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事之光(黑执事续篇)

热门小说

正文  Part 19 意外

章节字数:4514  更新时间:09-05-12 12:1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今日的凯帝斯城堡像往常一样,古老而庄严的矗立着,仿佛孤独的世界中唯一的存在一样……

    静静的城堡仿佛也在沉睡着,清晨的微风透过窗帘拂向床上的两人……

    夏尔微微睁开了双眼,是有些陌生的房间,慢慢坐起,额头还有些抽痛,一手撑着枕头,一手轻轻按摩着太阳穴……

    突然身旁的人动了动,夏尔吃惊的转过头望去,竟然是赛巴斯!

    这下大脑即刻清醒了,原来这里是赛巴斯的房间,自己昨夜竟然在这里过夜的?!

    震惊下,夏尔的眉头紧紧的拧着,像纠结的麻绳一样。他盘着腿坐着,低着头仔细的回想着……

    昨夜,他沐浴了很久,在浴室里一直纠结着比试的结果,这个‘平’,太过出乎意料,对他而言其实并不是坏事,毕竟没有失败,他可以继续当赛巴斯的执事,直到这个新契约结束的那一天……

    但是对克洛斯,恐怕是无法承受的伤害吧,那样一个有着出众能力的人,却没有赢过自己,克洛斯的执着,克洛斯的坚持,都在这个‘平’中土崩瓦解、销声匿迹,难怪他会昏倒,也许这是他潜意识里的逃避吧,以为昏倒了一切都只是梦一场,以为醒来后一切都会回归美好……

    出了浴室,看见赛巴斯一人站在窗口,高挑的身形染上暗沉的光晕,右手上的高脚杯里悬着猩红的液体……

    见到夏尔沐浴完毕,赛巴斯转过身,“洗完了,舒服么……”微笑着走到夏尔面前,微微俯视着他……

    夏尔有些出神的点点头,今夜的赛巴斯让自己更加的捉摸不透,他似乎是真的高兴,嘴角的笑意温柔的像梦里的一样,他的眼神,也如水般滑过自己心房,夏尔直觉的心头一颤……

    赛巴斯突然俯身,下巴搭在夏尔的肩膀上,慢慢的闻着他身上的清香。鼻息搭在他的脖颈,夏尔的身体更加僵硬了,到底是否该退开身来,还是就这样任他贴的自己如此之近,夏尔有些挣扎,心咚咚的跳着,耳根也逐渐泛红……

    似乎过了许久,赛巴斯才慢慢起身,示意夏尔坐到沙发上,随后也坐到了对面……

    古藤茶几上摆着酒盘,一瓶伊恩葡萄酒,一个透明高脚杯。赛巴斯放下自己的酒杯,慢慢的替夏尔斟上,递给他:“来,尝尝,这是伊恩葡萄酒里的极品……”

    此刻的夏尔有些闷闷的,讷讷的接过酒杯,放在鼻下轻轻闻了闻,果真,比普通的伊恩葡萄酒更加香醇,细细闻下,似乎还透着淡淡的苦涩之味……

    夏尔刚要轻抿一口,赛巴斯轻笑一声:“别急。来,干杯——”

    “哈?”夏尔举着酒杯的手停在空中,为什么要干杯,难道要庆祝什么?

    “你啊——”赛巴斯无奈的撇撇嘴,不理会他的怔愣,自己将酒杯碰像他的杯口,‘叮’的一声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

    夏尔一惊,看着赛巴斯高深莫测的靠着沙发背悠闲的喝下红酒,自己也讷讷的抿了口,果真弄醇香过后,整个口腔里被一种淡淡的苦涩包裹着,片刻后这种苦涩逐渐蔓延,似乎整个身心都要被它侵袭……

    心里有些堵,似乎这杯酒能够唤醒人们心中的痛苦不甘还有愤恨,这些消极的情绪顷刻间蠢蠢欲动,喝的人会感觉的到全身无力,连思绪也是飘乎乎的……

    赛巴斯起身坐到夏尔旁边,取过白巾,轻轻替他擦拭额头的汗滴,眼里埋着挣扎和痛楚:“夏尔,没事的,一会就好……”

    片刻后,夏尔有些虚脱的斜靠在赛巴斯的肩膀上,呼吸也渐渐回复平常。他只感觉像做了一场噩梦,梦醒之后发现现实其实并不是那样的糟糕,内心深处似乎的希望似乎也在慢慢萌生……

    “好多了么?”赛巴斯的声音低低的萦绕在夏尔的耳边。

    夏尔挣扎的微微抬起头看着赛巴斯,对上他的眼神时心跳再度加快,似乎心里的某处冰山已经开始融化……

    赛巴斯将夏尔的头按回自己的肩膀,“再靠会吧,今天你已经很累了……”

