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风吹过的那片记忆

热门小说

第一卷 倔 强  第五十一章——车窗里的风景

章节字数:3189  更新时间:09-10-30 14:4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再次与陆空相遇已是两天后了。他带了很多人来找叶冉羯,还有检察院开得证明。不,准确的说不是来找叶冉羯的,而是找辛氏的负责人,当然,辛秉泽和蓝江也算在内。

    陆空工作的时候和那天完全不同,铁青的脸上除了冷漠再无别的表情,就算是面对叶冉羯时也是同样的,从他嘴里出来的每一个字都是铿锵有力甚至于不带有一丝的感情在里面。这不禁让冉羯想起了电视上常放的法院门口那座正义女神像,虽然他不知道她的名字,但是他知道一手持天平,一手持剑,用丝带蒙着双眼的意思。天平象征公正,剑象征主持正义,蒙着双眼象征裁判不会被人情所干扰。而现在的陆空不正是扮演着这个相当的角色吗?

    他还记得那天后来电话陆空把辛秉泽的想法跟他说了以后,陆空的沉默。那是一种能让叶冉羯觉得愧疚的沉默。当然,沉默许久的陆空还是答应了。这是在冉羯预料之中的,可是那份愧疚却让他这两天都没有睡好过。

    跟着他去走一趟是免不了的。冉羯甚至觉得或许在里面,他能睡得好些。

    事情依然按照辛秉泽的计划在发生,每一个步骤都是那么的顺利。他似乎一点都不担心,也从来没有想过计划会赶不上变化。这也许是冉羯和他最不同的地方,也或许就是为什么冉羯和蓝江只能当他棋子的原因。

    叶冉羯不知道辛秉泽用了怎么样的方法,也不想知道。只是可以肯定的是前任总经理已经把所有的事情都抗下来了。剩下留给他们的只是一些小问题,对于辛秉泽来说或许根本就不能算问题。

    从检察院出来,叶冉羯觉得自己的心这次是真的空了。他已经厌倦了那种当棋子耀武扬威的感觉,也厌倦了费尽心机摸爬打滚站住脚的快感,现在如果可以,他宁愿学着陶渊明不为五斗米折腰。可是,可以吗?

    人生本就是无奈的。冉羯突然想起,当年背井离乡时对老槐树说的话。

    “有时候人生就像是毛毛虫变成蝴蝶的过程,成长注定要用痛苦来磨砺。如果不愿再受伤,那么我就必须从感性的毛毛虫蜕变成一只理性的蝴蝶。”

    可是现在,他做到了,却发现生活的真谛也变了。这难道就真的是他想要的。青春不过是恍惚间的一眨眼,可它带走了梦,带走了生活,始终带不走的是本质的心。

    回到家,叶冉羯倒头就睡,仿佛只有睡眠才能让他清醒,也只有睡眠才能让他忘记所有的悲伤。

    ××××××××××××××××××××××××××××××××××××

    案子在2个月后正式全部告结。叶冉羯和陆空见面的机会也就多了。陆空问过冉羯以后有什么打算,只是冉羯回答得很含糊。这也难怪,他本就是一个对于自己和感情犹豫不决的人。这样的仕途在很多东西上也是他无法改变的。

    冉羯告诉陆空,他已经和辛秉泽提出了申请,想回Z市。他记得那天辛秉泽并没有直截了当的答应,只是说先放冉羯几天假,手头的工作交给蓝江。等放假回来再说。也许连辛秉泽都明白,叶冉羯虽然有能力,但是做起事情来总是留一手,比起这个,蓝江更合他的意。冉羯一点也不嫉妒,他甚至希望蓝江能取代自己,现在,他最想要的是快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陆空听完后摇摇头:“我觉得他没那么容易让你走。”

    冉羯轻描淡写地笑了笑:“管他呢,我现在是过一天算一天。”其实在心里他也是清楚的,可清楚又能怎么样?算了吧,能糊涂时且糊涂,等到不能糊涂的时候想糊涂都难。

    “有空给你爸打个电话吧。”这是在临走时陆空留下的最后一句话,冉羯想了很久。

    ××××××××××××××××××××××××××××××××××××

    在叶冉羯意料之外的是几天后辛秉泽主动电话了他,还帮他把原来的叶家老宅买了回来,让他尽快去Z市分公司接手。当然他还跟冉羯提出了另外一件事情,等他们那边的事情处理好以后,他想给冉羯和辛弦办一场订婚仪式,当然如果想直接结婚也没什么问题,到时候把生意上的伙伴都请来,大家热闹热闹。

