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浮生如梦逆时空  第二十六章 亦沉亦浮皆藏心

章节字数:4339  更新时间:09-04-06 11:4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翌日醒来,全身酸痛的她,看着枕边人已不在。心里沉沉地,他走了,他只要了她的人,没要她的心,就走了。她的嘴边泛起心酸的笑意,看着床上刺目的落红,她成了他的人,却还是抓不住他的心。

    她穿戴整齐,步履蹒跚,该死的潇敬王根本不懂得怜香惜玉,昨晚…,她刚踏出房门,蒙广就出现在她的面前,启禀道:“郡主,王爷命我将你送回尹府!”

    “好。”她没再说什么,她的目的就是这样,但她的心痛得无力跳动!是的,这才是潇敬王,不为任何事所牵拌的潇敬王,你会得到你要的天下的…她在心里亦苦亦乐,他强行占有了她,一夜寻欢后弃她而去,她的心却还是爱他的。爱是怎么一回事?她魅尽天下人,却始终征服不了她爱的人。此去一别,又不知何时再见……

    回到尹府,蓝龙衣惊讶的看着她,似乎十分讶意她会自己回来,潇敬王居然放了她?

    几天来,他在挣扎倒底是成全她,还是火速带她回府,尹耀天还不知情,缙国二皇子都已来过好几次了。她的脸上尽是疲惫和失落,

    “你还是回来了,怎么?潇敬王不要你了么?”蓝龙衣的语气还是像以前一样不饶人。

    “不是他不要我,而是我不要他!”她听到这样的讽刺,被他一言即中,她心生怨气,对他喝道。刚好想找个人来发泄,蓝龙衣算他倒霉!她捡起石子就往他扔去,可是她是徒劳的,蓝龙衣不瞬就飞身躲开了。见其躲避开了,转身回房,门重重地被甩上,抛下一句:“蓝龙衣,再跟着我,休怪我对你不客气!”

    蓝龙衣勾起嘴角笑了,他就是想让她生气,她不知自己生气的样子多可爱。

    房中传来的器物被砸碎的声音惊醒了沉醉的他,这样的人儿有多倔强啊,转而听到了她的啜泣,她为那个人哭吗?都哭了多少次了!

    他静静地守在门外,不去扰她,让她好好发泄吧。她和潇敬王到底怎么了?两个爱的死去活来的人,如今是怎么回事。蓝龙衣不想让看到她这样,他想当她的依靠。他的心抽痛着,推开门,看着屋内一片狼藉,看到那娇小的人儿泣不成声,轻轻地走过去抚着她的头,“朋友是什么?”他的语气是淡淡的温柔,他静坐在她的身边,让她靠在他的肩上。她停下来看着他神色复杂说,“对不起,谢谢”蓝龙衣叹气,他很明白她的话的用意。尹若心想着:没有她这个棋子,以潇敬王的能力,他照样可以步步为赢,拿下天下!但她想为他做点什么,她要让他加速得到天下!

    誓火欲重生,天下临纷乱!那夜之后,尹若心已死去,活着的是坚强的她,一心要为他掌控天下的她!她不想唯唯喏喏的,哭哭啼啼的,她要世事地面对即将来临的腥风血雨。

    缙国二皇子终究是找上府来了,他的风华不减,尹若心要正式面对这个有一面之缘的人,他真是名副其实,在她面前全然是翩翩公子一个。

    尹府会客正厅。表面气氛一片融洽,其实波涛汹涌。“二皇子,光临寒舍,恕小女无礼,有失远迎。”尹若心淡淡地寒喧,并不提会过之事,心里有些许鄙夷。

    “小琳,备府上的西香茶和点心!”一边有条不稳地吩咐道,

    “郡主,几日不见,别来无恙?”他笑着直直凝视着面前只见过一面却让她心神荡漾的佳人发话了。站在厅后的蓝龙衣一怔,心想,他们什么时候见过面了?

    “呵呵,多谢二皇子关心,前些日旧疾复犯,都让二皇子未见而归,甚感歉意。”她浅笑着,她的表面功夫算是做的十足了。

    “哪里的话,郡主身体要紧!”

