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月照伊人脸  第3章 最笨的新娘

章节字数:2921  更新时间:09-08-11 12:1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月升中,柔美的月光仿佛一面淡黄色的纱绸,照得万物皆美。

    王府的钟楼上传阅着钟乐队的奏乐声,热闹烘烘的。丫头小姐们皆忙成了一团。也许我该庆幸,若在现代要有这么庞大的婚礼,那也是很难见的。

    我望着窗外的情景,不由叹了口气,实在不知宛若的神通广大到什么地步,竟也能骗张笑游乖乖的与我成亲。

    钟乐鸣了三声,吉时已到了。

    一位喜娘迈着莲步走进了我的房间,谄媚的对我笑道:见过上官大人。

    我听声音十分耳熟,别过头一看,不由的一愣,才冷笑了起来:怎么又是你。

    这一位喜娘不是别人,正是那鱼水阁的十四娘。如今会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不会觉得惊讶了。

    十四娘笑眯眯的道:上官大人的第一大媒可是十四娘我帮着做的,大人在嫁我怎么能不来呢,况且全江南,哪一位喜娘能够好得过我十四娘呢?

    十四娘话中带着说不明白的讥讽之色,我已听明白,不由冷笑道:恐怕是听了张笑游要娶我了,激动得睡不着觉。赶来了吧?张笑游倒真是有趣啊,可让全天下的女子都为他神魂倾倒。

    十四娘脸色一颤,也冷笑道:一个女人一生能有多少青春年华,特别是象我们这样的风尘女子,哪说得上爱情呢?那不是笑人吗?不过说老实话,全天下的便宜,倒真是被上官姑娘给占了。柳公子现在还生死不明,大人就急急着要改嫁了?全天下正拿着柳公子的这顶绿帽子说笑话呢。

    我并非十四娘三言两语就说倒的人,只哼了一声道:柳行风娶我并非他心甘情愿,要怪也只能怪他自己。

    “大人可真是好狠的心啊!当真是不想知道柳公子如今身在何方?”

    我动容,道:你知道柳行风的行踪??

    “自然,柳公子一直都是‘鱼水阁’的常客,很是照顾着我们的生意。十死娘我怎么会不知道呢?”

    我嘴角快抽搐了,暗骂:柳行风着烟花鬼,原来竟是躲在‘鱼水阁‘中,真是丢死我了。我心竟不自觉的这么想到。突然又想:唐随风那个赌鬼加酒鬼去哪了呢?好些日子不见,还真是想念啊,我都快成亲了,他竟然连个面都不露一下,实在是太不够意思了。想他成亲的时候,我还去喝了下他的喜酒呢。

    我一冷笑道:好,很好,真是谢谢你来提醒我。

    十四娘也笑了,带着讥讽之意:哪里的话,十四娘我可是真心希望上官大人与张公子有情人终成眷属啊!她说完将那面红如血的盖头,丢了过来。

    红如血的盖头一阵飞扬,不偏不巧的盖在我的头上。我并不恼,只是冷冷的拉下了盖头丢给了十四娘,淡道:第二次嫁人的人了,又不是小姑娘了,还需要什么红盖头呢?

    十四娘微微一愣,才讥笑道:是,大人。

    二.

    喜堂还是那个喜堂,金碧辉煌。

    红烛还是那片红烛,红得赛似新人的脸。

    高堂之上,南王与宛若独坐,江天却莫名没有出席他女儿的婚礼,令人诧异。

    张笑游的父母更是从未露过面,似乎也不曾听张笑游提起过他的父母。

    亲朋与好友依旧是那一些人,吃吃喝喝本来只是一种附和。但这一场婚礼总而言,还是空前绝后,而且必须让所有的人都知道这一场空前绝后。

    喜帖上写的是:南王之子李西池与江南总督之女江水惜之喜宴。

    后一行写:北王之子张笑游与上官司仪之喜宴。望请光临。

    崔若,武三思,慕容祁,旗木不在话下。

    无情的崔若确实是个有个性的少年,依旧躺在床上的太平公主就是很好证明。

    太平公主如果醒来时,第一个想杀的人一定是崔若,而不是我。但她的命与我的命一定是相克的,否则也不会一遇到我就倒霉。

    以至她最喜欢的男人即将与我成亲,而她还象个死人一样的躺在床上。

    三.

