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风起江湖  第6章 中计

章节字数:3191  更新时间:10-05-14 00:4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翌日一早,天刚蒙蒙亮,晨星还未散去,一行人就出发了。

    大家轮流抬着棺材,不敢懈怠。翻过一座山,日已过午,天气炎热,众人汗如雨下,腹饥如鼓,便找了一片树林,坐下歇息。

    烈日火辣辣地炙烤着大地,晒得树叶卷曲,一丝风都没有,地面的热气直往上冒,树荫下也凉快不了多少。众人捧着水袋猛灌一气,连水都似乎是热的,暑气逼得人昏昏沉沉。

    张毅拿出干粮让人分发给大家,不过是些干饼馍馍之类,林豹一见就眉头大皱:“张总管,兄弟们累了这半天,你也该准备些大鱼大肉犒劳一下,怎么尽是些淡得出鸟的东西?”

    张毅没好气地横他一眼:“你也不看看这天气,要真给你弄点大鱼大肉,过上半天早就馊了臭了,你还吃得下?”

    林豹抬头看了看如火的烈阳,抹了把脸上的汗,不说话了,看别人都啃起了干粮,自己肚子也饿得慌,只好将就吃着。

    恍惚闻到一股香气,有人叫起来:“好香,好香,是烤肉的味道!”林豹使劲吸了吸鼻子,眼晴一亮,不错,果然是烤肉。

    肖阳眸中锐光一掠:“荒郊野外,怎会有人烤肉?莫非——”

    林豹赶紧道:“少主,属下去看看,若真有问题,就把他抓来,任你处置。”

    肖阳犹豫了一下,点头同意了,又叮嘱道:“小心行事,切不可莽撞!”

    林豹答应一声,欢天喜地地去了。那烤肉的味道越来越香,几乎要将他肚里的馋虫都勾引出来。

    肖阳望着他的背影,终究不放心,又叫过张毅,低声吩咐:“你再带两个人跟去看看,谨防有诈!”

    张毅行事一向谨慎,当下也不敢怠慢,挑了两个得力的属下,尾随林豹而去。

    却说林豹循着烤肉的味道,没走多远,就看见一个猎户打扮的人坐在树下,头上一顶破破烂烂的大草帽,遮住了半边脸,正漫不经心地翻着火上架着的一只兔子,黄澄澄、香喷喷的,已有八成熟了,旁边还有几只活的山鸡和野兔。

    林豹大喜,咽了几口唾沫,正待上前,忽又想起少主的吩咐,便沉下脸,粗声粗气地喝问:“什么人?鬼鬼祟祟的想干什么?”

    那猎人抬起头,脸上一把乱蓬蓬的大胡子,一双眼睛却冷淡无比,朝林豹扫了扫,就又低头烤兔子,竟不再搭理他了。

    林豹何曾受过如此怠慢,大怒,提起钵大的拳头,就要冲上去,恰好张毅赶到,将他喝止了。

    林豹兀自气呼呼的:“这家伙不知什么来路,问话也不回答,气死我了!”

    张毅眯起眼睛,仔细打量那人。却见他懒洋洋地靠在树上,穿的是山里人常见的猎装,打了好几处补丁,旁边放着一把锈迹斑斑的大砍刀,还有一副弓,倒是上好的牛角,却破旧得褪了色,箭尾上的鹰羽也已发黄,脱落了不少。

    见这人平平无奇,张毅略略放下心来,转头问林豹:“你怎么问的?”

    “我问他鬼鬼祟祟地想干什么。”

    那人却在这时冷哼一声:“你可是山下的官差?”

    “不是,咋的?”

    “连差爷见了我都要客气三分,哪会如你这般大呼小叫?”

    “哦,不知阁下是——”张毅试探着问,心想莫不是自己看走了眼,此人竟是什么大人物不成?

    那人傲然道:“我有个妹妹,嫁给了同村的王三。”

    张毅跟林豹面面相觑,不知这人怎么突然说起他妹子来了。

    “那又如何?”林豹不耐地问。

    “王三有个堂兄,就是卖豆腐的李大成,他女婿有个拜把子的兄弟在衙门做事,跟师爷交情不浅。”那人有意无意地瞥了林豹一眼,随即鼻孔朝天,傲慢无比地道,“那师爷是县太爷手下的红人,就凭咱家跟他的这份交情,哪个不礼让三分?”

    “我呸!”林豹轰然大笑,声如洪钟,“我还道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原来就是这种拐弯抹角的交情,也值得拿来说嘴?”

    “你——”那人气得撑起身子,却见林豹等人凶神恶煞的样子,又悻悻地坐回去,色厉内荏地道,“我看你们这些人才是鬼鬼祟祟,小心我告诉官爷,将你们都抓起来!”

    林豹等人俱都大笑起来,其中一个道:“你那些官爷见了我们,也得叫声大爷!”

    那人惊疑不定地望着他们,张毅见这人如此粗蠢,倒去了疑心,便招呼林豹等人回去。

    林豹望着烤得焦黄酥脆的兔子,使劲咽了口唾沫,道:“张总管,既然这人没什么问题,不如买点野味回去。”

    张毅还末答话,那人已一迭声地叫起来:“不卖,不卖!”

