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浮生如梦逆时空  第二十二章 再入东城心愉欢

章节字数:4343  更新时间:09-04-05 12:3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他回想着蓝玺皇帝和自己说过的那些话。

    “等公主一到缙国,就让她服下假死药,带她回蓝玺,到那时你们就完婚吧…”“不是打算要说明公主身份,来利用缙而结盟的吗?”

    “朕做为一个父亲,这回不想牺牲公主的幸福了。区区一个缙国,联盟也不见能得到多大好处的!”半年前的公主和亲与现在的和亲又不太一样了,蓝玺半年前原本的计划也因现在蓝玺皇帝对公主的“于心不忍”而发生了改变。

    与其这样说,还不如说是蓝玺现在是按照最先没有和亲之事时的计划,继续进行着…更准确的说就是蓝玺欲夺天下的野心未曾改变,只是潇敬王的重重阻挠,让蓝玺接近目标的路途显得很是曲折…

    蓝龙衣没说璃心公主其实不爱他的事实,一方面自私,另一方面他爱的可是潇敬王,这点倘若让皇帝知道,又不知道是怎样的后果…而知情的无伤之前不但没有与皇上说明璃心公主爱上了潇敬王的事实,还上奏说了潇敬王不会对公主罢休,是野心想得蓝玺国藏而后得天下!这多像是他在挑驳啊,让蓝玺皇帝更加厌恶碍事的潇敬王…没错!无伤之所以向皇上隐瞒了潇敬王和公主真心相爱的事实,就是出与一己之私。他心里藏着恨,对潇敬王的恨…潇敬王得到过的东西,他也要得到!

    几日后,璃心公主恢复了尹若心的身份。卸下蓝装,重拾粉紫色裙罗的她,兴奋极了,因为这种感觉像是背弃了公主的身份,做个纯粹的尹若心。

    纭都东城,半年多了,别来无恙吧!蓝龙衣骑着马,护在马车边上,东城的人更是好奇,半年前的郡主不是明明看到的去和亲,为何说是去修养回来?

    尹若心坐在马车里东张西望,几日颠波也不觉得累,原来蓝玺和纭国如此的近。她想着怎么去见潇敬王呢?潇敬王府会在哪里,离尹府近么?尹若心没问蓝龙衣,她正和他闹冷战,就是因为他那天的轻薄…好几次,他和她说话,她都不理不踩的…

    但是她终于还是忍不住了,到了尹府,下了马车,故意装做生气地说:“蓝龙衣,你只要回答我一个问题,我就原谅你了,我就当作什么事也没发生过!”

    蓝龙衣这回却换他不领情了,故意逗弄道:“公主殿下,还是不要原谅我好了。”说完,就一把尹若心拉近了自己的怀里,俊美的脸庞凑近她的小脸,坏坏地笑着,接着在她耳边轻轻说:“放心,公主殿下,皇帝说过迟早你是我的人…你若不原谅我,我也没关系的…”尹若心本能的挣扎,却是无果,她狠狠地盯着他,转而却忽然笑了,笑得清丽,笑得胜似东城桃花般,弯弯的眼角,白皙无暇的脸颊上浅浅的梨窝。“是吗?父皇说的吗,他可没问过我!你是知道我的心在哪里的!”她还是笑着风轻云淡地说着,而他静静得凝视着她,心却被狠狠地撕裂了,撕成一片片散落,如同东城的花雨,不知要飘到哪里…他将她抱得更紧,他是在挣扎,“我不知道。”他冷冷地说。

    “我们不是朋友,你居然说你不知道!”她一动不动,闭着眼,淡然地说道。直到蓝龙衣的心被无奈迷惑了,才慢慢放开她…她又笑了,笑得蛊或人心,因为她几句话就狠狠地打败了冰冷的蓝龙衣,转过身跑进了尹府。

    不远处,桃树后的潇敬王紧握拳头,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她刚才在笑吗?他记得第一次看见她笑,是在那个雪天,她旋转对着散落的雪展颜欢笑,红装笑颜,生命中难以忘却的画面,嫣然一笑,紧紧将他缠绕…那个让他爱之痛,思之痛的她,那个让他爱之切,思之切的她,刚才笑了,居然在其他男人面前,靠在那个男人的怀里静静地笑着…

    潇敬王的心被谁揪着,他对她还不够好吗?为什么从没有这样子对他笑过!她难道从没有爱过他吗?他等了她半年,才一个月的时间,她就投向别的男人的怀抱!潇敬王抚袖愤愤地离开。

    此时的蓝龙衣还依然怔在原地,想着她不属于他的笑…全然不知,一个捣蛋的身影出现在身后。她将剑架在蓝龙衣的勃子上:“大胆,蓝左使竟然轻薄公主!”他却在瞬间挥剑转身,击落噬血剑几米远!

