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风起江湖  第58章 悔意

章节字数:2551  更新时间:12-10-14 00:1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圣月山庄的战斗早已结束,他的属下都聚集在林外等候命令,而他下的唯一一道命令便是:“除了卢神医外,任何人都不得前来打扰,违令者死!”

    月亮渐渐隐没了,只剩下满天抑郁的暗云。风吹过林梢,像在呜咽,又像是叹息。

    秋日的天气已经有了几分凉意,欧阳逍解下自己的长衫,紧紧裹在林月儿身上,然后一把抱起她,走进了最近的一间屋子。小心翼翼地将林月儿放在床上,还没来得及喘口气,便突然发现她浑身变得滚烫,像着了火,连皮肤都烧成了红色。

    她仍没有醒来,却开始说话,说胡话。

    莫非是着了凉发高烧?欧阳逍惊疑不定,一迭声地叫人拿冰块来降温。然而却一点用也没有,她的体温还是越来越高,越来越高。若不是他源源不断地输入真气,恐怕她早就支撑不下去了。

    她虽然已经气若游丝,却仍不停地呓语,说的最多的就是:“肖阳,我恨你,我恨你……”

    欧阳逍心里有如针刺,忍不住俯在她耳边,哑声道:“如果你死了,我就马上去找别的女人,把你忘得一干二净。你若恨我,就该活着报复我,让我为你痛苦,为你伤心,为你受一辈子的折磨!你一定要活着,好好活着,才能更好地报复我。”

    林月儿不知是否听见了,但她的情绪却渐渐平稳下来,很快又再度陷入了昏迷。

    长夜漫漫,似乎无穷无尽,就在欧阳逍快要绝望的时候,卢神医终于赶到了。这个见过无数疑难杂症,也无数次妙手回春的神医,见到林月儿的情形,也忍不住大吃一惊:“怎么会这样?”

    欧阳逍将大致情况简单一说,就催他赶快想办法救人。

    卢神医沉思了片刻,道:“那‘地狱之火’本是剧毒之物,若是剂量运用得当,再辅以其它药物,的确可解百毒。只是王爷虽用它误打误撞解了‘唯别’和‘相思’之毒,但用量过大,‘地狱之火’本身的毒性发作起来,就导致高烧不退。当今之计,只有用银针放血来祛毒,虽然比较危险,但也只有冒险一试了。”

    当下卢神医便吩咐抬来一大桶水,让欧阳逍除去林月儿的衣物,将她浸泡在水中,再催动真气护住心脉。自己则拿出银针,尖端涂上药物,刺入林月儿的后背,一共刺了七七四十九针。

    不一会儿,银针微微发黑,从针孔渗出乌血,像一条条细长的黑线,在已变得淡红的肌/肤上蜿蜓爬行,那情形说不出的诡异。黑血不断地流出,渐渐地,盆中的水也成了黑色。一柱香工夫,针孔中流出的血终于恢复成鲜红。卢神医松了口气,抹了抹额头上的细汗,取下银针,叫欧阳逍将林月儿抱出来,穿上了衣服。

    这时,林月儿全身的体温已恢复了正常,脸上的灰败之色也已经褪去,虽然依旧苍白,但看上去已不再是死气沉沉的样子。

    欧阳逍忍不住问:“她会没事吗?”

    “不好说。她身上先后中了几种毒,每种都是凶猛无比的剧毒,虽然被‘地狱之火’以毒攻毒,消解了大半,又被我用银针导出了不少,但余毒未清,肯定会对身体产生影响。不过这些都可以用药物慢慢调养,我还不是很担心,最担心的是——”

    “是什么?”欧阳逍焦急地问。

    卢神医面色沉重:“是刚才那场高烧,来势汹汹,持续时间又长,会产生什么后果,实在难以预料。”

    见卢神医忧心忡忡的样子,欧阳逍的心也悬了起来,小心翼翼地探问:“可能会有什么后果?”

