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浮生如梦逆时空  第三十章 相见亦难别亦难

章节字数:3099  更新时间:09-04-06 12: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是啊,可是小姐也对我很好呢!”篠寒雪开始应和着她,她知道这次紫姻是过来帮她的,想必定是堂主的意思。

    “日后,府上的事情,会比较多,雪儿可能会很忙呢,可能会少点回来看你,对不住大娘您了,雪儿也很辛苦的,大娘,您要理解啊……”紫姻皱眉带着殷切的眼神看着她母亲说。

    “哪里的话,小姐对我们这么好,我们哪会有怨言呢?”篠寒雪的母亲的眼里含着泪花连连感激道。

    “雪儿,好好做事,别给小姐贴乱了,知道么?”

    “是,知道了,娘,小姐来找我,定是有事了,娘那我先走了,娘,您要保重,寒毅,要听娘的话知道吗?我会经常回来看看的……”篠寒雪看着母亲,摸着弟弟的头不舍地说道。

    “小姐都说了,日后会忙,你也别心急着回来,要做好事就好,娘没事的,你也好好照顾自己”母亲语重心长地对她说,她哪里知道自己的女儿这一去,随时命在旦夕,她过的又是怎样残忍不堪,血泪交杂的日子啊,更不知何时才会来啊!

    林中,两女子静静对立。

    “是堂主派我来,解你的围,堂主,希望你好好为轩纭堂做事,明白吗!”

    “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教训我了?”

    “哼,别以为堂主器重你,你的尾巴就翘到天上去了!你就不把我把这事告诉你娘吗?”紫姻横眉不悦威胁道。

    “哦。是吗?要是想拆穿我,你刚才就会做了,还要等到以后么?”

    “你,你!”紫姻发怒了,喝道“篠寒雪,你给我等着瞧,别太嚣张了!”喝罢,紫烟飞身而去。篠寒雪一下就软倒在树边,刚才的她就一直撑着,她有什么办法呢?为什么上天要这样折磨她呢,为了亲人的安危,她要勇敢坚强的活下去,哪怕是再大的痛,她都愿意承受!

    篠寒雪怔怔地看着尹若心娇弱的背影,心里有无限的情绪,却无法说,想说又与何人说?

    “这世界很有趣,它会帮你做好决定,快乐悲伤,痛苦幸福,我们能做的只有两种方式,一种是享受,另一种就是承受。假如整个世界都抛弃了我们,没关系,还有自己呢。”尹若心背着篠寒雪静静地阐述,她的语气让篠寒雪觉得充满了沧桑,这样一个要什么有什么的郡主,也会有无奈的伤痛?篠寒雪觉得不可思议。

    “寒雪明白了,多谢郡主的指点。”篠寒雪忽然觉得或许和郡主真的可以做知己,就算不能做知己,起码可以多个说说话的人,郡主似乎不是像她表象看来那么冷淡的人。

    “时候不早了,我很快就要启程了,你也快点回去吧,否则会要有人起疑的。与你会不利。保重,篠寒雪姑娘。”

    “是,郡主。”

    “日后,请称我程蕙心,这样的称呼,可以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寒雪,明白”

    “恩,快离开吧,”

    一个飞身,篠寒雪就已消失在尹若心的视线。

    程惠心?尹若心?有多久没唤自己的名字了?现在的自己倒底是程蕙心还是尹若心呢?自己对这个问题却想深究起来。尹若心到底有多少本事?擅舞弄琴,现在的自己也会;说起诗词歌赋,据小琳的描述我应该比以前的尹若心略胜一筹。蓝龙衣当初凭什么认为我不是尹若心的,这会儿我才开始好奇起来,还想翻翻陈年旧帐。想得入了神,自然会忽略一向来去无影踪的蓝龙衣。这会儿,我连他什么时候就在我背后的都不知道。我一转头,就看到了他冰冷的招牌表情,着实被吓了一大跳。

    “蓝大侠,请您好歹也出个声,行吗?人吓人,吓死人的啊!”我条件反射地对他喝道。

    “想什么那么入神?我都敲了很多次门了,郡主,不会您有耳背吧!”他嬉笑地挑驳,似乎很少能看他这样的笑,笑得很纯粹,很好看。自己不怒反也笑了。“蓝大狭您不防多笑,这样或许活得久一点哈!”我趁机挑侃道。

    “哦?这么说来将死之人,只要一笑,就很快会重返人间喽?”

