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浮生如梦逆时空  第二十章 只是当时已惘然

章节字数:4770  更新时间:09-04-05 12:2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纭国与缙国素来交好,缙若有事我大纭定当援助,我潇敬王奉大纭皇命依然会与贵国结盟。和亲,只不过是我纭国与缙国的一纸协议书罢了!聪明的二皇子,应该不会不知道吧?”潇敬王开门见山,让一直镇定的二皇子一怔,哑口无言。他缙国国力是比纭显然要弱,到时遇不测,定是他缙国有求于纭国啊!这会他野心得还要向纭国索要城池,真的是不明智的做法…若是惹毛了纭国恐怕会损冰又折将!纭国是在垂涎缙国的大好疆域,所以有意与其结盟的。

    思前想后,于是缙二皇子决定退一步…他也知道,他缙国之前的反悔,差点失去可靠的后援,纭非但没取消和亲事项,还在为此时努力着,纭也定不想失去与他缙联盟的机会…那么,何不继续这桩婚事呢?想到之前画中美人的姿态,一见便永生不能忘却啊…

    “那尹郡主现在可好,本皇子可否过几日拜访尹府,探访探访郡主如何?”缙二皇子即刻问道,尹耀天和潇敬王险些站不住,皇帝一直是一脸茫然,看殿上潇敬王与缙二皇子的谈判,对于缙皇子的忽然拜访及潇敬王所阐述的,他也不多说,只怕还有更多事是他不甚清楚的!他不知道这些事情居然都是潇敬王在操纵着…

    皇帝惊然潇敬王明明上报说已将途中治愈的郡主送去纭国了,这回二皇子却说纭悔约。殿上潇敬王又言,郡主染疾配不上缙国,没送去纭国,那郡主去哪了?为何这半年以来,尹耀天什么也没说,只字未提郡主并没去和亲的事?但南尚宇轩继续静静旁观殿里那三个人的进展,一个是为他守天下的手足,一个则是帮他治天下的辅臣,然而,他这样一想,自己怎么成了傀儡,心里纠结不平…

    “真不巧呢,前些日子郡主去寺里静养去了,郡主的旧疾一直未治愈,我可怜的孩子啊…”尹耀天应辩着,潇敬王看着尹耀天心道:老谋子,还真是老谋子!人明明在本王这里!还说得那么理所当然。此时,他才开始想她了。前些天就对她说要回山的,这二皇子的忽然来访让他脱不了身,又无法稍信回去。她会想他吗?她会担心她吗?但这次离开她,让他觉得特别不安,总觉得会发生什么…

    “哦,那郡主何时回府呢?”他急问道。

    “这需些时日,无定数,不过请缙国二皇子放心,迟早会见到尹郡主的…”尹耀天笑看着潇敬王,胸有成竹地说。潇敬王琢磨着:这尹老狐狸倒底是怎么想的?难道他会找个假尹若心,不成?不对,二皇子可是看过尹若心的宫廷画象的!那尹耀天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他到底会怎么去做呢?’

    “好,那么皇上,就凭尹相的话,本皇子这几日就呆在纭国,等候一睹郡主芳容!再择日亲自迎取郡主回国,如何?”他这么一说,潇敬王的心一纠,讽刺道:“二皇子,实在是专情啊,对素未蒙面的郡主,那么死心踏地?”尹耀天却接着说:“相信二皇子见过郡主之后,更加会对她百倍的宠幸了,这实乃小女的福气,纭缙两国的福气啊!”

    潇敬王听得是混身不自在,心里实在不爽…

    尹耀天正想:这宴会终于进入平和阶断了,歌舞助兴,不能浪费阿…于是奏乐开场,十佳美女缓缓入场,翩然起舞。为首的是一个蓝衣女子,轻盈的炫舞让全场惊叹不已,魅而不妖,出水莲步,牵引着群臣的视线,蓝娅衣正是尹耀天精心安排的计,皇帝果真看呆了,正中了尹耀天的意…皇帝完全看迷住了,他已全然忘却刚才的无奈,兴致勃勃地看着这舞动的蓝色精灵,视线一刻也不转移…她的一笑让空气变得清新,而她在时不时旋转,凝视着的是刚才殿中智谋过人的潇敬王。她的心是多么的欣喜,惊讶,原来“潇大侠”就是红遍纭国的少年英雄皇帝的亲手足_潇敬王!可他怎么不抬眼看一看她呢?

    “半年前,她可救过他的“妹妹”啊,怎么他不认得她了吗?还是他早已忘记她了?他完全没有注意到舞池里的翩翩伊人,只顾饮着杯中酒,他的心早已不在殿上,只想宴会一结束就飞奔回去见自己的心爱的人儿呢,哪有心思欣赏歌舞呢?