    “你说什么?”林豹瞪起铜铃大的眼睛,一跃上前,揪住他的衣襟,扬起拳头,“再说一遍试试!”

    那人顿时软了三分,哭丧着脸:“小人昨日进山,忙活了一整天,才打了这些野味,原指望拿到山下,卖个好价钱……”

    林豹使劲一搡,将他推倒在地,那人捂着摔疼的屁/股“哎哟”呻/吟。林豹不屑地望着他:“要多少钱,说!”

    那人小心翼翼地瞟了他一眼,低头说了个数字,林豹转头望着张毅:“张总管,你看——”

    张毅微微皱眉:“价钱还算公道,只是少主一再嘱咐我们要小心,眼下这人来历不明,贸然买回去,只怕不妥。”

    林豹急了,一把抓过那只烤兔,撕了只后腿抛给那人,命令他:“吃掉!”

    那人不敢反抗,狼吞虎咽地吃了。

    林豹见他吃得香甜,心中的馋虫直要爬出来一般,对张毅道:“张总管,这人自己都吃了,肯定没问题。如果不吃点肉,待会儿那么远的路,兄弟们肯定走不动,你们说对不对?”他望向另两个人,这些人平日都是无肉不欢的,当下也忙跟着点头附和。

    张毅沉思片刻,他久在江湖,深知各种用毒的伎俩,那人虽吃了烤兔,却依然不能让他放心,肉中若真有问题,只需预先服下解药,便不会有事。思来想去,最后决定买几只活的。眼见过了这半天,那些山鸡野兔一个个仍然活蹦乱跳的,若真被下了药,断不会如此精神。于是跟那猎户谈好价钱,买了五只活的野味回去。

    青龙帮的兄弟见张毅等人带回这么多野味,个个喜出望外,肖阳却沉着脸,不悦地问:“这些都是打哪儿来的?”

    “跟一个猎户买的。”林豹嘴快,抢着说了。

    肖阳眉头拧得更紧,责问张毅:“眼下危机重重,怎能贸然买这些来历不明之物?”

    林豹忙又插话:“那人蠢得要命,哪有本事害咱们?少主多虑了。”然后将当时的情形描述一番,逗得众人哈哈大笑。

    “难道你就没想过那人可能是装疯扮傻,来消除你的戒心?”肖阳微微冷笑。

    “这——”林豹一时语塞,搔搔脑门,无措地望着张毅。

    张毅瞪他一眼,示意他不要多话,然后上前一步,恭恭敬敬地道:“回少主,属下也不敢轻易相信那人,所以才买了活鸡活兔回来。江湖上使毒的人多了,但从未听说能将毒下在活物上而不见异样的。”

    此话倒是实情,能毒死鸡兔的药物未必能毒死人,但若能毒死人的药物,下在鸡兔上,不须多久,准纷纷倒毙了,哪会如现在这般活蹦乱跳?

    肖阳眸光微沉,转首对一人示意:“王谦,你来看看。”

    那人走出来,正是“毒狼”王谦。此人乃江湖上数一数二的使毒高手,鼻子更是灵敏胜过狼狗,任何毒物迷药,一嗅便知。

    他仔细嗅过这些鸡兔,又取出特制的银针,一一插入它们身上,拔出来细细瞧了瞧,对肖阳道:“禀少主,没有问题。”

    肖阳这才放下心来,对张毅点点头。张毅得少主首肯,马上指挥众人,拾柴的拾柴,开膛的开膛,拔毛的拔毛,三下五除二就把几只鸡兔打整得光溜溜的了。他望了望林子那边,正想说拾柴的怎么还没回来,就看见李冬青等人扛着一大捆柴禾,得意洋洋地往回赶。

    原来他们奉命去拾柴禾,刚捡了点枯枝烂叶,就遇见一个樵夫背了捆干柴从山上下来。此地离村镇不远,常有樵夫猎人出没,他们也不以为意。见那捆干柴足有五六十斤,便掏钱买了下来,省得再花工夫去拾。那樵夫本就是砍柴去山下卖的,见他们出的价钱公道,倒也乐得少跑一趟。

    王谦又照例检查了木柴,同样没有问题,于是众人就放心地升火烤肉。

    火势正旺,烧得木柴“劈叭”作响,鸡兔穿在长剑上,烤得直冒油。油一滴一滴淌下,落进柴堆,不断炸开的火苗,像一条条狂舞的长蛇,贪焚地舐上令人垂涎的野味。

    空气中渐渐散发出浓郁的香气——

    林豹是最性急的一个,围着火堆走来走去,不停地问:“好了没?好了没?”又使劲吸着鼻子,十分陶醉,“真香,不愧是野鸡野兔,光香味就要浓得多!”

    众人也纷纷去嗅那香味,赞叹说果然不一样。

    异香越来越浓,肖阳突然脸色一变:“不好,香中有毒!”话音未落,就听“扑通”几声,身边的人陆续倒下。张毅勉力支撑着,说了句“少主,咱们中计了”,就昏了过去。

    肖阳立刻屏住呼吸,开始运功,想将毒逼出来,不曾想脑后却突然挨了重重一击,随即坠入了一片黑暗。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