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浮生如梦逆时空  第二十一章 计中之计实有意

章节字数:4539  更新时间:09-04-05 12:2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你在想什么啊”无伤拍着发愣的蓝龙衣的胸口,他看得出蓝龙衣的心思,毕竟是多年的兄弟…作为一个局外人,无伤看得很清楚,“璃心公主在潇敬王身边的时候,无论潇敬王对她多好,她都不领情,可是只要潇敬王不在,她就会不停地问起潇敬王的行踪…璃心公主爱潇敬王,心里却一直不敢承认,因为她怕潇敬王只是爱她的琉璃,而不是她…”无伤静静的分析着,为了不让蓝龙衣再陷下去,毕竟一个护国左使和公主是没有结果的…

    “那么依你所见潇敬王是真的爱公主还是她的琉璃”蓝龙衣心里翻腾却装作平静问道…

    “你自己心里应该清楚,潇敬王让璃心公主呆在他身边呆了半年,为了什么?就是不想让她回蓝玺用命来开启国藏。半年前尹耀天催潇敬王送她去缙国和亲,一但她到了缙国,我们就会去将璃心公主带回来,皇帝绪便会命令你送她去冰域岩开启国藏!”

    “你怎么知道他是在乎她,而不是在乎蓝玺开启国藏后的强大会危害他纭国的利益的呢?”蓝龙衣冷冷地反问…

    “要是在乎纭国的利益,他早就杀了璃心公主让她与琉璃一同消失,蓝玺便对他没有危害可言了!”无伤无奈地看着已经迷失理智的蓝龙衣叹道。

    “你也曾禀报皇帝说潇敬王是想以公主威胁蓝玺…”蓝龙衣继续回驳,“那为什么他还不迟早就行动,等到现在我们都寻回公主了,你说他还拿什么威胁阿!”何以一向冰冷的蓝龙衣有这样的情绪失控?无伤有点激动,他心里想着:蓝龙衣阿,蓝龙衣,你是不想承认潇敬王也深爱公主的现实吧?或许你比潇敬王还要爱公主,怕公主因为潇敬王而到受伤害吧?

    蓝龙衣沉默着,月光将他的容颜衬托得悲伤,衬托得绝望…为什么他们三个人都爱得那么痛,爱得那么辛苦?纷乱尘世,情爱纠葛,天下权势,个人宿愿,国家使命,要他如何权衡?

    蓝玺皇帝璃绪命蓝龙衣时时保护着璃心公主。是因为无伤向璃绪禀奏过:潇敬王可能还会回来劫走公主。蓝龙衣是每天陪在她的左右,她也不反感,他们反而和慕地相处着。

    “你以前监视着我,怕我对蓝玺有害,现在呢?”她只是看着他随口问道…

    “现在,是为了你好……”蓝玺皇宫的花园里种满了粉色的花,风吹过,舞动着满天纷飞的花瓣,到了属于花雨的季节了。

    “这是什么花?”她沉醉里熟悉的味道里,嫣然一笑道。“悬尾鸢花。”他淡淡的回答,看着她闭着眼,长长的睫毛,白皙透粉的脸颊,小小的樱唇,素净无妆的她,拥有另一种极致的美,他的心不由沉醉…

    璃心睁开眼,看着他,好奇地质问:“哦?尾鸢花不是长在寒冷的悬崖峭壁的吗?以前他都是冒雪去…”话还没完,她就顿住了,看着远方,看着纭国的方向…

    “悬尾鸢是只有生长在寒冷的地方,不过神域门的神医有办法,只用一株五线山的悬尾鸢进行混土培植,最后用了半年时间让它开遍蓝玺的皇宫…”蓝龙衣解释道。

    “哦…”

    “他真的爱你吗?”蓝龙衣注意到她刚才忽然的停顿,只因提到了“他”,他开口便直接问道。

    “什么?”璃心征然,无错狼狈地向后退了两步,被他这样的质问弄的不知所错…蓝龙衣继续咄咄逼问,“你觉得潇敬王爱你吗?”

    “爱又怎样,不爱又怎样…我不知道!”她看着他无奈地说。

    “他若不爱你,你怎么办?”他的眼里有淡淡的愁绪。

    “到底你想怎样!你一定要继续这个话题吗?我们是朋友,不代表可以问我的隐私!”她生气了,她不知道她生气的样子也很可爱…她掉头不开心地跑回房中,关门,对站在门外的蓝龙衣说:“以后,不许你跟着我!”璃心又要开始胡思乱想了,她觉得自己不能这样等着,她想见潇敬王,马上见到他。

    蓝龙衣推进门来,失落着看着生气的人儿,安慰道,“好,我不问了。”

    “我就是不能原谅你!”她的倔强脾气上来了。

    “公主,是不想把我当朋友才这样的吧?”蓝龙衣故意说道,斜靠在门边,眼睛直直地望着远方…

    “才不是呢?那我原谅你了。”她马上应答了,脸上是带着期望的表情…因为此刻她已心生新主意,且有求与他。

    “蓝龙衣,我有一个愿望,你能帮我完成吗?”“要看是什么愿望…”他淡然地看着她,心里却想:只要你想要的,我都会给你,只要你不离开我…

    “你先答应吗!”

