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浮生如梦逆时空  第二十九章 翩舞事变现端倪

章节字数:4387  更新时间:09-04-06 11:5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现在尹若心和蓝娅衣是一同受到了威胁!这时的潇敬王盯着尹若心和蓝娅衣的方向时,注意到宝座上的皇帝,嘴边却微露笑意,心一下寒至谷底,这可是南尚宇轩的计谋啊!!

    皇帝在逼潇敬王必须从中做一个决择,是在试探他的真心倒底置于何人!潇敬王的心里已恍悟,其实谁都不会受到危害!他注意道那个刺客一直没动尹若心,从开始受胁到他杀了数计的刺客,尹若心一直好好的。蓝娅衣那边也一样,半分未伤…

    潇敬王一个飞身飞至蓝娅衣面前,他还没动手,刺客就已松开了蓝娅衣!蓝娅衣装做害怕地倒在他的怀里,哆嗦着:“娅衣,好害怕…”

    “不怕,有我在……”潇敬王柔声和着她说,这是听得皇帝的笑颜更加明显。

    尹若心眼争争看着他爱的人至她的生死与不顾从她身前闪过而去相救于另外的女人,她的眼里只剩天昏地暗,嘴角露出了丝苦笑。眼前胁她的刺客怔然,她看到郡主一脸的淡然,但是不知那种淡然叫悲伤!女刺客在为郡主的沉着感到惊讶,对她而言难道生死也可至之度外的?

    “你是皇上派来的吧?”尹若心轻声对着胁持她的女刺客说,风轻云淡的语气。那女刺客心里忽然一阵寒,手有一丝丝的颤动。

    郡主到底是何人,居然可以认出她们是皇帝所派之人!难道“轩纭堂”有异心者透露了她们这次的计划!尹若心察觉女刺客的异样,明白她猜对了!

    如果皇上发现你们身份的败露,会怎么样?”尹若心探问道,纵使她的心痛的透彻,她还是有理智来分析眼前慌乱可怕的场景的!若是以前初涉此世的她定会慌乱无助,现在的她已变成熟了,懂得面对乱世,沉着应乱…

    尹若心无视周围一片狼籍的厮杀,不断有人死去,不断有人倒在鲜血淋淋里。她继续对刺客平和地说道:“你们会死吧。”

    的确,轩纭堂堂规:“若在执行任务中身份败露,必死无疑,连诛其亲属”加入了轩纭堂,就等于结束了自己的灵魂,将生死置之度外,整天冰冷地杀戮,手上沾满了污血,染上一世的罪恶!

    “但是我可以假装什么也不知道”尹若心胸有成竹地浅笑着说。眼前的郡主让女刺客不得不服,她第一次见到看起来那么柔弱的女子居然可以如此临危不惧,她的短匕就架这郡主的喉间,稍稍一动她就会一命呜呼阿!她记得自己第一次接触杀戮鲜血时还哭了三天三夜,郡主面对这样的场景却毫不所惧,还看穿了她!

    “那郡主的条件是?”女刺客会意到这个不是那么简单的郡主的用意,迟疑道。

    “皇帝派出来的人果然很聪明吗?”尹若心看着她的眼睛淡淡地说,女刺客半蒙着面,她的眼睛却有一般女子所没有的犀利。

    尹若心当下觉得此人若归己所用必大有用武之地!“以后跟着我怎么样?”尹若心揣测道,虽然说已掌握她的生死,她的答案是不确定的因素的,因为要她易主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尹若心并不怕她会反将她,至她于死地,要是死她早在开始就被刺客一匕封喉了!定是皇帝有命不准伤及她,那是为什么呢?胁她却不杀她,仅仅是胁持她又为何?暂且不管这个问题,尹若心心里在多多少少有胜算的把握,只是取绝于她,但尹若心还有点担心的是一般死都士忠心耿耿护主心切,会以自刎来示道义。

    既然眼前的刺客一开始就听得出尹若心的用意,还继续问下去,就说明她还不愿死!尹若心捕捉到她眼神里的犹豫了,她赢了。她浅笑道:“给你时间,明天离开纭都之前给我答复!”短短几句话,尹若心就让那刺客心神不定起来,在恍神的刹那,女刺客被前方一掌击中,向后倒去,她的眼神里充满了无奈与痛苦,面纱上顿时染上了一抹鲜红…