    “二皇子是否有雅兴陪郡主逛逛东城呢?”尹若心居然主动邀约。她是怎么了!蓝龙衣握紧拳头,心里困惑,纠结…

    “哈哈,郡主如此有雅兴,本皇子又怎会扫兴呢!”端木斯沁大笑道,心里轻飘飘的。他们出了府,蓝龙衣只能远远地跟着,这就是尹若心的目的,在她的计划里,并不想牵扯到在乎她的朋友。

    “请问二皇子大名为何?我想知道你的名字呢?”出了府的她,判若两人,抛弃陈规旧矩,亲切朗笑着说。这另斯沁大为惊讶,也大为惊喜,这才是他想看到的尹若心,不被世俗身份所束缚的尹若心!他看着她如花的笑靥,东城百花都逊色于她,让他想到了雪霰花。

    “郡主,你知道你笑起来像什么吗?雪霰花”他沉吟着。

    “雪霰花?”

    “恩,缙国冬天盛开的花,纯净,美好,透彻”他吃吃地说着,不愿醒来…

    “呵呵,那我可真要看看那种花…”她淡笑道。她继续道,

    “你也不要叫我郡主了,叫我若心吧!那二皇子的名字呢?”

    “尹人兮,笑靥若花动吾心,好名,好名”斯沁一边细细斟酌着,并告诉她自己的名号“端木斯,沁,不过你叫我斯沁吧?”

    她笑着,心道这二皇子文才还真有两下子,智谋又出众,恐怕走他这一步不会那么容易。尹若心不动声色,欲牵系着他,他可能会是她计划里重要的王牌。

    “端如木兮,斯文如沁胜人心。”她有礼地揶揄道,完全属讨好。她不由觉得这样的奉承,太折煞自己了!

    “哈哈,郡主太抬举谋人了,”又开始恭维了,真受不了,但是她又无奈着不得不陪笑!

    “都说了不要叫郡主!你还叫!”她假装生气说着,斯沁看着她生气的脸庞,怎么会那么可爱呢!眼前之人真可谓有万种风情啊!她的确是佳人,不单迷得潇敬王如痴如狂,他也沦陷了呢?斯沁想到那天潇敬王及尹若心十分“不正常”的表现,他就觉得他和尹若心郡主并不一般。端木斯沁查过半年前护送郡主和亲的正是潇敬王,中途和亲时说染恙推辞了联姻,他怀疑这中间因果关系并非那么简单。

    端木斯沁咪起眼睛,笑看着她,忽然问道:“若心,现在的心依然被哪里禁锢吗?”她面对这样直接隐寓的逼问,有刹那的迟疑,脸上闪过一丝异色,不过很快又恢复了她假装的不在意,笑着说道:

    “哈哈,不会了,没有哪里会禁锢我了,我的心现在四海为家…”她的一丝丝神情,他都看得清清楚楚,她在撒慌!

    “不要撒慌了,尹若心若是无心之人的话,才会说这翻话,可是你不是!”他用看穿他的眼神凝视着她。她笑了顺他的意思说:“是啊,我不是无心之人,我要时间呢?所以我要到离开禁锢的地方,到传说中的美好之地去。”

    她轻轻的挑眉示意他,他曾经说过缙国之美好,他倾刻明白了。此时他想着:果然和聪慧的女子说话就是好,只用一两句就可传达主旨,根本不用多费唇舌的…

    “那么说来若心现在是心甘情愿跟我去缙国了哦?”斯沁挑眉会心道,再无质疑之心。

    “冬天快来吧,我想去看雪霰花呢!”她嫣然一笑,他正想抓着她的手,她却已转身走入人群。

    “好,我会为你在宫殿的每个角落都种上雪霰花,如果你喜欢的话,甚至我可以让它们常开不败!”斯沁轻声道,她并没有听见,她也并不知道,这个男子已开始为他沉沦!

    尹若心的最终目的可不是这样,她只要取得他的信任。和端木斯沁的相处看来,他是个彬彬有礼的人,并不会勉强于人。

    百思想,千系念,万般无奈把君念。千言万语诉不完,百无聊赖依凭栏。四月风雨亦潇潇,五月石榴如火却遇冷雨浇,枇杷未黄时对镜自照心寂寮!尹若心的真心潇敬王看不到。

    而在他看来,她是“妖”,啃食了他灵魂的无情之“妖”。纵使他对她掏心掏肺,冰冷的她却依然视而不见。无奈之下要了她的身,却永远伤害了她的心。念她,却又怨她,爱她,却又恨她。无论她是谁,蓝玺的璃心公主也罢,蓝玺派来的间隙也罢,尹府的尹若心也罢,要与缙和亲的郡主也罢,他依然心念于她。所以,他要征服天下,让天下之人臣服于他,连同她的心归于他。