    只听报喜人一声洪亮清脆的高呼声道:有请新娘们入堂。

    他一定第一次见到这一种情况,激动得嗓子有些抖。

    十几个红衣丫头走在前面,两个散花童子慢慢的为我铺出了一条花路。

    十四娘就跟在我的身后,我挺直了胸膛,慢慢的走进了喜堂。平淡的脸上没有一丝感情色彩,甚至连盖头都没有盖,满头的珠花在荧光中颤抖着耀眼而奢侈的光芒。

    众人惊回头望着我,仿佛我是从火星来的。

    张笑游身穿一件精致的大红喜衣立在门外,门外那盏红灯笼下,喜衣上的金线隐隐而发光。想是花了不少价钱的,令我忍不住想起汉代出土文物‘金缕玉衣’。

    这是我第一次看张笑游穿红色的衣服,不得否认张笑游那张完美无缺的脸衬托着这一身红衣确实非常的好看。全场的女客,上至八十,下至十三,两只眼睛不停的在他身上打转着。不禁对我露出了羡慕的光芒。

    我当这一切都没有看到,走到了张笑游的面前,递上了我的手。

    张笑游望着我,愣了一愣,他一定第一次看到不盖红盖头的新娘,因为据说这样也是不吉利的。我干咳了一声,他才伸出了手扶住了我的手,低声嘀咕道:为什么要我扶你的手?这是做什么?

    我也低声嘀咕:我喜欢这样的结婚方式,那条大红花的喜帕子实在是太土了,难道你想拉着那么土的一条红布结婚吗?

    张笑游顿时无语,只得道:我看你不是来与我成亲的,是来看戏的!他说完目光已经瞄了我身后的十四娘一眼。

    我不由冷笑道:我们彼此彼此。

    张笑游不在做话,只得扶住了我的手,走进了喜堂。

    高堂之内竟意外没有什么闲人,十分安静,甚至有些萧条。只有崔若懒懒的坐在一边喝着酒。

    慕容祁坐在他身边陪着他。

    旗木依旧是一身青衣坐在一边,抬起头,象看着杀父仇人一样的看着我,令我顿时皮毛发毛。

    十四娘只走得走到一边,垂手而站,一点都看不出她曾经是‘鱼水阁’的老鸨。莫不是也改行专门做喜娘了?

    又听门外报喜的人高呼道:第二对新人入场。

    我已经克制住自己的激动心情,但还是不自觉的扭过头去。

    江水惜穿着一身比上次还精美的嫁衣,盖着红色的盖头,由一位肥胖的喜娘掺着,慢慢的走了进来。步伐很轻很慢,象教条很好的深闺小姐一样,谁也看不出她竟是鼎鼎有名的赌房老板娘。

    西池随之走了进来,静静的站在了江水惜的身边。

    他的喜衣还是从前的那一身,他穿起来,依旧很美,很俊俏。看来只能赞叹唐随风那酒鬼虽然爱喝酒,但身材保养得还是很好的。

    张笑游不由的干咳了一声,我才反映过来,原来我竟看西池看得痴痴的。

    西池也扭过头来望了我眼,冷漠的眸子中,我似乎什么都看不到。

    我不由的对他裂出了一个笑,道:恭喜。

    十四娘无趣的在一边对我道:新娘在堂上是不许说话的,否则是不吉利的。

    我笑:今日大吉,双喜临门,怎会不吉利呢。依我看,在吉利的日子都是被你们这一些喜娘说得不吉利了。

    张笑游不由的笑了,十四娘知说不过我,理智的闭上了嘴。

    西池竟依旧望着我,淡道:不知上官大人临前,还有没有话要对小王讲的。别是拜堂拜到一半,你又突然想起了皇上还有圣旨没有宣读,还是你又想与我喝一杯呢。

    我的手心微微一捏紧,才笑道:也许。

    南王在高堂之上,竟坐如针毡般难受。

    宛若却只是笑吟吟的望着我们,也不干扰我们之间的谈话,只道:我家池儿终于要成婚了,实在是令人高兴。定要早生贵子啊。说完又扭头对我道:婉儿,你父亲的在天之灵,若看到今天的这一切,也会高兴的。

    我不由笑哼了一声道:是的,我看未必吧。

    宛若依旧笑:当然。

    旗木与慕容祁坐在一边,仿佛死人一般,一言不发的,仿佛不是来祝福我们的,反倒象是来看好戏的,令人觉得浑身都十分不舒服。

    我忍不住瞥了崔若一眼,这一些日子我都没有在去找过他,他也没来找过我。我暗想,难道他真的在忙怎么破坏我与张笑游的婚事?如果真是这样?这一个天才究竟想出什么好办法来了呢?

    崔若感觉到我在看他,他突然别过头来望着我,回了我一个灿烂的微笑。仿佛一切似乎与他无关了,这一点都不象是崔若的性格。

    我心突然微微一寒,难道戏演过头了,崔若也想和白小仇一样,根本就想让我嫁给张笑游?我成了傻子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