    叶冉羯这么聪明,又怎么会听不出他的话外之音呢?辛秉泽不过是想把叶冉羯的人脉接收过来,然后还有一些未开发的人脉也好趁着这个时候开发一下。

    其实生命里就是有那么多的决定,看似是和你商量,给你选择,可是其实答案早就摆在眼前了,你做不了主的。

    挂掉电话的叶冉羯冷冷地笑了两声。

    辛弦像是也得知了这个消息,回到家就兴奋的不得了。其实时间过得真的挺快的,这么一来就快5年了,陆空回来了,辛弦,子杰他们也快毕业了吧。他记得上次听辛弦说,程北得到了学校保送留学的名额,小南也被一家外企签走了。至于子杰,冉羯从来不为他担心,毕竟还有一个好的家庭背景做依靠。

    离别前,叶冉羯把他们请出来小聚了一番。这样的饯别聚会与高中是不同的。高中结束则意味着青春真正开始了,而现在,或许该说青春已经告一段落了。

    大家或许都不同了,最明显的表现就是赵小南和周子杰,他们的活宝表演已经变了味,少了那种青春的活力,更多的则像是在作秀。冉羯从子杰的表情里看到了支撑不住的悲伤。在离别时,他悄悄跟子杰说,有什么要帮忙的可以找他。子杰只是很应付地点点头。

    至于程北,或许放不下的是爱情吧。他告诉冉羯,虽然俞蕾说会等他回来,可是他又有什么资格让她等。而她又能等多久?其实他有想过放弃留学的,可是母亲不同意,哭着甚至差点跪下来求他。叶冉羯当然明白,明白这种爱,也明白这种伤。或许他也只能在心里为他们祈祷。

    相比之下,赵小南要过得好很多,虽然没有了爱情的滋润,可是他在职场上总算是赚回一笔,生活上也是顺风顺水的。用他自己的话说,不求横财暴富,只希望日子能过,想买就买,想花就花,开心就好。

    穆龙是最直截了当的,找不到好工作让叶冉羯帮他一把。这点要求冉羯还是能完成的。答应下来后,他立刻帮穆龙在辛氏谋了个职位,还让蓝江帮忙照顾一把。职位不算高,但也不低,穆龙算是很满意的了。

    结束了所有的事情,冉羯便和辛弦一起踏上了回Z市的火车。辛弦问他为什么不坐飞机,那样不是要快很多吗?而且舒服。冉羯只是懒洋洋地趴在火车的车窗口,看着窗外的风景说:“因为我是坐火车来的。你看,其实有些时候我们觉得自己是得到了,可也许在你认为得到的同时,这么美丽的风景也已经丢失了。”

    辛弦突然发现冉羯变了,可是怎么变,她又说不上来。只是像个点头木偶般,很是认真地点点头。

    ××××××××××××××××××××××××××××××××××××

    家还是这样的味道,回到Z市,回到那棵老槐树下,回到那个他曾经住过18年的房子里,冉羯的心里有一种抑制不住的感情,眼泪也随着这样的感情滑落了下来,可是他没有哭。

    向父看到冉羯就是这幢房子的新主人,很是高兴。毕竟他也是叶冉羯比较亲的人之一了。

    “冉羯,你回来了。原来买下这房子的人就是你啊,总算物归原主了。”向父也老了,没有了5年前那种壮年时的干气了。

    冉羯只是淡淡地笑了笑,然后稍微做了下两人的介绍,便推辞着有事。

    现在他想做的唯一一件事情,就是给父亲打个电话。在这个他们曾经的家里,给叶父打个关于儿子想爸爸的电话。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门是虚掩的。拨通电话的手有些略微的颤抖。

    嘟嘟嘟……

    “喂?”电话通了,许久对方才开口,“冉羯吗?”

    接下来又是一段沉默,就当叶父有些绝望地想要挂掉电话时,冉羯颤抖着嘴唇终于开口了:“爸。回来吧。”

    冉羯看不到电话那头叶父听到这句话时的表情,可是他可以想象。也许他已经老泪纵横了。

    “诶,好。我回来,我这就回来。冉羯你知道吗?你知道,我等你这句话已经足足等了5年了。原谅爸爸好吗?”电话那头的声音一下子激动,一下子又怯生生的。

    冉羯点点头,可他忽然想起爸爸看不见:“恩,爸,我懂了。真的懂了。”

    “我这就买车票回来。”说完就匆匆收了线。

    电话这边的叶冉羯,也已经哭得稀里哗啦了。这是这么多年来,他哭得最卖力的一次。也许这样的泪水没几个人能懂,包括一直在门外张望,却始终不敢进来的辛弦,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可是冉羯明白,这是对于亲情的渴望,这是对于家的爱意,也是对自己的放纵。

    成长,必定经历的苦难,可是它却带给我们太多太多,只是很多时候都像是车窗里的风景,我们从未想过要去抓住它!也许青春也就是这种转瞬即逝的伤吧。叶冉羯哭累了,想着想着就在那张熟悉的床上睡着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