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风起江湖  第40章 琴音

章节字数:2510  更新时间:10-11-16 22:1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天亮了,雨停了。

    一道彩虹横贯天空,美得炫目。

    暴雨之后总会出现彩虹,就像希望,常常在最绝望的时候萌发。

    鸟儿在枝头忙碌着,它们的家园已被昨夜的风雨摧毁,但现在它们衔枝筑巢,很快又建了一个新家。花丛被吹折了一大片,但幸存下来的花朵顶着露水,冲着阳光灿烂地微笑,经过风雨的洗礼,它们美得更加坚强。

    蜜蜂开始嗡嗡地采蜜,蚱蜢在草丛间蹦来蹦去,蚂蚁沿着树根往上爬,蜘蛛又结好了一个新的网……

    一切都充满了生机,一切都充满了希望!

    只要活着,就一定会有希望。

    在这个万物复苏的早晨,慕容煜也像脱胎换骨一般,整个人都变得神采熠熠。他踏着清晨的露水,穿越芳香的花丛,走过蜿蜒水面的游廊,一直走进湖心碧瓦朱栏的水阁。

    微风起,轻纱飞扬,一缕琴音仿佛自天外响起,飘渺幽婉,如流雪回风、花随水流。

    他痴痴地凝望着那个灵秀的身影,似乎感受到他灼然的目光,她素手一顿,抬首,嫣然笑问:“为何很久没听你抚琴了?”

    慕容煜优雅地略一欠身,道:“自从聆听了小姐仙乐般的琴音,属下自愧不如,从此不敢抚琴,以免贻笑大方。”

    林月儿抿唇一笑:“‘琴剑双雄’又何必自谦?听说你的琴音曾是许多少女梦中的仙乐。”

    慕容煜深深凝视着她:“可它现在却只会为一个人而弹。”

    林月儿目光闪动,移向榭外一望无顷的湖面。湖水远映着山光,泛起清如碧玉的涟漪,映在她身上,自有一种清冷绝代的风华。半晌,她道:“昨日听你妹妹弹琴,进境极大,已有你的七八分造诣了。”

    一提到慕容烟,慕容煜心里就一阵紧缩,神色霎时黯然。林月儿看在眼里,问:“心疼你妹妹了?”

    慕容煜垂首不语。

    她轻抬玉手,琴弦如丝,纤指轻拂,如风过静湖,清远的水声一落而下,袅袅余韵彼此激荡,悠悠不绝。

    “若你们能放下仇恨,随时都可以离开这里。”她的声音也似泉水一般清澈。

    放下仇恨?慕容煜眉心一抬,仿佛又有烈焰扑面而来。那是他生命中永远的噩梦,也是注定要一生背负的重担,如何能轻易放下?

    他不能,慕容烟也一定不能!

    更何况他心中已经有了更深的牵挂,一些让他的生命变得更有色彩的人和事,都在这圣月山庄,他如何能轻易离开?

    他望着林月儿,目光坚定:“我们身上背负的是整个慕容家族的仇恨,我恐怕永远也放不下。至于烟儿,她愿不愿意放下,小姐可以亲自去问她。”

    林月儿轻轻叹息:“我已经问过了,她说的跟你一样。”顿了一下,又道:“虽然你们是自愿,但有人却偏偏要误会,希望你能想法子让他明白才好。”

    慕容煜一愣,眼中渐渐浮出痛苦之色。

    她怕那人误会吗?林月儿又何尝这样费尽心机为别人设想过。果然,那人在她心中是不一样的。

    “你来找我,有事吗?”

    林月儿随口问道,低头弄弦,纤白的手指在琴弦上滑动,紧一下,慢一下,带着几分慵懒的意味。

    慕容煜沉默片刻,忽然鼓起勇气道:“属下斗胆,恳请小姐让我弹上一曲。”

    “有何不可?”林月儿盈盈起身,走到一旁,风拂起她的裙摆,翩飞如蝶,“能够欣赏‘琴剑双雄’高超的琴技,也是一大快事!”

