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浮生如梦逆时空  第二十八章 血染翩舞心悲凉

章节字数:4625  更新时间:09-04-06 11:5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呵呵,怎么办?从来没有人问我怎么办,我也从来没有机会选择怎么办呢!”尹若心自嘲着,只剩无奈和痛在心里盘旋。

    “即然对蓝娅衣是误会,那我以后也不会再提此事了。”她说完转过身,忍了好久的泪,终于还是一颗颗滑落,渐渐在白皙的脸上连一成串串…她说过不再哭的,哪来的眼泪那么多呢!蓝龙衣看着她颤抖的双肩,有千万个不忍心,她的心终究在潇敬王那里!他在她的身后轻轻的环着她的肩,下巴轻抵在她的头上,静止着,一动也不动,给她一点依靠,让她知道,当她难过哭泣的时候并不只有她一个人…蓝龙衣并没想过冰冷的自己,居然会有这般模样!情?问世间情为何物?!

    “谢谢”这是她对他说的最多的,却是他最不愿听的…“谁要你谢了,真的谢的话就以身相许吧!”蓝龙衣淡淡道,这是他的真心玩笑,可是被她当做了冷幽默,“这样的话从你冰冷的语气里出来,很幽默呵”她破涕为笑…

    尹府里的两人是无奈,而绿意池边的两人则是沉默。从潇敬王一和郡主道别后开始,他的脸上写满了沉重,如同丢了魂魄一样,“王爷,有什么心事吗?”蓝娅衣察觉了,心忧地看着他,见他没反应,轻扯他的衣袖,生气地嘟着嘴,提高了银铃般地声音,喊道:“王爷!”这下才惊醒如梦中人,他淡淡看着她,轻笑道:“怎么了?”他想着尹若心,念着尹若心,日日盼着见到她,见到她又怎样呢!她居然可以冷莫依然,真是冷血的小妖精!在他的心头压抑着万般无奈和痛楚,心如纸撕!

    “还说怎么了!娅衣刚才和你说话呢,你都不理我!”她生气地撒娇道,小脸上是倔强的稚气。

    “呵呵,刚才见过郡主了,你觉得她是个怎样的人?”潇敬王转移话题,试探道。因为,她们都是毕竟同出于蓝玺国。

    “不知道呢,今天第一次见到,不过哥哥喜欢的人,自然很非凡呢!”娅衣笑着道,全然忘了面前的是潇敬王!

    “哥哥?你有哥哥?”潇敬王怔然地打量着蓝娅衣。她还有哥哥?他怎么会不知道!那他哥哥是谁?在蓝玺国,还是也埋伏在纭国?

    “哦,呵呵…”她慌道,之后语塞说不出话来,她怎么说漏嘴了真是的?瀑冰门的蓝娅衣,她有哥哥?等等!莫非是蓝龙衣?!潇敬王大悟,但却平息了语气道:“呵呵,那娅衣的哥哥定和你一样也很出色吧…”

    她尴尬地点头。他没有再问下去,蓝娅衣舒了口气,刚才真怕他继续问下去,她也不知该怎么回答。他送她到住处后,她看着他转身离去。她才翻身,沿着东城几座大府的屋檐轻盈地进入了尹府。

    潇敬王怎么会轻易放过她呢?他猜测到她定会去尹府,果真呢?只是她去尹府会会郡主,要传达什么?他一路地跟她到了尹府外,尹府内却是高手如云,她能进得去是自然,全是蓝玺的暗士,这可苦了潇敬王,他只能遣在尹府墙外的树上,静观蓝娅衣的动静,他有能耐进去也有能耐出来,只怕是会打草惊蛇而已。他下意识寻找尹若心的身影,可是无获,她会在哪里…

    从西边的庭院里出来了个蓝袍素装的男子,向他靠近,是蓝龙衣!蓝玺国冰域左使蓝龙衣,此时,蓝娅衣同时出现在他的视线里…果真!“哥哥,娅衣好想你呢!”

    “呵呵,有没有乖乖地听尹相的话?”潇敬王难得看到蓝龙衣脸上的笑。

    “哼,听了还不是一样!我真得不想当什么皇后呢…”她低头筹躇道,虽然皇帝宠极了她,但她却有千万的不愿…

    “什么叫还是一样?”蓝龙衣充满了疑问。

    “皇帝不是真的喜欢娅衣吧,那他怎么还不把娅衣纳为妃子呢!更何况娅衣不喜欢皇上…!”蓝娅衣闷闷地解释道,小脸上满是不屑。蓝龙衣怔然,她的妹妹本是答应了却忽然变卦了,本以为给她时间,她便会慢慢接受,没想到她还是一如既往。

    “哥哥,娅衣有喜欢的人了,像哥哥…喜…欢璃心公主般…的喜欢…”她接着生生地羞涩地笑着对蓝龙衣道。蓝龙衣的心绪掀起波涛海浪,喜怒无形的他却僵了在那里,不自然地笑问道:“哦?…是…谁呢?”虽然他心里已料到某个答案,但是他要去确认,是否真如尹若心说的那样!。

    “这个人相信哥哥也认识呢!”

