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风吹过的那片记忆

热门小说

第一卷 倔 强  第一章——薰依草的五年之约

章节字数:3808  更新时间:09-11-06 13:4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回忆)

    “笨蛋,这是什么花啊?真丑!”叶冉羯(jié)趁着向小柒不注意,轻松地从她手上夺过了一张她正看得出神的明信片,毫不认真的微微瞥了一眼。

    “还给我!”小柒较真地站起来伸出手想要去夺。

    “不给不给就不给!”冉羯手舞足蹈的把明信片在小柒眼前晃了晃,“有本事你来抢啊!”说着便做了个鬼脸一溜烟地跑开了。

    “叶冉羯,你别跑。”还没回过神来的向小柒也跟着追了出去,“把明信片还给我!”

    终于在那棵老槐树下,她追上了他。“叶冉羯,把它还给我!”向小柒一脸认真的把手平伸出去。叶冉羯突然严肃起来,把明信片放在了她的手上。正当她以为他打算把明信片还给自己,便用手去拿时。说时迟那时快,叶冉羯迅速将它抽回,然后坏笑着说:“嘿嘿,笨蛋。说你笨还不信,有本事你来抢啊!”小柒似乎真的被他这么一闹激怒了,一下子向他扑去。叶冉羯被她这一举动吓到了,一连后退了三步却还是被重重地撞了一下。向小柒尽力地跳着抢夺他高举过头顶的明信片。随着一声“嘶”响,一切的声音突然都消失了,两人呆呆地站着,手里紧紧拽着因用力过度而撕破的半张明信片。

    “对,对不起……”叶冉羯不知所措地看着她,正要靠近时,她却抬起头来。七月,热辣的阳光照得大地一片深绿,老槐树下的向小柒眼里充塞着晶莹的光点。“叶冉羯!!!你为什么总是要这样!”她强忍得泪水还是在不知不觉中掉了下来。“对,对不起!我……”冉羯结结巴巴的边说边用手去触摸她脸上的泪水。正当他的手刚要碰到她脸的那一刻,她迅速将它重重地打落:“你以为对不起可以解决所有问题吗?你知道那明信片对我来说有多重要吗!我讨厌你!”说着便用抓着半张明信片的手抹着眼泪,转身向绿色深处奔去。

    乡村的七月,老槐树下的冉羯看着小柒的背影在目光中越跑越远,终于消失在无边无际的深绿中。那一年他17岁,她16岁,俨然成了一张记忆里无法磨灭的老照片。

    ××××××××××××××××××××××××××××××××××××

    (五年后)

    向小柒静静地倚靠在床沿上,透过高大的落地玻璃看着外面淅淅沥沥的雨。那雨如同年少时的梦,倾泻而舒展,带着春天独有的气息随风舞动,不经意间滑落在落地玻璃的外沿上,也滴落在她的心里。

    “多少年了?冉羯,你还好吗?”向小柒的手触碰着玻璃,随着雨水下滑,然后轻轻停驻,眼神里带着的温柔思念如同抚摩情人的脸那般深情。似乎记忆也如同老电影般在她深情的目光中拖着泛黄的胶卷回放。

    那条不知道走过多少遍的田间小道,那片在盛夏绿地看不到边际的小麦田,还有那棵山坳下的老槐树,当然最重要的两个身影总是徘徊在这青春的画面中。

    那时的叶冉羯总是把自己弄得灰头土脸的,带着一帮子同样年纪的小孩围着老槐树下追追打打,而向小柒却静坐在老槐树上,看着他和天空,直到他玩累了,天也黑了,再一起回家。

    回家路上,他总是一口一个笨蛋的叫着小柒。而小柒也总是瞥过头去,不理会他,假装生气。每当这时,冉羯总是出着怪招捉弄着她,然后当她要哭了再装成大人的模样来安慰。因此总把小柒弄的哭笑不得。

