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风吹过的那片记忆

热门小说

第二卷 突然好想你  第十二章——小昭眼里的张无忌

章节字数:3309  更新时间:09-11-30 12:3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辛氏的现任总经理把辛氏总部迁到了Z市,自然辛氏大楼里的每一样摆设几乎都是根据老大楼装饰的,对于叶冉羯而言,这里是那样的熟悉,仿佛自己又回到了昨天。从他一进大楼开始,身边依然会有一些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他的人尴尬地喊着“叶总”,这让他恍惚间又回到了那段无处安放的记忆里,可在他回敬的笑容里他也清楚,时间既然已经走过,那么一切都不同了。

    雷轩安静地跟随在冉羯身后,他们的目的很清楚,可冉羯的目的却一点也不清楚。手心微微渗出的汗水和脸颊上时而浮现的不安表情让他的焦躁弥漫在了这狭隘的电梯里。

    门开了,这缓慢地张开似乎打开的也是那么多年来叶冉羯的心。他失神而犹豫地站着,直到身边的雷轩轻拍了他一下,他才反应过来走出了电梯,背后却已满是汗水。

    “你没事吧?”雷轩稚气的脸上满是关切。

    冉羯摇摇头,似乎安抚的不仅仅是雷轩,还有自己难以平静的心。

    “叶冉羯?”在秘书台处理事情的蓝江一眼便认出了从电梯里出来的冉羯。

    冉羯闻声转过头去,本想叫师傅的,可想了想还是淡定地喊了声:“蓝总。”

    蓝江似乎也想起了什么,赶忙补充了一句:“不,我是副总。叶总今天来我们这儿有什么事吗?走,我们去办公室说。”

    冉羯很不情愿的跟着蓝江走向办公室,却在不经意的回头间,认出了那个秘书,那不正式当年和程北过有一段暧昧的蓝言吗?他突然开始观察这里到底变化了多少。

    其实从他走进辛氏大楼就该懂的,这里早就不是曾经G市的那个辛氏了。别说地点装修什么的,即使都相同,可感觉也早就不同了,那些或熟悉或不熟悉的不过只是记忆罢了。

    “冉羯,你怎么会来的?”蓝江边说边关上了门,房间里的气氛瞬间变得和谐了。

    “为了去年年底,你们公司拖欠的那比工程款,我只能亲自跑一趟了。”他似乎并不想和蓝江靠得太近,也许是因为一点也不确定眼前这个男人到底又变了多少吧。

    蓝江似乎也看出了他的心思,打了个电话确定了这件事情后便让冉羯稍等,下面在处理。

    冉羯点点头,或许是因为沉默的气氛并不好,他又跟着问了一句:“刚才听你说你是副总,怎么辛秉泽又有提拔了新人?”辛氏当年换总经理的事情叶冉羯早有耳闻,甚至还知道辛秉泽由于身体不好,连董事长的职务都交给了别人,可具体是谁,他是真的不清楚。

    “新的总经理你也认识,那就是辛弦了。”蓝江莞尔一笑,接着说,“他这只老狐狸又怎么会让自己家的东西落入别人的手里?”

    这着实让叶冉羯小小的惊讶了一下,却也不得不承认蓝江的话很有道理。

    正在这时,辛弦也闻讯赶了过来。她和冉羯不同,这几年来她不去找叶冉羯并不是因为不爱他了,而像是在报复,报复的也不是他,而是自己。当她走到蓝江的办公室门口时,她停下了脚步,拉了拉衣服,敲开了门。

    时隔三年,再次见面的两个人在看见对方的时候都是惊讶的。惊讶于那与记忆里对方轮廓的脸已不再相同,却又能工整的对应着,这样模糊而又清晰的感觉像是隔了道银河。他们只是这样的对望着,没有语言,没有动作,似乎像一张定了格的照片。

    一旁的雷轩一点也没看明白,而蓝江这个与他们所有记忆有关的人懂。他示意雷轩先跟自己去财务那里,得到了冉羯的允许后,这个办公室就只剩下两个需要面对曾经的人了。

    冉羯并不打算先开口,即使他平时口才再好,却在面对她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只是静静地看着眼前的这个辛弦,与记忆里那个辛弦比较着,垂直的头发卷了,单纯的眼神犀利了,自然洒脱的性格孤傲了。她真的不再是当初的那个辛弦了,现在的她俨然是个女强人。甚至连冉羯也有点畏惧于她现在的眼神了。

    “叶冉羯,现在过得好吗?”她像是没话找话一般。

    冉羯点点头,很冷静的说了一句:“还好。”他看到她的眼神里泛着泪也不无感伤起来。

    她不再说话,只是用那样的眼神看着他,这好似是那年在图书馆门口,只是现在的他们都不同了。

    “对不起。”冉羯抬了抬头,他只是突然很想跟她道歉,“我知道这句话也许并没有什么作用,可是我还是想说。如果你今后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你可以来找我。”他发现他的话在她面前是那样的无力。

    “呵!”辛弦冷冷地笑着,“如果我说我要你回到我身边呢?你会吗?”

