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山河日月又一边  第四十七章 忆昔始觉海非深

章节字数:2753  更新时间:09-10-26 10:3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雪下得很大,很大,仿佛试图冻结整个世界,那是我吗?我不敢相信自己就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静静地看着他向我走来,可是他的每一步都是那么慢…但他的笑容是如此清晰,那是南尚宇航,是他!我向前跑着,却离他越来越远,仿佛我走的是逆时光的隧道,我拼命地喊他,他却像是一点也没有听见,他依然静静地迈着坚实的步子,向我走来,可是那样的行进就等于离我远去,为什么我们怎么也无法靠近?寒风,冰雪,每一片雪落在肌肤上都是那么刺骨…然而过了不知多久,我们却已紧紧拥抱,雪地里有红色的光芒,不瞬间我却将他推开了,因为,誓火琉璃,就藏在他的手心,他用那样陌生的眼神看着我,我感到恐慌,转而雪地上一片片血红晕染开来,整个世界一片鲜红的血色,他却依然笑着,那笑里,充满了狡黠,恨意…他是潇敬王,是他,勿雍至疑,心痛到无法跳动,胸口好压抑…

    “喂,醒醒,起来把药喝了吧…”有谁在推我?

    当我吃痛地睁开眼,看到了他,倒楣鬼?原来刚才的一切都是梦啊,悻然是梦!转而环顾周围,这里是布置华美的房间,重重叠叠的纱帐,虚掩着,纱帐后有裘皮榻椅…雕栏玉砌,红木精致的瓷器…天阿,我是怎么会在这里,我恍然撑起依然无力身子,现在,我应该是在马上赶去蓝玺才对!他被我忽然的清醒里怅然吓了一跳,碗里的液体溢了出来,难闻的药味,传到鼻尖,只想做呕!

    纷白的床单被药染的血红,血红,潋滟…这是悬尾鸢的味道,有多久没用这种药了,可是我永远也不会忘记它的味道,有关于他的味道。怎么又回忆起来了,只要是记得那个曾经的笑容,就会想起他说过的话,无论是心痛的对话,还是甜言蜜语的虚假,放不下,你可以爱我很久吗?没有问过,谁会想到一切都是短暂的幻影。不想了,头好痛……等等!他怎么会知道悬尾鸢?!

    “你已经昏了三天了,喝了药好好休息吧!”

    “什…什…么!”那蓝龙衣…他!晴天霹雳!心如刀绞!我怎么…!

    “呵,您是开玩笑的吧?”她傻傻地笑道,心里已翻江道海,我挣扎着起身。赫然发现自己身上已不是原来的衣服,惊讶的瞪着他……

    “你要去哪里?”倒楣鬼不悦似地挡了我的道。

    “让开,卑鄙小人!”可是,现在我连说话的语势都那么弱…

    “我是卑鄙小人怎样?你觉得昏迷了三天才刚醒来的人还能起身赶路吗?”他再次强调那个残忍的事实,他的嘴角却有些另人不解的笑意…

    “你满意了吗?我不能赶路你满意了吗?”她心里有股难以下咽的气,真是遇人不淑!她冲他大发脾气,抛开自己的委屈,现在她生自己的气,都是她错,现在蓝龙衣他…她不敢想下去。

    “是你自己身子骨弱不能赶路,怪我做何?淋得和落汤鸡一样,要怪就怪老天爷,又让你犯病了…”他饶有兴味地道,语气藏有不屑。“你应该感谢我的救命之恩。”他窃笑道。

    “你走开!”她一把拿起枕头,向他砸去,他全然没有防备,手上的药汤四溅,全溢了出来,他的衣衫上沾满了红色斑迹。

    “看来还是很会发脾气吗?还是没变啊?”他喃喃自语道,轻声地只有他自己听到…大哥,二哥,怎么会受得了你这样的脾气呢?

    他转身离开,屋子里只有一片沉寂。转而她的双眼爬上了迷雾,为什么会那么累?现在她的心里背负着无限的罪恶,内疚,自责……闷在被子里啜泣,她现在能做什么,倒底她还能做些什么?

