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风起江湖  第45章 冰释(大修)

章节字数:2562  更新时间:11-01-01 21:4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夜,终于渐渐过去,东方的天空已经泛出澄润的清白。

    遥遥吹拂的凉风,带来莲叶芦荻的清香。湖面上涌起淡淡的白色雾霭,像极了一个轻浅的浮梦。啁啾的鸟语,却一声接一声地响起,轻轻蹦跳在耳畔,欢快而又无情地打破夜的遗梦。

    踩着清晨的露水,披着一身淡紫的霞光,肖阳拖着疲倦的身子走了回去,再次见到慕容煜时,却发现这个让他担心了一晚上,让他跟林月儿起了激烈冲突的人,除了脸色还有点苍白外,就跟平常一样,再也看不出半点受刑的痕迹。

    昨夜那般酷烈的痛楚,仿佛都已随着朝阳的升起魔幻般地消失了,连肖阳都不得不承认:“焚心”,的确是种很奇妙的毒药。

    “你错怪小姐了。”这是慕容煜见到他时,说的第一句话。

    看着肖阳疑惑的目光,他心中挣扎着,终于鼓足勇气说道:“我虽是误入禁地,但看到小姐沐浴,却……却没有马上回避……”他死死扣住手心,脸上刻满了难言的内疚与羞愧,低垂下头,似不敢再看肖阳,喃喃道:“‘焚心’对我而言,已是最轻的处罚。你若觉得还不够,就狠狠揍我一顿吧!”

    肖阳望着他,心里翻江倒海,不知是什么滋味。慕容煜不是圣人,任何男人见了林月儿那样美丽的少女在水中,都会一样移不开眼光。况且他已受了处罚,又怎能过多苛责?

    “我不怪你。”肖阳深吸了口气,望向他的目光充满了宽容与谅解。

    那样的目光,明明白白地告诉对方,不管发生了什么事,他们依然是朋友。

    慕容煜怔住,一股暖暖的激流在胸口炸开,渐渐散入四肢百骸。满腔的话,就要从心底涌出,在喉间打了个转,却又退了回去。

    有些话,并不需要说出,就像,有些情感,最好永远埋在心底。

    空气中,有阳光的味道,也有一丝朦胧的哀伤。像薄云,像柳絮那么浅、那么淡的哀伤,却可以牵扯出灵魂最深处的创痛。

    幸好,还有一缕阳光,那一点温暖,可以帮助他更快地遗忘。

    遗忘,就是最好的伤药。

    “明日,我会和烟儿一起离开。”慕容煜沉默了半晌,突然说出自己的决定。

    “为何突然要走?”肖阳眼中写满了惊讶。

    “出了这件事后,我已无颜再待在圣月山庄。”

    “你不打算报仇了?”

    “报仇不一定非得留在此地。”

    肖阳呆立片刻,怅然一叹:“这一别又不知何时才能再见。”

    慕容煜望着他,眼中波光泛动,忽地给他一拳,笑道:“都是江湖男儿,怎么学女人婆婆妈妈?相逢就会有离别,离别是为了再相逢,你我整天在江湖上飘的人,还怕没有见面的机会?”

    “好个‘离别是为了再相逢’!”肖阳放开胸怀,击节而笑,“为了下一次的相逢,咱们非得痛痛快快地喝一杯!”

    慕容煜似笑非笑地横他一眼:“我就知道你惦记着我那几坛子好酒,也罢,反正都要走了,今儿咱们就把它喝光,不醉不休!”

    烈酒如火,辣辣地烧过咽喉,散到五脏六腑,呛得人眼睛发酸。

    慕容煜果然醉了,也许他心里并不像自己说的那么洒脱,也许这里确实有他割舍不下的东西。借酒浇愁愁更愁,心中有愁的人,喝酒总是很快,喝得快,醉得自然就快。所以一坛酒还没见底,他就已经醉倒了。

    醉了的慕容煜,一直在喊着一个人的名字。

    “月儿、月儿……”

    肖阳呆呆地望着他,忽然恨自己为什么还没有醉,为什么要待在这里听自己最好的朋友喊自己最爱的人的名字。

    充满柔情和痛苦的声音,像一根根鞭子抽打着他,让他的心紧缩成了一团。

    他木然站立了许久,才将慕容煜扶上床,为他盖上了被子。凝视着那张在睡梦中依然布满愁云的脸,看了好一会儿,终于俯下头,轻轻说道:“别的东西我都可以让给你,唯有她……我很抱歉!”