    潇敬王开始暗暗勤于练兵,一边还要盯着尹耀天,不能让他对纭国轻举妄动;一边还要盯着常出入皇宫的蓝娅衣,虽说她不会耍花招但是她是最近君者,不能掉以轻心。皇帝连日来频频召潇敬王进宫,不为政事,也不为军事,却是请他赏花弄月,品佳人舞者。然,事出皆有因。众人不知,皇帝南尚宇轩,其实已经秘密地调查过他曾视为最信的无间手足潇敬王。对于半年前的和亲中途停滞的事,他就觉得不会是郡主染病那么简单。不查不知道,一查却让他惊讶地发现:潇敬王对郡主有意,居然不声不响将她藏在他身边半年!根据他对潇敬王多年的了解,他的确是个至情中人,若对某事物有意,定会坚持到底。所以这让南尚宇轩由此想到一个良好的计策:女人。

    牵制潇敬王就要用女人!召他进宫目的很明显,南尚宇轩就想让潇敬王看中那些女人,无论是谁,他希望看到潇敬王被情迷的状态!只可惜想利用尹若心而不能,她现在是奉旨和亲的郡主,联姻还是必要的,他可不想因潇敬王失了一寸一土,更何况要借联姻的机会获取疆域图的!

    天下女人多的是,何必要找她呢?正因为这样南尚宇轩要另觅佳人!不过,几天来,潇敬王并没动静,是皇帝的眼光太差了么?居然没有个人合他的味口!还是他念念不忘那个尹若心?!

    可是另皇帝即惊又意外的发现是,自己最宠的舞姬居然对潇敬王有意!她对潇敬王的眼神出卖了她,皇帝很恼又妒,本想逐了她,可是转而一想,潇敬王似乎对娅衣也并不排斥,说不定他们…

    所以皇帝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任蓝娅衣对他的“不忠”,甚至还有意搓合他们,到一定时机将蓝娅衣留在身边牵制潇敬王。皇帝似乎对自己这样的计划非常满意。

    几日后,他召群臣进宫,开宴。目的有两个,首先,目的是想送走缙国二皇子,尽快完结和亲之事。第二,他准备在宴会上试探他对是否蓝娅衣有意,对尹若心是否还有旧情!

    当然潇敬王知道,皇上频频召他进宫,赏风花雪月之事,定有其目的。值得注意的是只要是他每次进宫,蓝娅衣都会被宣进宫;他出宫,皇帝便命潇敬王陪蓝娅衣逛纭都!他也装做不以为意,皇帝虽很宠蓝娅衣,却有意无意地在将她安在他身边。潇敬王心底不由推测,“美人计”?连南尚宇轩也玩起这种烂计谋来了,以为他潇敬王是什么人,一个尹若心就够了,也惟有她,他甘愿被惑!而蓝娅衣纯粹根本是个不懂心计的孩子,她不知道自己像提线木偶,今天会被谁操众,明天又会被谁愚弄!即然这样,就索性和她在皇帝面前演下去,如了他的愿,看看他到底接下去要玩什么把戏!皇兄要拿蓝娅衣,怎么来对付他呢?!还是什么也不做,只是纯粹想牵制他?

    破坏多年的手足情,并非潇敬王所愿。他为了兄第可是拼了多年的命阿,为了稳住他的江山,一心顾全他的颜面,却落得被猜忌,被削兵的下场!这样的王,在内乱不断,估息养奸,却还一心欲霸天下,纭国在他手里迟早会毁于一旦!由此看来,潇敬王要征服天下的欲望是必然的,而且势在必行!

    潇敬王出宫回府时,听到些纠心的瑶言,传说尹郡主和缙国二皇子,相处容洽,可谓天赐良缘,不日便要双双启程回缙国去。皇帝龙言大悦,所以要设宴欢庆,召所有群臣,祝福欢送那对壁人!尹若心,现在如你愿了,之后又想怎样?蓝玺的璃心公主,一到缙国后就要暴露身份,与缙联盟?还是如你所说的蓝玺最终不会让你嫁与缙,到了那里他们真得可以让你安然脱身?你说的那些话,到底哪些真哪些假,我已无法辨清了!你可以说出你的真实目的,还能让我心甘放了你!尹若心,你的确是有能耐!和我玩心计还是你占了上锋,不得不叹,蓝玺的璃心公主真的是来惑人的“妖”!可这是个怎样的妖啊!她居然可以牺牲自己名节,来达到目的!对他那样,难道她还要对其他男人那样?几次看见她对蓝龙衣笑,投怀送抱,想到这里,潇敬王的心开始汹涌,怒气,痛楚!

    他策马,却不知不觉经来到尹府,众使有那么深的恨,不得不承认他依然是想看看那小妖怎么样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