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风起江湖  第7章 合作

章节字数:3051  更新时间:12-05-27 22:4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不知过了多久,肖阳醒来,四周一片漆黑,伸手一摸,皆是木板,才知道自己躺在棺材里。想起先前逼那少女睡棺材的情形,不觉苦笑,这报应来得也未免太快了些。

    躺了一会儿,慢慢运气,却不知那少女用了什么法子,竟一口真气也提不上来,试了几次便放弃了。他皱着眉头忖度现在的处境,苦思脱身之法,想着想着,渐渐头痛起来,可见刚才那一击着实不轻,也不知是谁下手这么狠辣。

    突然棺材一晃,好像被高高抬起,又落下,接着猛烈摇晃起来,还听见一阵马嘶声,像是被抬上了马车。

    然后盖子就被打开了,露出那少女灿烂的笑脸,她心情极好地打了个招呼,问肖阳:“棺材里躺着舒服吗?做噩梦没有?”

    “做了,正梦见姑娘被大鬼小鬼追着跑呢!”肖阳唇角微挑,露出戏谑的笑。

    少女脸色一沉:“死到临头,还敢油腔滑调!”边说边拿剑在他身上比划着,红唇冷冷地勾起,“该用什么法子杀死你呢?凌迟?火烤?五马分尸?乱箭穿心?……”

    肖阳一动不动地望着她,一本正经地道:“我个人比较喜欢凌迟。”

    “唔?”

    “因为这样死后变的鬼更吓人。”乌黑的眸子带上了一丝促狭的笑意。

    少女这才知道自己又被戏弄了,气得柳眉倒竖,狠敲了他一下:“你别再想吓唬我,大不了请个道士做场法事,度你个永不超生!”

    “姑娘怎会舍得杀我?”肖阳意味深长地一笑。

    “胡说,我、我有什么舍不得的?”少女脸上有一点可疑的红,却故作凶恶状,拿剑架在他脖子上,银牙一咬,“我现在就杀了你!”

    森冷的剑锋紧贴着肌/肤,寒意入骨,肖阳却依旧笑着,笑得云淡风清:“杀了我,姑娘就得不到你一直想要的东西了。”

    “什么东西?”

    “武林盟主的权力!”

    少女脸色骤变,秋水明眸带上了一抹凌厉的机锋:“你都知道些什么?”

    “我知道姑娘用药物控制了我义父,想叫他为你们效力。但义父不愿受制于人,反倒设下圈套,将姑娘擒住了。”肖阳眼神沉静,从容而淡定。

    少女眸光变冷,恨声道:“张天化那老匹夫果然狡猾,表面答应与我们合作,暗中却包藏祸心,若不是他突然用化功大法打伤了我,我也没那么容易被你们抓住。”

    肖阳淡然一笑,继续说道:“我义父在姑娘身上找不到解药,正待严刑拷问,却接到朝廷的密旨,不得不将你押解到京城。”

    少女嗤笑:“张老儿想得太天真了,以为抓住了我,就可以得到解药,但我又怎会将解药带在身上?”

    “若无解药,我义父会如何?”

    “他身上的毒每月发作一次,三个月以后,全身溃烂而死。”少女唇角噙着一丝清冷的笑,像一朵艳丽玫瑰突然亮出了枝上的尖刺,令人蓦生寒意。

    肖阳直直地盯着她,一双瞳仁几乎黑得深不可测,过了片刻,嘴角慢慢勾起,问:“他死后,下一任武林盟主会是谁?”

    少女静静地望着肖阳,眼睛突然亮了起来:“论武功和声望,你当然是最好的人选。”

    “姑娘何不与我合作?”

    “你要背叛你义父?”少女眼中疑光一闪,隐隐有不信之色。传闻中张天化视肖阳如亲子一般,他怎会轻易背叛对方?

    “他所中的毒已经无法可解,而我又落在你们手上,并非没为他尽力,只是大势已去。我这人做事一向喜欢顺势而为,况且,有几个男人能抵挡权力的诱/惑?”肖阳微微眯起精光内蕴的眸子,笑容带上了些许凉薄。

    “我凭什么信你?”少女凤眼斜飞,透着倨傲。

    “因为你再也找不到比我更好的人选!”肖阳笑得温和而笃定。

    少女一对妙目一瞬不瞬地望着他,似要看透他的内心一般。肖阳坦然面对她的目光,眼神澄澈,清亮无垢。

    “姑娘可能已经听过关于我的一些传说,我并非一个冥顽不灵、不知变通之人。”

    “追命修罗”行事亦正亦邪,确实令人难以捉摸。少女在心中暗暗评估与此人合作的可行性,良久,方道:“经过张天化的事后,我们不敢再冒险,你必须让我相信你的诚意。”

    肖阳挑眉问:“姑娘要怎样才肯相信?”