    “起来,喝药了…”外头有冰冷的声音,被子忽然被粗鲁地扯开了…看着她哭花的脸,他却有想笑的冲动。

    “不喝药,怎么有力气去做你想做的事呢?”他的语气只有平淡,但听得出来有些哄骗的成分…她根本不想理会眼前这个卑鄙小人,因为她隐约感觉这个倒霉鬼绝不会是泛泛之辈。

    只因为她的一己之私害了蓝龙衣,她还要继续做她想做的事吗?她的思绪飘荡着,何去何从?

    “南尚宇涵是谁?”他忽然问道,将她拉回了现实…一开始她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但她还是清醒的,她眯起眼开始打量着他,南尚宇涵,你难道会不知道?名声响彻纭,缙,蓝玺的潇敬王的名号,你会不知道?

    “你在昏迷的时候一直在喊那个男人的名字呢?”他的嘴角犯起一丝仇恨的笑意,似乎还有什么事藏在他的心底…眼前这个倒楣鬼并不会是什么普通的少年,悬尾鸢和她的病情只有少数人知道,他倒底会是谁?跟着她的目的是为何?如果是这样,蓝龙衣恐怕早已糟遇了不测了!

    “他是我永远的仇人!”尹若心无所谓地说,“我连做梦也要追杀他”她是想看看这倒霉鬼会是怎样的反应…

    “哦,是这样的吗?”他的眼神里充满了不相信。

    “那又是什么深仇大恨?”他又问。他倒底想问出什么呢?“因为…”此时,她却一时编不出让人信服的理由来,“你管那么多干吗?”尹若心连忙想转移话题。

    他的笑意很深,却转化成了寒意,深瞳里有无限的邪气…

    “看样子是因为他不爱你,抛弃了你,所以你就恨他了?”他忽然问道,不象在问,而是陈述,他现在似乎对这个问题很感兴趣极了。

    “你到底是谁?!”她着实有点惊愕,虽然已经在怀疑,但他看样子似乎很想摊牌了?

    “我想也是,怎么会有男人忍受得聊你这种脾气?女人的心眼总是那么小的,哎。”他继续自顾自己地说道,那种语气满是挑拨与嘲笑,此时的尹若心已气的说不出话来。

    “怎么,没话说了?”他看她气急败坏的样子有趣极了,原来玩弄人这么有趣啊?

    “不爱你,也情有可原,可能是他看上其他女人了,所以……”他继续风轻云淡地道,可是当他抬眼看到她的那双的水眸,他却停顿住了。

    “所以嘛,你还接受现实好了,杀了他,他也不会爱你的……”一瞬之后,他继续道。他不知道自己刚才的瞬间为什么会有心软的错觉,这妖女肯定是这样才让大哥二哥招架不住的,他试着舒缓一口气,差点就被迷惑了。

    她忽然想起来南尚宇涵已经不再在乎她了,心里被深针一针地折磨,是她自己要将他亲手推开的,还有什么资格让他爱她呢?她安静的流着泪,有莫大的悲伤笼罩着她,将她一点点击垮。端木斯沂看她失魂的样子,心里不知为什么却不太愉悦。在为自己刚才说的那些话伤脑筋吧?他其实也实在弄不清楚他们到底是怎么回事,之前听说在翩舞血宴上潇敬王的举动移情别恋了,可是最近又传出他对她的“死”伤心欲绝,他是真的有点困惑了…

    “那你现在还爱那个仇人吗?”他忽然这么问,简直无厘头极了。尹若心愣着,失落的情绪还没收好,不知道该诚实还是撒慌,眼前这个人真的缠的是没完。

    “私人问题,谢绝回答!”她冰冷地看着他。

    “哦,是这样的阿?”他若有所思地打量着她,明明是肯定的回答,却还要假装?

    “那么现在我该问你了!你跟着我倒底是为什么?”尹若心问得漫不经心,那双圆眸等着他不放。

    “悬尾鸢用的恰到好处吗?”尹若心继续说道,想看穿了他的神情。

    他一愣,很是惊讶于她的敏感与警觉!

    “尹若心,璃心公主,随便你是什么身份,我想有你在这游戏里会越来越有趣才对!”此时,他的表情变成了冷傲,这她的心一寒。反正不管潇敬王是不是还在意她,她不语接过药,不再言语,多说无益,无论是毒药还是救命药,她已不能实现对他的承诺吗?疆域图到头来还是没有机会给他!绕了一圈,自己所做的一切结果都只是惘然…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