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风起江湖  第60章 哥哥

章节字数:3132  更新时间:12-05-27 23:5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林月儿瞪大眼睛望着他,突然小嘴一扁,豆大的泪珠从眼中慢慢涌了出来。

    “哥哥,你真的生月儿的气了?你是不是……是不是不要月儿了……呜呜呜……”

    她越哭越伤心,眉头鼻子皱成了一团,满脸都是泪,最后索性扑到欧阳逍怀中,蹭来蹭去,将眼泪抹了他一身。

    欧阳逍呆呆地望着她,似乎不能适应林月儿竟会有这样率性的举动。她就算落泪也只是如娇花含露,断不会哭得这样满面狼籍。他突然间明白了一个事实,眼前这人果真是个只有八岁的天真未凿的孩子,再也不是成熟妩媚的林月儿了。

    这个孩子还在抽抽答答地问:“哥哥,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欧阳逍只觉得喉咙发涩,刺痛得说不出话。怔了半晌,终于抱住她,叹息一声:“我怎会不要你?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不会不要你。”

    “真的?”她抬起头,绽开一个大大的笑容,“哥哥,你对月儿真好!”

    欧阳逍见她脸上还挂着泪珠,眼底却已满是笑意,不由得感叹,果真是孩子,说哭就哭,说笑就笑。但见她笑了,心底也有了几分高兴,便道:“刚才哥哥是跟你开玩笑的。”

    她拍手笑道:“我说哥哥怎么对我这么凶,原来是故意逗我玩的。”然后又不依地捶着他的胸膛:“哥哥你坏,老是欺侮月儿!”

    听见“欺侮”二字,欧阳逍心中又是一痛,以前月儿也常说自己欺侮她,但这两个字被她娇嗔着说出来,便多了许多宛转的媚态,当真是风情万种,令人望之若醉。

    一想起以前的甜蜜时光,欧阳逍心头便像堵了团大棉花,郁闷难当。看到他紧皱的眉头,林月儿忍不住问:“哥哥,你怎么了?“

    欧阳逍望着她,还是她的眼睛,她的额头,她的嘴唇,但里面所住的灵魂却已不再是他熟悉的那个她了。

    她见欧阳逍呆呆地望着自己,神情古怪,便垂下头,讷讷地道:“哥哥,你是不是怪月儿把你送的玩偶弄丢了?你不要生气,月儿也难过得很。”

    欧阳逍抚着她的秀发,叹了口气,道:“丢个玩偶有什么关系,哥哥以后再买给你。”

    林月儿蓦然抬头,眼中迸出惊喜的亮光,兴高采烈地道:“谢谢哥哥。”然后又犹犹豫豫地问:“那……我可不可以再多要几个?”

    欧阳逍忍不住微笑:“你要多少个都行。”

    林月儿一声欢呼:“那我除了要一个穿红衣服的福娃娃,还要一个布老虎,一个泥塑的兔子王,一个白釉彩绘的陶猫。”她歪着头想了想,好像生怕他反悔似的,又加上一句:“你刚才答应了的,可不许赖账哦!”

    欧阳逍有趣地望着她:“我答应过你的事,什么时候赖过账?”他想那林月儿的哥哥如此疼爱这个妹妹,恐怕都是有求必应的。

    谁知林月儿小巧的鼻头一皱,不满地道:“你答应过带我去骑马,结果每次都说有事,哼!”

    欧阳逍笑了笑:“只要你能下得了床,我马上就带你去。”

    林月儿一听,立时就要往床下跑,但她遭此重创,早已元气大伤,刚一爬起来,便觉手足无力,差点摔倒。欧阳逍一把捞住她的身子,已吓出了一身冷汗,忍不住板起面孔:“就你这身体,不在床上养好了,坚决不准出门!”

    林月儿扁着嘴,委屈地望着他:“那我可不可以不吃药?”

    “不可以。”欧阳逍神情严肃,“不吃药身体能好吗?”

    “那我可不可以吃药后吃一串冰糖葫芦?”她又开始提条件了。

    “可以,但不能吃得太多。”欧阳逍脸色稍霁。

    “那你可不可以每天都给我讲个故事?”

    “我尽量吧。”

    “唱歌呢?”

    “这……这可不成!”

    “为什么?”

    “我堂堂王爷给个小女孩唱歌,会被人笑话。”

    “为什么别人会笑话?”

    “这……你长大后就明白了。”

    “那你趁没人的时候悄悄唱给我听好不好?”

    “……”

    “好不好嘛?”

    欧阳逍真拿她没办法,这小女孩问题一个接一个,简直让他无从招架。原来林月儿从小就这么古灵精怪,难怪长大后会那样刁钻顽皮。他忽然觉得,无论是八岁的林月儿,还是十八岁的林月儿,他都被她们吃得死死的,看来这丫头果真是自己命中的克星。

    林月儿还在不停地追问,欧阳逍只得无奈地应了声:“好。”她便高兴地搂住他的脖子,在他脸上亲了一亲,咯咯笑道:“我就知道哥哥是天底下最好的哥哥!”