    “娅衣,说过多少遍了?不要和哥哥开这种玩笑!”他对着他个把月不见的妹妹喝道。

    蓝娅衣显然被吓到了,站着愣愣的说不出话来,她还是第一次看见哥哥生气,第一次哥哥对她大喉,她不知道自己刚才这么做有什么不对,她以前这样玩,哥哥也不会怪她的啊!哥哥是怎么了?蓝龙衣看着她害怕不语的样子,忽然意识到自己刚才的失控,竟然对自己深爱的亲人发脾气!

    “哥哥,也跟你开玩笑呢?”蓝龙衣安慰道。“吓到了吧?哈哈”蓝龙衣很快调整了自己的情绪,对妹妹露出好看的微笑。

    “哥哥,你刚才真的好吓人,那玩笑一点也不好玩!”蓝娅衣松了口气,嘟着嘴埋怨道。

    蓝龙衣收敛起笑容,假装的拉下脸对她说:“话说回来了,娅衣啊,听说最近你变不乖了,开始不听尹相的话了,是吗?”此时的蓝娅衣,小手拉着哥哥的衣襟,满面愁容地嘟着小嘴,不高兴地撒娇道:“哥哥,宫里太不好玩了,皇帝的妃子那么多,她们每个都看我不顺眼呢!更何况,我现在还尚不是妃子,等到我真正嫁给了皇上,那该怎么办吗?”

    “这些谁跟你说的?”蓝龙衣看着本性天真的蓝娅衣问心生莫大疑问,便问道。她又怎么会知道宫廷斗争?

    “尹相说的呢,他说什么…此时,我不宜在宫里太露峰芒,否则,反而容易遭人陷计…”想必也是尹相教的吧,为了一步一步教会蓝娅衣如何掌握纭国后宫,如何算计,如何步步为赢…让自己天真不知世事的妹妹陷入世事纷争,奈何他们的命运阿,蓝龙衣心疼地看着至亲的人,她要承受着超越她这花样年龄所承受的啊…于是,蓝龙衣本想责备她的话又咽回了肚子,毕竟她要为纭国之后的事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暂容许她撒娇耍无赖些日子吧…

    “好了,进府吧,这里不方便讲话…”进了尹府内,还没静下来的蓝娅衣又耍起性子了。

    “哥哥,说会回来看我的,为什么现在才来!”

    “哦,哥哥是忙着陪公主,不要娅衣了么?”她会意地笑着,故意打趣道,而蓝龙衣的心一愣,笑着装做不以为意,随意地抚乱她的青丝…

    这孩子是越来越象小大人了,连对哥哥这样的玩笑都开…蓝娅衣不进宫时就居尹府,她偶尔应宴要求会进宫献舞助兴。皇帝会给她很多的赏赐,虽早想纳她为妃,皆被尹耀天“阻止”,障眼法,他为了不使朝中大臣疑虑:他是有所祈图,引进无名氏舞姬将皇上迷得神魂颠倒,所以故在群臣面前陈谏,不可草率纳了异妃。其实尹耀天推波助澜暗中帮着蓝娅衣在皇帝的心里建立至高完美的位置。

    所以蓝娅衣平日进出尹府也很是谨慎,若被有心人发觉,必遭事端。尤其是这几日,整个东城又知半年前无音讯的尹若心说是脱离重疾从深山古寺修养回来回府,各路官员纷纷纷来尹府探视,以示人情。出入尹府人之多,此时当然不能殆慢。蓝娅衣要更加小心了…

    现今,每日里她只能呆在西厢,尹府较僻的楼阁。而尹若心则是呆在东阁,为府中主阁,虽是对门对面,她们俩也因为各种原因,没真正会到面…蓝娅衣那天只是原远地看到公主的身形娇柔,笑靥如花,感觉静雅,清丽的如和风般美好,远观亦如此,不知近看会是怎样的景致啊?那也是啊,她是想知道,除了自己外,被哥哥亲昵怀抱的女子到底会是怎样的呢?