    “哦?那会是…?”

    “潇…敬…王”三个字还是狠狠地闯进了他的心里,他的心被谁纠着,什么人不爱,为何偏偏爱的是纭国的藩王!身为为蓝玺效力冰瀑门的门徒是要与纭国一生为敌的啊!她竟然爱上了他!

    “那他喜欢娅衣么?”蓝龙衣窘然问道,脸上有些许沉重,至爱的妹妹注定有一条艰难的情路要走阿,像他自己现在一样的艰难…

    “不知道,可是我觉得他是,他对我可好了呢!”蓝娅衣甜甜幸福的说着。是吗?两情相悦?那他们真会幸福么?身份,地位,国恨,权谋,斗争,要潇敬王给娅衣幸福谈何容易?更何况“风流”的潇敬王爱了尹若心才半年,结果她一离开,他就变心了,这样的事他不保证不会同样的发生在娅衣身上!

    “呵呵,”蓝龙衣抚着她的头硬是挤出笑声,他的心仿若被烈火燃烧着。

    “哥哥,我问你哦,璃心公主是怎样的人呢?”蓝娅衣忽然想起某人的问话就问他了,她是一脸的好奇。“为何问这个?”

    “没啊,今天娅衣见到郡主非凡尘般的美貌了哦,怪不得哥被迷得神魂颠倒呢…”她开始吃吃的笑着,是在打趣她未曾对女子有过如此痴迷的哥哥…

    “你这丫头胡说八道什么?快进屋休息吧,蓝龙衣也有万般羞涩的时候,居然又被妹妹开了玩笑…

    “哼,不说就算了”她转身笑着离去…

    潇敬王将一切看在眼里,虽没听清楚什么,但从他们的表情中便可看出一二,他隐约听到她称他哥哥,自己的名字,及璃心公主什么的…

    他悄然离去,不留风与月……

    寻不到花的折翼枯叶蝶,永远看不到凋谢。东城纷飞零乱的花雨,美得刺眼,绛紫色的天空泛着悲伤,夜暮终将降临了…今夜,红衣霓裳,红妆妖娆,纤步轻盈入轿。这是尹若心第二次入纭国皇宫,也可能会是最后一次,明日后她便要启程离开纭都。她不知道宫里正有“盛宴”等着她,她也不知道那是怎样的旅程,这是留在东城最后的一晚。今晚会再见到他,之后他与她将悬于两地,又不知何时有机会再见面!

    翩舞殿深深几许,佳人才子堆重云?喧闹华丽的翩舞殿,一如清晰当年,誓火缠绵几时画面,却仿若昨天…虽是别时愁绪藏于心间,她的表情风华清丽淡定若闲。

    “郡主,缙国二皇子进殿!”季公公喊道。公子如玉,佳人若仙,一入殿内,众人的眼光齐聚,一时仿若空气停滞,皆叹此乃天赐良缘。他们入座于东座。今天他们可是宴会的主人。皇帝的眼睛在尹若心进殿的那时起,一直打量着她,他打量她的一笑一颦,一举一动。

    “朕以前怎么没发觉尹若心生得如此清丽,脱于尘世呢!’南尚宇轩百感交急心叹道,她有其她佳人的淡雅与安静,心生心疼,那般柔弱无骨,像轻轻的一碰就会碎的玻璃花,那他怎么忍心对她下手呢?

    “潇敬王到!”尹若心的心提了起来,她想好生地看看他,过了今时,恐怕…可是在她的身边,端木斯,沁的视线从殿外相会到殿内一直未离开过她!潇敬王一进来,光华茫射,让在场的女眷们都啧啧心叹,俊朗,挺拔,以华服相称,一种骨子的王族贵气展露无疑。战场上枭勇擅战的他,政事上精于玩弄权术的他,冷峻的外表下藏着怎样的心,无人知晓。他的眼神余光却定在了殿上的某一方向,他信步向前风度翩翩地晋见,举手头足让人无形地臣服,他被赐坐于西座。

    “朕今日万分欣喜,缙与我大纭总算缔结良缘,实乃我大纭的福份啊…”南尚宇轩笑道,他的眼神却不时地移向尹若心,而他的心里正在矛盾是否要按计划进行…

    “潇敬王觉得呢?他故意转问他道。潇敬王饮着酒一副淡然不以为意的模样,回道:“皇帝说的甚是。能嫁于智勇双全,又风度翩然的缙国二皇子,这也是纭国郡主的福份呢!”他终于可以正视着她了。短短的一句话听的尹若心,心头颤动,无法乎吸,空气是冰冷的,她的手一阵冰冷,给斯沁斟酒的小手有丝丝的颤斗,而端木斯沁看得一清二楚,可她转而淡笑着,说:“皇帝说的是,潇敬王也说的是,是纭的福份,也是郡主的福份啊!”此时她也可以正视潇敬王,众使心头有千万愁绪,这两人依然伪装得严严实实,他们越是这样越是将彼此伤得透彻,伤得体无完夫,伤得没有了灵魂,只剩光鲜的躯壳…此时,西北座的尹耀天也来插一脚,道:

    “这都是皇上英明阿!”皇帝甚是反感他的阿臾,将其忽略,但是他还是笑了,因为在此刻他愣是看不出那两人还有什么旧情,大喜,道:“传娅衣,为大家祝兴,有美酒不可缺了歌舞美人啊!”