    蓝娅衣一个飞身旋落在潇敬王的面前,他此时才发觉为何这女子如此眼熟?她成功地引起了潇敬王的注意,然后轻盈地离开,舞到大殿正中,她浅浅骄傲地一笑,世上没有男人是不为她折服的,因为她察觉到潇敬王此刻在注视着她,还有之前信誓旦旦要娶尹郡主的缙国二皇子…

    宴会一结束,潇敬王就立刻离开翩舞殿,想到刚才跳着舞的蓝妆伊人,多么相似的场景阿,他想起了尹若心,半年之前,她身着红装炫目的誓火之舞,激情荡漾,时而柔和,时而刚硬,时而像片消失的羽毛,时而像只灵动的小鸟,舞动了整个翩然殿,折服了多少群臣贵族,殿内的空气都为她停滞…

    他嘴角露出浅笑,想起她发脾气的可爱模样,想起睡觉时的安静模样,想起她烛光下清丽精致的脸庞,也想起她第一次吻他的模样,有关她的一切,他都想。此时,潇敬王已迫不急待的想回去,想紧紧抱着她,想亲吻她,尽管她还是和以前一样会挣扎,但最后还是会乖乖投降…才分开几日,她就让他思之如狂了,他的爱是越来越深了…

    潇敬王走出翩然殿没多远,一声清柔的喊声,从背后传来“潇敬王,请留步!”他回头一看,正是那殿中翩然起舞的蓝妆依人,蓝娅衣盈笑着,那样子真的足以让宫庭百花失色…

    潇敬王依然没有想起来,到底在哪里见过她,他淡然地说:“请问姑娘有何事,本王有事在身…”

    “潇大侠,真得不记得小女子了么?我是蓝娅衣啊!半年前…”她心急地打断潇敬王的话,跺着脚想解释的清楚点,“哦,救命恩人”潇敬王悟道,他终于想清楚了,那日抢先他一步,救了程蕙心,身手不凡的年轻姑娘!她怎么进宫了?蓝娅衣,瀑冰的门下,尹耀天细选的送进宫里的女子…

    他细想着,打量着眼前的人,淡笑道:“姑娘,是要当皇后么?”蓝娅衣不知道潇敬王居然会这么忽然地问,而且问的是只有她和尹相,哥哥知道的事,她愣着大半天,没说话…

    “蓝姑娘的恩未报,本王暂时不会为难你的!”潇敬王只是含笑,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他对她只说了三句话,不足一分钟的时间。单纯天真的蓝娅衣此刻感觉到,这个转身离开的男子,就是他一生所要寻的男子,比他哥哥还要出色的男子,他居然可以这么直接地揭穿他们的计谋,也是头一个不为她的美貌所动的男子,她现在终于在茫茫人海遇到了,蓝娅衣看着他的背影笑了,笑得比刚开的桃花还甜…

    潇敬王对尹耀天选了这么个天真无邪的人,进宫来安排在皇上边上,感到不屑。她才不过16,7岁,对任何人都没有戒备,半年前就随意向不认的他们自报家门,说自己是冰域门徒;现在,她还是如同半年前一样对是作为蓝玺敌人的潇敬王也毫不避讳地说明自己的名讳…聪明的人应该躲潇敬王都来不及了,她居然还主动引起潇敬王的注意!因为半年前就已让潇敬得知她是蓝玺国冰域门之人,这回在皇宫遇见,就更是将尹耀天的意图透露得彻底啊…潇敬王看透了这蓝娅衣是不会对蓝玺有什么做为的,她本身或许会成为蓝玺国的麻烦。潇敬王在想和尹耀天玩计谋是越来越有趣了,他看清楚了一张对蓝玺来说可大可小的牌_蓝娅衣。

    潇敬王策马飞奔回山,渴望见到的人儿,没想到等待他的是一纸留书…回到屋中,只有空荡荡的,没有往日的红衣身影,没有往日的清清香气,只有一封红梅夫人的亲笔书函,

    “涵儿,是蓝玺国的人带走的若心,不知现在蓝玺国是否会有所行动,娘离开这,去一趟冰域门会一会瀑冰,探探他的动静,有情况再与你联系,放心吧,娘会阻止不该发生的事发生的,现在是你要把握好纭国的时候到了…”潇敬王看完信,胸口顶着一股怒气!拔剑就将桌子辟成两半,怪不得尹耀天在翩然殿上向缙二皇子保证得那么信誓旦旦,那么胸有成竹,原来是已经已将他心爱的人带回蓝玺了!

    那么说来过些日子璃心公主要恢复成郡主身份,继续半年前担搁的婚事了,然后蓝玺的计划继续进行?拉笼缙国,控制住纭国皇帝,等待时机开启国藏,全面进攻与紫纭门大军抗衡,蓝玺想独霸天下!

    潇敬王是清清楚楚,若是他走错一步,或是失去哪一步,他众使拥有紫纭大军,它也形同虚设,他会失去国家,失去爱他的纭国子民,甚至失去一切,成为蓝玺的阶下囚!不,他绝不允许这样的事发生。他似乎是在孤军奋战,纭国皇帝他的手足_不信任他,他只有靠自己和他娘红梅夫人。为了生存,为了自己爱的人,为了自己的利益,这一刻,他清楚意识到,他就要称王,要成为天下的王!他发誓要得到天下。这是母亲曾经的教导,但心知战争带来民间疾苦,心生不忍,没有听信母亲的话;然而现在面对的形势,迫使他终于承认地位权势的重要性!他发誓要得到天下!

