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七章 三十集电视剧文学剧本《平阳奇冤》创作说明

章节字数:4368  更新时间:13-11-23 12:2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三十集电视剧文学剧本《平阳奇冤》创作说明

    二零零四年春,我受友人委托,着手创作长篇历史小说《平阳奇冤》。零五年秋此书脱稿,同年底,这部小说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

    原《人民日报》副总编辑兼华东分社社长周瑞金(皇甫平)先生,和原东海舰队副司令员刘际潘先生,热情洋溢地为拙著写了序言。因为他二人都是温州平阳人,而《平阳奇冤》这部小说,写的正是清嘉庆年间,发生在平阳县的一桩历史冤案。周瑞金先生的序言《观今宜鉴古》,刊登在零五年十二月十八日《文汇报》上(附后)。

    小说出版后,我即产生把它改编成电视剧的想法。加上书中主人翁庄以莅、林锺英的后人也有这一愿望,于是,我于零六年春着手创作、改编此剧,于同年完成初稿。

    剧本初稿完成后,当时温州电视台电视剧制作中心主任管红艳,曾有意与我签约拍摄。却因当时上面对电视剧有新精神,要减少和抵制清廷戏,因此,我这并不属于“清廷戏”的本子,却使投资方和管红艳顾虑,合作最终搁浅。

    后来我因着手电视剧《大别山英魂》和《风尘六安州》电视剧的创作,无暇顾及《平阳奇冤》的出路和前途,因此,一搁多年。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越发感觉到《平阳奇冤》这部电视连续剧作品的价值,并没被岁月冲淡,反而越来越凸显出它的珍贵社会价值和思想的正义。因为此剧通过平阳冤民林钟英含冤上告官府无辜对其抄家毁产的过程,反映的是封建专制制度下官场的玩权法,草菅人命,以及为媚上、私利,所表现的种种在行政执法过程中的钩心斗角与黑幕。至今仍有现实意义和警世作用。

    纵观全剧,构思奇巧可信,人物真实感人,事件高潮迭起,悬念处处丛生。塑造和再现了林钟英、庄以莅、许鸿志等一批来自民间普通人物不屈反贪的鲜明艺术形象。作品有力地揭露和鞭挞了封建皇权的专制和官场黑暗,故事情节和人物命运充满了历史的真实感、沧桑感、凝重感。由于电视剧本进一步深化了原小说的思想性,提升和完善了原作的认识价值和审美价值,因而更精炼、更耐看。于是,我于前年开始对此剧初稿再次数番修改、润色,终于在二〇一三年夏完成此剧。

    如今,此剧被国家广电总局批准立项,由北京东方明星影业有限公司制作出品,终于一了夙愿。

    由衷希望北京东方明星影业有限公司能将此剧打造成影视精品!

    附录:观今宜鉴古

    ——周瑞金评《平阳奇冤》(2005-12。18日《文汇报》)

    我好读长篇历史小说。从蔡东藩、姚雪垠到高阳、唐浩明、二月河,他们的长篇历史小说,我几乎从学生时代起到两鬓染霜,都曾读得如痴如醉,击节赞赏,掩卷沉思,意味无穷,至今犹历历在目。因为,历史小说具有鞭策、警示现实的意义。从历史小说中,总能领悟到现实的哲理、人性的灵光,使人明智。古今一线牵。殷鉴历历,足以寄慨,足以垂训,让人百读不厌,启迪多多。这正应了一句古谚:“观今宜鉴古,无古不成今。”这也正是历史小说吸引人的魅力所在。

    月前,我的朋友向我推荐一部即将付梓的长篇历史小说,并嘱我作序。一看书目:《平阳奇冤》,我眼睛为之一亮。平阳,我故乡也。历史上出过不少名人,也酿过不少名案。此书写的正是清嘉庆年间平阳知县徐映台案。这个贪官私加田赋,中饱私囊,生员庄以莅上书举报,他闻讯前去捉拿,遭当地武师许鸿志救走。于是,诬陷庄、许“煽动民变”。闽浙总督未经核查即下令镇压并将“民变”谎报朝廷。结果庄、许遭捕,后虽觉察平阳并无“民变”,但为维护嘉庆皇帝御旨“尊严”,屈杀庄、许二人。期间,庄的表弟林钟英清白无辜,与案无涉,反被怀疑私藏案犯,即遭温州府经历领兵抄家毁产,林母及幼女惨遭严刑逼供。小说以林钟英含冤上诉,最后上京告御状,惊动嘉庆派钦差为其翻案为主线,展开对清朝中期官场腐败、官官相护、欺压百姓的细致描写,深入揭示了封建王朝政治体制下即使个别贪官污吏遭到整肃,但为了维护其体制利益与皇权威严,真正冤案终不得平,庄、许一直含冤九泉,酿成真正的“平阳奇冤”。

