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事之光(黑执事续篇)

热门小说

正文  Part 5 梦非梦

章节字数:4489  更新时间:10-05-14 00:3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傍晚,天空更加暗沉,这种比黑暗还令人不适的光线,让人愈发的昏昏沉沉,一日下来,夏尔早已浑身乏力,恨不得早早的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

    举着蜡烛到了赛巴斯的房间,虚弱的光线使得屋内稍显明亮起来,可房间的暗影里,依旧鬼影重重……

    看着打在墙上的影子,一切更加像一场梦。以前,每晚赛巴斯替自己宽衣,待自己入睡后离去,空荡荡的房间里,偌大的床,自己蜷缩成一团,夜里总是被噩梦纠缠,那样的黑夜,恐怖的令人心悸……

    “夏尔……”

    猛然拉回思绪,有些歉意的急忙道歉:“对不起少爷,我失神了。”

    赛巴斯坐在床上,夏尔几步走近,慢慢的解开他那名为黑暗之光的王服,虽然已经暗示过自己不要伤心,可当碰到空空如也的左袖时,他的心还是狠狠的疼了一下……

    “怎么了?”赛巴斯出声询问,温热的气息搭在夏尔脸颊……

    心会跳的越来越快,急忙摇摇头:“没什么。”

    “呵呵。”赛巴斯轻笑出声,“我说过了,胳膊的事不是你的错,希望你不要无谓的自责……”

    他,是在替自己担心么?夏尔有些不可置信的望着他。

    从夏尔的眼里读出的思绪,赛巴斯的嘴角扬起,补充道:“因为,你不配……”

    浑身一滞,翻涌的寒意铺天盖地的袭来。“你不配、你不配……”他为什么要这么残忍,他,果真在报复么……

    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报复自己,可是夏尔的心里除了痛苦,却丝毫没有恨意。在交出灵魂的那一刻,他的恨意早已经荡然无存……

    穿着洁白的棉质睡衣,赛巴斯躺在床上,夏尔替他盖上洁白的被子,取过蜡烛,慢慢的走到门前……

    在手按上门把的那刻,身后突然传来声音,有气无力的,与刚才截然相反的落寞孤独的语气……

    “等我睡着再离开吧……”

    手上一抖,蜡烛险些掉地。这是多么熟悉的一句话啊,曾经的自己就是这样说着‘等我睡着再离开吧……’,于是赛巴斯留下了,只是说了句‘难道你要将最脆弱的一面展示在我面前么……’

    现在,一切都调换过来,相似的话语,不同的场景,可是听起来却一样落寞。原来,当时的自己就是这样的语气,透着浓浓的落寞与孤独。原来,这才是真实的赛巴斯……

    再度走到床边轻轻发下蜡烛坐了下去,侧身望着床上的人,曾经完美的恶魔执事,现在的恶魔帝王,身份的不同,果真可以改变一个人对他的看法,亦或许,只是看他的人自己的双眼被蒙蔽了而已……

    床上的人动了动:“夏尔,给我唱首歌吧……”说着将右手递到夏尔面前。

    “哈?”这是什么意思?

    “就是你想的那样……”轻飘飘的声音,夏尔差点又要以为自己幻听了。

    咬咬牙,握住赛巴斯的右手,无奈自己的手太小,却像是被他反握着一样……

    他的体温冰凉,丝丝凉意透过包裹自己的手掌传来,他的内心,也是这样的冰凉么……夏尔不禁又开始走神……

    “夏尔?”

    “恩。”

    “唱首歌吧……”

    “……Yes,mylord……”

    第一次,夏尔恭敬的说出这句被赛巴斯重复过无数遍的话语,心里五味杂陈,以前和他的种种走马灯一样在脑海里变换闪烁,原来他们一起经历了那么多,而自己只是一直怀着恨意生活,忽略了太多……

    听到这句话,床上的人的眼皮微微跳动了下,而后嘴角扬起若有似无的笑……

    “好了,我要开始唱了……”一滴泪滑过眼角,顺着脸颊流到嘴里,咸涩的味道,原来这就是自己的眼泪,不知道有多久没有流过泪了……

    夏尔轻轻清了清嗓子,调整好气息,慢慢的唱那首再熟悉不过的"london/bridge/is/falling/down"

    "london/bridge/is/falling/down,

    falling/down,falling/down。

    london/bridge/is/falling/down,

    my/fair/lady!