    卢神医沉默了片刻,似乎在斟酌着词句,最后终于决定还是说实话:“曾经有病人因为高烧不退,醒来后就变得呆傻,我推测可能是烧坏了脑子。”

    欧阳逍一惊,忍不住握住林月儿的手,握得紧紧的。

    月儿会变成傻子?他连想像一下的勇气都没有。

    狡黠的月儿、狠心的月儿、百变机巧的月儿、让人又爱又恨的月儿,你怎么会变得呆傻?那样倔强的月儿,你怎么可能允许自己变得呆傻?

    “不,”欧阳逍很肯定地说,像是在说服别人,又像是在说服自己,“月儿是一个心志十分坚定的人,她没那么容易变成傻子!”

    卢神医心下不甚赞同,作为大夫,他实在见过太多原本彪悍魁梧的汉子被一场疾病彻底摧垮的例子。不过他当然不敢说出来惹睿王生气,便也附和道:“月儿姑娘吉人天相,又有王爷精心照料,定能逢凶化吉,脱离险境。”

    欧阳逍却好像什么也没听见,他眼中只看得见一个人,然而她却再也看不到他眼中流露的深情了。

    这样温柔又脆弱的睿王是谁都没有见过的,卢神医垂下头,不动声色地悄悄退出门外,因为他知道,现在睿王最不需要的就是他人的打扰。

    浮云渐散,清冷的月光透过雕花漏窗,映得满地斑驳,冷若霜花。欧阳逍抬起手,轻轻抚摸着林月儿的面庞,温润如玉的脸颊已变得犹如白瓷一般,冰冷的触感从指尖一直冷到心底去。

    “月儿,若你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还会用那样的方式报复我么?”他怔怔说道。昏黄的灯光摇曳着,在烟霞色的床纱上投下明明暗暗的阴影,一如他纠结难言的心情。

    想起她那些怨毒的话语,他心里又是一阵绞痛。若她醒来,神志是清醒的,会怎样面对自己?是不停地咒骂,还是冲上来拼命?刚才急着救她,顾不上想这些问题,这时才发现他和林月儿之间横着一条多么大的鸿沟。别的不说,单是她的恨意,就是一座无法逾越的火焰山。

    她的怒火会熄灭么?她会停止恨我么?

    他一点都不知道,一点把握也没有。

    他不由得深恨自己,明知她性情刚烈,为何还要逼她试药?他甚至自嘲地想,人们都说睿王聪明,谁知道他才是天底下最笨的傻瓜,他笨得连自己的感情都没有弄明白,就一手毁了所有的希望。

    经过此事,他才发现自己对林月儿竟已是情根深种,比他所想的还要深。

    这份感情是什么时候萌芽的?

    是圣月山庄的朝夕相处?还是那晚月光下的醉酒夜话?或者更早,在押解途中,共处一室时,他就已经心动?

    虽然他无数次用彼此对立的身份,用自己所肩负的责任,给心套上枷锁、戴上面具,但仍是不由自主地被她吸引。不知何时起,心的一角就已驻入她的倩影,就像一粒种子撒进了石缝里。她的一颦一笑,她的聪慧,她的柔情,她的坚毅果敢,她的才华横溢……就像春风雨露,让种子渐渐发芽,在他还没有意识到的时候,就已经长成了参天大树。

    甚至她的羞恼,她的醋意,她恶意的捉弄,现在回想起来,都是那么可爱,令人甘之如饴。因为一切都源于爱,源于她对自己的爱。

    然而现在这爱已经变成了恨!

    两个同样聪明的人却都不知道该怎样去爱,不同的身份和立场也不允许他们毫无顾忌地相爱。他们的爱情从一开始就被欺骗和背叛摧残得伤痕累累,直到被仇恨之火无情地焚毁。

    欧阳逍苦笑着,笑里带着说不出的疲倦。他已不再是那个意气风发的睿王,而只是一个为情所苦的普通男子。

    “月儿,你曾问过我是否会后悔,现在我就告诉你——”

    他认真地望着她,很认真地说道:“我后悔了,后悔得要命!”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