    肖阳想起与慕容煜纵马江湖的日子,他们曾一起分享美酒佳肴,分享同一个房间,分享风霜雨露、日月星辰,分享与强敌交锋的快意,甚至分享喜怒哀乐。

    他曾经以为,他们之间或许没有什么是不能分享的,然而现在才知道,原来这世上也有他不愿与人分享的东西,哪怕对方是自己最好的朋友。

    或许爱上一个人,就会变得自私,变得只想要独自占有,变得过分敏感、小心翼翼,变得斤斤计较、患得患失。或许正因为如此,他和林月儿之间才会有争吵,有猜疑,有误会,什么时候他们才能真正做到心心相印呢?

    肖阳心事重重地离开慕容煜的房间,刚刚转过回廊,便看见林月儿从远处走来。莲步款款踏过青石微草,一路行云雅意,衣袂曼曼,青丝飘飘,盈盈如画中。

    视线不经意地碰触,两个人都愣住了。

    原来世上真有这么巧的事,当你很想见一个人的时候,她(他)就恰巧出现在你面前。

    林月儿一双秋水明眸,似怨非怨,似喜非喜地望着他。眼波流转,似有千言万语,凝眸处,却只有一声叹息。

    肖阳呆呆地站着,怔怔地看着她,整个人似已痴了。

    微风送来桅子花的香味,阳光在廊柱上投下或明或暗的影子,桂树的枝条斜斜地伸了进来……

    时间似乎定格在这一眼的凝视中,转瞬间,却又似过了千万年。

    有时,一眼只是瞬间。

    有时,一眼便是永恒!

    不知过了多久,肖阳终于一步一步走上前去,伸手轻轻为她捋去鬓角的碎发,声音似水样流过:“湖边的睡莲开了,咱们一起去看,好么?”

    林月儿脉脉不语,眼睛却亮了起来,恍若星辉辰光,流转间,风情潋滟,秋水缠绵。

    她垂下眼,悄悄伸出手去,拉住了他的手。

    廊外,阳光正灿烂,又是一个艳阳天!

    是夜,皓月当空,柔辉千里,一曲清音自“揽月楼”缓缓流出,似水漫过夏夜的空气,风也清了云也淡了,风中花开,柳下燕鸣,弦间流落春意绵绵……

    一曲既罢,翠衣奉上一盏香茶,笑言:“小姐今日心情似乎很好。”

    “小姐跟肖公子终于和好了,心情自然好啦!”红绡也掩嘴在一旁打趣。

    林月儿端过茶盏,轻啜了一口,抬眸淡淡地瞥她一眼,道:“我心情好,可不只是因为跟他和好,而是……”起手轻拂宫弦,随着袅袅而起的琴声,她的唇边也跟着扬起一抹悠然的笑意,“是因为慕容兄妹的事,让我看到了他的率性。”

    “率性?”

    “红绡,若你是心怀不轨之人,混进庄来后,会怎么做?”

    红绡仔细想了想,便道:“奴婢一定会谨小慎微,处处留心,不要被人发现破绽。”

    “你会跟庄主争吵,起冲突吗?”

    “不会。”红绡断然摇头,“若惹恼了庄主,还怎么暗中进行不轨的活动?”说到这儿,突然眼睛一亮,“小姐的意思是不是说……肖阳的率性,说明他心中无鬼?”

    “不错。”林月儿微微颔首,唇边笑意更深,“肖阳的率性,让我看到了他的坦荡。”

    “那么,小姐是不是完全信任肖大哥了呢?”翠衣忍不住插话。

    “完全信任啊……”林月儿低头弄弦,神情多了几分迷离,“或许,还差一点点……肖阳啊,肖阳,你可千万别让我失望!”

    夜露微凉,琴音低婉,似水中寂寂而开的一朵青莲,独秀于静谧月光之下,风露清愁,淡淡,幽幽……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