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宫闱惊变  第79章 卧底(大修)

章节字数:2814  更新时间:11-04-14 21:5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翌日清晨,王府翠微阁中,有两人面棋枰而坐,执子相对。

    翠微阁位于王府西侧的碧云湖畔,阁周种满了郁郁葱葱的绿竹,取“回顾所来径,苍苍横翠微”之意。在翠竹的掩映下,小阁显得格外幽静,正是一个适合下棋谈天的好地方。

    湖风悠长,渡水而来,拂动其中一人的墨蓝袍服,翻飞的袖摆绣着玄鸟纹样,仿佛吸收了朝阳的光华,隐隐透出浅色光辉。另一人着灰色长衫,面容略显苍老,一双眼睛却极为有神,隐隐透着精明之气。

    两人随意交谈的声音,伴随着棋子落下的清脆之音,如偶尔掠过湖面的水鸟,带着种漫不经心的闲适。

    “多日不见,王爷棋力更胜往昔。”

    “七爷过谦了。本王难得有闲暇下盘棋,七爷可不许存心相让。”

    对弈之人正是欧阳逍与金七爷,二人闲话几句,话题渐渐转到这次肃清北越奸细的机密要事上来。小阁如此僻静,量也不会有人,所以他们的谈话也就毫无顾忌。

    “王爷如何知道那林月儿就是北越派来的奸细?”

    “她想用药物控制张天化,没想到张天化早就怀疑她的身份,暗中通知了朝廷。张天化不仅是武林盟主,更是天下第一帮青龙帮的帮主,对方想要控制他,所图定不会小。又有种种迹象表明,那伙人的势力竟已渗透到朝中,父皇怀疑他们会对东煌不利,就派本王前去调查此事。我与张天化定下计策,让他的弟子肖阳潜入敌穴,暗中调查,终于查明了他们的阴谋,然后里应外合,将他们一网打尽。”

    欧阳逍微微提腕,又落下一子,棋子叩枰的清音惊飞了栖于林间的数只鸟雀,竹枝摇动,叶随风落,缤纷如雨。

    金七爷轻轻拂去落于石桌上的一片竹叶,微笑着转过话题:“王爷这几年在外东奔西走,煞是辛苦,这次皇上让您长留京中,总算能免去奔波之苦了。”

    “京城哪有外面逍遥自在?还不是母妃想我,日夜在父皇面前哭诉,父皇没法子,才让我留在京中多陪陪母妃。结果我一回来,母妃就张罗着要给我娶妃……”欧阳逍双眉紧蹙,声音隐隐透着无奈。

    金七爷劝慰道:“王爷已到成家之年,况且膝下无子,娘娘的想法也不无道理。”

    “府中这三个女人已够本王应付了,再加一个,岂不更让人头疼?”

    “那位绿萝姑娘……”

    “她是本王一位朋友的妹妹,现在失了忆,只当我是她哥哥。她哥哥为救我而死,家中又没别的亲人,本王见她孤苦可怜,才带回府中抚养。等她到了出嫁的年纪,再请父皇指一门好亲事,风风光光地嫁过去,也算了却本王的一桩心事。”

    交谈声暂时停了下来。凉风如玉,带来郁郁青青的水气,欧阳逍执子沉吟,秋湖澄明如镜,镜上浮着一片青烟似的薄雾,阁外极远处,一只翠鸟翩然掠过湖面,渐渐消失在云烟深处。

    终于,他落下一子,嘴角微微扬起一弦弧度。金七爷细看之下,感叹一声:“王爷棋艺高妙,在下输了!”

    欧阳逍朗然一笑,长身而起:“下了半天棋,人也乏了,去书房喝杯茶吧!”

    金七爷也跟着站了起来。这时,阁外突然传来一阵竹枝晃动的脆响,仿佛惊弦在一片天簌中抖出了几声不谐的杂音。竹林深处,一角碧色衣影飘然闪过,消失在层层翠色之中,恍若幻觉。

    两人相视一笑,出阁缓步而行,远处碧湖如妆,青透若晶,日光渐展,轻雾淡收,这秋日的晨光,格外有种清静之韵。

    进了书房,刚刚落座,就有一个仆人匆匆赶来禀报:“启禀王爷,三夫人突然出府,到‘珠玉楼’去了。”

    欧阳逍淡淡一笑:“知道了。”

    “珠玉楼”是一家卖首饰的店铺,在京城颇有些名气。仆人走后,金七爷若有所思地道:“这‘珠玉楼’正是国舅的产业,她果然是皇后那边的人。”