    想到这里,向小柒的嘴角微微上翘,露出一个青春的笑容。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冉羯再也不玩了,再也不是那个灰头土脸的孩子了。他总是静静地坐在她的身边,陪着她却不再唧唧喳喳了。到底是从什么时候起呢?小柒似乎想不起来了……

    “小柒,东西理好了吗?”妈妈的声音把向小柒从记忆中抽了回来,“明天就要走了。”小柒收敛了下脸上复杂的表情,走过去搂着妈妈的手臂坐在床边:“妈,放心吧,一切都好了。”

    “都5年了,总算可以回去了。”妈妈摸着小柒的头,修长的头发从那双苍老的手中滑落,“你都长成一大姑娘了。哎,我也不能不服老了。”

    “才没有呢。以后你还要照顾我,怎么会老呢?”小柒倚靠在妈妈身上,撒着娇。

    “傻女儿,早点睡吧。明天还要赶飞机呢!”说着妈妈起身离开了房间。临走前让小柒把东西都准备好就早些休息。

    关了灯的夜静得只能听见呼吸的声音。向小柒静静地躺在床上,天花板单调的白色也变得不再明朗了。是啊,5年了,一转眼她来法国已经5年了。记忆里那个陪她走过了16年的男孩已经5年没见了。

    叶冉羯牵着向小柒的手坐在老槐树上,看着黑色的天空被月光照地微微亮。点点星光像在给他们祈祷般。小柒将头轻轻地靠在冉羯的肩膀上,生怕一点点响声也会打破这和谐的感觉。那个肩膀虽然不宽却着实带着青春少年所有的倔强和依靠,这种感觉是让向小柒心安的。

    树下萤火虫翩翩起舞,那点点微弱的光在如此大面积的黑暗中伴随着夏季夜晚独有的虫鸣声俨然浪漫的让人忘乎所以。

    不知过了多久,向小柒似乎在这种情感的陶冶中沉睡了。眼睛静静地微闭着。“小柒,我们永远不分开。”这声音带着粗重的呼吸感飘进了向小柒的耳朵里,很轻很轻,轻到完全被虫鸣声掩盖了,轻到除了她没有人再可以听见,却也重重的栽进了她的心里。她微微的在冉羯的肩膀上挪动了一下后,轻轻的“恩”了一声。然后她感受到有人在她的额头轻轻地啄了一下,当然,那人除了叶冉羯还会是谁!

    突然不知怎么的,他们从树上掉了下来,一直掉,一直掉。美梦突然成了噩梦,这让向小柒迥然惊醒。

    她擦拭了脸上被吓出来的冷汗后并不急着开灯,只是起身坐到了落地玻璃旁边,拉开窗帘,看着窗外的乡村夜晚,她似乎能感受到自己回到了家乡。只是她明白,这样的夜晚她是孤独的,这里也不是她的家乡,因为这儿没有叶冉羯。

    也许刚才的那个并不是梦,只是小柒记不起来了,妈妈说在离开家乡来法国前她大病了一场,至于为什么生病怎么得病的,她完全忘记了,妈妈也没说,除了这个梦,也许那段时间的记忆太空白了。小柒宁愿相信这个梦是真的,因为梦里的她和叶冉羯太过美好,太过幸福,以至于让她无法丢舍。是啊,那天她上飞机前,看到的叶冉羯眼眶中分明带着泪,带着不舍和依恋,可是他为什么不说,小柒知道,如果他要她留下来,她会,她会一直陪在他身边,即使以后的路是迷惘的,她也愿意,可是他为什么不说。想到这里,眼泪再也无法抑制的落了下来,没有阻挡,也没有停歇,却显得很淡然。