    尹若心敛眉,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她便飞身离去…

    尹若心一看是斯沁“救”了她,心底有起了大片大片的寂寥,失落,茫然…不是他,那个她日日心念的人,他去救蓝娅衣了,事实很清楚不过了,潇敬王选的是蓝娅衣…

    不过谢谢你了,端木斯沁,至少还有人知道我在这个世界是存在的。

    “谢谢,”她看着端木斯沁,忽然开口说道。端木斯沁,像看出了她的心思一般,潜笑着道:能就郡主是我端木斯沁的福分呢?其他人还没有这个福分呢?在说其他人的时候,故意看了看不远处正扶着蓝娅衣的潇敬王。虽然她心里明白那刺客根本没意图伤害她,但她多希望…

    今日翩舞殿的夜宴成了血宴,众人不会想到那全是儒雅君王的一手安排,现在他可以暗自高兴了,他知道了潇敬王心里的女人是谁了。风雨过后的翩舞殿,血流成河,众人早已离去,死的死,逃的逃,剩下的是无销烟的战争。

    “众爱卿都还好吧?”皇帝假装受惊,假惺惺地道,只有尹若心和潇敬王心里暗暗鄙夷这个虚伪无齿的君王,居然要牺牲那么多无辜之人的命来达到他的目的!

    “封锁消息吧,这若是传出去,怕是人人都要心慌了!朕自会彻查此事,将那些不明刺客一网打尽!”皇帝说的义正言辞。尹若心心想着:他的话说得很可笑,要真的这样,他真要自打嘴巴了!

    “皇上英明,定会给出交待,此事就交由臣办理吧!”尹耀天积极的禀报,他心里却是一片茫然,这回他就全然不知是谁的阴谋了,…按理来说,潇敬王不会这么做,缙国也不会这么做,那到底是谁那么胆大,他觉的非得逮住元凶,否则多多少少会影响他的计划……

    皇帝有一丝的皱眉被尹若心察觉到了,她暗笑尹耀天的殷勤,还真是会挑时机,这下倒看看这皇帝怎么回答!

    “尹丞相最近为和亲之事劳心劳力,够劳累了,此事朕就命他人来查吧…”皇帝道。

    “能严惩对纭不利的异心分子,是微臣的职责”尹耀天继续是一副尽忠尽责的模样。尹若心心里只想冷笑…

    “众爱卿都受惊了,明日再谈吧,让缙国二皇子受惊了,在鄙国遇险甚感歉意”他致歉道,眼神里却藏有不屑…在异国人在场的皇家大宴上犯乱,这样有损国体的事,皇帝居然还做的出来,潇敬王心里冷嘲他的皇兄。

    “本皇子没事,只要本皇子的郡主没事就好了…”这样的话传到潇敬王的耳里,简直是要寻死!尹若心什么时候成了他的,她是他的,永远都是他潇敬王的!他压抑着心中的怒火,直到他们都离去。

    皇帝借故说累了,命人将尸首收拾,先行离开了翩舞殿…最后离开皇宫时,尹若心没有看潇敬王一眼!她明白了他的心已不再属于她了,何苦还要去看他对其她女人的温柔呢?

    而潇敬王眼睁睁看着尹若心在那斯沁的怀里,离他而去…这样的恨,这样的耻,这样的心痛,他要负他的人加倍的偿还回来!!

    他们终究是要分开旅行了么?…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似秋风画悲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尹若心失了神回到尹府,面对小琳好奇的询问这宴会的变故,她淡淡地只说了一句:是有心之人的作乱。她并不想小琳牵扯进来,要是告诉她纭国居然有这样的皇帝,会怎样?这也是难以启齿的事啊!回房,所有积压她在心底的愁也罢,恨也罢,爱也罢,通通都化成了冰冷的泪珠…她不想任何人看见,于是她躲回了房间,可是轻卧于房梁之上的蓝龙衣,看得是一清二楚,此刻他的神色只剩了凝重和无奈…

    离开吧,忘了吧,继续漂泊吧,沉浮吧…

    总之,无论他对与她多么残忍,但她决定的事,在心里承诺过实现他霸主之愿的誓言,也决不会因他的改变而改变。因为她已踏上缙国的旅途,她再也没有选择的余地了…

    翌日,尹府。

    “呵呵,来了?”尹若心静坐在窗边,身后站着一名黑衣女子。她果然是高手中的高手,居然逃的过尹府高手的重重把守,能安然的来到尹若心的面前!

    “你说你有什么难言之隐?”尹若心呷了口茶淡淡道。她定是有无奈才会甘于做杀手,为某人出卖自己的灵魂卖命,只因尹若心在这杀手离开翩舞殿的时候,读出了她眼里的悲哀。

    “郡主是怎…?”黑衣女子未说完,尹若心便淡笑道:“你是想问我为何知道你有苦衷?”那黑衣女子一愣,心里不由地对眼前的娇弱女子好奇起来,她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竟然对于自己想问的话都明知于心,清清楚楚!