    “没有爱,要一个空虚的躯壳又有什么意思?你会幸福的。”

    “不!幸福是什么?我们或许追求了一辈子也得不到的,它太渺茫了。爱?你当初跟我在一起的时候给过我爱吗?”辛弦的情绪变得有些狂躁,却又瞬间冷静了下来,不无嘲解地笑笑,“或许从一开始就没有过,而我想要的只是你的人!”

    她的话让叶冉羯那样的无地自容。其实他一直都很清楚,自己从来就没有爱过辛弦,却没想到最后会把她伤得那样深。如果她不是辛秉泽的女儿,如果他们当初还是在一起了,那么他也想过和她一辈子的。可是没有那么多如果的存在,他终究还是要为自己的年少无知买单的。

    “怎么不说话了?”辛弦看他不语,继续说,“你说你现在过得还好。好吧,那我告诉你,我现在过得一点也不好。从你离开的那一天开始,我也就正式接手了辛氏。其实你知道的,我从来不好这些虚无的财富,可我想知道你当初的感受,想找寻你的气息。甚至有时候我只愿意在你待过得办公室里睡觉,那样似乎能感受到你陪在我身边,我把总部迁到这里来,是觉得能靠得你再近一点,包括你婚礼前一天我的电话,本只打算再最后依靠一次的,可你却……”

    冉羯想试图打断她,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承认一切都是他的错,他明白,那种给了别人希望又活生生把那希望打破的感受有多痛。

    “你知道吗?那天你甩下我走了。我一个人有多难堪。你知道吗?因为你的离开,导致我妈妈精神彻底失常,最后自杀死了,那时候我有多难过。你知道吗?一年前,你从辛氏手上抢过去的那块辛氏本打算拿来做开发案志在必得的地,最后成了你们水上乐园的时候,我爸爸受不了这打击而中风了,最后导致下半身不能动弹的时候,我有多绝望。”辛弦一件一件地数落着那些历历在目的事情,她的言语是那样的轻描淡写,可每一件事都像烙进了心里一般,眼泪无法意志的流淌着,花了她淡雅的妆束,“当初是你给了我生活的希望,是你给了我对于未来的假想,即使你要拿走我的一切,只要你陪着,我都无所谓。可是,最后连你也走了,却丢下一切和我。本以为丢了你,我似乎丢了全世界,也许我该恨你的。可当我转身却发现你过得比我还不好时,我却心疼了。”

    她的语气变得那样的平缓,就像一场音乐剧接近尾声一样,拉长的曲调似乎是沉睡的梦,遗忘让那些曾经的伤痛苏醒,而爱却让那些疼痛化为了淡淡的忧伤。

    叶冉羯不知道该怎样去梳理那凌乱的思绪,只是在辛弦面前,他突然觉得自己是个无从躲藏的人,包得住自己的皮囊,却包不住那颗早已沧桑的心。

    “其实我什么都不缺,真的,冉羯。”辛弦说话的时候依然是哽咽的,只是现在的她像是在可怜着叶冉羯一般,“你能给我的,除了你自己,别的我都有。而你现在还拥有什么?除了自己可以掌控的生活外,其余一片凌乱。而你能掌控的生活,你也同样掌控不好!不是吗?”

    叶冉羯讨厌她那样说话的口吻,讨厌那种被人可怜的感觉,他可以很狂妄的否定这一切,他可以告诉辛弦不是这样的,可是他并没有那么做。其实他自己很清楚,即使今天他可以骗过辛弦甚至全天下的人,可是骗不了他自己。

    那样长的一段对话里,他只记住了其中的一句——“当我转身却发现你过得比我还不好时,我却心疼了。”这么多年来,或许也只有她一直清楚着自己的一切,一直关心着自己,可到了今天,这样的话该让他感到庆幸还是悲哀?

    “或许你该找回你心里的那段记忆和那个与记忆有关的人。”辛弦说这句话的时候很轻,带着不确定,或许更多的是一种忧伤。可冉羯却睁大了眼睛看着她,心是那样的刺痛。手却已在不知不觉中抓住了脖子上的挂坠。

    辛弦用纸巾擦了把脸,然后打开了门。雷轩和蓝江早已在门外等候多时了。辛弦笑着挽起了蓝江的手肘,如同老朋友那般对冉羯说:“虽然记忆是不会丢,也丢不掉的。可是今年10月我就要和蓝江结婚了,到时候叶总记得来喝杯喜酒啊。”

    叶冉羯看了一眼蓝江,他依然是那样微微一笑,有时候冉羯真的很佩服他那种处世不惊和毫无畏惧的态度。

    或许他根本不爱辛弦,可却能给辛弦自己给不了的“幸福”。人总是需要有一个依靠的,辛弦又何尝不是?就像她说的那句“记忆是丢不掉的”,是否也是在告诉自己她爱的永远只有自己?算了,就让那些都随风而逝吧。

    冉羯这样想着也就不再出声了,只是看了看辛弦也释然地跟着笑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