    慕容煜收回凝视的目光,掏出丝帕擦了擦手,然后端坐琴前,凝神屏气,手一挥,一支曲子便如行云流水般流淌出来。

    有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

    将琴代语兮,聊写衷肠。何日见许兮,慰我旁徨。

    愿言配德兮,携手相将。不得於飞兮,使我沦亡。

    正是一曲《凤求凰》。

    哀婉缠绵的琴音,像铭心刻骨的相思,一样浓得化不开,沉得令人心伤。

    琴音中有彷徨,有渴慕,更有永不言弃的执著,一波一波,犹如浪潮汹涌。那些甜蜜而苦涩的情感,又像纠结的藤蔓,在潮湿的空气里疯狂地滋长。

    据说“琴剑双雄”倾情一奏的琴音,连最铁石心肠的少女听了也会落泪。

    林月儿呢?她是否也会落泪,也会感动?

    她的脸色微微发白,眼中虽然没有泪,却光芒闪动,不知掩藏着多少复杂的情绪。

    当最后一丝颤抖的尾音消失在空气中,慕容煜垂手坐在琴桌前,像一个等待着最后宣判的人,心里惶恐不安,他甚至不敢抬头看林月儿的脸色。

    突然就后悔了,这样大胆地表露情感,就像将一颗心赤裸/裸地悬在枝头,若对方说“不”,他又会如何,伤心到死吗?

    也许,还是应该像以前那样,默默地看着她,静静地守着她,期待她的每一次垂询,每一眼眷顾,将她的每一句话、每一个笑容、每一种姿态都珍藏在心中,就像孩子珍藏最心爱的糖果,闲时便拿出来看一看,尝一尝,享受独属于自己的甜蜜和哀伤。

    这样不好吗?为什么非要捅破那层窗户纸,让所有美好的记忆都变成窗纸上的剪花,无论多么纷繁富丽,也仅仅是一时的喧嚣。

    他的手心已渗出了冷汗,耳朵却变得格外灵敏,他甚至听到了一片树叶飘落的声音,一只鱼儿跃出水面的声音,草丛里两只蟋蟀打架的声音,却迟迟听不到林月儿的声音。

    他忍不住抬头望着她,她的一句话可以让他上天堂,也可以让他下地狱。

    林月儿终于说话了,没有让他狂喜,也没有让他沉沦,她只是问了一个很奇怪的问题:“你知道为何一场暴风雨过后,众人合抱的大树会被连根拔起,而竹子却屹立不倒么?”

    慕容煜顺着她的眼光望去,花园里,果然有几棵大树被吹倒在地上,而墙角的一丛翠竹却依然郁郁葱葱,绿意盎然。

    “也许是因为竹子柔韧的缘故。”慕容煜猜测道。

    林月儿轻轻摇头:“大树倒,是因为大树有心。竹子不倒,是因为无心。无心,则无伤;无伤,则不倒。”

    她用探询的目光望着慕容煜,双眸清冷皎洁似月,却又渺若烟云,仿佛在问:“明白了吗?”

    慕容煜的胸口盈满了苦涩,月儿,这就是你拒绝我的方式?以前的我,也许真能做到无心,但自从遇到了你,这颗心就已不再属于我。

    你为什么不更残忍一些,干脆将它毁去呢?

    没有心的人,当然不会倒,因为它早就是一具行尸走肉了。

    但他什么也没说,他知道以林月儿的聪慧,又何尝不明白这样的道理,她那样说,只是不想令他难堪罢了。

    他又何必硬要为难她,也为难自己?

    于是他默默一躬身,告退了。

    当他走出水阁的时候,身后传来一阵悠远的琴声。她的技艺果然更胜一筹,琴音响起没多久,就让人忘记了周围的花团锦簇,仿佛已身在深山幽谷,寂寞高林,朝阳已经西沉,清冷的月亮升上了林梢。

    是那首《月出》,思念的滋味被她演绎得淋漓尽致,没有任何刻意的技巧,只有暗暗萌动的最纯真最质朴的情感。

    慕容煜身形一滞,心里突然涌起一阵无法言喻的哀伤。

    月儿,你让我无心,你自己又真能做到无心么?

    你思念的又是谁?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