    端木斯沁看到尹若心的淡笑,他沉迷着,抓住了她的粉手,却讶然,怎么她的手一片冰冷!…斯沁咪起眼睛打量着身边的佳人,她的心好像离他很远很远,她的心里还藏着那个人吧!歌舞凌乱,尹若心只觉翩舞殿怎么会那么闷呢?她看着蓝娅衣舞动着纤美的身影,蓝色,的确他们兄妹两都适蓝色,纯粹,干净,却不是真的冰冷。她有意无意地注意着潇敬王的神情,他还是一杯一杯淡然地饮着,眼神却一直悬在翩舞的佳人身上…

    原来是真的,不是错觉,是不得不承认的直觉!尹若心无奈地低头饮尽了杯中的烈酒,却在最后呛到了,直咳嗽,斯沁被她吓到了,脸色发白,赶紧轻拍她的背,关心地啧道:“郡主,不会喝酒,还喝这么多!”

    她的脸刹时变得通红,辣得连眼泪都流出来了,那是真的眼泪,她知道自己会忍不住…

    “好烈啊,”她弯着眼角苦笑,吐着舌头…她的心里痛得快死了…斯沁心疼着,不瞬地将她圈在怀里!而潇敬王看得一清二楚,他们竟然在他的面前那么亲亲我我,妒火怒火,快要烧死他自己了,而他却依然只能放任他们,什么也不能做!他知道,那皇帝每时每刻都盯着他…

    他的心里一片迷茫,他刚才查觉到那些舞者不似平时的舞者,貌似个个有矫捷的身手!潇敬王是从他们的舞步里看出了端倪,习武之人的轻功步法!这皇帝倒底想玩什么花样!

    众人沉浸在一欢喜之中,一曲舞罢,皇上欣然,道:“娅姬之舞真是越来越美,重重有赏。”

    “娅姬,谢过皇上”蓝娅衣轻笑着完全是个纯真的孩子。她被赐座于东北座,与尹耀天并齐,但与尹若心只隔了一个台阶,因为她是皇帝的宠姬,所以地位略高于受封的郡主。其实这样的安排也并非全是身份地位品级的讲究。若真是讲究,潇敬王也应坐东座,而不是坐于尹若心对面的西座了。这其实是皇帝的特意安排,全为了“后戏”的精彩呈现!但是聪明的潇敬王一入座便开始生疑了,他不会放过这个小细节。而后他察觉皇帝的视线一直徘徊于他和尹若心之间…

    皇帝若调查过他在半年前的事,多多少少定会知道什么,所以潇敬王意识到皇帝这样的赐座,定有他的意图,并且他有强烈的直觉:在接下来宴会上定会发生什么!只是没有想到,意外发生的那么快!在潇敬王还没想透彻时,那正在翩舞殿中央舞动的一女子忽然飞身降至尹若心的身旁,于在场的人没反应过来的时间里,已从腰间取出短匕架在了尹若心的脖间,舞群中又一女子飞出,拔剑便挥刺在场的人,此时,在场的人讶然,开始陷入一片混乱之中,刹时间翩舞殿的尖叫声,御前侍卫与那莫名女刺客刀剑交锋的声音,刺耳的剑入体又拔出的声音,不绝于耳!一片一片的腥红,一声一声绝望痛苦地惨叫,一个个刚才还鲜活的生命却一下子暗淡…

    “护驾,护驾”季公公拼命喊着,宝座上的皇帝却依然淡定,庆幸的是没有刺客来刺杀他,此时的潇敬王快速辗转在血池里,皇兄既然不仁那他就不义,飞身挥剑一招就痛快地结束不明舞者的生命,他的动作招招狠绝,鲜血溅在他紫袍上,越加刺眼,仿佛像在发泄,又像在向世人声明若于他潇敬王不利,他就会让他死不冥目!他想马上穿过人群去救他心上的人儿,可无耐那些刺客的个个难缠!

    “啊!”蓝娅衣被一刺客擒住,按理来说这些刺客的身手其实不止蓝娅衣的一半,她的噬血剑可以不瞬取了他们的命!这是怎么回事?明眼人知道这是蓝娅衣的故做娇情,她就算被擒脱身也是一如反掌,她就是想博潇敬王的怜爱。

    而这边女刺客一直胁持着尹若心,却未伤及她半分;端木斯沁脸色煞白,与敌手周旋的同时还要担心着尹若心的安危,他边杀边喊:“若是你动她半分,休怪本皇子将你千刀万剐!”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