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宫闱惊变  第71章 影子(大修)

章节字数:3816  更新时间:11-03-30 21:2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月上柳梢,睿王府中灯火通明,一溜琉璃宫灯穿过曲廊,临水低照,在月湖中荡起一片粼粼清光。

    湖畔一棵大树上,立着一位白衣少女,丝缎般的长发流水潋滟,直泻腰畔,勾勒出修美曼妙的身姿。她微微仰面,星眸半阖,纤唇嫣然,笑意如丝。月笼烟纱月如水,流过她的长发、衣袖,晚风拂过,白衣黑发在风中轻舞,恍惚间,似已远离尘世。

    她慢慢、慢慢地抬起玉手,衣袂翩飞如雁翼,突然纵身往下一跳——

    鸟惊,花落!

    一条长鞭蓦地打斜里飞来,劲风破空,来势迅猛,却只是轻柔地缠住她的身子,稳稳将她送至地面,旋即便倏忽不见。

    她轻笑着,飞快转身,却只见花树乱影交错纷杂,摇落一地清寂的月光。

    “怎么又躲起来了?”少女纤美的嘴唇微微撅起,大声道,“你不要这么小气嘛,让我看看有什么打紧?”

    还是沉默。

    少女明眸一转,突然轻笑:“你是不是长得很丑,所以不敢出来见人?”

    “你这样藏头藏尾的,算什么好汉?”

    “难道你一辈子不见人吗?”

    “像你这样见不得人的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然而无论她怎样出言相激,对方都似一潭止水,激不起半点回应。她何曾受过这般冷落,咬了咬贝齿,突然自袖中拔出一把小刀,作势便往胸口刺去,口中赌气道:“我若死了,你也见死不救么?”

    锋利的刀尖在月下闪过一星寒光,刚一扬起,树上就突然弹出一根长鞭,迅疾无比地缠住小刀,一股大力从鞭梢传来,少女惊呼一声,不得不松了手。

    月光照在她无瑕的脸上,嘴边一缕顽皮的笑,宛如精灵般生动。她根本没看那小刀一眼,径直飞奔至树下,猛一仰头,便看到一个沉黑如夜的身影,隐藏在月色与树影之间。

    “我终于看见你啦!”她拍手大笑,轻灵的笑声宛如叶尖的清露,在月下盈盈地闪着光。

    月华似霜,古木幽深,半明半暗的叶影间,传来一个清俊幽冷的声音:“看见了又如何?”

    少女一愣,但见那人黑衣蒙面,似与夜色融为了一体,借着月光,只能隐约看到一团模糊的黑影,不辨高矮胖瘦,更不知面貌如何。

    她睁大秀目,还未及说话,那人一个翻身,转瞬不见,就像一缕轻烟,凭空消失在夜幕深处。

    “把刀还我!”少女冲着远处的虚空急声高喊。

    “这样东西,还是别带在身上的好,以免伤人伤己!”微凉的夜风中传来那人冷漠无波的声音,然后便听见“嗖”的一声,小刀在空中划过一条长长的弧线,雪亮的刀刃反射着月光,像一道白色闪电,径直飞向湖心……

    “扑通”一声,水花四溅,击碎了湖面的月影,银白的月光瞬间幻作无数细小的水银,随着涟猗粼粼散开,流转不定。

    夜色静默如脆薄的琉璃,凝固了一瞬,蓦地被一声尖叫打破——

    “这是我最喜欢的小刀,你竟敢——”

    话音戛然而止,四周除了幢幢树影、寂寂秋花,就只有几缕清风、数声蛩语,哪有黑衣人半点影踪?

    少女愣愣地伫立片刻,清眸似跃动着碎月的流光,突然嘴角一弯,轻声自语道:“他竟找了这样一个人来,倒真有趣得紧。”月色下,她唇边一抹似有若无的浅笑,好像一层淡淡的薄烟,迷离而缥缈。

    “萝儿!”清朗的声音自身后响起,如春风乍起,吹皱一湖月影。

    绿萝蓦然回首,便看见垂杨碧绦,繁花深处,一道卓然挺拔的身影。淡淡的月光穿过树影,静静照在他身上,令他颀长的轮廓更添了几分清润与宁和。

    “哥哥!”她欢呼一声,宛若雀跃的小鸟,张开双臂飞奔过去,投入他的怀中。

    明月如莹,花阴香重,接触到她柔软娇躯的一刹那,欧阳逍只觉得心中“怦”的一跳,霎时心潮激荡,难以自持。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不过短短一日,为何竟似有了隔世的错觉?

