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风吹过的那片记忆

热门小说

第二卷 突然好想你  第十三章——我在回忆里守望着你

章节字数:3210  更新时间:09-12-02 13:4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空旷的大街到处是来来往往的人,热闹的有些喘不过气来。叶冉羯小麦色的肌肤就在那人头的涌动和各类路人的指责中若隐若现着。他惊恐万分,却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自己赤裸的身体在一双双犀利的眼睛里闪动着,他奋力地想要挣脱这样的现状,最后却也只能无力地蹲坐在地上。耳畔传了一个女子的声音:“我在等你,我在等你。”

    当他意识到这只是个梦的时候,梦境开始变得模糊,夹杂着现实中的场景,他分不清,分不清这些到底是什么。他想清醒过来,可是四肢却一点也用不出力气,完全不能动弹,他害怕了,想要呼救,可声线像是定住了一样,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他感觉到胸口好像被什么压着一般,喘不过气,很难受,这种感觉多么靠近死亡,仿佛离下界只有一步之遥。

    终于,一旁的向小柒打开了灯,轻轻推了他一把:“冉羯,你没事吧,冉羯?”

    叶冉羯猛得坐了起来,脑海里还是那些可怕的画面,仿佛梦里那些赤裸的身体,犀利的眼神,无奈的叹气都还历历在目。他下意识的用了用力,手可以动了,脚也是。这才确信自己已经回到了现实。

    小柒从床头柜上扯下一张餐巾纸,帮着冉羯擦拭额头和脸上冒出的汗水。

    “又做梦了?没事吧?”她关心地看着他失神落魄的眼睛,温柔而缓慢地问着,生怕他没听清楚。

    冉羯连着做了好几个深呼吸,然后慢慢摇了摇头:“没事,没事。”他不知道这是在安慰自己还是小柒。

    从那天离开辛氏大楼开始,这个梦也就来了。每天一闭眼看到的总是这样的场景。自己赤裸着身体站在大街上,看着来来往往的人,也被来来往往的人看着。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体无遮物,他想去遮挡,可是永远不行。他只能听着身边路人的谩骂和叹息,只能任由他们的目光在自己身上扫过,最后几近崩溃地抱头坐在地上。于是一定会有个女人的声音从远处传来,还是那句:“我在等你!”可冉羯一点也不确定那女人是谁,她也从来没有出现过,除了重复的声音外,再无其它。之后他就觉得自己是清醒的,可四肢甚至身体的每一个器官都不能动弹,就连呼吸都是那样的困难,他醒不了,也睡不着,只是在思绪里挣扎着,身体好似被活生生地钉在了砧板上。

    向小柒不知道他到底梦到了什么。她问过,可是他不说。这样的梦对他来说似乎有着非比寻常的意义,他好像知道那个女人是谁。问多了的小柒见他不愿说,也就不再问了,只是知道有那么一个梦一直存在于他的心里。

    “明天去医院看看吧。”小柒沉默了半晌,还是怯怯地说了。

    她曾经和冉羯提过,只是冉羯固执地拒绝了。可这次不同,冉羯抬头怔怔地看了她一会儿,最后悻悻然地点了点头:“恩。”

    小柒有些惊讶,可还是按耐住了,她明白,或许他是真的受不了了。

    “明天上午我陪你一起去吧。睡吧!”说完,她裹了裹毯子又躺下了。

    冉羯关了灯也躺倒在床上,只是他不再睡得着了。闭着眼睛,在记忆里他又看见了那句话“或许你该找回你心里的那段记忆和那个与记忆有关的人。”最了解他的人,依然是辛弦吗?

    时间在你思绪停顿的时候总是过得特别快。天亮了,当光线穿透眼皮的时候叶冉羯也停下了那些漫无目的的回忆。今天的他特别的积极,早早的便起了床。向小柒眯缝着眼睛看了看他的背影也清醒了过来。

    一切都准备好后,小柒把冉羯带去了朋友介绍的私人心理诊所。她在外面等着,冉羯一个人走了进去。

    这是他第一次看心理医生,不免有些紧张,房间很大,看起来一点也不压抑。坐在他对面的是一个20多岁的年轻女人,女人背后的墙壁上挂着很多优秀奖章,都不是大陆的。小柒听朋友说,这位心理医生是刚从外国留学回来的,前两年一直在香港开,这段时间才刚回得大陆。

    “别紧张,我们就像朋友聊天一样就可以了,你叫我苹果。”她的笑容很甜美,是那种看一眼可以酥到心里去的感觉。第一眼冉羯根本看不出她哪点像医生,好比是一个半大不小的孩子。

    “苹果?”他皱了皱眉头。

    苹果点了点头,又露齿一笑:“恩,不是说一天一个苹果,医生远离我吗?”

