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风起江湖  第59章 遗忘

章节字数:2479  更新时间:12-05-27 23:5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夜已深。

    乌云散去,一点惨白的月光,凄凉地抹在茜纱窗上。风起,吹动纱帐,悬在上面的金铃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一直僵卧在床的林月儿突然动了动,唇边逸出了一声呻吟。欧阳逍一喜,连忙握住她的手,焦急地唤道:“月儿、月儿。”

    林月儿依然没有醒来,但她却开始在床上辗转翻滚,嘴里发出痛苦的呼声,似乎正做着可怕的噩梦。

    “求求你……不要淹死我……不要……”

    她用手抓着自己的胸口,急促地喘着气:“不要按着我……好闷……我快淹死了……不……我不要死……不要……”

    她猛烈地挣扎着,欧阳逍急忙抱住她的身子,生怕她摔下来,同时大吼一声:“卢神医——”

    卢神医赶紧走了进来。

    “你快来瞧瞧,她为什么会这样?”

    卢神医走到床边,正要俯身察看,林月儿突然发出了一声宛如小女孩般尖利的叫声,猛地睁开了眼睛,她的眼神充满恐惧和迷乱。一看见卢神医,就吓得大叫起来:“不要过来……我不是故意杀你的……你不要找我……不要找我……”

    她拼命摇着头,美丽的面孔因害怕而变得扭曲。欧阳逍手足无措地搂着他,连声道:“月儿、月儿,你怎么了,他是卢神医啊!”

    “不是,不是,他是恶人,他想要淹死我,恶人,恶人,恶人……”她不断地尖叫着,对肖阳拳打脚踢,又抓又咬,“你也是恶人,你想帮他一起来害我,放开我,快放开我……”

    欧阳逍心里又急又痛,牢牢地圈住她,望着她的眼睛:“月儿,月儿,你看看我,我是肖大哥,你不认得我了么?”

    “大哥?”林月儿呆滞的眸子突然有了一点神采,抓住他的手臂大叫着,“哥哥、哥哥,快救救我,他们想要淹死我……”

    “别怕、别怕,大哥在这儿,谁也别想伤害你!”欧阳逍轻拍着她,不住地柔声安慰。

    林月儿安静了一些,躲进他怀里,小声抽泣着:“哥哥,月儿好怕。那个人使劲把月儿往水里按,月儿喘不过气了,就……就用你给的那把刀将他杀了……呜呜呜……”

    欧阳逍的心揪成了一团,心疼地抚着她的头:“别怕,那个恶人已经死了,再也没有人能够伤害你。”

    “可是,好多血……”林月儿神情茫然,喃喃自语着,“水里全是血,我身上也是,到处都是,好可怕……”

    “别怕,大哥会保护你的,别怕……”欧阳逍哄着她,摇着她,半晌,只听她鼻息沉沉,竟又已睡去。

    欧阳逍轻轻将林月儿放在床上,细心地盖上被子,然后转过头,对一脸惊疑的卢神医道:“她像是想起了八岁那年的事,有人想要淹死她,却被她用刀刺死了。那一次也是发了高烧,足足躺了一个多月才好。”

    卢神医脸色大变,惊问:“果真如此?”

    肖阳点点头,见卢神医神色不豫,一颗心也沉到了谷底。

    卢神医捋着胡须想了半天,方道:“从刚才的情形看,这次的高烧和前次相似,很可能触动了她那时的记忆。”

    “她好像把我当成了她的哥哥。”欧阳逍自语着,忽又抬起头,一双锐目直盯着卢神医,“她为何会神智不清,连我都不认得了?”

    卢神医偷偷打量着他的神色,小心翼翼地道:“或许……这位姑娘受了什么刺激,不愿再面对……面对现实,便特意封闭了现在的记忆,让自己回到了过去。”

    “你的意思是——”

    “在她现在的意识中,她又变成了当年那个八岁的小女孩。”

    “什么?”欧阳逍失声道,震惊得差点没跳起来,“荒谬,这怎么可能?”

