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风起江湖  第30章 回忆(小修)

章节字数:3329  更新时间:12-05-27 23:0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林月儿见他呆呆的,忍不住问:“怎么了?”

    肖阳这才惊觉过来,心中一凛,强压下涌上心头的异样感觉,抬头望着清冷若霜的月亮,重新沉浸在对往事的回忆中。

    好在这是个极悲惨的故事,他很快便又进入了角色。

    “有一天,三师兄突然不见了,整整失踪了一年。我多次追问义父,他总说三师兄有个很重要的任务,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那时我们正在全力对付巨蝎帮,但苦于一直找不到他们的老巢。终于有一天,我们得到了确切的消息,重阳那日他们会在万竹山庄聚会,帮中的主要人物都会到场。于是我们制定了详细而周密的计划,准备将巨蝎帮一举歼灭。

    “重阳的第二天,我们选择黎明前最黑暗的一刻发动进攻。巨蝎帮的人一夜醉酒狂欢,大多数人正在酣睡,被我们猝不及防地杀到,顿时死伤了大半。

    “在那场战斗中,我第一次使出了‘灭世咒’,它的威力连我自己都禁不住吃惊。成片的敌人来不及发出一声惊呼就倒了下去,鲜血四处飞溅,像下了一场血雨。但我的心中没有半分怜悯,因为他们都是无恶不作的悍匪,不知有多人无辜的人也同样死在他们手下,而我这样做,正是在替天行道。

    “我的心中充满正义的力量,决不手软,一击必中。经过一夜的激战,巨蝎帮全部覆灭。我很疲倦,却也很兴奋,因为觉得自己做了一件了不起的事。

    “就在这时,我看到了那柄剑,那柄紫金剑!”

    肖阳的呼吸突然变得急促,眼神更是冷得骇人。林月儿已经猜到了后面的故事,只觉得从心底升起了一股寒意。

    那确实是一个太可怕的故事!

    肖阳深吸了口气,举起酒坛又一口气喝下去,喝得又快又急。

    林月儿忍不住握住他的手,急切地道:“肖大哥,你说出来吧,说出来就会好受些了。”

    肖阳冲她一笑,笑得比药还苦:“我想你也猜到了,那柄剑就是我三师兄的。我不知道该怎样来描述当时的感觉,说是五雷轰顶也不为过。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蹲下身,将那具尸体翻过来的。当我看到三师兄那张熟悉的脸时,全身的血液都变得冰冷。那时我就知道自己已经身在地狱底层,必将万劫不复了。”

    林月儿感觉到自己握着的那只手已变得又冷又湿,还在不断地用力,手上传来一阵阵疼痛,但她咬紧牙没有叫出声来,因为实在不忍心打断他。

    “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有使用过‘灭世咒’,而且每次杀人之后,我就会想起当年那一幕,心就痛得受不了,只有喝醉了才会好受些。”

    肖阳罕见的颓唐模样,让林月儿的心也随之纠结起来,她不知道该怎样安慰他,也许什么样的安慰都无法抚平他内心的创痛,也许他需要的只是一个善解人意的听众,静静地听他倾诉。

    月色如银色的冰纱,静静地盈满天地,照耀着不为人知的心伤。他的声音,梦呓般迷惘,飘散在她周围,苍凉如无边的夜色……

    “后来……义父告诉我,三师兄到巨蝎帮做内应,花了一年的时间,才取得几个上层人物的信任,知道了这次聚会的时间、地点,然后通知了我们。谁知我一到那里,就骤下杀手,他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就、就被我错杀了……”

    肖阳的眼睛微微发红,喉咙像被什么哽住了似的,一种苦涩的哀伤,从灵魂底处弥漫出来。像他那样的硬汉,本来最不愿让人看到自己脆弱的一面,但他此时已不能,也不愿再去控制自己的情绪。

    那件往事就像一个丑陋的毒瘤,在他心底阴暗的角落埋得太深太久,久到早已溃烂流脓,若不将它坦露出来,他不知道自己背负着这样沉重的罪孽,还能支撑多久。

    林月儿既同情又心疼地看着他,看了半晌,忽然说道:“肖大哥,其实这也不能完全怪你,若你义父事先跟你说明了,你肯定不会一上去就痛下杀手。”

    肖阳眼中痛苦之色更甚:“后来我也去质问过义父,他竟然说……说如果告诉我,我定会手软,‘灭世咒’的威力就发挥不出来。还说什么要成大事,必须做出牺牲,三师兄为此事而死,也算……死得其所了。”

    此言一出,连林月儿都不由得心惊:“张天化竟然如此冷血,连自己弟子的性命都不顾么?”