    “郡主要奴婢怎么做,直说吧!”她的心里明白郡主并非简单的女子,只有直接谈“交易”,才能快点结束一直以来的担心竭虑…

    “爽快,够爽快。你要做的就是什么也不用做,继续留在狗皇帝手下。”尹若心话中有意的看着她。黑衣女子的心被打乱了,郡主打的到底是什么算盘,看着眼前女子吃吃地笑着,倾城容颜藏着却有着深如城府的心…

    “鸽子,你看这只鸽子好玩么?小琳前些日子从市集上购得的,送给你了吧…”尹若心从窗边拿来鸽子笼递于黑衣女子的手上,似有深意地看着她。黑衣女子呐闷地端详着鸽子,又看着尹若心越来越明媚的笑,又看看鸽子…昨天郡主不是说过要她易主了吗,这回又叫她继续留在皇帝手下,还送她鸽子,可这鸽子一看就知道是训练有素的信鸽!她恍然顿悟郡主的用意了。她会意道:“谢谢郡主的赏赐,奴婢日后会好生养它的。”

    “恩,不用我多说就明白了,很聪明麻?”

    “奴婢只知道做该做的事,说该说的话就好了。”黑衣女子谨慎有礼道。

    “你有苦衷我不能知道,那我总该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吧?”尹若心浅笑着问她。

    “筱寒雪。”黑衣女子回答道,眼神是如冰雪般冷得傲骨。

    “人如其名,名如其人,好好善待自己知道吗?”尹若心沉吟着转身走向窗边背对她道。

    筱寒雪一怔,多少年了,就连师父也没这样关怀过她,多少年的杀手身涯里,视生命如草介的她,从没想过要好好对待自己。每次任务都是牵好生死状,每次任务都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她觉得是老天可怜她才能苟且活着在世上看到自己的母亲和弟弟。她是师父的徒弟里最出色的一位,在十六岁当年就被引荐入了“轩堂”,她当时并不知道这轩堂是皇帝建立的暗士杀手组织,从武林中精选武艺高强之人,就算他们不愿意,皇帝也会千方百计耍尽各种手段让她们顺从。当筱寒雪知道真相,想和师父声明辞退时,她的师父却惨遭暗杀了,杀师之愁不可不报!想着要如何手刃仇人时,意外可怕的事发生了,回到家里,此时她的母亲和弟弟居然已经双双被虏走了!屋里只剩轩纭堂一封留书,

    “只要你加入我堂,保证你的母亲和弟弟非但没有事,以后还可以过上比以前还好一百倍的日子!你自己好好想想!”带着弑师之恨,虏走家人之痛,她无奈地留在了轩纭堂!

    当她看到平安开心的母亲和弟弟时,她的心松了下来,她的母亲和弟弟不知道她在给轩纭堂卖命,当初一批人马来带走他们母子的时候只说是筱寒雪的意思,让他们迁新居。

    “雪儿,你哪来那么多银子?母亲问过她。她一怔,连忙解释说:“娘,我跟了有钱的主儿,我给她打点锁事,他就会给我们很多银子!”

    “哦,那主子是谁呢?让娘哪天前去谢谢他们…”

    “寒毅,也要跟有钱的主儿,可以挣很多银子,给娘和姐姐……”一个才5,6岁左右的男孩歪着头,天真地说着。。听到这样的话,篠寒雪的心更是发寒,虽然是童言,但她想都不敢想若是他……篠寒雪立即僵硬地打断:“娘,不用了…”

    “为什么阿?这是理当道谢的…”

    “哦,娘,我…我也说过,他说不用麻烦您老人家了!”篠寒雪心虚道。

    “哦?”

    “是啊,怎么麻烦你老人家走一趟呢?”门外忽然传来一女子的声音,篠寒雪一看心里一惊,她怎么来了!说话的人不是谁,正是与她同时加入轩纭堂的紫姻。平日,做任务时老是喜欢强她的功劳,喜欢冷嘲热讽的势力人物。加入轩纭堂几日来,要不是篠寒雪机灵,不知道自己还没开始做杀手时,就已成为她同门的手下亡魂了。

    “雪儿很懂事呢?在我边上帮我打理琐碎的事,帮了我不少忙呢?大娘,您就别担心了”她看了看篠寒雪殷切地笑道。

    篠寒雪从紫姻的眼神里明白过来,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