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一章 已达化境?

章节字数:2702  更新时间:09-05-19 21: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亲们,话说大赛开始进入后半程了,形势严峻。请支持鱼鱼的亲们,一定要投上宝贵的橄榄枝呀!这个真的很重要~~~~~~。)

    哈哈哈哈------。

    我们四个人都笑了起来。

    每个人都笑的那么自然,那么和谐。氛围一下子变的热闹起来。

    我自认为我的演技以达化境。只有我的心,知道我现在的笑,是多么的假。

    四人说说笑笑,谈了些杂七杂八的话题后,王岭南起身告辞,并对栗子微笑着说:“好好照看她妈妈,工作的事,不要担心,他会找个临促先顶着。”

    我心说不干才好来,其实我一知道栗子的供应商,居然是王岭南的时候,就不想在让她干了。

    可怕她以为我在吃醋,就一直拖着到现在没说。

    一句话,还是面子问题。

    此时他要走,我和栗子当然要送他,只是我是虚情假意,栗子就不知道是什么意了。

    此时刚把他送到门口,却没想到,迎面碰上了王岭南的妹妹——王雨露。

    她进门的表情慌慌张张的,差点撞到我们身上。不过一见到我们还是一一打了招呼,尤其是对栗子她妈。显的这小妮子家教很好。

    王岭南好奇的问他妹妹:“你怎么来了?有事吗?”他妹妹使了使眼神,意思是让他到外面说,我一看情况不对,也跟了出去,留下栗子照看她妈。

    只听露露对他哥说:“你怎么又关机啊?”

    王岭南笑笑说:“我不喜欢看朋友的时候被打扰,你哥哥这么多年的习惯,你又不是不知道?”

    露露叹口气说:“好了,不说这个了,咱家的迪厅被人砸了!”

    “什么?”我和王岭南同时叫了出来。

    露露接着说:“小林哥在那照顾着,他说你在这里,我就赶来了。”

    王岭南一看事情紧急,马上要走。

    我连忙喊住他说:“岭南,呵呵,我可以这样叫你吧?我也去。”

    他回头笑了笑说:“不用了,你去干什么?在这照看蕊蕊她妈吧。”

    谁知露露却说:“让,让他去也好。”

    王岭南奇道:“为什么?”露露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她哥说:“因为那个人,指名道姓的让他出来。”

    “什么人让他出来?他们几个人?”王岭南皱着眉头问他妹妹。

    “一个人。”露露说。

    “一个人?”王岭南惊讶道,然后眼睛不自觉斜向左上方,表情中充满严峻,似乎正在考虑这件事究竟是谁做的?

    可能他觉得以他现在的势力,几乎没人敢动他的地盘,除非此人吃了熊心豹子胆。

    他想了半天也似乎没想出这么个人来。

    “一个人?一个人就敢砸我的场子?好。”他喃喃自语道,然后忽然就笑了。

    他笑着对露露说:“你没问你林哥当时在干嘛?一个人让人家把场子砸了,他可真废物!”说这话的时候,他就好象听说别人家出了事,自己窃喜了一把,还有心情挤兑。

    如果说有城府的人我以前见过,那是没见到王岭南以前。因为那些人的举重若轻,大都是装出来的,如果在相同的情况下,早已判若两人。

    表情不是急噪不堪,暴跳如雷,就是别的什么臭态了。毕竟“每临大事有静气”不是每个人都能做的到的。

    而此时的王岭南在这样情急之下的言谈举止,跟刚才的言谈举止都差别不大,似乎本性就是如此。

    人世间,也在没有任何事情可以让他生气。

    只是此转眼间,他笑意中眼神有些变了。

    他的变化似乎都只是眼神在变化,根本不显露在表情上。

    我一直都觉得他的眼睛就好象黑色的湖,平静而安宁,但是永远让你看不清里面究竟有什么?