    看着她活泼的笑脸,欧阳逍突然觉得不那么难过了。这样全心依赖着自己的林月儿,是他以前连想都不敢想的,而现在她就在自己怀里,当自己是世界上最亲的人,没有怀疑,没有仇恨,只有全心全意的爱和信任。自己曾经认为的那道难以逾越的鸿沟竟然以这样古怪的方式消失了,真不知该哭还是该笑,但转念一想,毕竟她还活着,还能待在自己身边,上天就已待自己不薄了。想通了这点,他的心情也开朗起来。

    林月儿呆呆地望着他,突然道:“哥哥,你笑起来可真好看!”

    虽然赞美的话听得多了,但被一个八岁的小女孩这样夸奖,欧阳逍还是禁不住脸上一红,又试探着问:“你知道哥哥以前长什么样子吗?”

    林月儿怔怔地凝视着他,喃喃道:“好像,好像不是这个样子的。”她歪着头,很努力地想,想着想着,突然抱住头,大声呼痛。

    欧阳逍吓了一大跳,忙问:“怎么了?”

    林月儿抱着头在床上打滚,哭叫着:“好疼,头疼得像要炸开一样!”

    欧阳逍大惊,赶紧又高唤卢神医。

    卢神医一直待在外面,听到召唤马上走了进来,拿出银针飞快地往林月儿头上几个穴位扎去。过了一会儿,林月儿终于安静下来,但神情依然呆呆的,眼神空洞,像一具没有灵魂的木偶。

    卢神医抹了抹头上的汗,对欧阳逍道:“这位姑娘受的刺激太深,王爷切不可再提起以前的事,以免刺激她,加重病情。”

    欧阳逍知道他一直在外偷听,瞪了他一眼,问:“她的记忆还会恢复吗?”

    “不好说。不过看姑娘这样子,恐怕短期内难以康复。”卢神医想了想,又叮嘱道,“最好凡事都顺着她,不要让她情绪波动太大。可以多让她见见熟悉的人,熟悉的地方,也许对恢复记忆有好处。”

    欧阳逍沉默了半晌,叹道:“也只能这样了。”

    等卢神医出去后,他又转头看了看林月儿,她依旧那么美丽,像一朵盛开的百合,静静地躺着那儿。她的头痛似乎已经减轻了不少,眼神也渐渐灵动起来,见欧阳逍望着她,便冲他微微一笑,笑得依旧那么甜美,但欧阳逍却觉得心像针扎一样,只因他知道,那只是对兄长的笑,不是对恋人的笑。在林月儿心中,她曾经深爱过的肖阳和深恨过的欧阳逍都已不复存在了,现在只剩下了一个哥哥。

    “哥哥——”她轻唤着,朝他伸出了手。

    欧阳逍握住她冰冷的小手,贴在自己脸上暖着,他痴痴地望着她,痴痴地道:“是的,我是你的哥哥,在这个世界上你只有我一个哥哥,只有我最疼你,你眼里也只能看见我一个人,永远都只待在我身边,我们就这样过一辈子好不好?”

    他这话已不像是对妹妹,更像是对情人说的。然而林月儿似乎也没有听出来,她怔怔地望着欧阳逍,忽然郑重地点头:“好,哥哥也要永远和月儿在一起,永远都不离开月儿。”

    欧阳逍颔首笑道:“那是当然。”

    林月儿伸出手来,小指微微勾起,一脸孩子气地道:“咱们拉钩,你是大人,可不许说谎骗小孩儿。”

    欧阳逍哭笑不得,也伸出小指和她勾了一勾。这看似小孩子幼稚的举动,却不知怎的让他心里一颤,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神色变得庄重,仿佛这一勾之下,就已经与对方订下了“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誓约。

    林月儿哪儿懂得他这些奇妙的心思,见他果然与自己拉了钩,便开心地笑了,笑意澄澈,如山花烂漫。

    欧阳逍用手掌轻轻捧着她的笑靥,小心翼翼地,好像呵护着生命中最贵重的珍宝,喃喃道:“月儿,我永远不会负你,你呢,你可会负我?”

    “哥哥,你说什么?月儿怎么听不懂?”林月儿眨着清亮的大眼睛,一脸困惑之色。

    欧阳逍心中一凛,继而苦笑,自己怎会对一个八岁的小女孩说这些?他叹了口气,在她身侧躺下来,将她揽入怀中,让她的头紧贴着自己的胸口,喃喃道:“月儿,你快好起来吧,等你病好了,就能听懂了。”

    林月儿便不再说话,动了下身子,找了一个最舒适的姿势,乖巧地蜷在他怀中,合上了眼睛。室内一下子安静了,他们都已身心俱疲,此时相拥着,在这难得的静谧中终于放松下来,很快进入了梦乡。

    窗外,东方已经吐白,响起了第一声鸟鸣,随即一声接一声,满院子的鸟都啁啾地叫了起来。

    天亮了,这漫长的一夜终究是过去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