    “这个酒……”夏尔讷讷的询问。

    “其实这个酒的名字是——‘凤凰涅槃’……”

    夏尔沉默,赛巴斯也不继续解释,仿佛他知道夏尔一定会明白其中的含义……

    果真,夏尔有些感慨的说道:“将自己的痛苦燃起而后释放,痛苦过后会觉得有些解脱,那是因为痛苦的极度就会是释然,就像涅槃的凤凰一样,只有熊熊的烈火才有力量让他们重生……”

    “……恩……”赛巴斯答:“我知道你一定会体会其中的含义,真正的痛苦没有范围和程度的限制,每个人的承受能力不同,也许有些,真的只是微不足道,只不过人们执着于对于痛苦的习惯罢了。每个人应该给自己一个重生的机会,不是么……”

    夏尔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后来,似乎酒劲上来,夏尔只觉得脑袋昏昏沉沉的,迷糊间仿佛感觉到赛巴斯横抱起自己一步一步走向那张舒适的大床……

    赛巴斯轻柔的替夏尔换上睡衣,将他揽到自己的怀里。夏尔清浅的呼吸着,眼睑有些颤动,眉头时不时的皱起又平复,赛巴斯舍不得入眠,只靠着床头静静的注视着夏尔,这样寂静的感觉,仿佛两人间没有丝毫罅隙,感觉美好的近乎虚幻……

    突然,夏尔的嘴唇翕合起来,声音轻轻的,赛巴斯俯身,俯身慢慢的贴近他的唇边,仔细聆听着他的呓语……

    “……赛巴……斯……赛……巴……斯……”夏尔不断的重复着他的名字,脸上的表情透着淡淡的幸福,似乎是梦到美好的事物……

    赛巴斯的心脏突然像被电流击中,激动的几乎快要休克,夏尔,你已经意识到自己的心了么,我可不可以现在开始期待,期待那天会很快来临……

    +++++++++++++++++++

    原来是因为喝了酒的缘故,夏尔又揉了揉太阳穴,望了望身旁熟睡的赛巴斯,浅浅的抿着唇替他掖被好被角,起身背着他慢慢的换着衣服……

    夏尔觉得自己的心已经乱了,经过了这么多,原本以为一切会变得简单,可是却发现似乎所有的感情和思绪竟变的愈发复杂和纠结,他看不透赛巴斯的心,而他最在意的,竟然是无法看透自己的心!

    夏尔出神的想着,床上的人眯着双眼,看着他那娇小的身影……

    穿戴完毕,夏尔轻轻的走出房间带上了门,回自己的房间不久,莱恩就来了。

    莱恩心情很好,一进门高声大叫着:“夏尔,夏尔,恭喜你啊!”一把扑过来拉着夏尔转圈圈。

    转的头昏脑胀,夏尔急忙坐回沙发:“恭喜什么?”

    “诶?”莱恩诧异:“恭喜你还是王的执事啊?”

    夏尔想了想:“昨天的比试只是‘平’而已,最后的结果会怎么样,一切都还是未知数……”

    “……怎么会是这样,”莱恩有些失落:“我以为你会继续当执事,然后那个可恶的克洛斯就会被赶回去……”

    “……呵呵,怎么可能……”夏尔苦笑,克洛斯,对赛巴斯来说这么重要的一个人,怎么可能被狼狈的赶回去呢……

    +++++++++++++++

    大厅里,赛巴斯悠闲的坐在宝座上,夏尔跟着霍娜和佛拉尔过来时,克洛斯已经立在一旁,脸色苍白,不复往日的自信满满和高傲……

    克洛斯果真很痛苦这个结果吧。夏尔站到对面,看了看赛巴斯的表情,不知他到底会如果安排自己和克洛斯……

    “夏尔,”

    “是,少爷……”

    夏尔望着赛巴斯,宝座上的恶魔帝王,果真有种疏离感,想起近日他温柔的眼神,这样的疏离让夏尔内心滑过一丝失落……

    “这次比试,依结果而看,新契约不会受到任何影响,所以,夏尔,你依旧是我的执事……”

    “……恩……”夏尔点点头,欠了欠身,不知道自己对这样的结果是该高兴还是该失落……

    “克洛斯,”赛巴斯望向那个低着头,身形憔悴的人……

    只一夜,你就变的如此失神么,克洛斯,虽然我对你有歉意,但是我正挣扎和坚持的不会因这些而改变,对你,我只能说‘对不起’……

    赛巴斯叹口气,慢慢的走到克洛斯面前,右手搭上他的肩:“克洛斯,不要再逞强了,回去吧……你一直留在这里,你的家族怎么办……”

    果真如莱恩猜测的一样,夏尔有些伤感的望着克洛斯,看到他的模样,自己竟然高兴不起来。克洛斯的执着,虽然有些极端,但是他那追求幸福的勇气却是自己所缺少的,夏尔知道,对于克洛斯的这种性格,自己其实是羡慕的……