    “乒乒乓乓”的敲砸声此起彼服地从湛蓝的誓火殿里传出,站在门外丫头和奴才都拿他们任性的璃心公主束手无策,公主虽然平时的时候会很安静,似乎静得时候甚至感觉不到她的呼吸,对下人们也很好,但是每当一到服药的时候,她就会发脾气,闹着不喝,已经好几次了,他们心疼着那么美丽的公主为什么身缠顽疾呢,为什么她的脸上总带着淡淡的悲伤呢?

    她不得不承认他在想他了,每当要喝药的时候都会想,想到他俊逸的脸庞,想到他给过她的温柔,想到他亲吻她的样子,想到他紧紧地拥抱,他会哄她喝药,她不喝就一口一口地喂她,无论多苦的药他都会陪她喝下一半;每次她不支声就下山去,回来后,他会生气地向她大吼,然后紧张地抱着她,生怕她会离开…

    现在呢?他已不在她的身边,没有人会那样子哄她喝药,没有人温柔的亲吻她,没有了温暖的怀抱,他给她的爱成为了习惯,现在的她一个人,怎也也无法适应…她明白自己早就爱上那个人了,只是自己不敢承认,不敢相信他给她的是真的爱,无关誓火琉璃,无关政权天下,一直不肯接受是在害怕自己会再次受伤。现在她想着想着,她也想明白了,不管他爱的是誓火还是她,她都愿意不顾一切地接受他,哪怕这次的爱可能会让她伤的彻底…

    她是爱他的。可是为什么他还不来找她,为什么他那天没回来?他发生什么事了吗?程蕙心摔得累了,砸得累了,她忍不住趴在桌上,哭泣着,哭得声撕力竭,哭得让人心碎,哭得让人心痛!

    不知过了多久,有人抱她上床,有人亲吻她的额头,习惯让她惊喜的醒来,不过发现那个人不是她日日所想的潇敬王,而是蓝龙衣。她一把推开他,反到把自己推开了,她生气道:“好大胆的蓝左使,竟然对本公主无礼!”

    “现在你可以报仇了,你是公主,我是下臣,以前对我的不满,现在通通可以发泄…”她听完蓝龙衣算是安慰却冰冷的陈述,愣了神,转而她忽然笑了,笑得牵强,笑的无奈,蓝龙衣只是依然淡淡却内心纠结地看着眼前的人儿,说:“公主别笑了,还是哭吧…”

    “谢谢你”她忽然对他说。

    “为什么?”蓝龙衣明白却故意问道。

    “我们作朋友吧,我在这里只认识你…”她踌躇地说着,心里想着还要在这里生存下去,然后去找潇敬王,和他说明白她的心,这样多一个朋友至少会容易些,起码蓝龙衣是这里举足轻重的人物…他怔了怔,然后无所顾及地笑了,他冰冷的心化了,他是蓝玺国的冰域左使,她可是身负蓝玺使命的公主,他们之间的宿命关系允许他们作朋友么?做得了朋友么!

    “那就请公主喝了药吧,以后每次都要按时喝药,那我们就做朋友…”蓝龙衣透过内心的挣扎,为了她还是答应了…

    “好,我听你的,那我们以后是朋友喽?”他看到她第一次那么开心的笑着,以为她是在意他,心里也温暖起来…

    “蓝左使还真是有办法,能让璃心公主乖乖服药…想当初潇敬王在她旁边,逼着她喝药,她都不肯,最后亲自将药含在嘴里一口一口地喂她,她才束手就擒的…”无伤风轻云淡地戏言道。

    “我可什么也没做,是她自己喝下去的…”蓝龙衣紧攥拳头,面无表情的说道,他的心里却五味陈杂…潇敬王,她就那么爱他么?蓝龙衣想起当初她逃出尹府,去了那家边境客栈,只因为潇敬王在那里。那时,他看着璃心公主紧紧地抱着潇敬王哭得泣不成声,潇敬王却嘲弄她,让她无地自容,还将她关于暗房,险些受辱,可她却还是执意地去找他,问他为什么这么对她。

    起初以为她是潇敬王安排的假尹若心,是来探尹耀天和蓝玺的一举一动的,见她没用处,潇敬王就抛弃了她!但那时尹耀天告知了他:她是真的璃心公主,还有她和受蛊琉璃的秘密…

    蓝龙衣无法猜透璃心公主怎么会和潇敬王有纠葛?既然潇敬王已知道璃心的一切,那么他对璃心公主是真的好,还是另有所图_誓火琉璃,蓝龙衣就不知道了。蓝龙衣只能猜到这,他的心已感到莫名地绞痛,为心里的她而痛…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