    他不由自主地搂紧她,似有一股暖暖的春风吹进了身体,被外面的霜风雪刃冻得冷硬的心,霎时变得温暖如水,漾起重重喜悦。

    “萝儿,今日过得可好?”抬手为她拭了拭额头的汗,他脸上露出一种温柔得近乎宠溺的神情。

    绿萝见他身上仍穿着朝服,想是刚回府,未及更衣,就找来了。她微微弯起唇角,笑靥如花:“萝儿过得很开心!每个人都对萝儿很好,只除了……”眼波流转,似有若无地往身后一瞥。

    “除了谁?”欧阳逍眉峰骤然拢起,声音也多了一丝寒意。

    “就是那个使鞭子的人呗!”

    “是他!”欧阳逍愕然挑眉,“他怎么得罪你了?”

    绿萝偷眼瞅了瞅他的脸色,支支吾吾地道:“先前萝儿一时无聊,就爬到树上,结果不小心摔了下来……”感觉到他的手臂突然收紧,她连忙告饶:“萝儿知错,以后再也不爬树了,哥哥别生气!”

    欧阳逍松开手,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后来呢?”

    “后来那长鞭就出现了,萝儿一点事也没有。”她嘻嘻笑着,又微微抿了抿唇,“只是这人太古怪了,怎么也不肯让我瞧见他,于是我又从树上跳了几次……”

    “又跳了几次?”欧阳逍黑眸危险地眯起,隐隐有火星闪动。

    绿萝心虚地垂下头,嗫嚅道:“萝儿只是想瞧瞧他的模样,但每次都看不到。”

    欧阳逍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诡异,嘴角抽动着,似是想笑,又强自压下,换上了一副严肃的面孔,问:“萝儿,你可知那使鞭的人是谁?”

    “我正想问哥哥呢,你打哪儿找了个这么有趣的人来,好玩极了!”绿萝唇角似新月一弯,眼中也染上了几许顽皮跳达的味道。

    “天底下大概也只有你会觉得‘影子’有趣。”欧阳逍好笑又无奈地摇头。

    “‘影子’?”绿萝瞪大了眼睛,“‘影子’是什么东西?”

    “‘影子’不是东西,而是两个轻功相当厉害,武功也相当厉害的人。”

    “两个?竟然有两个?”绿萝眼睛睁得更大,像黑水晶闪闪发亮,“为什么我只看到一条长鞭?”

    “你是在府中,所以他们便轮流来保护你,若出了府,他俩自然会一起跟着了。”

    “他们的功夫真的很厉害么?”

    “这兄弟俩是江湖排名第一的杀手,你说厉不厉害?”

    “他们竟然是两兄弟?”绿萝觉得更有趣了。

    欧阳逍微微一笑:“不仅是兄弟,还是孪生兄弟。他俩心意相通,功夫也是一个刚猛,一个阴柔,互为补充,配合得天衣无缝。”

    “他们为什么叫‘影子’?”

    “知道影子有何特点吗?”

    绿萝看了看地面,月光投下满地斑驳的树影,风过,枝摇,影动。于是拍手笑道:“我知道了,不管怎么变,影子都始终跟着你。”

    “不错,凡是被他们盯上的人,就像多了一个影子,只有一个办法才能摆脱他们。”

    “什么办法?”

    “死!”

    绿萝脸色有些发白,情不自禁地抓往欧阳逍的手:“他们真这么可怕?”

    “‘如影随形,不死不休!’你说可怕不可怕?”

    绿萝手心渗出了冷汗:“哥哥为何叫这么可怕的人跟着我?”

    “越可怕的人,功夫自然也就越高,让他们来保护你,你就会更安全。”

    “可是,他们为什么会愿意来保护我?”