    突然,她的手不经意间似乎碰到了什么。她转头去取,拿过来借着月光细细地看。那是她来法国后一周叶冉羯托人送来给她的画册,里面的每一张画都是叶冉羯亲手所画,每一个画面也只属于他们。这是在法国向小柒唯一可以拿来思念叶冉羯的东西。她再一次打开画册,这一页是他们小时候追着闹着的画面,下面写着:笨蛋,瞧你那傻样。叶冉羯的字不算好看却有一种自然洒脱的清秀。她继续翻看着,这一页是他们一起放风筝的画面,下面写着:我终于知道为什么风筝飞不上天了,因为它也嫌你太笨,嘿嘿。这一页是她坐在树上看着他和一群小孩子疯玩地画面,下面写着:笨蛋,看来你小时候的梦想一定是当领导了。……

    小柒的手突然停了下来,这一页有三张画,第一张是他抢她明信片最后她哭着跑走的画面,树下只剩下他一个人傻愣着。第二张似乎是梦里那个画面,他和她依靠着坐在树枝上看着天空,树下有萤火虫。第三张是机场离开时他们背对背,一个向机场内部走去,另一个向机场外面走去。可是下面却没有任何的字和标语,而唯一不同的是,这一页夹着一小把风干了的紫色花,有点像法国普罗望斯特产的花。

    在这里住了5年,可向小柒依然记不住那个听了无数遍名字的花,也不明白怎么会有那么多人为了这花来这个国家。她静静地看着最后的那张画和那风干的花直到妈妈来敲门叫她起床……

    ××××××××××××××××××××××××××××××××××××

    离开这个生活了5年的国家的时候,向小柒所有的好友都来为她送行了。其实所谓的所有也不过只有5个人,似乎就像注定了她只待5年一样。而最后陪她到机场的只有韩依月一个人,依月是小柒最好的朋友,与叶冉羯也相识却不熟。

    “依月,这花叫什么?”站在机场的大门口,小柒拿着那束夹在画册里的风干的紫色花询问着韩依月。

    “你说这个啊?”依月拿过来仔细看了看,然后吃惊地说:“不是吧?小柒,这是你当初最喜欢的草,叫薰依草。你爸妈不也因为你喜欢这个才把你送到这里来的嘛!”

    “我最喜欢的草?”向小柒似乎还在消化她的话一般,又重复了一遍。

    “恩。是啊。以前我寄了一张明信片给你,后来被叶冉羯撕了的,你还记得吗?”依月似乎怕她不相信,继续说,“就是那次以后,你告诉我以后你长大了一定要和你爱的人一起来法国。你说你很喜欢这草。”

    小柒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记忆又被拉了回去,她深深地沉静在记忆的走廊里。

    还是老槐树下,她一个人倚靠着槐树。天很黑,月光撒在了她的身上,微微地照着四周的绿。田野里,草丛中到处都是可以听得见的虫鸣声。这时叶冉羯突然从身后蹦了出来,手上拿着一束紫色的薰依草,很是绅士般地鞠了个躬。

    “向小柒,给……”他憋着一口气,战战兢兢地说,“我……我喜欢你!”

    小柒惊讶的看着他,一时说不出话来,羞涩的脸微微低下,接过那草后闻了闻说:“薰依草,你是从哪里弄来的?”

    叶冉羯的脸一下子憋红了:“我让人找来的。柒,你可以做我女朋友吗?”

    “恩!”小柒轻声地答应着。

    然后他们坐到了老槐树上。看着月光,看着星光,看着对方,还有那片刻属于他们的记忆。他们陶醉着,也沉睡着。

    “柒,这草的花语是什么?”

    “是……等待爱情。”

    “恩……柒,我们永远不分开!”

    “恩!”

    然后叶冉羯亲吻着向小柒的额头,轻轻在她耳边说:“可以为了我,不走吗?”突然树枝断了,他们从上面掉了下来……

    (PS:各位亲们,如果你们喜欢这本小说,可以进我的读者群:62630027(敲门砖:枫叶),希望可以注册个账号,加个收藏,投投推荐,留个评论支持我下吧!)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