    我一口气读完小说,心灵深受震撼,总的感觉是:可信、可叹、好看。近年来,无论在荧屏银幕上,还是在平面、电子出版物中,充满着媚权的奴才气和对权术的渲染、炫耀的作品,以及庸俗低下、令人生厌的“戏说”作品。在这种创作氛围下,读到《平阳奇冤》这样清新感人的历史小说,真如醍醐灌顶,不愧是一部具有鲜明艺术特色的作品。依我看来,其特色有三:

    特色之一,以小人物命运为主线,复活历史案件。在当今如林的历史小说中,大多以帝王或将相为主人公,以他们的政治活动或命运为主线展开。而以官场反腐败案为题材的不多,以一个小人物为主人公的长篇历史小说更是少见。作者出于对封建官场陋规恶习的憎恶,对被赃官欺压的百姓的同情,对冤案受害者的不平,以及对敢于跟赃官抗争的那些仁人志士的钦佩,满怀创作激情,以丰富的艺术想象力,精心塑造了林钟英、庄以莅、许鸿志等一批来自民间普通人物的鲜明艺术形象。作者对环境的描写,事件的铺陈,气氛的渲染,细节的安排,心理的把握,语言的运用,都力求突出小人物命运的历史分寸感和各自的特定身分。并通过精巧的构思和生动的故事情节,让人喜欢读,读得爱不释手。

    特色之二,《平阳奇冤》对历史真实与艺术真实有着比较自觉的遵循和追求。衡量一部历史小说艺术质量,一个重要方面要看作品是否具有正确的历史观和比较严格的历史真实性。时下,历史小说创作存在唯心史观泛滥现象。对帝王与皇权无原则追捧,对权谋政治与权术手段极力颂扬,以及不尊重基本历史事实的戏说历史和胡编乱造。《平阳奇冤》反其道而行之,对主要人物形象的塑造踏实于历史,书中正反两方面主要人物大都是史实人物。作者查阅了《平阳县志》、《温州府志》、《清史稿》、《大清刑律》等大量史料,又在网上尽力发掘与那个时代和事件相关的人物、史料、掌故和风土民情,从中找到许多有用的史料进行创作。因此,整部长篇小说以基本历史事实为依据。同时,历史小说又是文学,必须依循文学的基本规律和表现手法,允许人物、情节的艺术虚构。小说中如“散氏盘”、“如是砚”、“嘉庆罪已诏”、“清安泰奏折”、“庄以莅上阿林保书”,以及陈默、许雪梅、徐秤砣等人物情节,就是作者凭艺术想象力创作的。这些情节与人物的设置,都是为小说情节发展“必然趋势”服务的,与历史基本真实并不相违背。相反,可以使当时情状更为显豁,人物性格更为丰满,典型环境也得以更好烘托。如果没有这些人物情节的虚构,那作品的艺术感染力和吸引力显然要大打折扣。史实是土地,文学是花草;史实是原料,文学是厨师。没有花草和厨师,史实便成为荒漠和不能入口的食物。《平阳奇冤》实现了历史真实与艺术真实的统一,一切都那么合情合理,铸鼎燃犀,使虚构与历史真实自有一种精神上、文化上必然联系。这样,作品有悬念、有故事、有细节,跳跃着历史人物的性灵,造成强烈的艺术效果。我以为这样的历史小说堪称艺术的真创造,史料的再生成。唯其如此,才是长满鲜花美卉的肥田沃土,才是高明厨师制作的良馔佳肴。