    “也要我做的到才行…”看着她的架势,蓝龙衣其实没有把握对付得了她偶尔的古灵精怪。

    “你绝对做得到”她浅浅地笑着,兴奋地说。

    “你先说了…”他依然坚持自己的质问,

    “我想离开蓝玺皇宫,去…”

    “想都别想!”他立刻狠狠打断。

    “不是,我只是…”她心急地说道,没说完又被打断了,

    “公主,这样的愿望,我满足不了!”十足冰冷的语气。

    “我只是想出去透透气…”话还没完,蓝龙衣就转身出门了,他疾走着,而她只能心急小跑跟在他的后头,

    “你停下来,我还没说完呢…”“好,我听你说完。”蓝龙衣忽然停下来,公主还没控制住脚步,不小心踩到裙摆,一头撞进了蓝龙衣的怀里,他一征,淡笑着,眼前的她正抱着他呢。而她意识到情况很不妙,抬头看着他,脸上浮上一抹红晕。

    “干吗忽然停下来!”她的小脸上有小小的怒意,皇宫庭院里的丫头和奴才们,看到这一幕,都停下来望着暧昧的他们,偷着乐…

    “我只是想去小镇散散心,你带我去吧…”忘了刚才的尴尬,她继续说。

    “皇帝知道了,我就是死罪…”

    “哦,那样的话就算了吧,”她失落地说,转身就离开。可是,没反应过来,她被他的长臂一环,又靠倒在了他的怀里,

    “好,我带你去,你刚才是在乎我吗?”

    “真的吗?我就知道蓝龙衣是我最好的朋友了。”她能感觉到蓝龙衣有刹那的颤抖,然后,他松开了她,重新恢复成原来冰冷的蓝龙衣。

    次日,他们偷偷地出了皇宫。蓝龙衣果然是蓝龙衣,本事果然不假,要是只有她自己一人,都不知现在在蓝玺皇宫的哪个角落转悠呢…等出了宫上了马,蓝龙衣才觉得被这人儿给骗了…

    璃心公主一上马挥鞭策马,向纭的方向奔去,蓝龙衣紧紧跟在后面,到了午时,他们就到了直鲁边上的繁华小镇。她停了下来,轻盈地下了马,笑着对蓝龙衣说:“我们到了呢…”

    “公主,为何来这里?”蓝龙衣不解地问道。

    “因为这里繁华…”她是为了来这里找寻回忆,她与潇敬王的回忆,一个月以前,他们还一同来过这里呢?走在人群中,她曾经被他紧紧牵着,泪水模糊了视线,模糊了整个世界。

    回到皇宫天色渐晚,蓝龙衣抱着已经入睡的璃心公主回到誓火殿。他知道了她在想念谁,那里是半年里他们常去的小镇吧,因为离她住过木屋的山上很近。她说要借朋友的肩膀一用,结果靠着他一直哭着,直到睡着。

    翌日,璃心醒来,想着昨天的自己似乎失态了,感到尴尬不安。蓝龙衣已倚靠在门边,他的表情有些沉重,看到她醒来了,就故意挑衅道:“昨天是谁说要去外面散散心的,结果反到自己睡成猪一样。”现在的她真想找个地洞直接钻进去得了…

    “以后不要在我面前哭,还是为了潇敬王…”他的话里参杂着莫名的情感…

    “不哭,以后绝对不会在蓝左使面前哭了!”她拿起枕头狠狠地扔向他,璃心生气是因为自己变得太不象自己了,为了潇敬王,现在的自己什么情绪都写在脸上…

    “不过,公主你以后不用哭了,很快就会见到你想见到的人了…”蓝龙衣淡淡地说着,他脸上有说不出的寂寞…

    “真的吗?你可以带我去见他吗?”她欣喜若狂地跑到蓝龙衣的面前,拉着他的衣襟,不敢相信地问他,她睁大圆圆的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他。

    “反正你会见到他就是了”冷笑道,他的心时时在痛,眼前的人儿,她的心永远在那个人身上。他的手不由自主抚开她额头的发丝,看着她的笑颜,轻启朱唇,魅惑地说道:“公主,真的很开心么?好吧,我放你走…”他忽然间变的不像她认识的蓝龙衣,她未反应过来,蓝龙衣就吻上她的额头,她只能呆愣在那里,她想推开他时,他却已转身,一个飞身消失在她的视线中。

    蓝龙衣是怎么了,刚才的他好陌生,刚才的他好落寞,他是她的朋友,朋友怎么可以对她那样呢?

