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风起江湖  第49章 赌局(二)大修

章节字数:2821  更新时间:10-12-14 22:5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这颗药可以压制你体内的毒性,让你以后都不再受毒发的痛苦。”她微微垂眸,长长的睫毛如羽扇般覆下,掩去眸中掠过的流光。

    肖阳深深凝注着她,眼中异芒闪动,复杂难明。良久,方道:“月儿,你别对我这么好,我……”

    “好?”林月儿故作诧异地抬眸,斜斜瞥了他一眼,眉目间似笑非笑,“你是不是在拐着弯骂我,宁愿看你受苦,也不肯拿出解药?”

    肖阳一瞬不瞬地望着她,望进眼睛最深处,勾住那一丝半缕掩藏不住的情愫,纠缠半晌,然后嘴角微微弯起,笑意欣悦:“不管怎么样,我知道你是心疼我的。”

    “你再说这么肉麻的话,我就不管你,让你痛死算了!”林月儿若羞若恼地瞅着他,作势收拢掌心。炫目的烛光下,仿佛有淡淡的粉色花蕾自她脸颊漫生。清风穿帘而来,拂动莲袖轻扬,星眸微荡,似染了窗外如醉的月光。

    肖阳瞬间有心动神驰感觉,原本浸着感伤的夜晚,竟莫名多了几分旖旎的风光。想起白日所受的痛楚,因了这一刻,竟也变得微不足道了。

    林月儿见他神色似乎飘荡起来,眼中带着无尽的缱绻,近乎痴怔地凝睇着自己,不觉颊上红晕更甚,娇羞嗔道:“你若再磨蹭,我就真的改变主意啦!”边说边把他扶起来,将药丸送入口中。

    片刻之后,似有一道清凉的泉水自心底漾开,渐渐渗透筋脉百络,身体各处残余的疼痛,像遇水的火苗般一一熄灭。肖阳暗运真气在体内游走,竟然再无滞涩,仿佛有根束缚身体的绳索凭空消失了,浑身上下说不出的轻松。

    他收了功,一抬眼,正对上她关切的目光。刹那间,一颗心激荡不已,仿若湍湍江水一泄千里,淌过长滩,冲过千山万壑,去到了连他自己也意想不到的远方。

    远到,再也无法收回。

    他怔忡地看着她,万种柔情,满腔心事,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半晌,才低声问:“你为何要这样做?”

    “我只是不想看你受毒发折磨罢了。”她若无其事地迎着他的目光,唇边一抹淡然的笑意,声音有几分飘忽,如风过静湖,浅浅涟漪眨眼即逝。

    夜静了下来,带有桂香的晚风自窗外徐徐吹来,吹得帐子隐隐波动如水面波澜,烛光倒映其中,袅袅摇曳着一道道烟雾一样的影子。

    一切都那么梦幻,像浮在空中一般毫不真实。

    他的目光也变得有些迷离:“你真的不再担心?”

    “担心?”她低低地笑开,笑意浅淡若风,轻声道,“我不过是在赌,赌你的真心。”

    那双似海幽深,又如冰空明的眸子,仿佛沉淀了无数幽幽渺渺的心事,就那么静静地,静静地凝视着他,让他的心无法抑制地纠结起来,原本缚住身体的那根绳子不知何时已转移到了心上,缚得紧紧的,无法挣脱,连呼吸的自由也被抑止了,只能一动不动地,近乎窒息般地望着她的眼睛。

    从什么时候起,这双比夜还深、比月还清的剪水眸子就已占据了他的整个心房,烙下了无法磨灭的印记?

    当记起来时,已经挥不开,也抹不去了。

    几乎是下意识地,他握住了她的柔荑,按在自己胸口,阵阵心跳透过肌/肤传到她的掌心,带着灼热的温度,一直传到心底。

    “我对你的感情,每一分,都是真的!”凝重的、压抑着激涛的声音,是那么缓慢,每一个字都像在舌尖藏了很久,才慢慢吐了出来。那份沉甸甸的诚挚,简直犹若金石,掷地有声,直击人心。

    她微微动容。他的掌心厚实,有着凛冽深刻的纹路;他的心跳沉稳,有着强劲有力的节奏……突然之间,就觉得很安心,一句从来未曾出口的话,此刻就那么自然而然地从心底流了出来——

    “我知道,我相信!”

