是长公主,璃心便是,但她不知道自己父皇将要牺牲她来得天下!

    如若她真的承受宿命牺牲自我来完成蓝玺,那她将会是史上从未有过的国藏开启的第一人也是最后一人…

    “属下,只是猜测,但不知潇敬王是否了解誓火与璃心公主的密切联系…以潇敬王前段时间对公主的关切,十有八九是清楚的,否则以他的性子会杀了…圣上当初命臣暗示他的决意是有些冒险…”无伤只是陈述着,神情是冷傲还有与世隔绝的孤寂…

    “朕不做没把握的事…朕就是赌潇敬王的能耐,看他能忍多久!他很早就派人查琉璃的事,知道的必定不少!何况,蓝左使说公主之前在他府中呆过一段时日,定是那时就有所发觉,他若想得天下,他定不会伤害公主,反而会把她当宝一样…”说完,在他阴狠的脸上滑过一丝的邪笑…

    “属下在纭都的部兵只替换了一半都不到,似有消息走漏,潇敬王正好赶回来了,不宜再继续下手,此时公主又没找回来…尹大臣正在游说南尚宇轩立后,欲将臣妹蓝娅衣暗暗引荐进宫…属下认为现今还是静观为宜。”蓝龙衣面不改色地说着,眉头有一瞬的紧皱,而后趋于平静。

    “恩,蓝左使说的甚是,不过公主的下落还是尽早找到为妙…说实话朕还是担心,潇敬王是否会顾他的国家大局而非一心只要天下,以至于做出对公主不利的事…”蓝玺的皇帝轻轻的叹息…叹息他十九年来素未蒙面的女儿,可怜的她背负着蓝玺的使命,她应该长得像刘心眉吧…

    二十年前,刘心眉就是换取了两国停战协定的绝世红颜,蓝玺之王南下巡游邂逅并爱上来游山玩水的刘心眉,两情相悦,情真意切,酒后缠绵…可是她可是之前小纭国地方皇帝南尚凌一心看中的女人,并想纳她为妃的,但她不愿入宫,才离家出走周游列国散心的。

    没想到还是遇见了帝王,让她又爱又狠的帝王。蓝玺战败,蓝玺皇帝璃绪就以她为饵要求停战,她的故事曾和他说过…没想到,他会这样对她。

    璃绪并没死心,计划在二十年前便已开始酝酿。他导演一场戏设计尹耀天救南尚凌一命,让尹耀天接近他继而成为他的统一起纭国,平定大小国内战役的战友,兄弟,也成为南尚凌的心腹…璃绪知道自己的计划需要时日,是要等到尹耀天间接掌握纭国。

    那时,他的心仍是悬着刘心眉的,她被遣送回纭国时已怀上绪的孩子_璃心公主。他定不能让她嫁与南尚凌,绝不让她受深宫之苦,因为南尚凌还是地方王时的“后宫”就很多了……于是,璃绪就暗中命尹耀天在南尚凌统纭大典上正式地登基之时,向南尚凌邀赏_别的赏赐都不要,只要赐刘心眉给他就足矣。这一步步计划真的比璃绪想的还要顺利…在尹天耀的身边,母子自然皆平安。

    璃心公主一诞下(她是绪的长女)他就派巫蛊师和琉璃传予人到尹府,将誓火紧紧地带到她的脖子上,也注定了她今生的动荡。而璃心公主假作尹耀天之女,快乐无忧地长大成人,并不告诉她真实的身份,只待充分的时机。

    蓝玺静殿。

    “我不嫁!我就是不嫁!”华丽的静殿内乒乓乓乓的砸瓷瓶摔桌椅,挥舞的剑声,蓝娅衣嘟着小嘴,化着清丽而不妖蓝妆的小脸上写满了不满与不愿。

    “哥哥最坏了,我不要当什么纭国的皇后!哥哥,我以后乖乖的,你去和尹大伯说说,我不嫁了,好不好?”蓝娅衣哭得让人心疼,在旁的蓝龙衣虽是冷着脸,但心疼极了,任由着她哭闹。

    “娅衣,你该知道,我们兄妹两的命是师父救的救的,要不是他,我们也没有今天,师父说我们入了冰域门就要终生为蓝玺效忠,明白么?也是我们报答师父的时候了…”蓝龙衣静静地说,走到她身边,收好她的剑…她一下扑到蓝龙衣的怀里,哽咽地说:“到纭国后…,就看不到哥哥了…”

    蓝龙衣紧皱着眉看着远方,毕竟她还是个16岁的孩子啊。从小到大他们便失去父母,兄妹两相依为命,还好有师父瀑冰收留了他们。师父传于他们绝学,要让他们知恩图报_为蓝玺尽心!蓝龙衣在冰域门下学会“瀑冰”及寒光剑法,而蓝娅衣学会的是噬血剑法,他们都能在短短几招内至人于死地!冰域门属蓝玺的禁卫组织,可以说是武中绝学的盛产地…蓝玺可以强大,武学自然也是重要的背景。

    “我很讨厌纭国皇帝!若我嫁于他我也不会好好呆着的!”蓝娅衣任性地说着,小脸上依然留着泪痕…

    “娅衣,不许胡闹!前些日子,你易容呆在尹相的身边,也看见过,明白纭国皇帝是怎样的人了!怎么还不明白么?那狗皇帝并不好惹,他连尹相都还不甚信任阿…若是你到时有什么差错,后果不堪设想!”蓝龙衣严厉的一翻话,惹得她更加委屈了,晶莹的泪珠,滑过她的白嫩的脸颊…

    “你知道上次在优姬宴的时候,乱跑,尹相离宴贸然去找你,若被潇敬王发现什么,出了什么乱子,我们怎么对得起蓝玺呢?”蓝龙衣说着上次的险像,依然为她捏着一把冷汗!

    他也由此想到优姬宴那天,某个女子舞得绝美,舞的让他心动,尹若心阿,尹若心,每每想到她,他便会失神…

    “哥哥,不要这样嘛,好,娅衣听哥哥的话…”蓝娅衣看她深爱的哥哥似在担心着她,她从他的表情看到了莫名的悲哀…蓝龙衣脱离迷想,低头,残笑,看着至亲的人,他多么不忍啊,亲手要将她一点一点推向危险中!为什么他和她,还有那个不知在何方让他一直在想念的璃心公主,都要背负着蓝玺的使命呢?命运,若它的轨迹是无法改变的,那么他的生命里还有什么选择可言吗?他只能做个傀儡,任由命运和使命摆布。

    “娅衣,你只要乖乖的听尹相的话,我们蓝玺很快就会拥有天下…到时,我们就自由了,明白吗?…”蓝龙衣沉默了一会儿,哄劝着她道。他其实心里清楚,若待蓝玺拥有天下,还要好久好久,有很多恶战要打,有很多鲜血来偿。

    蓝娅衣被轻易地说动了,她只相信自己的哥哥,把希望放在他的哥身上…“恩…”她答应了,调皮的撅嘴说:“哥哥,那你要常来看我哦…”

    “放心吧,我会经常去皇宫看你的,我怎么放心得下呢…”他弯眉浅笑,笑得那么温暖,那么美,她想着,拥有这样的哥哥,是多么幸福啊…她紧紧地拥着他不肯放开…这是一种依恋,缺乏安全感的依恋,因为一直孤独,小时候的玩伴就是比她大4岁的哥哥…

    她也没有想到去了纭国,她的生命中出现了一个比她哥哥还要重要的男人…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