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宫闱惊变  第66章 面圣(一)

章节字数:2416  更新时间:12-05-27 23:3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翌日一早,欧阳逍就匆匆进了宫。

    眼前是他熟悉的宫阙楼台、殿宇飞檐,重叠如山,连绵不绝。宝顶琉璃华瓦在阳光下粼粼烁烁,如流光溢彩的耀目金波。高大的朱壁宫墙如赤色巨龙,蜿蜓游进一眼望不见底的深宫。

    这是一个金碧辉煌、富丽堂皇的地方,但他却深知那华丽之下掩盖着的丑陋、祥和之中隐藏着的杀机。

    他打小在这里长大,步步惊心地走过了本该是最纯真的年月,然后便迅速成长,像一枚无花果,还未展现蓓/蕾的青涩,就已结出了成熟的果实。

    或许他身上的某一部分,也已变得和这深宫一样阴暗,这就是生活在皇宫的铁血法则,若不能适应,就只有被吞噬!

    他微微垂眸,掩住眼中一闪而过的流光,神情又恢复了王者的镇定从容。让守卫验过腰牌后,他抬腿迈进那扇巨大的鎏金宫门。走了约一盏茶功夫,便到了一座殿宇前,匾额上三个赤金大字:勤政殿。

    这是一座琉璃瓦重檐歇山顶木结构的楼阁,面宽三间,进深五间,周有回廊,是皇帝处理政事的御书房。值事的太监进去通报后,他的父皇,东煌国第三代君主,德帝欧阳瑾在这里接见了他。

    镂空金兽香炉中,龙涎香袅袅地播散着淡薄的轻烟。德帝端坐在蟠龙雕花大椅上,他已是年近六十的老人,背脊依然挺直,面容端方,自有一种上位者不怒而威的气势。头发大半都已花白,却用金冠一丝不苟地束好,仿佛北风中凌厉的枯草,与时间做着倔强的对抗。这段日子朝廷发生的变故,让他的额头眼角又增加了不少皱纹,每一条都呈现出一种疲惫的老态。

    见父皇比自己上次离去时又苍老了许多,欧阳逍眼眶一热,双膝便重重砸在澄泥金砖的地面上:“儿臣给父皇请安!”

    “平身!”德帝和颜悦色地摆摆手,“这儿只有咱们父子两人,皇儿不必多礼,先坐下吧!”

    欧阳逍却依然坚持行完了叩拜之礼,方才垂手侍立在一旁。“父皇虽心疼儿臣,但君臣之礼不可废,儿臣还是站着聆听圣谕吧。”他知道父皇最重礼仪,故有此说。

    德帝果然微微颔首,嘴上不语,眼中却露出嘉许之意。

    欧阳逍心中一宽,这次父皇十万火急地召他回来,不知是福是祸,有了一个好的开端,接下来总归要好应付些。

    德帝就像普通慈父那般,对自己疼爱的儿子嘘寒问暖了几句,然后便问:“皇儿可知朕为何急召你回来?”

    终于来了!

    欧阳逍心中微微一跳,旋即垂首,老老实实地回答:“儿臣不知。”

    德帝递给他一本书,一份奏章:“你先看看!”

    欧阳逍一看那书的封面,脸色突变,只见熟悉的娟秀挺拔的字迹,题着四个大字:“雷氏兵法”。

    这书原本藏在圣月山庄,现在却到了父皇手中,莫不是有人想拿它大做文章?

    他又翻阅那份奏章,越看越心惊。这竟然是弹劾震北将军雷霆的折子,说他里通外国,不但将兵法私自授予敌人,书中更透露了不少东煌境内布防的绝密资料,实是其心可诛,罪不容赦!