    而此时这个湖底下似乎蕴涵某种未知的力量或东西,它正在伺机而起,并且离湖面越来越近。

    这时露露说:“不是,听林哥说,本来那个人没什么,只不过是个醉鬼。大白天的想往咱迪厅闯,小黑和小白拦住他,没让进,于是就吵起来了------。”

    王岭南眼中突然又有了变化,那个某种未知的力量或东西,在接近湖面的时候突然消失了,消失的无影无踪,就仿佛从来没存在过似的。

    我突然想起一则寓言,师对徒讲,什么样的魔最厉害?徒想了半天答,身体越大,活的年岁越长,还有模样越丑陋的越厉害!

    师笑了笑,摇头道,都不对,然后看着他的徒弟说,有了佛性的魔,才最厉害!

    难道我面对的这个人,真的已达化境?

    而此时露露接着讲,“他突然往回走,本来以为他要走,谁知他突然抓起旁边的一辆自行车就往迪厅的迎宾门上砸,那个门整个一块钢化玻璃,那些玻璃的小碎块把小白的耳朵也割伤了。

    然后他又叫骂,说,让杜可风出来,还说,还说---。”

    我见露露看着我“还说”个没完,就问:“还说什么?”

    露露此时才吞吞吐吐的说:“还说,你见色忘友,叫你,把陈嘉楠那个小婊子,交出来。”说到最后几个字,露露的声音越来越低,头也越来越低。

    只是拿眼睛不断的瞟我。我咳了一声,话说到这个份上,我当然知道那个人是谁。

    肯定是小成。

    只是,他明知道我白天不在迪厅工作,跑到那里闹什么呢?

    我猛然想到,对了,按照小成这傻小子的个性,他肯定是喝了闷酒,却又不知哪得到的消息,知道陈嘉楠在迪厅里,就以为我把她藏那了。

    这两天我根本没怎么去过学校的大课堂,也不知道他在哪里,看来他同样也没去上学。

    并且心情不佳。

    实际上,陈嘉楠平常的时候是在那“坐台”的。

    我曾经告诫过她:“你那么怕你的形象在小成心目中泯灭,可在这里你不怕小成撞见吗?”

    她摇了摇头说:“我曾经跟他说过了,我最讨厌男孩子上迪厅,因为那里没一个好人。

    他承诺我一定不去,为了我,他什么都肯做。

    他也一定会为我守住这个承诺的。

    况且,一有了“活”,我还是要出去的----。”

    一想到这些,我就很心酸,脑子也不断重复着一个问题,他们会有结果吗?

    如果小成知道陈嘉楠不仅是我的“情人”,而且还是个大众“情人”以后。他会怎么想?

    他还会这样爱她吗?

    王岭南似乎觉察出了我的不对,他把我拉的离露露远了些,然后意味深远的问:“你和我们那的美月小姐真的---。”

    他似乎说不出口,然后又转了个话题笑着问:“怎么认识的?”

    我一听他这话,就寻思着,可真他娘是条狐狸,先把话很自然的往那边引,然后突然话锋一转问怎么认识的?

    一般人在无意识的情况下也就把实话吐露了。

    可我说了实话,这事可就大了。好在我平常多锻炼假话,看来甭管锻炼什么,都有它用的着的时候。

    所以此刻我的回答也挺绝,我顿了顿故装尴尬的说:“就像磁铁吸磁铁那样认识的呗。咳咳,在说,这事你让我怎么说?

    就是犯了全天下男人都容易犯的错嘛,你知道我平常在那唱歌,一来二去,怎么也能认识。在加上那天,我不知怎么糊里糊涂的就喝多了,我都不知道做没做,反正在一块了------。”

    这套对白,本来是陈嘉楠和我,合伙用来准备骗小成的,却没想到我先在这用上了。

    -----------连城书盟www。lcread。com------------

    非常感谢所有的卧迷们。有你们的支持,我就有了最大的动力。请继续把你手中的橄榄枝送给鱼鱼,让偶知道你们来了~~~感谢,鞠躬!继续码字中------。鱼的最新力作《鼠男友》http://www。lcread。com/bookPage/73600/index。html以正式开坑,希望亲们多多支持~~~~(*^__^*)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