    冉羯也跟着笑了,感觉气氛没有刚才那么凝重了。

    “对了,你最近有什么不适吗?”

    冉羯摇摇头,深深地吸了口气,像是在回忆:“也不能说身体不适,感觉一切都很好。只是睡眠不好,晚上常常做同一个梦,梦到自己赤裸着身体站在大街上,心里很怕。还有就是做梦的时候,感觉自己的脑子是清楚的,可身体却不能动,呼吸困难……”

    苹果很仔细地听冉羯说着,不时地点点头,直到听他说完。

    “你做什么工作的啊?”

    “房地产,工程包揽这方面吧。”

    “婚姻幸福吗?”她双手合十,笑着问。

    可当冉羯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有些窘迫了,他好像在害怕,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是沉默地想了很久。

    苹果像是看明白了,莞尔一笑:“没什么,我只是随便问问。”

    “恩。”他显得有些压抑了,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只是脑袋里很乱。

    “其实你没什么大问题,你说那个不能动,在医学上叫做梦魇,一般平时人们喜欢叫它鬼压床,一个人一辈子总会有那么一两次的,别担心。别给自己太大的压力,睡觉尽量侧身就好了。”苹果一边想一边分析着,“至于你说的梦,可能是你内心在恐惧什么,我不知道你心里有没什么阴影之类的,或者说一直无法忘记的事情。这个你还是要靠自己走出来的。”她说话的时候时而轻松,时而又显得很小心,这让冉羯很是不安。

    “有没什么药可以帮助睡眠的?”

    “你想开药?”苹果有些惊讶,想了想说,“其实你不需要这样的,我觉得你可能是有一点轻度抑郁,但是影响不大。你别老是去想那些事情就好,有空多出去晒晒太阳,或者多和朋友一起活动一下,走动走动。有些东西该放下的就别去想了。”

    叶冉羯还是愁眉苦脸的,他好像掉进了某个记忆里无法自拔。

    “怎么了?有话你就说吧……我们不会把客人的隐私说出去的。”苹果当然也看出了他的忧伤来自某些记忆,或者这就是她口中的阴影。

    冉羯想了很多,他发现自己心里真的装了太多太多的东西,以至于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可最终他还是开了口,就像讲故事那样,因为他抓到了一个人:“在年少的时候,我的第一段感情错失了。那时候我很难过,于是在雨中发泄着自己的情绪。或许少年的我们都是那样的青涩吧。我途径一家酒吧,同样在里面认识了一个女孩。她是个地道的90后,可却又那样的不同。因为酒精,那一夜我做了人生中最出格的事情。清醒过来的时候一切都晚了,那时候我只想对她负责任,可她却固执的离开了。”

    苹果听得有些惆怅,却也知道故事没有完:“后来呢?”

    “后来?后来我接到了医院的电话,得知她住院了。因为喝了过多的酒。”冉羯笑了笑,继续说,“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上天的眷恋,在医院的那段日子,是我过得最快乐的日子,真的。没有烦恼,没有悲伤,世界里只有她陪伴。可是最后她还是走了,悄无声息地走了。”说完,他摇了摇头。

    “你有想过把她找回来吗?”

    “茫茫人海怎么找?找回来了又能怎么样?或许那只是个故事,只属于记忆里的故事,我对她也只有放不下的责任和愧疚。”冉羯轻蔑地笑了笑,回忆起那段曾经的记忆,他拿不起也放不下,可他起码要让自己看起来能够淡定些。

    苹果笑了,她说:“这个世界上总有那么多的人,他们一直在苦苦追寻着爱情,追寻着幸福,可是幸福是什么?爱情又是什么?人只有在初恋的时候爱的才是别人,其余爱的不过只是自己。别让责任成了你最终的牵绊。”

    冉羯恍惚间在这个女孩的眼神和唇动中看到了几分周亦燃的影子。可他也清楚的知道,她不是,即使她是又能怎么样?

    那天告别了心理医生,叶冉羯的心有些默哀,向小柒一直陪在身边却也起不了什么作用。很多对于冉羯来说已经丢弃的记忆又重新出现了。爱情,亲情,友情,事业,生活甚至责任,那些与成长有关的词一个一个从他的脑海里闪过。

    午夜,他和陆空在吴老板的酒吧边喝边聊着那些与青春有关的日子。

    叶冉羯说:“很多东西错过了就不再找得回来,即使是记忆,开花或者不开花又有什么不同?唯一的就是我们能不能放下。”

    陆空说:“有些东西,记住了就别拼命想要去忘记,而忘记了也别再用力想去记住。或许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座城堡,用来保护自己,亦或者毁灭自己!”

    冉羯笑着举起了酒杯,在杯子与杯子的碰撞中,玻璃的敲击声清脆地掉进了他的心里!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