    特色之三,作者对作品思想深度的执着追求。小说主线是写林钟英告御状在皇帝干预下翻了案。如果作者笔触全部放在林钟英身上,只写告状得胜、冤案得申、贪官被惩的故事,那作品的思想性就显得一般化了。作者经过深思熟虑,放弃了就冤案写冤案的一般套路,把重点放在“写官场”上。因为这个冤案起因是知县贪赃,假报“民变”,后面引发一系列事件、冤案,以及官场在处理这些事情上的明争暗斗,都与官场紧密相连。而林家的横祸其实与庄以莅的“抗征”并无关系。因为,他们只是亲威关系,后经小人挑唆才导致林家冤屈。因此,在小说情节脉络上说,也只有写官场才能把事件联系在一起。再加上此案是嘉庆亲自过问的,这就特别发人深省。通过写官场,作品最终把封建社会官场黑暗、吏治腐败表现得淋漓尽致。尤其从小说的整体构思和人物、情节的结构布局上,作者确实下了一番功夫。因为阿林保、清安泰、百龄这些史实人物,原本都是有作为的人物,也想做利国利民的事,并非全是贪赃无能之辈。只是在当时政治体制下,当个人理想抱负与现实官场利益相碰撞,便必然以现实的官场利害来衡量得失,来取舍自己的行动方略。这种“被迫徇私”的无奈与相互推诿,在封建体制下显得那么“合情合理”,正深刻揭示了“人治”与“法制”的冲突,揭示出封建体制的弊端。它告诉人们,以皇权为核心的反腐,最终必然服从于皇权统治的需要,平冤狱也以维护封建专制制度为依归。因此,从根本上说,不可能真正改变官场的腐败,不可能真正为民作主,平反冤案。这恰是酿成“平阳奇冤”而又无法纠正“平阳奇冤”的根本原因所在。作品表现出这种“奇冤”历史的沧桑感、凝重感,大大深化了小说的思想性与现实意义,提升了小说的认识价值和审美价值。人们在历史这面镜子面前照一照,看看历史上那些落马的贪官,难道不值得警醒吗?难道我们不可以洗一洗自己的脸,打扫打扫身上不干净的东西吗?难道我们不能更自觉地从体制深层进一步去反腐败吗?

    原来,我与作者素昧平生,还以为他是我的老乡哩。因为他在小说中写我家乡山川景色、风土人情,竟如此栩栩如生,如同亲历。后来与作者通了电邮,经过网上交流,才了解到甄远东是安徽人氏,没有到过温州,更没有去过平阳,连平阳和灵溪是什么方位关系,开始都搞不清楚。他长期从事戏剧创作,熟悉舞台艺术,既有很扎实的戏剧创作理论的功底,又具有熟练驾驭语言文字的技巧。他创作的新编历史剧《点状元》曾荣获安徽省首届戏剧节创作一等奖。这为他创作长篇历史小说打下坚实基础。这次,是他第一次创作长篇历史小说,十分刻苦认真,勤奋好学。不但通过各种途径广泛搜集阅读史料,甚而自己掏腰包购买不少有关书籍进行研究。仅为了弄清徐映台流放的那个“吉林乌拉”,他又翻地图,又查网络资料,为小说最后几个章回的故事,准备了上万字的材料。一旦进入创作状态,每天都是通宵达旦,工作到天明。这对一位年近花甲的创作者来说,是难能可贵值得敬佩的。

    甄远东,真的特别能编故事,特别知道历史真实和艺术真实的力量。所以,他坚决戒绝一切荒诞离奇的情节,坚决摈弃当今流行的花里胡哨的东西,也决不用廉价的“儿女情爱”来笼络读者,收买人心。正是这种严肃的创作态度使这部长篇历史小说一气呵成,浑然天成,犀利地鞭挞了封建官场的黑暗和贪官灵魂的丑恶,热情讴歌平民百姓和知识分子为正义抗争的勇气和骨气,处处浸透了他对素未谋面的平阳人的情感。落笔至此,我当代表平阳家乡父老乡亲向作者致以崇高敬意和深深谢忱!并真诚地期待着他写出更多更优秀的作品来。

    注:周瑞金是我国著名政论家,1939年生于浙江平阳。历任《解放日报》评论部主任、副总编辑,以及党委书记兼副总编辑,1993年调任《人民日报》副总编辑兼华东分社社长。主持过《解放日报》、《人民日报》的评论、理论工作,在评论新时期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各方面表现出胆识学养,其中“皇甫平”署名评论针对时弊,鼓吹改革开放,引发了一场思想交锋,在海内外产生广泛影响。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