    烛焰骤然一涨,结出明亮的灯花,他胸中潮起潮落,一时竟无法自已,情不自禁将她揽入怀中,紧紧拥抱。属于他的气息瞬间包围了她,霸气中带着温柔,那么用力的拥抱,快要让她喘不过气了,可她却莫名地觉得温馨。

    心跳的交错、胸腔的共鸣、体温的传递、呼吸的交融……如此亲密,如此温暖,令她安心到放松,放纵自己沉溺在他似水的柔情中,再也不愿醒来……

    不经意间,瞥见碧纱窗上桂枝凌乱,听见风,风里有花开的声音。

    星月半胧半明,烛影淡淡摇红,他的气息拂过耳鬓,烫得灼人:“万一……我辜负了你,你会不会后悔?”

    “不会,”她垂眸,唇角抿出一道似有若无的浅笑,“我只会让你后悔。”慢慢抬头望着他,目光沉静如月,突然伸手拧住他的耳朵,用力拧着,一字一顿地道,“你若敢辜负我,我定要叫你后悔一辈子!”

    肖阳痛得直抽气,浓眉结成了一团,大掌握住她的手,放在嘴边吻了吻,重重叹了口气,道:“我现在就后悔了。”

    “后悔什么?”她挑高秀眉,斜斜地横他一眼。

    “后悔怎么爱上你这么凶的女人。”他故作苦恼状,眼中却隐隐带上了戏谑的光芒。

    林月儿嘴角微微一弯,含了七分笑意,三分娇嗔:“现在才后悔,不觉得太迟了?”

    “是太迟了,你把我的心都拿走了,收也收不回来,不如讨点补偿吧。”

    “补偿?”林月儿转动明眸,疑惑地望着他。却见他眼中多了些缠绵的意味,仿佛无数银丝,缠在她身上,脸上,眸中,渐渐变成跃动的火花……

    她的心霎时漏了一拍,脸上一阵滚烫,似抹了层朱蔻的胭脂,艳红欲滴。

    他的黑眸深邃得似要吞没她,一寸一寸,朝她俯下身,放大的俊脸带着惊心动魄的魅力,瞬间夺走了她的呼吸,只剩下燃烧的热度。

    红烛低照,霞光流溢,化为满室的温柔旖旎。

    她缓缓闭上眼睛,身子软倒在他的臂弯中。灼热的呼吸拂在她的脸畔,滚烫的吻,在她身上四处燎原,就像那一夜含着桂香的风,总也停不下来。

    烛影袅袅,青烟若梦,人在梦中沉醉。

    庭院里,唯有桂花静悄悄地开放。

    月黄昏,夜朦胧,铜漏的声音,一滴,又一滴,似要惊破缠绵的美梦。

    红烛燃了半夜,烛泪兀自垂淌着,缓缓凝结如珊瑚。身边的人已经熟睡,幽黄的烛光在他脸上投下淡淡的阴影。她出神地凝视着他沉睡的容颜,似乎有些痴了。

    不知过了多久,她突然取出银针,轻轻插进他的百会穴中,再拔出来时,针尖没有变黑。

    她脸上现出极复杂的神情,似喜似忧,似怔忡,似惆怅,仿佛瞬间便淌过了万千情绪,最后化为幽幽一声叹息,如似水的月光一般流去了。

    这场赌局,她所下的注比他知道的还要大得多。

    刚才那颗,是解药。

    不是暂时压制,而是彻底解毒的解药!

    为何不敢告诉他?是不是因为心底还存着那么一丝疑虑?

    相信他的感情,却不敢信任他的忠诚。

    宛若冰火般的矛盾,令她心乱如麻,像有千万根丝线在绞缠着,无法平静。

    或许,不久就会知道答案。离张天化毒发身亡的日子越来越近了,他必须做出最后的选择。

    他会如何选择?

    她近乎怔忡地伸出手,轻轻抚触他硬朗的轮廊、坚毅的面容,指下的肌肉结实到不可思议,即使在熟睡中也能感觉到他浑身蓄满的力量,像一只翱翔九天的雄鹰,再没有任何可以束缚他的东西。

    或许还是有的,她已经用万缕情丝牢牢缚住了他。

    然而,真的缚得住吗?能缚多久呢?

    她心中忐忑不安,一会儿胸有成竹,一会儿又毫无把握。她只知道,从拿出解药的那一刻起,她就已为自己设下了一个赌局,赌他的爱和忠诚,赌注便是自己的一颗心,正在进行的大业,或许,还包括生命。

    这的确是她平生最大的一次豪赌。

    “我不能输,也输不起。”她又看了看熟睡的肖阳,滟滟的烛光映照着他脸上平和的微笑,一只大掌即使在睡梦中依然有力地攥紧她的衣角,好像怕她离开似的。

    心,就像落在了沐着阳光、开满鲜花的草地上,突然变得很温暖,很踏实,她喃喃自语道:“我一定不会输的!”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