    原来刚才那偷听之人正是何凝露,她本是歌女出身,每日这个时辰,都会到翠微阁中练歌。欧阳逍特意与金七爷在那儿下棋,一问一答,故意向对方透露了三个信息:一是肖阳与欧阳逍根本是两个人,这样可以打消对肖阳的身份的怀疑,避免暴露他在江湖上的实力;二是德帝让欧阳逍留在京中的目的,并非要重用他,只是受不了萧妃的哭闹罢了;三是欧阳逍无意娶绿萝为妃,对她也没有男女之情,这样可以减少旁人对她的敌意,对她的怀疑与试探自然也会少很多。

    秋日散淡的阳光透窗而来,落于书案一隅的双耳琉璃玉净瓶上,晶光流转,耀花人眼,衬得瓶中几枝白菊越发风姿绰约,袅婀有致。

    这白菊显然是新折下来的,上面犹带清露,蕊心处微染檀色,犹如淡妆美人,烟雨含愁。这样品种珍稀的白菊,也只有那人的院中才有。

    欧阳逍眼底微微漾开一抹讥诮的浅笑,转首问七爷:“那一个有何动作?”

    “回王爷,二夫人封了十两黄金,想从我这儿买消息,我已遵照您的吩咐,用假消息打发了她。”

    “恐怕大皇兄怎么也想不到,他挖空心思送来的人,带回去的消息竟全是假的。”欧阳逍唇角勾起优雅的弧度,笑意清淡,似秋末的阳光,明亮却冰冷,“若非这两人还有些利用价值,本王又岂会容她们留在府上?”

    这时丫环奉上茶来,欧阳逍端过一盏,却是“君山银针”,轻雾袅袅,香气清高。低头啜饮,滚热的茶汤入口,味醇甘爽,在舌尖上弥漫了幽幽的茶香。

    “好茶!”他赞了一声,低头细看盏中茶叶,一根根长短均匀,色泽鲜亮,形如银针,簇立杯底,不觉笑道:“这‘君山银针’,文人赞叹如‘雨后春笋’,艺人视之谓‘金菊怒放’,军人偏说是‘刀枪林立’,果然各尽其妙。”

    金七爷微微一愣,正不解何意,就听他话锋一转:“父皇打算出兵北越一事,七爷有何看法?”

    “皇上让王爷带兵,看来是有心栽培王爷,王爷兵权在手,若再立下军功,在朝中自然威望大增,再无人能与您抗衡,只是不知……”金七爷仔细察看着欧阳逍的神情,小心翼翼地探问,“王爷可有必胜的把握?”

    欧阳逍淡笑不答,转而问:“七爷以为,我朝与北越相较,孰强孰弱?”

    金七爷轻叩着光洁的茶盖,寻思片刻,方道:“三国之中,本以北越最强,但自上任北越王死后,国内爆发了‘六王之乱’,几个王爷起兵谋逆,政权几度更迭,直至轩辕熙于三年前即位后,以雷霆手段平定叛乱、铲除异己、巩固皇权,国内局势方才稳定下来,但毕竟元气已伤,再不复昔日之盛。而我东煌经过十几年的励精图治,现在国富民强、粮足物丰,已有与北越一较高下的能力。”

    欧阳逍放下茶盏,微微摇头:“七爷可知‘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北越虽因‘六王之乱’大伤元气,但这两年在轩辕熙的治理下,国势蒸蒸日上,颇有复兴之象。轩辕熙此人果断善谋,更不可小觑。是以此仗虽然可打,却无必胜的把握。”

    “那王爷为何还同意出兵?”金七爷讶然问。

    “本王既肯出兵,自是有了制胜的法子。”欧阳逍嘴角敛着一抹深意,眸光幽远难辨。

    “原来王爷早已胸有成竹,倒是在下多虑了。”七爷眉结缓缓展开,捋须笑道。

    欧阳逍眼中却殊无笑意,相反,神情黯然,似有郁结难解。缓缓起身,步至窗前,秋日的天空高旷清远,云影缓缓逝过,变幻出各种姿态,就像,神秘莫测的命运,谁也不知道自己将要面对怎样的安排。

    “北越、天下……月儿,若你知道我将要做的事,你会不会……更恨我?”

    清冷坚毅的眸中掠过一丝淡淡的忧伤,他静静地伫立,任凉风吹打在双眉紧锁的脸上。

    身后,金七爷近乎迷惑地望着他的背影。自窗透入的天光,勾勒出他俊朗的轮廓,年轻,挺直,充满霸气的脊梁,有着帝王一般的尊贵,也有着帝王无法避免的落寞沧桑。

    就像,这秋日的阳光,不再灿烂,唯有寂寥。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