    “他们是杀手,只要有人出得起价,自然能请动他们。何况,他们还欠我一个很大的人情,不来不行。”欧阳逍意味深长地一笑。

    绿萝还想打听他们欠了什么情,欧阳逍却怎么也不肯说,她也只得作罢。想了想,便又央求欧阳逍把“影子”叫出来让她瞧瞧。

    “你以为‘影子’是随便谁都可以见的?他们若想见你,自然会现身;若不想见,你就是上天入地,也别想见他们一面。”

    “难道连哥哥都不能令他们出来么?”绿萝不以为然地问。

    欧阳逍正色道:“他们虽然受雇于我,但就连我也得敬他们三分,怎能让你这个小孩子任意戏耍?今日你这样胡闹,定然让他们很生气,下次说不定会代我好好管教一下你。”

    绿萝一愣,随即撅起嘴,气鼓鼓地道:“哥哥找这两人来,原来是管教萝儿的……”泪水开始在眼眶里打转,“哥哥一点都不疼萝儿,萝儿再不理你了!”跺了跺脚,扭头就跑。

    欧阳逍急得一把拉住她:“哥哥怎么不疼你?若不疼你,怎会重金请这样的高手来保护你?若不疼你,怎会千方百计地谋划,好让你能安然留在我身边?若不疼你,怎会急急忙忙赶回来,就为了能早点看到你……”声音渐渐低下去,恍若浮云深处一声叹息,终于忍不住拥紧了她,下巴抵着秀发,喃喃呓语:“萝儿,这世上再没有人比我更疼你了!”

    月色溶溶,芳草萋迷,夜的香气弥散在空中,像一个柔软而无边的网,轻轻笼罩着相拥的两人。宁谧的夜色中,绿萝渐渐安静下来,乖乖伏在他胸前,闷声道:“哥哥,我不要‘影子’,只要你,你一直陪着萝儿好不好?”

    风过花阴,宛然里暗香无迹可寻,树影婆娑,月光碎了一地。一缕凉凉的苦涩缠上心头,他轻抚着她似水的青丝,怅声道:“萝儿,哥哥何尝不想一直和你在一起,但是……”

    朝堂内外局势复杂,步步危机,他若稍有松懈,就会万劫不复,又怎能护她周全?

    为了让她不受伤害,他必须清除一个又一个障碍。

    他不要短暂的厮守,要的是一生一世。

    她可明白?

    夜风在额头、发间缠来绕去,带着一点刺人的寒意。丝一般柔顺的长发,轻颤着,恍若涟漪。她慢慢抬起头,脸上是无邪的笑:“哥哥,我是开玩笑的,你日理万机,又怎能整天陪着萝儿?只要能天天看到你,哪怕只有一小会儿,萝儿就已经很开心了。”

    欧阳逍心里又酸又甜,不知是什么滋味,竟一句话也说不出,只定定地望着她,目光爱意浓浓,如月绵长。夜风缱绻,轻轻拂起她裙上碧色的丝带,柔柔地搭在他的衣裾上,隐隐地缠绵。

    恍惚间,树丛里传来一点悉悉索索的声音,似细沙漏过指缝,草间栖息的小虫,跟着发出几下细微的声响,振翅飞远了。

    “谁?”欧阳逍猛然转头,眼神锐利如电,直直射向树丛一角。

    枝摇影移,凤云仙从树丛中移步走出,脸色苍白,嘴唇若灰。见他搂着绿萝,眼神一痛,随即低下了头。

    “你来干什么?”欧阳逍剑眉拧起,不悦地盯着她。

    凤云仙盈盈一拜:“晚膳已经准备好了,妾身来请王爷和绿萝姑娘。”

    欧阳逍愣了一瞬,回眸看着绿萝:“萝儿,你想见见其他人吗?”

    “迟早总是要见的,对吗?”绿萝微笑着,笑容如雏莺初啼,甜美而无瑕。

    欧阳逍双眸灼灼地凝视着她,眼底有她看不懂的深沉,随后俯在她耳边,轻声道:“如果有可能,我真想把你藏起来,让谁也见不着!”

    绿萝一愣,不解地望着他,他却已携起她的手来,笑道:“萝儿,你也饿了吧,咱们一起去用膳。”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