    “是啊,呵呵!”“无稽之谈。”这么四个字无情地钻进我耳里,平熄的怒火又熊熊燃烧起来,

    “不跟你这种古板的人说了,越说我也会被你传染的!”我气道。

    “呵呵,那么聪明的尹若心怎么这么快就认输了呢?连一个杀人都不眨眼的杀手都说服的了,怎么说不过我蓝某人呢?”这句话不轻不重,可钻进我的耳里犹如晴天霹雳。我早该料到尹府并不安全,由蓝龙衣处处监视着,我还能隐瞒得过什么呢?我吃惊得不由颤抖,不过转而一想,就算蓝龙衣知道了又如何,他应该正想探听纭国皇帝的一举一动才是,这样一来还真便宜他了,以后我的人都要经他一手,真是不爽快。

    不过,我真正担心的是蓝龙衣会不屑筱寒雪的情报,直接将她…我不敢想下去,忍不住厉声问他:“请您告诉我的人现在还活着吗!”

    “哈哈,放心吧,蓝某人怎会动公主的人呢?”

    “算你识相!”我舒了口气,蓝龙衣是敢做敢当之人,他说没有就应该是没有…

    “话说回来,您应该已经知道她的身份了吧?”

    “知道又怎样,不知道又如何,我只想知道公主你倒底想干什么!这回公主主又想玩什么花样呢!”蓝龙衣收起嬉笑的表情,正色冰冷地质问起来。

    这样的变化让人不知所措,刚才好好的,怎么忽然那么面无表情,被他吓到的自己只能假装镇定,来减少恐惧,这时蓝龙衣的眼神简直可以直接取了我的小命。

    “玩花样?您知道了又怎样,不知道又如何,反正与你无关!”我学着他的语气反驳,但是我并不知道这样一句话,却真正地触怒了蓝龙衣,他已在不瞬毫无距离地站在我的面前,我下意识用手推他时,却被他狠狠地抓住了!

    “你干吗?”

    “没干吗!”他沉吟着,此时,他俊秀的脸庞却向我慢慢靠近。千均一发,我出其不意地给了他一记耳光,今天的蓝龙衣总感觉是有些反常。

    “蓝龙衣,你醒醒!你怎么可以…”耳光一落下,自己的手掌便发烫,我很快感到歉疚,

    “对不起。”我怎么能这样打蓝龙衣呢?

    “你能保证她是你完全的信任者吗?你怎么不去好好想想她也可能是皇帝将计就计派来确认你的举动的呢!”他抚着脸无奈似得笑道。我一听有点僵住了,我是没有考虑到这点,

    “可我的直觉告诉我,她定是可信任之人!”

    “呵呵,那么直觉可以保证你的安危么!”蓝龙衣冷笑道。我已哑口无言,只能定定地看着蓝龙衣,

    “公主,不要自做聪明,也不要感情用事,做任何事请好好考虑你自己的安危。”

    “什么自作聪明?感情用事?”我的自尊心毫无疑问地遭到了严重的打击。

    “她能前来,就说明我已有了八成的把握,至于你说那两成不测就看天意了。”我相信自己的判断。

    “哦?公主要好自为之。该启程了。”蓝龙衣转身淡然离去。“刚才对不起。”我对着他的背影轻声道歉,说到底他纯粹是为我的安危着想。

    “公主,要是真的觉得内疚,就放弃你刚才的念头。”他回头再次劝言。

    去缙国的护送郡主的人马比半年前她初上花轿多了一倍,冗长的云骑,浩浩荡荡地穿过纭都东城的中心街道,街上的百姓,看的疑惑,不明白半年的时间发生了什么,但看到那么喜庆的场面,还是抛弃了疑惑,充满了喜悦。尽情地快乐吧,喜悦吧,恐怕日后的纭国会有一场暴风雨。这一次,真的要离开了吗,带不走的,留不下的,她全部交付命运,命运的手摧她向前,她也只能无可奈何,柔肠一寸愁千屡,赏遍风月,只是无心绪。不停回想着见他的最后一幕,泪水不停地在眼眶里挣扎,最后还是流下。

    “郡主,怎么了?”小琳看到郡主忽然间的泪水,心急的问,她知道她真正的心意,她什么忙帮不上,只能心叹。

    恩怨情仇过往云烟,又何苦再缠绵?谁在等待,谁在追寻,又何苦后悔?昨日已没,今日又将逝,纵使爱的痴迷,疯狂,最后却只剩泪水与相思的残念?离开,停留,有太多的理由,累,疲惫,坐在轿子里的她,掀开帘子,静静看着夕阳渐渐的衰弱,回想起那时夕阳山中贪婪地索取他的疼爱,回头纭都已在暮色中淹没。听到心跳的脆弱,谁能代替我,再回去看看他,离开后的变化,他会在乎吗?曾经贪婪,曾经希望得到你的全部,幸福就那样放在手掌中,又让自己亲手毁灭。雨,来的忽然。大雨倾盆。整个世界都沉浸在浑浊与朦胧中……

    深呼吸,换一声叹气,闭眼睛,有你的画面却依然清晰。雨中,潇敬王静静地站立着,他就眼睁睁得看着她远去,却无能为力。她给了他相逢的温暖,给了他离别的叹息,紧握的拳头,脸上却看不清是什么表情……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