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一章你属狗的

章节字数:3115  更新时间:17-03-09 23:0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孙子墨从来不知亲吻的感觉是如此的美妙,圈在她腰间的手不禁收紧几分。

    佟亦妮反应过来第一时间去推开他,可,这次,她出尽九牛二虎之力人家是分毫不动,反她越是用力,那人便更得寸尽尺地吻得更深入。

    她看着阳光下,孙子墨近在咫尺的俊脸,那长长的睫毛,那璀璨的眸光,那高挺的鼻子,多么极致而完美的五官……

    不知不觉间推拒的力道渐小,佟亦妮眸中闪过一丝戏虐,贝齿用力咬下……

    浓重的血腥味迅速从口腔中蔓延开来,孙子墨吃疼地松开她,不满地指控道:“你属狗的!”

    风从发间穿过,发梢飞扬,缠绵……

    佟亦妮双颊泛红,眉梢间风情万种,说出口的话却气死人不偿命,“真后悔没咬断你的舌头。”

    孙子墨邪魅一笑,“你舍不得的。”虽然接吻这玩意,他不擅长,不过,回想起刚才的感觉,这口硬心软的女人明明就有半分着迷了。

    “哼。”佟亦妮懒得跟他说,站起来随手拍拍裙子上沾的尘,视线环扫一圈找到蓝素薇的身影后,便头也不回转身走向蓝素薇。

    走近,便听到蓝素薇那个大嗓门在发飙,佟亦妮原以为是哪个犯贱的家伙开罪了她,不禁为对方默哀。

    “有你这么当人爸爸的吗?孩子发烧了居然还有心思来参加宴会?孩子的妈妈呢?不会又是个工作狂吧?”

    “我说,有你们这样的父母,真是孩子的悲哀。真负不起这个责任,还生出来干嘛?当玩具吗?玩具也有自尊心,也需要被关怀被爱护的。”

    “怎么不吭声?被我说对了吧。就是一时兴起,想起孩子就逗逗玩,忘记了就丢一边自生自灭。”

    还别说,被她骂的人真是忍耐力一极棒,居然从头到底,没吭过一声。

    “你说话啊?”

    “你女儿发烧了,你得带她上医院啊?”如果不是这孩子一看到她,主动过来求救,也不晓得什么时侯才被这位粗心的家长发现。

    “你是哑巴?聋子?”她都站在这骂了十分钟了,整个人杵在那一动不动,不得不让人怀疑啊。

    怀里人儿抬头,“妈妈,爸爸不是哑巴,他能听到。”

    原来不是哑巴。等等,妈妈?这孩子喊她妈妈?不会是遇到拐卖妇女的团伙吧。

    蓝素薇第一反应是把人放下,退后三步,朝着四周看了看,正好朝见往这边走来的好友,“你们别过来。阿妮,阿妮,快来救我。”

    “妈妈,我来救你。”顾洋红着脸冲向蓝素薇再度抱紧她,虽然她不知道妈妈为什么喊救命,可是她是妈妈的宝贝,要保护妈妈。

    当佟亦妮发现蓝素薇刚才骂的人是顾昊扬时,她有点懵了,当即小跑过来。

    “微微,发生什么事了吗?”

    “阿妮……”蓝素薇有点欲哭无泪,想挣开脚边那个小鬼,可看到她因发烧而通红的脸又于心不忍。

    顾洋歪着小脑袋挨着蓝素薇的裤腿,细声安慰道:“妈妈,不要难过。洋洋保护你……”

    蓝素薇食指一伸,极其无辜指向对面那个木头人。“你问他!”

    “顾先生,怎么回事?”

    顾昊扬一直盯着对面的女子,这个与他妻子极其相似的女子。有一瞬间,他以为是妻子回来了。

    直到佟亦妮喊着对方的名字,问向他时,顾昊扬如梦初醒般尴尬地低下头,“对不起,洋洋认错人了。”

    说着,便上前蹲下身子去抱回顾洋,可顾洋哪里愿意,抱着蓝素薇的大腿一阵嚎叫,“我要妈妈!我要妈妈!我要妈妈!”

    本就通红的脸因着哭闹更是火上烧油般难受。“妈妈,妈妈……洋洋难受……好热……”

    原本拉着她的顾昊扬松开了手,朝着她额头摸去,厚实的大掌在触及炙人肌肤的温度时,不禁眉头一紧。

    糟了,发高烧!

    抬头,清俊的脸上极是焦急,恳求道:“阿妮,能让你朋友帮忙送孩子去医院吗?”