    璃心心里莫名其妙,不过,他说她会见到潇敬王了呢!她想着见到他第一句该说什么呢,她想一见到他就紧紧地抱着他,她想一见到他就说真心话:她想他了;她想一见到他就…

    无数次她想着他们见面的方式,在后来真正见到他的时蓝龙衣口中的会让她见到潇敬王,原来是璃心公主要恢复尹若心郡主的身份回纭国待嫁!她听说缙国二皇子居然亲自找上门来要人,本来要城池,结果被潇敬王说得退让,反倒尹耀天特意声明:尹郡主还是会下嫁给缙国!

    蓝玺皇帝在临行前对蓝龙衣说:“现在的形势回到半年前一样了,蓝左史勿必保护公主,待她嫁到缙国后,按半年前的原计划进行。在纭国的期间,要好好照顾公主,你知道潇敬王并不好对付。”皇帝的话句句精简,但蓝龙衣听的是很清楚明白。

    “蓝娅衣最近不知怎么了,居然又不听尹耀天的话了,不肯在纭国皇宫里乖乖呆着,你做哥哥的去纭国后好好劝她吧,朕和你师父看着你们俩长大,她好像从小只听你的话,”璃绪的语气像个慈父,但他的命令对于蓝龙衣来说是决不可违抗的。

    “恩,属下遵命。属下还有一事请教圣上…”蓝龙衣踌躇地问像个慈父的他,

    “哦?何事?直说无妨…”璃绪回答,直直地看着这孩子,他天生资质过人,得瀑冰真传,武艺高强,生得更是一表人才,且一直为蓝玺尽心尽力,是蓝玺不可多得的人才,他甚至曾经想过他会老的,膝下又无儿,让璃心下嫁于他,让他掌握来蓝玺甚至天下…

    “璃心公主,真的要为蓝玺付出生命吗?”

    “没办法的事,我们现在需要国藏…”

    璃绪若有所思地看着蓝龙衣,眼神里是复杂的情绪,想着自己的冷酷无情:二十年前,为了国家,亲手将自己心爱的女人拱手让人,换取和平;现在为了得到天下,又要残忍地将女儿送向毁灭,他对她们母女两造成的了多大的伤害啊!…蓝龙衣早就知道国藏之事非要公主的生命付出,为何现在还要反问他?璃绪觉得奇怪,蓝龙衣变了,怎么变得优柔寡断,不像以前冰冷果断的他…

    几日来,他命令蓝龙衣时时保护璃心公主的,寸步不离她。但璃绪也察觉到他们的关系超过一般,宫中人都谣传他们相恋于彼此。璃绪对此也只是将信将疑,现在明白了,会心道:“怎么了,是不舍得公主吗?”蓝龙衣没想到蓝玺皇帝居然一言就说中了他的心思,他惊讶地怔在那里,静默着。璃绪见蓝龙衣如此的反应,就更加确定了,即便意味深长地大笑…

    此时,蓝龙衣其实心里充满了不安,怕蓝玺皇帝会责备他:他只是个护国左使,而她是公主,皇帝怎么会允许他喜欢她呢?是蓝龙衣完全低估了自己,皇帝早就想将璃心许配给他了!只是忽然出现的纭缙和亲牵扯到公主,完全是计划外的事!计划外的事还有尹耀天迟迟未掌握纭国就是因为那个年纪轻轻的却谋略过人的潇敬王要比想像中难对付的多!

    蓝玺皇帝半年前本是想将璃心从尹府带蓝玺回后,令她与蓝龙衣完婚,等到尹耀天在纭国渐渐安下蓝玺势力,然后让璃心开启国藏,命蓝龙衣发兵一举灭了纭缙,得到天下。等到自己觉得不行了,就传位给女婿蓝龙衣。蓝玺皇帝的计划是无比艰难,他只能从长计议……

    璃绪笑完便道:“公主,朕的宝贝女儿啊,朕真的想给她幸福,朕欠了她们母女太多,璃心好像也喜欢你的样子,不如朕把她许给你了,如何?”蓝龙衣冰冷的表情有丝的颤动,他简直不敢相信蓝玺皇帝居然会给他这么大的恩赐…

    “可是,圣上,公主有和亲之事在身…”

    “诶,你也知道,公主只是假装去和亲,朕会舍得自己的宝贝女儿嫁给什么缙国二皇子的么?”蓝龙衣明白过来,现在只是顾全尹耀天在纭国的势力…

    “等到蓝娅衣做了纭国的皇后,尹耀天真正拿捏的住纭国的时候,是还要有段时间的……所以,这段时间好好善待公主,知道么?”

    蓝龙衣一阵伤痛:也就是说时机成熟的时候,璃心公主还是要开启国藏的。皇帝只是想公主能在有生之年幸福些吧,蓝龙衣听完皇帝的话,离开正殿时,思绪沉重复杂…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