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风起江湖  第54章 解药

章节字数:2852  更新时间:12-05-27 23:2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林月儿冷哼一声,无论欧阳逍说什么,都被她看作惺惺作态,是为了欺骗自己玩弄的手段,她根本一个字都不信。想到他将自己骗得这样苦,她恨得几乎咬碎了银牙:“我好后悔,当初没有一剑杀了你!”

    欧阳逍看她一脸后悔莫及的样子,突然轻声笑了出来:“月儿真以为能杀得了我?你以为我会不采取任何手段,就这样轻易置自己于险地?”

    林月儿一脸震惊地望着他,突然觉得这个人笑起来就像一只成了精的老狐狸。

    “在那林子里,我假装中毒昏迷,其实一直在密切注意着你们的一举一动,若想对我不利,我当然不会再隐忍。但我还是没料到你竟会给我服下化功散,幸好我早就安排了人手潜伏在树上,一旦动起手来,你们也未必能讨到便宜。只是这样一来,我们精心布置的计划就会落空。还好你和我料想的一样,只要对方还有利用价值,就不会轻易处置他。”

    林月儿呆愕片刻,旋即冷笑:“我还道睿王是一个敢于深入险境,只身擒虎的英雄,没想到却是一个千方百计想要保全性命的胆小鬼!”

    被她这样讽刺,欧阳逍也不动气,依旧微笑:“本王能有今日的成就,并非靠一味的莽撞冒进,若无周密的计划,连性命都难保,又谈何克敌制胜?如果事事只凭侥幸,那本王早就死了上百次了。”

    林月儿哑口无言,她何尝不知道欧阳逍说的句句在理,但心里始终不服气,忍不住便想刺他几句。他却总是笑嘻嘻的,毫不动怒,让她每一句恶毒的话都像刺在棉花上,软绵绵全无着力之处。

    她气结,忽又想到了什么,恨恨地道:“你这样处心积虑地谋划,终究也未曾救得了张天化的性命,听见他死得那样惨,你心里是不是很难受?还是——你根本冷血得一点都不在乎!”

    “谁说我义父死了?”欧阳逍神秘一笑。

    林月儿难以置信地睁大眼睛:“他的死讯早已传遍天下,我派去的人也亲眼看到他入殓,他怎么可能没死?”

    “若不让我义父假死,你怎会彻底对我放心。若不是为了助我夺得武林盟主之位,你又怎会召集属下?若不是截获了你的那些鸽子、信使,我们又怎会知道你们安插在各地的暗人,从而将他们一网打尽?”欧阳逍从容不迫地说着,沉如深潭的眸中隐隐有睿智的亮光。

    林月儿黑白分明的眼睛里搀了血丝,狠狠地瞪着他,目光充满怨毒,但更多的是不信:“明明已经过了三个月,‘唯别’的毒性早就发作了,张天化怎么可能还活着?”

    “只要有了解药,他自然可以多撑一个月。”

    林月儿厉声道:“他怎么可能得到解药?”

    “当然是你给的。”

    “不可能,我从未将解药给别人,除了——”她的目光突地一凝,霎时化作一柄怒剑,狂乱地劈向肖阳,“原来是你!第二个月的解药你根本没服,对不对?你派龙五将解药送去给了张天化,对不对?”

    她浑身都在颤抖:“我竟然……竟然还……”

    “还为我解了毒,对吗?”

    林月儿震惊地盯着他:“你怎么知道?”

    “江湖上的人只知道我的剑厉害,却不知我对用毒也颇有心得。你给我服下药丸后,我用真气在体内四处游走,再无半点中毒后的凝滞之状,是以知道你已为我解了毒。”欧阳逍深邃的漆目静静地、专注地凝视着她,似要将她浸入其中一般,“你为何要这样做?你本不该犯这样的错误。”

    “我为何要这样做?”林月儿嘴角弯出一个极度讽刺的弧度,突然爆发出一阵尖锐的笑声,“因为我不该傻得对你动了心,因为我不如你冷酷,不如你残忍,不如你玩弄感情的的手段高明,所以今日才会一败涂地!”她慢慢收敛了笑意,眼中有雪亮的鄙夷与恨意,一个字一个字从银牙中挤出来,“睿王爷,你果然好厉害!”