    连日来,进出尹府之人之多,应于礼数,“待未出阁尚待嫁”的尹若心被“勒令”只能呆在房内,切不可抛头露面。尹耀天还吩咐府上家丁好好打理府院中事物,不日将要迎接缙国二皇子的探访。

    “什么吗?这缙国二皇子还真是锲而不舍,居然还要继续半年前的和亲!”尹若心闷闷地想着,不过眼下她最想做的事情就是从密不透风的尹府出去…

    东厢门。

    侍卫严严地守着房门,恐怕连一只苍蝇都飞不出去…蓝龙衣来尹府后就变得神出鬼末的,三天两头见不到人影,有时又忽然出现在她的面前,好几次,她都想“请”他帮忙,可是一看到他冰冷的面容,就难以启齿了…

    小琳看着小姐被“软禁”在府里,愁眉不展的,心里也不是滋味,她怔怔的看着小姐。半年不见小姐,她觉得小姐生得更美了,看着静静的她像柔风一般清雅,洗去铅华的美,面若芙蓉,身如娇燕,倾城绝色有过之无不及阿…没想到这回能和小姐重缝,心里不知有多开心,她原以为小姐会一辈子跟了潇敬王,心叹真是命运弄这对璧人啊…

    小琳在半年前就被潇敬王遣送回府了,潇敬王定是吩咐过她,所以她对小姐的事只字不提,对刘心眉夫人也是保密,聪明的她也知道她若对府上人说了什么,定会在纭国引起风波,对于潇敬王不利,对于小姐更是不利…尹若心的心是急得团团转,这样她要待到何时才可见到潇敬王啊!

    “小琳,府中可有与我身形差不多的女子?”尹若心脸上浮现笑意,淡定地问愣着看她的小琳。“小姐,是想在做何?”小琳看着疑惑地问她,心里笑了,她知道小姐定是有什么主意了…

    “小琳,你只要听我的去做,我就出去一躺,马上会回来的…”她迫不急待地说。

    “好…”小琳毫不犹豫地答应。

    过了一会儿,东厢房中传出打翻花瓶瓷器落地至碎的声音,什么胭脂水粉,衣物通通都往门外扔出来。侍卫们个个欲进门探查,结果均被不明物砸了个正着。随后,听到内房厅,传出尹若心的怒喝:“叫本郡主怎么用这些烂东西!本郡主怎么见人啊!要是这样,堂堂缙国二皇子进府见到本郡主,会喜欢本郡主吗!”

    “郡主请息怒,小姐就算无妆也美过天仙呢!缙国二皇子定…”小琳的话说到一半,就被尹若心打断了!

    “我不管,本郡主就要看的上眼的胭脂…”尹若心倔强的说,手上的花瓶又狠狠的摔在地上…

    “郡主,府上有丫头知道好像东城最好的胭脂店和制衣作坊,即刻传她来,如何?”小琳似是害怕又带欣喜地说道。

    “快,那还不快传!”尹若心余气未消地说。门口的侍卫见原来是郡主耍脾气也不以为意,传来的人进了屋,(身形的确和她很像)只是一进来时就用半布遮着半脸。

    “丫头,你的脸怎么了,”

    “长了豆大的红包,用布遮着,怕吓人”

    “啊”房中传出尖叫,是尹若心的声音。

    “快,还不遮上!吓到郡主了”小琳对那丫头喝道。

    “小琳说你知道东城最好的胭脂和制衣坊?”尹若心看着她淡淡问道,

    “是的,郡主,奴婢常去那里购置府上用品…”

    “恩,那好,你现在马上去购些来,本郡主急需!”

    “是的,郡主”“等等,和小琳收拾好房里的碎花瓶片,再去吧…”

    过了一会儿,那丫头和小琳就出了东厢。她们到了尹府大门,小琳就对守卫说,“小姐急需用品,特命小静出府购置,皇昏时回来,”守卫看着半掩面的小静,不禁问道:“这小静丫头脸怎么了?”

    “怎么?想看看么?她前些日脸上生的脓包,刚才吓得小姐尖叫呢?”小琳边说边欲掀小静的脸上的半布,那守卫见状,立刻阻止说,

    “诶!算了,算了,快出府去吧!”小静弯着眼睛笑着点头,走出府去。此时,守卫愣在那里,他看着她纤弱的背影,他回想起小静丫头刚才笑起来的样子,尽管还半遮着脸,却异常震摄人心…

    他依然沉醉,回头对小琳说:“我怎么没发现,原来小静笑起来是那么的美阿!”

    “当然拉,你不知道的还多着呢?”小琳笑着,调皮地说,转身离去。

    是啊,他怎么会知道呢?刚才出府半遮颜的“小静”那可是郡主啊!这天下也只有郡主才会拥有动人心弦,摄人心魂的笑靥阿…

    尹若心长长地舒了口气,走在纭都东城繁华的街上,两边小摊小贩叫卖着,珠宝手饰,凌罗绸段各色茶馆,餐馆,酒楼,花楼,样样繁容,真的是浓厚的商业都城,东城不愧是纭国的经济动脉啊。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