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浮生如梦逆时空  第十八章 巧遇蓝妆添心乱

章节字数:4437  更新时间:09-04-05 12:2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的心大概死了,为什么痛都没有感觉呢?此刻,我听到一声兽的“惨”叫,睁开眼,看到面前一张暴怒的脸,是他!

    “你知道你自己在干什么吗!”被他那么一喝,我在恐惧里惊醒了,没错,不是害怕至极出

    现幻觉,是潇敬王啊!我情不自禁地一下子冲到他怀里,紧紧地抱着他,眼泪像决了堤,哽咽地说着。

    “我以为我要死了…”我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太失礼了,不敢抬头看着他,想松开手,被他一下子拽回来了。

    “这次不要松开了,好么?”他脸上的表情变的柔和,温柔的语气,让自己开始怀疑起来自己是否还活着,还是一个天堂梦?我看到他手上的剑残留着狼血,才明白过来。但是,我还是冰冷的自己。我还是挣脱了他的怀抱。

    “怎么办,潇敬王我又要欠你个人情了了…”我无奈地皮笑肉不笑地说…我已经渐渐清醒过来,面前的潇敬王是个永远也不可原谅的人啊!

    “对不起,我刚才只是太害怕了,险中偷生的反应而已,失礼了”我淡淡地说,不以为然。

    “既然这样,欠我的人情,你要怎么还呢?”他的语气里有让人琢磨不透的邪气。“除了誓火琉璃,要什么我都给”我毫不迟疑的说,说完了我就后悔了…

    “哦,那好本王不要琉璃,只要你!”下一秒,我被他抱起,连带我纵身一跃,上了马,直向前飞奔而去…

    回到小木屋,梅夫人惊讶地看见我是被潇敬王抱着进屋的,而我的脸上只有对潇敬王的不屑与鄙视…

    “你这丫头,怎么不支声就下山呢?你知道这样有多危险么”梅夫人一脸担忧地看着我关心道。我对她的关切感到抱歉,

    “对不起,让您担心了…”一个人躺在床上转身,背对着他们,自己生起闷气来,只恨自己的无能,每次都要有人出手相救,连一点保护自己的能力都没有。我要是能有武功该有多好啊…

    “你好好休息吧。”随后他们到了外面,屋里只剩我一人和烛火毕剥的声音…潇敬王现在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将我藏于深山之中,到底何时会放了我?纭缙和亲,潇敬王定是已找个人代替我送至缙国了吧?若尹耀天发现我已经被替换了,那他应该开始四处寻我了吧?…那我接下来,又该如何呢?想着这一系列问题,脑袋都快崩溃了…

    次日,醒来看见潇敬王居然还在!我的心里不是厌恶却带欣喜,我已经不能明白自己到底在想什了…

    “这么想下山,带你去山下的镇上,如何?”潇敬王难得带着无邪的笑意问…雷人啊!我没反应过来,这会是他说的话吗?这是他会做的事吗?“去不去,不去…”他淡淡地催问道…

    “去!谁说不去了…”我连忙抢答道,生他下一秒会后悔,且不管他是何用意,反正我很早就想出去透透气了…或者,这次我可以趁机…离开!离开这里的纷纷扰扰,过我自己的生活,再好好想法子回到自己的时空…可是事情本哪有想象的那么简单。什么趁机离开的念头,简直想都不要想!当我在心里盘算如何脱身时,他却说了个前提,“要下山可以,但是下山后任何离开本王视线的借口都不允许!”

    我就当场懵在那里了,这什么吗!心情都被他搞砸了,只能沉着脸,气呼呼地低估着:“什么吗!那我跟压去刑场的犯人有什么区别阿!”话说的很轻却还是被他听到了,他却轻笑道:“这是在保证你的安全。”

    “可笑,有你在我还会有安全么?”我的气未消,狠狠地回驳,头也不回地向下山的方向出发。

    “小心!有野狼…”我听到时一愣,心就被悬了起来,赶紧往回跑去,边逃边回头看时,视线里却没有任何动静,野狼在哪里?抬头看着潇敬王似笑非笑的面容,我心里立刻明白过来:被他耍了!我有种立刻杀死他的冲动!