    卢神医道:“人的身体太神秘了,出现什么样的状况都不足为奇。我曾有个病人,不知怎的撞坏了脑子,总认为自己是一条狗,非要睡狗窝,吃狗食,在地上像狗一样爬着走。还有个病人认为自己是一只鸟,跑到悬崖上往下跳,结果摔死了……”

    “够了,”欧阳逍忍不住打断他,“这些人都是疯子,我的月儿决不可能疯的。”

    卢神医叹了口气:“现在下断言还为时过早,且待她醒来后看看再说吧。”

    林月儿刚才折腾了半天,现在终于睡去了,但却睡得很不安稳,在梦中也不时呓语,还牢牢抓着欧阳逍的手,一刻也不放松,好像唯有这只手才能带给她安全感似的。

    欧阳逍不由得苦笑,清醒时的林月儿恨不得拔剑把他杀了,昏睡时却像抱救星似的抱着他,让他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一会儿甜一会苦,一会儿像浸在冰水里,一会儿又像正在被火烤。他从来不知道等待是如此让人心焦,身体已经极度疲惫,大脑却清醒得像根绷紧的弦,似乎随时都会断去。

    他眼中布满了血丝,下巴也冒出了胡碴,好像一夜之间就已饱经沧桑。虽然这一晚上都只待在林月儿身边,但对他而言,往日无数次刀光剑影,出生入死,都没有今夜来得那么凶险,那么让人心力交瘁!

    “月儿,”他用手掌包着林月儿的小手,放在唇边,喃喃道:“你千万不要用这么残磨的方式折磨我,我宁愿你骂我恨我,也不愿你忘了我。”

    “为什么要将自己禁锢在过去,你真的那么恨我吗?恨到要将我从你的记忆中抹去?”

    他的声音有了一丝颤动,眼中竟已现出了泪光。这个一向从容镇定,泰山崩于前也面不改色的睿王爷,此时竟有大哭一场的冲动,只因他心中的痛苦、焦虑、彷徨,实非常人所能想象。

    林月儿像是察觉到了什么,突然睁开了眼睛。欧阳逍心中一喜,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见她眼神茫然,毫无焦距,怔怔地望了他一会儿,又伸出手碰了碰他的下颌,呓语道:“哥哥别哭,月儿会乖乖的,再也不惹哥哥生气了。”

    欧阳逍愣住了,只见她嘴角微翘,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手便滑落下去,翻个身竟又睡着了。他的心又沉了下去,已濒临极限的身体终于再也支撑不住,伏在她枕边闭上了眼睛。

    不知过了多久,朦胧中突然感到有一只手在扯着自己的衣角,他立刻惊醒过来,一抬眼,便撞见了一对小鹿般纯真的眼睛。

    他如遭雷击,整个人都呆住了。这绝不是林月儿的眼睛,林月儿不会有这样纯洁得一丝杂质也没有的眼睛。她的眼神总是多变的,时而狡黠,时而俏皮,时而羞恼,时而愤怒,里面总是盛满了太多的情绪,就连沉静的时候,也能让人看到下面的暗潮涌动。然而现在这对眼睛,却让他想起了夏日午后的天空,一片云也没有,一丝风也没有,只是透亮的蓝,透亮得一眼就能望到底。

    她的脸上还挂着怯怯的笑,林月儿也不会有这样的笑容,她总是充满自信,无畏地面对一切挑战,任何时候都不会露出一丝怯弱的神情。

    然而她现在却怯怯地笑着,怯怯地拉拉他的衣角,小心翼翼地道:“哥哥,月儿又给你惹麻烦了,你……你会不会生气?”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欧阳逍还是像被人泼了桶冰水一般,从头冷到脚。

    他震惊莫名地望着林月儿,嘶哑地低吼:“你到底是谁?”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