    欧阳逍看出了一身冷汗,细看那上折子的人,正是吏部尚书史君阁。此人是大皇子一党,若借此事铲除了雷霆,无疑就砍掉了欧阳逍的一条臂膀。

    众所周知,以雷霆为首的军方力量一向都是三皇子的有力支持者,二人更是在上次共退北越的战斗中,结成了忘年之交。看来大皇子等人早就瞄准了雷霆,抓住这个机会便发难了。

    他在脑中迅疾地转着念头,感觉到父皇探询的目光正投注在自己身上,带着想要洞察一切的锐利。

    龙涎香淡白若无的烟雾丝丝缕缕没入空气中,室内沉静,只听得见翻阅奏折时纸张的窸窣声。阳光斜斜地照进来,光柱中有细小的微尘飘浮,时间仿佛凝滞不动,又似乎正在飞快流逝。

    想要除掉我的人,没那么容易!

    欧阳逍心中冷笑着,胸有成竹地抬起头,正对上德帝若有所思的目光:“这兵书是从贼人老巢中搜出的,皇儿对那儿的情况最清楚,依你之见,这奏章所言是否属实?”

    欧阳逍从容应答:“此事儿臣不仅清楚,而且还亲眼看到林……贼人写下了这部兵书。”

    德帝眼中掠过诧异:“到底是怎么回事?”

    “昔日那贼人处心积虑接近震北将军的儿子雷振宇,想偷看将军撰写的《雷氏兵法》,儿臣与将军识破了她的奸计,为了不打草惊蛇,也为了迷惑对方,就写了一部假兵书,让雷振宇给那贼人送去。那人有过目不忘的本事,只看了一遍,就将兵书全都默写下来。可笑她并不知道兵书已被调包,还向儿臣抱怨为何大名鼎鼎的震北将军所写的兵法竟如此拙劣。”

    原来当日在“天香楼”,他见林月儿避开自己,单独与雷振宇见面,就起了疑心,于是灌醉轩羽,趁机潜入隔壁厢房偷听,得知林月儿竟然想打兵书的主意,就暗中令龙五联系雷霆,定下这偷梁换柱之计。

    听他如此一说,德帝恍然大悟:“若真是这样,雷霆不仅无过,还立了大功。”

    欧阳逍微微一笑:“父皇若可叫震北将军拿来真的兵书,与此书一对照,真伪立显。至于书上提到的与东煌境内布防有关的内容,父皇也可以找来宫中收藏的军事地图,看看是不是真的相同。”

    “皇儿说得有理!”德帝马上吩咐一个近侍拿来了地图。

    这幅地图由震北将军花十年功夫绘成,东煌国内的各个重镇、要道、关隘、天险,以及兵力布防情况全都一一标注,是行军打仗的一份重要资料,一直收藏在宫中,秘不示人。

    德帝当下就拿地图和兵书一一对照,果然无一相同,甚至还有故意误导之嫌,于是龙颜渐展,捋须大笑:“皇儿果然想的好计策,若那贼人真按这假兵书上所写的制定作战计划,恐怕就会吃败仗了。”

    欧阳逍唇角微扬,澹然自若地笑了笑。

    德帝又叹道:“幸好朕没有莽撞,先找了你来察问,否则错怪了将军,伤了老臣的心,再怎么也弥补不了,若他就此对朕生出嫌隙,更是朝廷一大损失。朕看也不用再找真的兵书来对照,若让雷霆知道朕疑心他,反倒不妥。”

    “父皇英明!”欧阳逍松了口气,又试探着问,“那这份奏折——”

    德帝脸色一沉,隐隐带上了几分火气:“这史君阁行事也太过鲁莽,事情没查清就贸然弹劾功臣,陷朕于不义之地,若朕信以为真,岂不错怪了好人?”语气一顿,缓慢说道:“这次就罚他一年薪俸,若下次再犯,定不轻饶!”

    欧阳逍微觉失望,此事可大可小,往大了说是诬陷朝臣,往小了说是行事不当。看来父皇对那史君阁颇为信任,处置起来便不免手下留情,但若此次扳不倒他,以后再动他可就难了。

    正犹豫着要不要再进言,便听德帝问:“皇儿对朕的处置可是不满意?”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