    “原来,郡主的胆这么小啊!”他若无其事的说道。

    “是啊,胆小怎么了?”我咬牙切齿说,再不敢独行,我是在怕,很怕,我不想还没有得到幸福的时候,死去,那样我的人生太不完美…我想着,想着,有些许悲伤爬上了我的表情,似乎是被他有所察觉,

    “只要有我在,你还怕什么?”他轻笑着说,而那样的笑,让我十足想起了某人。我看着他,阳光将他的脸映照得无暇,一个叱咤战场的王爷居然可以那么俊秀,我甚至有些恍不过神来…

    “怎么,被本王迷住了?”他的话打断了我迷想的思绪…我呆呆地看着他浅笑得面容,难以想像世上居然真的有这么相像的两个人,笑起来一样,自恋起来一样,温柔时一样,生气时也很像…

    “你们太像了…”我轻叹道,眼中的他在两个影子里变幻…

    “是他吗?庄海航!”他忽然沉声说道,语气里有暴风雨的预兆。我怔然,他怎么知道…

    “你常在梦境里提到的他。”

    “是么?没什么好提的人”我自嘲道,不想去提及,就怕心会痛。他没有在说下去,我们沉默着下山,前往他口中纭国最繁华的小镇。

    那镇子离直鲁很近,自然离蓝玺国也很近。尹耀天偷偷中转物资时,这里是必经之路,所以这里才逐渐发展起来,尤其以运输业。也因为地处偏僻,偏离纭的管辖范围,所以没有直接受到纭国限制。然而这里的生产力却渐渐间接受制于蓝玺,所以也让蓝玺因此不费一兵一卒就隐形地扩张了生产力领域。

    来到这个时空,似乎没有真正逛过这里的街道。这里繁华似锦,热闹喧嚣,每个人的脸上都有笑意,随着人群一直走,想不通野心的政治家们为何一定要用战争破坏现有的平和来满足自己的占有欲。天下,天下,若真的拥有了又怎样呢?

    走在人群里,我只想变成透明的颜色,让他找不到我;藏在人流里,我只要自我得移动,自我地过,漫无目的与自由应和…然而,那一刻,我的手忽然被谁牵着,谁在拨开人群为我开路呢,谁的手心温暖了我的寂寞呢?谁的眼里为我写着担忧呢?

    那一刻,我静静看着他,在身边的那个他,是他吗?是我命中早已注定的那个他?如果我所相信的,那会是真的吗?忽然很感动,内心汹涌,是他,陪在我身边看到繁华的是他,是他,让我有所依靠的是他。是他吗,给我幸福的会是他吗?一直走下去,不要松开手,好吗?我在那个瞬间产生这样的念头!当我们走向宽广,人流变的稀少的街头时,他终于还是松开了手…我继续木然地向前走着,心忽然变得向街道一样空落,冬末,被松开的手冰冷,没有了知觉。不顾身后的他,那个让我感动又骤然让我空落的他。脸上的泪已经肆无忌惮…

    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是因为想到他对我的好都是因为誓火琉璃吗?马蹄声渐近,我全然不知自己就站在路中央继续行走,“小心!”此时此刻,我才清醒,迎面急速驶来马车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我不知所措,躲还来得急吗?近在咫尺!

    然而,下一秒,我已腾空飞起,安全逃离,有惊无险。是他吧,三翻两次救了我的他…“这位姐姐,你没事吧?”年轻女孩的轻柔声音传入我的耳朵,回头看,我甚是惊讶,刚才救我的居然是位容貌清丽的蓝妆伊人!

    “你倒底在想什么!连命都不要了吗?要不是这位姑娘相救…”潇敬王愤然地喝斥着,忽然又似察觉了到什么,放柔了声音,轻轻拉过我,深夜般的双眸凝视着我,温柔地擦拭我脸上残留的泪滴说:“你是怎么了?”我看到的,你对我的好,都是真的吗?他越是这样,我的心越痛…我转身沉默不语,他对那蓝妆伊人有礼道:“多谢姑娘刚才出手相救,不知姑娘芳名,府居何处,为表谢意,潇某人会派人以厚礼相赠”

    “潇大侠好身手,刚才是和鄙人同时出手,只不过鄙人“近水楼台”而已!”蓝妆伊人盈

    笑的姿态,很美,很撩人,我好奇地再看看潇敬王此时的表情,他的深瞳余气未消看着我…

    “姑娘,还真是幽默”潇敬王颔首笑道。

    “这位姑娘是?”她看着我向他问道,这个问题问得很好呢?我在想,那他该说什么呢?说我是尹相的千金尹若心,说我是要去缙国和亲的郡主,还是说我是蓝玺国的什么人呢?不过当然在这非常时刻,潇敬王是一个也不会那样说的,无论哪个都会将我们的形踪暴露,更何况面前的是不知哪国的武功高手,肯定大有来头…虽然信得过他应便的能力,我还是担心万一露出什么麻脚,又给自己带来麻烦,索性自己出来解释。