    “首先,你得替我解了化功大法。”少女一对亮晶晶的眸子轻轻转动,闪着狡黠的光芒。

    肖阳一口答应:“这倒不难,只是我现在无法运功,要解化功大法,必须用真气打通你的全身经脉才行。”

    “我自有办法。”少女俏脸一扬,朝外唤了一声,一个少年便掀帘上了马车。只见他玉树临风,颇为俊秀,一对眸子却冷冽如刃,蕴着犀利的傲气,只有在看到少女时才带上些许暖意。

    少女对肖阳道:“他叫轩羽,是我的贴身侍卫。”

    “原来是轩羽兄弟,幸会!”肖阳含笑跟他打了个招呼,那少年却冷冷地扫他一眼,目光描着几分蔑然与不屑,似乎还隐隐带有敌意。

    不及肖阳细想,就听那少女道:“你将化解之法传给轩羽,他自会帮我打通经脉。”

    肖阳略一沉思,便道:“打通经脉需连续四个时辰源源不断地输入真气,不知这位兄弟能否支持这么久?”

    轩羽冷哼一声,神情傲然:“属下自问能够做到。”

    少女满意地点点头,对肖阳抿唇笑道:“我这位侍卫武功虽然比不上你,但在江湖上却也少有敌手,你就放心吧!”

    轩羽听她说自己武功不如肖阳,霎时面色一沉,如罩冰霜,寒意四射的眸子朝他狠狠刺过来。

    肖阳知道那少女一句无心之语,却又为自己树了一个强敌,不觉心下一叹,面上却不动声色,避开对方咄咄逼人的目光,将破解之法详说一遍。运功之道最是大意不得,稍不留神便会走火入魔,轩羽也不敢怠慢,暂时收起敌意,专心向肖阳请教,于不懂之处反复求证。

    肖阳暗暗诧异,这少年竟然天赋极高,每每都能问到紧要之处。义父曾说自己是练武奇才,现在这少年却也极为出色,假以时日,成就不可限量,不知那少女从何处网罗到这样的人才。

    一边寻思着,一边加快了讲解速度。轩羽领悟力极强,不到一个时辰,已掌握了全部要领,又自行演练了几遍,肖阳略微指正了几处,便颔首道:“可以了。”

    他们讨论时,那少女也在一边听着,见那少年这么快就学成了,便微撅着嘴,娇嗔道:“我才领悟了一半,轩羽怎么这么快就学会了?”

    肖阳微笑道:“轩羽在武学一道上甚有天赋,自然进境神速。姑娘能在一个时辰内领悟一半,也已胜过常人许多。”

    少女清眸轻轻一转,又问:“不知肖大哥又花了多长时间?”她见肖阳毫无保留地传授解法,对他戒心大减,内心已将他当半个自己人,不知不觉便改了称呼。

    肖阳想起当年义父见自己只听了一遍就掌握了全部要领时,惊得嘴都合不拢的情形,暗自一笑。然而眼角余光扫过,见轩羽正全神贯注地盯着自己,似乎也很想知道。他心下忖度,若说出实情,那少年对自己的敌意定会更深,现在身处险境,功力全失,再遇上这等难缠的对手,可大大不妙!

    想到这里,他故意叹了口气:“我学得比姑娘还慢,实在惭愧。”

    少女秀眉一扬,颇有几分不信:“你义父不是夸你是练武奇才么?”

    “天下父母谁不觉得自己的儿女最好?义父疼我,夸奖起来自然有些不着边际。”肖阳随便找了个借口来搪塞。

    “原来是浪得虚名!”轩羽忍不住出言相讥,眼中的杀气却消退了几分。

    “那倒未必,”少女倒为肖阳辩护起来:“我曾见过他拔剑,当真快如闪电,疾如迅风,一下就把奔马的四肢齐齐削断了。”她想起当日的情景,仍忍不住打了个寒噤,微微失神地道,“难怪人们都说‘追命修罗,千里摄魂,剑光一闪,鬼哭狼嚎’,果然不错!”

    见少女这般模样,轩羽眼中顿时杀意大炽,冲肖阳一抱拳,咬牙道:“轩羽不才,改日还要向肖兄讨教几招!”

    肖阳见那少女一脸雀跃,心想,你挑拨了半天,不过是想看我二人比试,但这事若好好利用,倒也不失为一个脱困的机会,于是便道:“我也很想跟轩兄弟切磋一下,只是现在功力全失,恐怕难以如愿。”

    少女嫣然一笑:“只要你对我们忠心不贰,自会恢复你的功力,否则一个没有武功的人,又怎能登上武林盟主的宝座?”

    肖阳听说功力恢复有望,心下大定,朗朗笑道:“多谢姑娘,肖某定当不负所望!”

    少女薄唇微抿,浅笑着凝视她,声音轻柔:“你好生歇息,明日咱们先找个地方休整几天,再从长计议。”说完,重又盖上盖子,带着轩羽走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