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六章 人肉玩偶

章节字数:3222  更新时间:09-05-08 20:5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从没想过要和他天长地久,从没奢求过。可我也盼望曾经拥有。那样,我也就够了,这一生也就知足了,可为什么?我的人生,我的命运,为什么又偏偏是你?我不恨你,说出来哪还叫恨啊,我对你是说不出来的恨啊------。”

    说完她又放声大哭起来。

    听到她说这句话,我狂晕。我心想,这是什么逻辑啊?可甭管什么逻辑,这梁子可结大了。我可够倒霉的,可这就是命运,我可以逃避一会儿吗?

    我对着她勉强笑了笑,我知道我此刻笑的很尴尬,可我只能依旧笑着说:“我,只希望你好过一点,别在这么难过,那什么,我还是走吧。”刚想逃脱,她又把我叫住了。

    “我刚才已经说了,说出“我恨你”这三个字后,居然是那么解恨。所以,我已经不恨你了。”她擦干眼泪对我说道。

    我又纳闷,这女人恨与不恨之间转化的也太快了吧?我试探着说:“真的不恨?”她很肯定的说:“不恨。”

    我松了口气,要知道,因为我实在不想让这样难缠的女人恨我。可是,她为什么又说不恨就不恨了呢?

    我把这个想法一字不漏的传达给了她。她显然很满意,而且还直夸我:“杜可风,我果然没看错你,你确实比别人想的深,想的多。是个做卧底的材料。”

    我对她只有咧着嘴苦笑:“你别拍我马屁了,有什么事儿,你就说吧?”她看着我,或者用“盯”字更加合适,足足有五秒钟,然后缓缓的说:“因为,我要你保护我。”她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里居然出现了一丝难以察觉的恐惧。

    “保护?”我不解的问道。“是的。”我问:“怎么了?难道你做线人,警方没承诺要保护你吗?”

    “废话,肯定和我说了呀,可那也只是句废话。我深在巢穴,局势每天都在变,很难保证我什么时候会遭遇不测,警察又不是神仙。

    那时候就象电视剧里演的那样,事发后警察来了,我也早就驾鹤西去了,到时候连个哭的地方都着不找,当然也没个抱着我身体哭的人。”

    她说着说着就独个忧伤起来,仿佛真的在想自己的后事。

    “想什么啊,好好的干嘛咒自己啊,怎么说你也长的貌美如花,气赛常娥。怎么命就这么贱啊,到时候在碰上个年轻点的男法医,他不多碰你几下就不错了。

    在说,不是还有我和小成吗?我敢保证,假如你要遭遇什么不测?小成一定会哭个死去活来,拽着你那仙鹤尾巴跟了去。”

    我边说边注意观察陈嘉楠的表情,此时脸红的跟个小番茄一样。

    但她一听我说小成会跟了去,虽然明知道我开的是玩笑,可依然很惊恐的看着我说:“不要告诉他,求求你,我不想让他看到我现在这个样子。我们之间,早就结束了。”

    我故意装的很冷酷的样子说:“可你刚才不是还说要让我们兄弟残杀。”

    她用幽怨的目光看着我,然后说:“你明明知道我说的是假话,气话的。”

    我看着她那表情,叹了口气:“算了,算了,就看不了你这种表情,跟个被遗弃了的小动物似的,有好几次我差点就想说出来了,看着他找你又找不到你的样子,我都替他难受。

    就最后强咬着牙没说,可憋死我了。他大概永远也想不到,你根本就没离开过这个地方,甚至,你们离的很近。”

    她用充满信任的目光看着我说:“谢谢你,我知道你会体凉我的难处。”

    然后她继续说道:“好了,现在咱们谈正经的,我把我这边的情况先告诉你一些,但我知道的不多,我只知道,最近王岭南在尝试研究新型毒品。”

    我马上问:“是什么类型的毒?”

    她说:“你先听我把话说完好吗?什么毒我不清楚,但我知道他们肯定在制作,并且很快就会成功,到时候,他马上就会批量生产,那么,危害程度,可想而知。”

    “消息准确吗?你怎么知道的?”我继续追问。

    她默默说:“是他让我接待的那些,“朋友”们说的,那些猪,想要你的时候,什么该说的,不该说的都会同你讲,应该错不了的。”

    她看着我盯着她看,象明白了什么,避开了我的目光。

    我默默的说:“你有没有想过离开王岭南,他迟早是要伏法的,再说你明知道他是在利用你!你年轻,漂亮,在未来,你要去追逐的东西还有很多,其中就包括自己的爱情。”

    她看着窗外很纯真的笑了,她笑着说:“象我这样的人,谁会真正爱我?也就是小成那个傻瓜。对了,那个傻瓜最近还好吗?