    “多谢姑娘方才出手相救,小女名蕙心,这位大侠呢是我大哥,我们只是路过此地,散心而已”我上前,淡淡笑着对她说…

    “哦,这样的阿…”她笑着,看着我们俩,似乎是相信了。

    “那么,敢问姑娘芳名,小小年纪就有那么好的身手,不容易啊”我继续风轻云淡地问着…

    “蓝娅衣,为师是瀑冰…”她一脸的自豪地回答。而注意到潇敬王有一刹那的惊讶,但很快恢复常态。

    “哦,怪不得姑娘好身手,严师出高徒啊?”他戏说道。蓝娅衣?耳熟的名字,我开始细细看着她,精致秀气的五官,怎么觉得那么眼熟啊…

    “姑娘,生得好美啊…”为了不让她生疑,我开始赞美她,打量着她,继续在脑海里搜索到底在哪里见过…

    “时间不早,我们要先行一步了,再次谢过姑娘,若是有缘自会相会的…”潇敬王拉着我匆匆地向她辞别,他是怎么了?

    “干吗,急着要走啊?”我问。“她的身份已经够清楚了!”他一脸阴郁,“以后,少来这里了,日后怕会生事。”他怎么又生气了?

    “还有你今天自作主张说什么本王是你大哥?这个编的太烂了!”他不太高兴地说着,

    “那说什么,那说你是我大叔,如何?”

    “你!…本王来告诉你好了,从今以后就说本王是你丈夫,出来是环游山水的”他一本正经地说。

    “这比我编的还要烂!”我狠狠憋他一眼,差点喷血,只顾自己向前走去。

    回到木屋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

    “你们回来了啊,去哪里都逛了什么?”红梅夫人笑着问我…

    “没,差点惹事,夫人,您知道瀑冰是谁么?”我还是好奇,对那个蓝妆伊人…我问完,就看到红梅夫人眼里闪过一丝异色…

    “瀑冰,你会不知道?”在一旁的潇敬王煞是惊讶的看着我道,我不明白他为何会有这种反应…

    “难道知道还问不成?”我疑或地反问,就知道要是问他,是问不出什么来的。我再次看着红梅夫人时,她的神色已经恢复淡定,她看了看潇敬王转而对我说:“瀑冰是蓝玺国冰域门的创始人,他拥有的武功绝学,当今武林很少有人能抵,他门下收的徒弟不多,都是教导他们为蓝玺效忠的!因为他本人受过蓝玺的恩典…”

    “你在想什么?身为蓝玺国之人,你怎么会不知道蓝玺赫赫有名的瀑冰?”他看我的眼神另人捉摸不透。

    “不知道怎么了?我在尹府长大,当然不知道蓝玺国的事。”我理所当然的说。

    “再说了我并不是什么尹若心,是程蕙心”我轻声低咕道。这着实让眼前的两人困惑不已…我看着他们的样子,还真是想笑,忽然心生了个想法。

    “别以为胡说八道,本王就信了你!”

    “信不信由你,告诉你们吧!誓火琉璃也是假的,真的在真的尹若心那里,我真有琉璃的话,蓝玺国还会任我这样在外漂泊么?恐怕早就会有人将我保护起来了!”我顺势如鱼得水得瞎编起来,好好虎弄他一下,也全不是瞎编,我本来就不是尹若心啊!也没想到反而知道了一个真相…

    “哦,那么说你不是蓝玺国的璃心公主?”他面无表情,似乎对我的话一点也不惊讶的样子,反而带点玩味的笑意…

    “你不着急么?蓝玺国早就掌着誓火了,你们纭国要完了…哈哈。”我接着“恐吓”。我说的每句话都不无道理,我告诉他我只是替身,蓝玺已展开行动…

    “哈哈…蓝玺有了琉璃又怎样,终究是抵不过我纭国的!你以为尹耀天玩的把戏,我会不知道么?他们时机还没成熟,若是象你所说的那样,蓝玺早就攻打纭了!”潇敬王依然胸有成竹…

    璃心公主?原来我是璃心公主?那么我和誓火又是怎样得被蓝玺所掌控呢?

    “是璃心公主也好,不是璃心公主也罢,总之,在这里呆着不会对你怎么样的…”潇敬王若有所思的说着…她的话里前后矛盾,明明知道是蓝玺国的人却不识瀑冰,明明是尹若心却说自己不是,显然是在撒谎。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