    “……克洛斯……”见他依旧失神的望着地面,赛巴斯出声唤他……

    “……呵呵……”克洛斯竟然笑了,妖艳的笑容绽放在魅惑的面容下,异常的刺眼,只是那笑容里,透着多少痛楚和无奈……

    大厅里的人都怔怔的望着他,没有人见到过如此摸样的克洛斯,他的自尊自信,似乎在这场比试中消失殆尽,为什么会这样,大家都无比疑惑,是什么使得克洛斯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绝望,到底是什么……

    克洛斯的笑容依旧绽放着,突然他的泪滴顺着脸颊滑落,渐渐的,越来越多的泪水汇在尖尖的下巴处,一滴一滴的淌着,似乎永远不会停歇……

    “……克洛斯……”赛巴斯不忍,慢慢握紧右拳……

    “……王……”克洛斯缓缓滑坐在地,哽咽着,却有更多的泪水涌出,眼前的地板上渗着一滩水渍……

    夏尔的心也微微抽痛着,克洛斯,你何必这样……

    “……王……”克洛斯依旧低声唤着,声音飘忽:“王,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结果……我只是想待在您的身边而已啊……王,您难道不了解我的心意么,曾经的回忆您都忘了么……王……”

    一句一句,像是心灵的低语,震颤着每个人的心房……

    赛巴斯痛苦的沉思着,看到克洛斯的模样,自己似乎无法再坚持下去,可是,如果再给他机会,那么对克洛斯的伤害将会更大,自己只有狠心提前结束他不切实际的幻想,纵使会难过一段时间,但坚信,克洛斯最终会明白的……

    赛巴斯已经决定了,刚要说明,突然,夏尔冲了过来,沉默片刻后低语:“再给克洛斯一次机会吧……”

    所有人都震惊的看着夏尔,赛巴斯刚刚暗下的决定又开始摇摆,夏尔,你为什么要阻止我,这样,对你并没有好处……

    克洛斯不可置信的望着身旁的夏尔,这个人,是在帮自己么,可是,他,为什么看到自己的这副模样还会帮自己,他不是应该高兴么?他不是应该露出嘲笑的表情么……

    赛巴斯背过身,想了许久,问:“夏尔,你真的愿意我再给他一次机会?”

    看了看克洛斯,夏尔最终缓缓的点了点头:“……恩……”

    赛巴斯坐回宝座:“好,既然如此,那么,克洛斯,今后的一个月,你和夏尔都是我的执事,希望你们好好相处……”

    克洛斯心里挣扎了片刻,而后站起,恭敬的欠了欠身:“是,王……”

    “是,少爷……”夏尔突然觉得浑身无力,这样的决定,到底是对是错,帮助了克洛斯,为什么心里会有隐隐的不安……

    突然感受到一股灼人的视线,转头望去,是克洛斯。他的眼神,似乎在昭示着什么,可是夏尔却完全无法看出其中的含义,最终,夏尔扭过头,慢慢的,一步一步失神的走回自己的房间……

    不安么?为什么会不安……算了,也许是自己多心了吧……将自己裹在被子里,慢慢的,夏尔合上了眼睑……

    大厅里众人散去,赛巴斯依旧坐在宝座里出神,似乎最近这样的场景经常出现,赛巴斯叹了口气,事情的发展,为什么总是这么的出乎意料。当然,这些都是和夏尔有关的,也难怪自己是这么的不冷静了……

    “王——”

    赛巴斯扭头望去,“雷默尔,你怎么在这里……”

    “我刚从葡萄园回来,听说了刚才的事……”

    “哦……”右手轻抚着太阳穴,心里升起几丝烦躁,顿了顿,他问:“雷默尔,你——觉得这样好么……”

    雷默尔抬起头,透过巨大的窗户,望着暗沉的天空:“说实话,王,我不知道……”片刻后,他接着说:“任何事很难判断对与错、失与得;所有的事情都是想关联的,一件事情的改变,所带来的后果,是我们无法预料的……”

    赛巴斯点点头:“是啊,问你这些,难为你了……”

    “只是……”雷默尔欲言又止……

    “只是什么?”放下手,赛巴斯望向他。

    “只是——我有种小小的不安……”雷默尔似乎在自言自语……

    “不安么……”赛巴斯若有所思,似乎他也感受到了,那隐藏在深处的,隐隐的不安……

    “也许是我多想了吧,呵呵……”雷默尔突然又转回正常的语气……

    赛巴斯也敛了神,淡淡道:“希望吧……”

    希望担忧的不会发生,希望期待的快快来临……

    这些,都是希望,纯粹的希望。至于现实,所给予人们的除了意外还是意外……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