    肖阳抓着酒坛的手上已青筋凸起,眼神却越来越冷:“在义父心中,我们不过是一件工具,除了他的霸业外,他谁都不在乎,谁都不放在心上。”

    “可江湖传言,你义父好像很疼你,视你为己出。”

    “那只不过因为我的功夫最好,是一件更好用的工具罢了。”肖阳自嘲般地说道,又举起酒坛,正待再喝,酒坛却突然破裂,碎片四溅。

    他刚才情绪激动,不知不觉中用力,竟震破了酒坛,但却没有多少酒洒出来,原来那满坛的烈酒已被他喝得差不多了。

    肖阳哈哈大笑,笑声像荒原上掠过的冷风,透着说不出的悲凉。他丢开破碎的酒坛,索性躺倒在屋顶上,双手枕着后脑,呆呆地望着天上的明月,不知在想些什么。

    林月儿暗暗松了口气,她一直对肖阳所说的合作心存疑虑,只因顾忌他与义父之间的情意,怕他心软。现在才知道他们之间原来早就有了裂痕,难怪他对张天化的生死并不怎么关心,看来对方的所作所为早已让他心寒了。

    她嫣然一笑,也学肖阳的样子躺了下来,听着身旁那人平稳的呼吸,忽然之间就觉得很安心。他们其实很像,一样的倔强、骄傲,一样将痛苦深藏在心底,于无人处独自舔舐伤口。他们都是别人眼中的强者,然而他们也同样寂寞,同样都有着不为人知的伤痛。

    林月儿望着幽蓝的天空,觉得今夜的月亮特别大,特别亮。月中的阴影是嫦娥么?身边陪伴她的人可是吴刚?也许嫦娥并不像人们想像的那样寂寞,只要有心爱的人陪在身边,即使身在高处,大概也不会有“高处不胜寒”的感觉吧。

    这样想着,她的脸上便有些发烫,突然觉得月光太刺眼,像要将她的心事都照得透亮似的,情不自禁地伸手遮住眼睛。肖阳刚好侧头看过来,看到她手上的一圈青紫,“咦”了一声,拉下她的手来仔细审视,末了抬眼望着她,问:“是刚才被我抓的?”

    她的脸颊更热,不用看也知道布满了红晕。她见过的男子不少,却从未像此刻这般无措,平日伶牙俐齿的她竟一句话也说不出,只几不可察地轻点螓首,微微垂下眼帘,避开他灼灼的目光。

    他的声音充满了歉疚:“对不起,是我太鲁莽了,可弄疼了你?”

    她摇摇头,想要抽回自己的手,但他攥得紧紧的,竟没有抽动。

    她心中一跳,忍不住抬眼望他,却见他眼中满是怜惜,手指轻轻拂过淤青之处,愧然道:“我一时忘形,竟使了这么大的力。你为何不叫痛?你若叫一声,我决不会——”

    “我没有叫痛,是因为知道……你心里一定比我更痛。”她定定地看着他,眸中流转的光华,似潋滟的秋水,又似明亮的月光。

    他的手一颤,颇为动容地望着她,眼神复杂难明,像风中的蜡烛,忽明忽暗,里面有太多他从未流露过又极力想要掩饰的情绪。良久,方叹息般地道了声:“傻丫头!”

    她心里顿时有了过电似的颤栗,明明是责备的话,为何却让人觉得异样的亲密?就连他的嗓音也带上了几分沙哑的暧昧,让她的心没来由地漏了几拍,长长的睫毛轻颤着,掩住了眸中若水的波光,迷离中似喜似羞,那般旖旎的风情,当真难描难画。

    他怔怔地凝视她,柔软的神情似乎连月光也流连了,不知不觉竟将她的手凑近自己唇边,轻轻吹着,仿佛这样就能减轻她的疼痛似的。

    她的心跳得越发厉害,只觉得半边身子又酥又麻,被他握着的地方竟像浸在滚水中,夜晚的凉风也不能让它有丝毫的冷却。

    她偷眼看他,却见他神情竟有了几分痴迷,还有一点点想要放纵的轻狂,不觉又是羞涩又是惶恐,心想,若他酒后乱性又该如何是好?

    好在他虽然醉了,抓着她的手不放,却没有更进一步的无礼举动,她这才放下心来,却再也不敢瞧他一眼。

    转首望着前方,京城绵延不绝的房屋,在幽蓝的天幕下,清朗的月辉中,奇丽而无尽地铺展着,恍若天上的楼台宫阙。那样如梦似幻的景致,令她也似恍惚起来,整个人仿佛堕入了一个迷离的魔法,氤氲萦回,云袅雾绕……

    不知过了多久,他的鼻息渐渐沉重起来,她愕然望去,只见他抓着自己的手贴在脸侧,竟已沉沉睡去。

    她有些哭笑不得,悄悄去掰他的手指,没想到他抓得那样紧,不仅没有掰开,反倒被他下意识地用力一拽,差点跌倒在他身上,吓得她赶紧稳住身子,又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只好作罢。

    无奈躺在他身边,身上裹着他的外衣,纤手被他握在掌心,饶是她平日大胆,此刻也心如鹿撞,乱成波涌,只好盯着头顶那弯明月,再也不敢多想。

    没过多久,酒意上涌,只觉得那弯弯如钩的月亮,越来越像正在上扬的嘴角,那欢畅的光芒明丽得令人惊叹,照得天地生辉,夜色如醉……

    渐渐地,月亮的笑容模糊起来,像一滴牛乳在水中慢慢化开,不知不觉中她也进入了梦乡,睡得又香又沉。

    就连在梦中,她的嘴角也是微微翘起的,仿佛月亮的笑容已经落在了她的脸上,落进了她的心里!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