    “你以为我对你的感情都是假的?”欧阳逍眼中突然浮出痛楚之色,拉过她的手,放在自己胸口,沉沉的心跳通过肌肤一下一下地传到她手上,带着滚烫的热度,“我对你的感情,一点一滴都刻在这里,不会比你少一分,甚至……比你更深。因为,你不会体验到我这样的痛苦,每天都要在自己所爱的人面前做戏,那种矛盾的痛苦,你知道吗?”

    “我不用去体会,因为我从来没想过要用感情去欺骗你。”

    “不是欺骗,是情不自禁。”欧阳逍凝视着她,目光充满痛苦的柔情,轻轻道,“我本不想对你动情,却仍是情不自禁陷了进去。我对你的每一分感情都是真的,因为我无法控制。”

    “什么真心,你在我面前说的句句都是谎言!”轻蔑在林月儿眸中燃烧,“什么与义父不和,什么日久见人心……我果然见到了你的心,不过却是狼子野心!还有那晚在‘鸿运坊’——”她想起月色下的肖阳,渴望一醉的肖阳,心里恨得似要滴出血来,“我竟然被你假装的脆弱给打动了,还自作多情地去安慰你,你心里是不是在得意地狂笑,笑我是个天底下最笨的大傻瓜,你说,是不是?”

    她死死咬着下唇,强忍着即将夺眶而出的眼泪,脸色却宛如冰雪,透明得几乎要破碎。

    欧阳逍的心重重跳了一下,然后缩紧了,伸指轻轻抚过她被咬出深深齿痕的嘴唇,那里已渗出了血丝,胭脂般的血染红了苍白的底色,像被火焚烧的花瓣,有一种残酷而脆弱的妩媚。

    他的指尖带着烫人的温度,声音却是抑制不住的心疼:“你生气了骂我就是,何苦这样折磨自己?”

    林月儿木然地看着他,突然一口咬住他的手指,狠狠地咬!

    欧阳逍倒吸一口凉气,脸上肌肉微微抽搐着,却一动不动地任她咬。她咬得又重又狠,咬得手指鲜血淋漓,却兀自不肯松口。

    犀利的疼痛不可抑制地从手指处传来,欧阳逍咬紧牙隐忍,额头渗出了冷汗,眼神却依然温和:“如果你觉得这样心里好受些,就使劲咬吧,我不怕痛。”

    “你……你还想骗我,我恨你,我恨你!”林月儿终于忍不住泪,松了口,声音颤抖得像风中的浮萍。泪水滴落在他手上,和着血,殷红中一抹透明的苍白,火辣辣的痛中,那种冰冷湿润的感觉依旧鲜明得彻骨。

    他的胸口忽然绞起阵阵酸疼,黯然垂首:“其实一开始我并不是存心想骗你。那晚我杀了人以后,心里的确很难过,正想一醉方休,没想到你却来了。”

    “于是你就想出诡计,让我误以为你和张天化之间早有嫌隙,从而打消对你的怀疑,对不对?”

    欧阳逍默然不语。

    “那么你三师兄的故事,也是你杜撰的?”

    “不是,我确实误杀了三师兄,但并不是因为义父的刻意隐瞒。按我们原定的计划,三师兄本该不去参加聚会,但没想到他的行迹已经惹来巨蝎帮几个首脑人物的怀疑,他们强迫三师兄到了万竹山庄,以便就近监视,我们却不知道,才会在混乱中误杀了他。三师兄死后,义父仿佛一下子老了十岁,他不仅将责任全部归咎于自己,还尽力帮助我从颓废中重新振作起来。对我而言,义父不仅是良师,更是慈父,所以知道他中毒以后,我才会千方百计要为他寻到解药。”

    “只可惜你费尽心机,也只骗到了一颗,张天化纵然躲过了一时,也最终躲不过惨死的下场。我即便死了,有他陪着,也不会觉得太寂寞。”林月儿刻意恶狠狠地说着,眼中带上了一丝疯狂的火焰。

    这渴望毁灭什么似的火焰灼痛了欧阳逍的眼睛,他垂下了眼睑,问:“你真的不打算将解药给我?”

    林月儿像看白痴似的看着他。

    欧阳逍仿佛明白了,叹了口气:“看来我只有自己去找解药了。”

    他自言自语道:“你从不将解药放在身上,定是藏在一个极隐密妥当的地方,但你一定不肯说,若是逼问,害你自尽了可怎么好?”他故意显出苦恼的神色,“说不得,只好碰碰运气,猜上一猜,看我猜得对不对。”

    林月儿冷冷地看着他:“天下人都说睿王绝顶聪明,我倒要看看,你怎么猜出解药的下落。”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