    ……"

    声音渐渐低了下去,慢慢的抽回被他紧握的手,夏尔替他掖好被子,取过蜡烛离开了,在门关上的刹那,夏尔回头深深的望着不觉已经蜷缩成一团的人,心里不可抑止的揪痛起来……

    回房的途中路过大厅,时针正好指向九点,古老的钟表发出沉重的九声敲击,回到房里时声音刚好停止……

    躺到床上,翻来覆去无法入眠。脑海里全是赛巴斯不屑的说着‘你不配……’,还有那落寞的‘等我睡着再离开吧……’,自己已经开始混乱了,到底他在想什么,到底自己要怎样做他才能满意……

    直直的伸出右胳膊对着天花板端详起来,片刻后收回手放到眼前,左手轻轻的抚-摸上去,碰触的一刹那浑身仿若滑过电流,惊的他急忙缩回左手……

    右手在颤抖,夏尔感觉的到,上面还存留着赛巴斯的气味,还有那冰凉的体温。这感觉像到刻在记忆里一样,完全无法忽视……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以前的自己没有这种感觉……

    夏尔的思绪异常混乱,躲在被子里闷头想了好久依旧毫无头绪,最终他放弃了……

    索性起身,披上执事外衣,抱着双肩慢慢的走出了城堡……

    相较白天,夜晚并无差别,这里没有黑夜与白昼的区分,城堡里常年燃着蜡烛,可是没有蜡烛,一切一样看的见……

    不觉间竟然走到伊恩葡萄园,原来是鼻子一路追寻着葡萄的香气……

    张开双臂,大口的呼吸着葡萄的清新,浑身慢慢的感觉舒适许多,脑海里的思绪也暂时忘却……

    突然感到有人拍自己的肩膀,夏尔一惊,急忙回身跳开,警惕的望向身后的人。

    “你是夏尔吧……”

    仔细望去,原来是雷默尔,恭敬的点点头:“恩。”

    雷默尔慈祥的望着他,眼里有夏尔看不出的思绪。

    被他望的有些局促,夏尔有种被人衡量的错觉,轻咳了一声:“那个,恭喜你试验成功,雷默尔……”

    “哦?王连这个都告诉你了?”

    “哈?”夏尔突然觉得雷默笑的有些诡异。

    “恩,原来是这样……”雷默尔负手而立,抬头望了眼厚实的云朵,自言自语,忽的又笑了,高深莫测的盯着夏尔看。

    夏尔感觉更加局促不安,老人锐利的眼神让人有种要被看透的错觉,虽然并不知道对方在想什么,可是总觉得这种眼神很不舒服……

    “呵呵。”看到他局促的样子,雷默尔突然笑了,眼神也恢复往日的慈祥。“回去吧……”

    夏尔点点头,讷讷的走在他身旁。

    “你知道伊恩葡萄的价值了吧?”雷默尔似有意闲聊。

    “知道了。很厉害的葡萄……”

    “呵呵,我还是头一次听说葡萄可以用‘厉害’来形容……”

    夏尔的嘴角有些抽搐……

    “你品尝过伊恩葡萄酒么?”

    “恩,唱过一点点。”

    “哈?”雷默尔似乎很惊讶:“王给你尝的?”

    “对啊?”夏尔莫名的眨眨眼睛。

    “哦,原来是这样……”雷默尔又开始自言自语。

    唉,夏尔内心叹了口气,这段路为什么这么长……

    进了城堡,路过雷默尔的房间,夏尔被邀请进来参观:“要不要进来看看?伊恩葡萄酒可可不止一种哟……”

    望了望自己房间的方向,时间还允许,那索性就参观下吧。

    雷默尔打开房门,做了个邀请的手势……

    “哇……”好壮观的房间。没有想到原来房间这么大,竟然是套房。两面墙都是酒架,上面摆满了各式各样的伊恩葡萄酒……

    另一面墙全是套间,雷默尔解释着:“那里面才是珍贵的收藏哟……”

    第四面墙是一个巨大古老的书桌,上面摆满图纸,还有试管瓶器,“这个是我用来做简单研究的地方……”

    “好厉害……”夏尔发出了由衷的赞叹:“正是您的兢兢业业,才使恶魔族世世辈辈在伊恩的保证下完好的衍生着,这是多么伟大的事业啊,为了整个族人而奋斗着……”

    雷默尔吃惊的望着眼前的人,随即又笑了,“夏尔,你过来……”

    走近后,雷默尔递过一个杯子:“尝尝吧,新品种……”

    细细的闻了闻,很香醇的味道,夏尔毫无迟疑的慢慢饮了下去……

    而后又跟着雷默尔参观了他的套房,最后坐到客厅的沙发上,觉得头昏昏沉沉的,脸颊也有些发烫……

    雷默尔注意到了,走过来摸摸夏尔的额头:“原来你不胜酒力呢……”

    +++++++++++++++

    寂静的房间里,一阵风吹过,躺在床上的赛巴斯突然醒了。睁大双眼,心里突然有些烦躁,原来夏尔已经离开了……

    鬼使神差的披着外衣向夏尔的房间迈进,突然瞥见走廊里一道昏黄的光从门缝里溜出来打在地板上,于是加快了脚步……

    原来是雷默尔的房间,他肯定还在忙吧,这个老头总是把自己搞得这么辛苦……

    推开门,“雷默——”突然笑容止住,望见雷默尔正在低头观察着沙发上的人,那竟然是夏尔!

