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一章 醉话京剧《玉堂春》

章节字数:2301  更新时间:11-05-01 17:3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醉话京剧《玉堂春》

    “一生钟爱诗书画,半世消磨烟酒茶”,是我在网络发文的签名档。但在“诗书画烟酒茶”之外,我还喜欢看戏,是个戏迷,尤其喜欢京剧。说句不中听的话,除了看戏,其它电视节目一律不看。

    今晚看了一场央视十一频道“空中剧院”实况转播,内容是北京京剧团演出的全本《玉堂春》。

    演员阵容没让观众失望,整场演出也可圈可点。在地方京剧团或其它剧种剧团正在解体、消失的大环境下,振兴京剧只能靠电视上名家们来振兴。社会发展到现在,生活节奏、压力的加快,娱乐形式、品种的多样,影视、网络的普及,使古典传统休闲形式的京剧或其他剧种很难振兴,况乎欣赏戏剧还要有一定的文化修养和情趣。故如今说振兴京剧,实际是一种无奈的挽救或保留。

    《玉堂春》作为一个经典剧目,其魅力只有戏迷才能体会。

    我老家住在大戏园子后门旁边,戏园子前面加个“大”字,表明是唱“大戏”的,而“大戏”,就是指京剧。这个“大”字有点霸气,有点看不起其它剧种的意味。其实也和如今称之为“国粹”一样,难道地方戏就不是国粹?不服你到美国、英国、法国,或者意大利、冰岛,给我找出个什么“小捯七”戏(庐剧别称)给我看看?

    小时候,每天晚饭后我都要在演出前遛进大戏园子,先是在后台看演员们化妆,开演时再扒在舞台边看戏。但那时喜欢看的是武打戏或丑生戏或其它轻喜剧,对文戏不太感兴趣。特别不喜欢《玉堂春》和《红娘》这类文旦官生戏,觉得这些戏也就是“公子落难,小姐养汉”之类的男女缠绵,没劲。

    有句老话是说读书的,叫“少不看水浒,老不看三国”。似乎是说小孩子看了水浒爱打架,大人看了三国会搞阴谋的意思。《水浒传》在揭露黑暗的同时,宣扬蛮横的暴力血腥,容易使青少年在正义感驱使下藐视法律。《三国演义》在演绎权力政治斗争的时候,乐道于政治家为大局而蔑视生命与穷尽阴谋诡计。很多历史经典的文化艺术,都是优秀与糟粕共存。我们就是在这样一种传统熏陶下,一边吸取营养,一边注射毒素,就这样成长起来。

    今晚看了久违的京剧《玉堂春》,很有感触。

    《玉堂春》中,有老解差崇公道押送冤女苏三,从洪洞县去太原府受审的情节。开始苏三哀告崇公道,请求为其免戴枷锁,崇公道以这是“朝廷王法”予以拒绝。后在行走途中,崇公道怜悯苏三,将其枷锁取下。抛开人物善恶情怀,崇公道这个“公检法”最基层的一个执法小干部,“朝廷无法”在他的权力范围之类,就可以想执行就执行,想不执行就不执行。作品中一个不引人注意的小情节,便不动声色地把封建人治揭露的淋漓尽致。

    还有一个小细节,是崇公道在领取文书时,狱官发现长解和护解都是崇公道一人担任两职。这不合规定,于是狱官向其问责。崇公道以“差事苦,盘川两人不够,一人富余为由”,请狱官闭闭眼放他过去,于是狱官弹性执法,发现错误也不纠正。崇公道到太原交差时,省里的大领导们也发现他一人充当二役,疑为刁棍,要用刑惩罚。崇公道以“公文”上有名字为由开脱。文件是这样“规定”的,其责自然就是下发文件的机关,是崇公道的上级,而不是其本人。

    再说《探监》这一场戏,特别发人深思。你想,身为八府巡按的王金龙,是皇帝钦点的高官,他想去监牢看望蒙冤落难的旧相好民女苏三,顾及法纪,怕暴露身份。为掩人耳目,还得私下乔装改扮,秘密前往。同僚属下臬司刘秉义,在知情下居然刻意刁难戏耍他。

    此情此景,今日已不可能再发生。

    王金龙是八府巡按,也就是现在的中央特派员,省部级的大领导,别说他的情人苏三是冤假错案,就是真犯下罪,那也能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像苏三这样的事如发生在今天,王大人只要使个眼色歪歪嘴就解决问题,何劳他亲自屈尊去探监?下级只会屈意迎逢,绝不敢有意刁难。

    《玉堂春》剧情开始,王金龙游学期间在青楼结识妓女苏三,二人一见钟情,誓偕白首。但王金龙钱财用尽,被鸨儿轰出妓院,流落在破庙饱受饥寒。苏三不忘旧情,私赠银两解救……

    须知王金龙是吏部尚书之子,为讨好苏三,他花了大量银子。居然被一个贪心不足从事色情行业的小老板给撵出来!而现在,报载某地一普通警察,就能免费在一娱乐性旅馆常年占有包房!社会到今天,前进乎?倒退乎?

    在《玉堂春》“三堂会审”时,臬司刘秉义对顶头上司王金龙嫖娼一事,极尽揶揄、讥讽、抨击,而王金龙对此只能心中恼火,表面上暧昧地回护,打哈哈敷衍了事。今天,那些道貌岸然的官员们,敢这样对待上级吗?王金龙们皱皱眉毛,就能叫那些不识相的下级吃不了兜着走!

    《玉堂春》这出戏,是前人根据明代冯梦龙《警世通言》中《玉堂春落难逢夫》改编,京剧和许多地方戏都有。其中选场《苏三起解》、《三堂会审》尤为脍炙人口,广为演出、流传。清代昆曲舞台即有《玉堂春》演出,但剧本失传。晚清文学家姚燮《今乐考证》剧目中就有《大审玉堂春》,清道光年代学者、文学家范锴所著《汉口丛谈》提到湖北艺人李翠官参加“荣庆部”戏班演唱《玉堂春》的情况,《玉堂春》京剧在嘉庆七年(1802)时“三庆班”就已在京演出。各地方戏剧种,在清代均有《玉堂春》演出的记载,可见此剧当时演出相当普遍。

    全本《玉堂春》为:第一场《骗游》,第二场《初识》,第三场《定情》,第四场《被逐》,第五场《探庙》,第六场《盟誓》,第七场《梳妆》,第八场《骗娶》,第九场《辨奸》,第十场《误食》,第十一场《成冤》,第十二场《辞狱》,第十三场《起解》,第十四场《会审》,第十五场《监会》,第十六场《明冤》,第十七场《团圆》。二十年代到解放后,荀慧生等戏剧前辈对此剧多次进行加工删减,使此剧更加集中精炼。

    《玉堂春》这出传统戏,歌颂了苏三与王金龙对爱情忠贞。他们悲欢离合的故事,在揭露旧时代阴暗面的同时,表现了善良和人性美。观赏此剧,对我们认识旧社会的黑暗与新社会的潜规则,大有裨益。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