    我静静的看着她说:“他出了得那个相思病,其它什么都很好。”

    她点点头,笑了笑继续讲到:“三年前,我认识王岭南,却没想到,救我的是他,害我的,也是他。

    那次是他第三次找我,他问我身上的伤是怎么来的?我说,被我男朋友打的。也就是陈树成打的。

    他问我需不需要报仇,我默许了----,我当时真的快被陈树成逼疯了,他就像影子一样缠着我,并且,他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我,真的,不想,让他在骚扰我。”说道这里,陈嘉楠浑身直不住的打摆,仿佛得了癫痫一样。

    我赶紧给她拿了一杯热水,她喝下后安静了许多。她缓了缓情绪接着说:“谁知我却作茧自缚,王岭南那个时候需要他那样的人才,居然把他招收了。

    可是陈树成居然也很听他的话,让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其中也执行了王岭南要他做的一件事,那就是,不要碰我。

    可是,可是我一看他的眼睛我就害怕,他就象影子一样笼罩在我身心,让我终日活在恐惧当中,就在那个时候,我遇到了小成。

    起先就觉得他挺好玩的,是他让我一直恐惧着的心灵,得到了短暂的松弛,也让我觉得,世上也有好人----可也就在那时候,王岭南突然提出让我参与,交易毒品的活动,我死活不去,他就用小成威胁我。

    他真的好狠,只不过他狠的是让你选择,可你没得选择,你只能跟着他的思路走,不过索性在那次交易中遇到了你,我终于得到了解脱,一切都可以结束了。”

    我听到这里心想,怪不得她当时说遇见我太好了。原来过程是这样的。

    她接着说:“可是我的噩梦并没有结束,等我出来的时候,他已经又在等我了-----。什么叫跳进黄河也洗不清,说的就是我这样的。

    我那时已经身不由己了,那次出狱后,他总算没在让我在交易毒品,可是,他却,在我没有防范的时候,给我下了迷药,让那些臭男人------。

    他拍了我的录像和照片后,用那些东西胁迫我,让我做了人肉玩偶,如果我不做的话,他就要把那些东西发宣传单------。我实在受不了了,受不了了。”说着说着,她竟不自觉的又发起抖来。

    我赶紧给她捂上了床单,关切的说:“你没事吧?法律会严厉制裁他们的。我保证!”她忍了忍说:“还好,只是,我的精神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了,而且我怀疑,他现在已经开始给我试验毒品了。更可怕的事,我居然不知道他用的什么方法给我下的药?

    所以我选择搬了出来,也选择了给你当线人,只有快点把这帮人处理了,我才可以解脱,不然我只有死。

    我刚才吃饭的时候,和刚才发抖的原因,是因为我对某一样毒品上了瘾,可我居然不知道那个东西是什么类型的毒品,所以,当我意识到这点以后,就知道自己的处境已经很危险了,所以你的动作也要快,不然,我真的会死!”

    “这么说的话,那个摄象机不是王岭南指使你这么干的,可你为什么要录呢?”我好奇的问道。

    她看着我的眼睛说:“跟网上学的呀,你没听说过张钰事件吗,我这个跟她有异曲同工之处,并且屡试不爽,所以有很多猪,我都给他们备了份。当然他们都没你聪明。”

    我苦笑说:“那我也只是只聪明一点的猪吧?”

    她也梨花带雨的笑了:“那是你自己说的。”

    我说:“我明白你现在的处境了,我会加紧前进的步伐的,你也多加小心,我会暗中保护你。”她又补充道:“但表面我们要装做不认识。”

    我说:“当然。好了,你休息吧,我走了。”“等等。”她叫住了我说,“你不把你的摄象机拆了啊,这样我睡觉不习惯。在说,你也不好这口吧?”我笑着说:“本来就没有,你叫我拆什么啊?”

    她揉了揉凌乱的头发,恨恨的对我说:“杜可风,我以后信你的才怪。”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开门出去。可我一开门,就吓的一哆嗦,因为门口居然立着个人,居然是他!

    -----------连城书盟www。lcread。com------------

    (今天看到回升一名,让偶的精神为之一振!谢谢偶所有的卧迷们,亲下。但请继续把你手中的橄榄枝送给鱼鱼吧,然后留个评哦,让偶知道你们来了~~~不然俺还是很容易出局的,那就没有下部惊艳之作《鼠男友》给亲们看了,目前此小说正努力攒稿中----,有你们的支持,偶才会更有动力的!!!感谢,鞠躬!)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