    “啊,您来啦。”雷默尔慈祥的笑着。

    “恩,”赛巴斯走近,“他怎么会在这里?”

    “夏尔?我从葡萄园回来时刚好碰见他,于是邀请他来房里参观,还让他品尝了我的新品种,结果,就是你看的这样……”

    “醉了?”赛巴斯接过话语。

    “对啊。”雷默尔佯装无辜的摊开双手:“谁知道他那么不胜酒力……”

    赛巴斯无奈的撇了雷默尔一眼,这个老头,真会瞅准时机,在自己问明原因之前把什么都说了,这下倒把自己的一席话堵了回去……

    “那就吩咐其它人把夏尔送回去吧……”雷默尔状似无意的建议道,眼神却始终注意着赛巴斯的反应……

    “不用,我自己送他回去。”回答的太快,连他都觉察出自己的异样,尴尬的轻咳了声。

    “哦,原来是这样……”

    这句话在赛巴斯听来意味非常,于是俯身右手慢慢的抱起夏尔,“我先走了,你也早点休息吧……”

    “恩,原来真的是这样……”雷默尔还在那边自言自语,赛巴斯无奈的叹了口气,心虚的急忙离开了……

    一路抱着夏尔慢慢的走在走廊里,夏尔的双手挂在他的脖子上,头也靠在左肩上,呼吸均匀,脸颊泛着妖媚的温红,看起来异常诱人……

    霍娜和佛拉尔夜里例行巡视,突然与抱着夏尔的赛巴斯打了个照面,“嘶——”双双倒吸一口冷气。

    赛巴斯一个凌厉的眼神扫过去,两人急忙捂嘴,闪电般消失在走廊里……

    霍娜与佛拉尔两人聚在大厅一角,“佛、佛拉尔,王、王怎么会抱着那个小子啊——”

    “我、我怎么知道啊——”两人震惊的说话也磕巴起来……

    赛巴萨抱着夏尔坐在床边,竟然不想让他离开自己的怀抱……

    突然怀里的夏尔扭动了下,眉头也紧促起来,嘴里说着梦话:“为什么……为什么我不配……为什么……”声音渐渐转小……

    赛巴斯心疼的望着怀里的弱小的人,对他低语:“夏尔,以后你就会知道了……其实我……”

    怀里的人突然睁开双眼,里面全是泪水,赛巴斯一滞,随即将尴尬完美的掩藏在那若有似无的笑意之中,可他温柔的眼神却来不及收回……

    “赛巴斯?”夏尔轻声唤道,而后又笑了;“没想到又梦见你了,只是这次你的笑容才让我感觉到温暖……”

    赛巴斯的心疼了一下,原来在他的梦里,自己都在欺负他么。夏尔,再坚持一下吧……

    夏尔伸出手慢慢附上他的脸,缓缓的抚-摸着:“赛巴斯,你真的在报复我么?我为什么会不配让你取走灵魂?你知不知道这样子我会很难过……”夏尔的声音渐渐哽咽,泪水不断滑过脸庞。氤湿了赛巴斯的衣袖……

    “夏尔……”

    “不要打断我,赛巴斯,让我说完,我知道这是一场梦,但是请让我将心里的话说出来吧,不然恐怕等不到契约结束的那一天,我就会崩溃的……”

    “恩。”赛巴斯艰难的点点头,生生的忍住即将滑落的泪水……

    “我会努力做好一个执事的,真的,虽然比起你我差了很多,可是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的,请你相信我……”

    “夏尔……”看着怀里的人泪水越流越多,赛巴斯突然自嘲出声:“怎么办?我没有多余的手来替你擦去泪水呢……”声音里掩藏着深深的苦涩……

    随即他低下头,用唇瓣轻轻吻去夏尔脸上的泪痕,一下一下,像呵护着最宝贵的人……

    可是泪水决了堤,夏尔的脆弱顷刻间爆发,伸出手捶着赛巴斯的胸膛,大声抱怨:“都怪你,我才会变的越来越脆弱,你知不知道这对我来说是最无法承担的事……”

    后面的话语被赛巴斯全数吞了去,那强忍住的泪水也滑落到夏尔的脸颊,冰凉凉的,直接流入到他的内心……

    如果,这不是一场梦,该有多好……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