    顾洋只知道自己热得难受,模糊的意识间,好像看到妈妈了,爸爸却要拉她走,她不管,她就要妈妈。整个人就跟撒泼似地赖着哭闹起来。“妈妈……妈妈……我要妈妈……”

    然,她越是哭闹,便越是难受,脸更是越来越红。

    孩子红得跟熟番茄似的脸任谁看了都意识到情况严重,佟亦妮随即应下,“薇薇,顾先生我是认识的。她女儿现在只愿你抱,咱们帮帮忙,先送孩子去医院吧。”

    瞧二人是相熟的,蓝素薇这才放心点头地应允,弯腰抱起孩子,“孩子,来抱抱。”

    “妈妈抱抱。”顾洋听到抱抱,停止了哭闹张开手迎向来人。

    就在蓝素薇点头瞬间,顾昊扬已奔着车子去,急急忙忙地把车子开过来。

    蓝素薇抱着孩子上了后座,佟亦妮帮忙关好门后跟着在另一侧上了车。而后来赶至的孙子墨看到佟亦妮上了车,自然而然地也上了副驾座。

    孙子墨系上安全带,扭头看向后座上的三人,只见蓝素薇抱着嘤嘤细语的顾洋,“孩子怎么回事?”

    “孩子发烧了,现在上医院。”回答他的是佟亦妮。

    “坐稳了。”话落,车子一个九十度急弯,出了酒店,直奔医院的路上。

    此时的顾洋安静地靠在蓝素薇怀中,闭着眼睛,似是睡着了,又似是梦呓般,依旧是喃着那句,只是声音很小,“妈妈……”

    “要不,给个电话她妈妈吧。”蓝素薇寻思着这孩子是单亲家庭,太久没看到妈妈了,所以才会抱着她就喊妈吧。

    佟亦妮的手搭上蓝素薇的臂,神色隐晦地朝她轻轻地摇了摇头。

    蓝素薇顿时明白,这孩子大概是不可能见到妈妈了。

    顾昊扬神色凝重地看着前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快点赶到医院,他不停地越线超车。

    黑色的迈巴克,一路狂奔在公路上,其间超车无数,却又平稳而匀速,可见车主车技之高超。

    孙子墨深深地看过顾昊扬一眼,大抵是明白他的心情,只提醒了一句,“注意安全。”

    当车子到达医院那一刻,大家都松了一口气,不光是为了孩子,还为了自己的小命。

    车子在门口停下,顾昊扬也没管那么多,直接下了车,抱着孩子就直奔了急诊室。

    周末,医生都是轮班的,值班的医生就那么一个,等候看病的病人却是排起了小队。

    顾昊扬抱着顾洋二话没说,直接进了医生诊室,门‘呯’一声关上。

    凡事讲求先来后到,这看病也是一样。顾昊扬抱着孩子就直冲进诊室,自然是引起排队等候的病人的不满。

    为首的那位是个中年男子,小平头,粗圹的脸上满是胡渣,身上一件泛黄的T恤,图案上的颜料七零八落得已看不清原样,卷边的裤腿上还沾着未干的水泥。

    他的旁边站着个半大的男孩,眼见下一个就到自己的儿子看病,却突然被人霸占了次序,整个人都烦燥了,直接就嚷起来,“唉,怎么插队啊?”

    后面的那位跟着附和道:“对啊,大伙都是排了好久才轮得上呢。”

    后头最先跟上来的佟亦妮见状,连忙赔不是兼解释道,“对不起,我知道插队是不对。可我朋友女儿发高烧了,能不能让他先看?”

    “我家宝贝也发烧啊。凭什么一来到,就得先给他女儿看呢?”后面一家人也是抱着娃儿来的,娃儿额头上还贴着个退热贴,可精神头不错,朝着佟亦妮咿咿呀呀的说个不停。

    “阿姨,求你行行好吧,她情况有点严重。人都迷迷糊糊地乱喊人妈妈了,也就担误大家一会的时间,医生很快诊断完的。”

    大家面面相觑,具体情况大伙没瞧着,也就半信半疑了,一时间谁也没说话。

    半晌,不想搅事的人倒是大方地当小事化之,“罢了罢了,人都占进去了,还能把他扯出来不成。”

    “谢谢大家体谅,谢谢大家。”佟亦妮朝大家躬身致谢。

    瞧着她行事作风偕一派光明磊落的样子,一位中年妇人站了出来,说了句中肯话:“姑娘,这年头谁家孩子没个病。真有事,也就行个方便而已。”

    可,最先吵起来的那位中年男子依旧是不乐意,憋着肚子的气。自个儿临时请了半天假带儿子来看病,人多排队排得久也就算了,可遇着这种被占队的事儿气就不打一处来。

    瞧着佟亦妮还站在自己前面,他粗壮的手一抻,便想推开她,“人都进去了,就别挡着其他人啊。就你们有钱人的孩子矜贵,穷人家的孩子命贱如泥。”

    那人大概是干粗活的主,出手没个轻重,这一抻一推的,佟亦妮整个人倒后就撞向墙壁,手臂传来阵阵麻痛,脑袋也是阵阵的发痛。

    佟亦妮前脚跟了进来,孙子墨泊好车子便就寻来了,这不,刚好就看到那人推人,冷冽的声音如狮吼,“干什么啊你?”

    “哪里疼?伤着了没?”蓝素薇急忙上前左右仔细检查着,就怕她哪里受了伤。

    佟亦妮摆摆手,“没事。”

    话是这么说,可,她的脸色明显透着苍白,拧起的眉头,像是在忍着疼痛。

    “你居然敢动她?”冰冷森寒的声音,仿佛从地下冒出来,摄人的寒,透骨的冷。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