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宫闱惊变  第80章 廷斗(小修)

章节字数:2793  更新时间:12-10-14 00:4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三日一晃而过,很快就到了回京后第一次上朝的日子。

    晨曦初透之时,欧阳逍赶至朝房,那里已有一些早到的大臣候着了。众臣见了欧阳逍,纷纷上前请安问候、恭维奉承,毕竟他刚刚为朝廷立下大功,是皇上身边的红人,谁不赶着巴结?就是另两派的人,心里虽然嫉恨,表面上的功夫也是要做足的。

    “三皇弟,你总算回来了!”一个清亮的声音蓦然响起,似带着抑制不住的惊喜。

    众人不约而同地转头看去,只见一道修长的人影自房外施然而入,金冠玉带,龙章凤姿,一身雍容华贵的皇子朝服在他身上显得格外有威势,举手投足间,皆是皇家风范。

    欧阳逍微微一笑,迎上前去,双眸晶亮若星:“大皇兄还是这般神采熠熠,令皇弟仰慕不已!”

    “多日不见,三皇弟越发能说会道了,若论神采,天下谁人能及得上三皇弟?”大皇子朗声笑道,亲热地携起他的手,“如今你留在京中,咱们兄弟俩可要好好亲近亲近。”

    两人目光在半空轻轻一触,激起一阵微妙电光,随即各自展开暖若春风的笑意,若无其事地寒暄起来。

    朝房中大臣越聚越多,众星捧月似的围着两位皇子,场面颇为热闹。直到快上朝时,二皇子欧阳蛟方匆匆赶到。他也是个颇为俊秀的年轻人,只是酒色过度,不免双眼无神,一脸疲惫。他跟欧阳逍淡淡打了个招呼,便立在角落,极不耐烦的样子,显然对上朝一事深感厌倦。别的大臣跟他问安,他也冷冰冰的不理不睬,只间或跟国舅说上几句。是以二皇子的人缘在朝中就要差得远了,若不是皇后及国舅的权势撑着,他又岂能跟另两个皇子并立?

    早朝时间已到,百官鱼贯而入,在大殿上列好,一时间鸦雀无声。

    德帝高踞龙椅之上,一身象征尊贵的明黄织锦龙袍,头戴十二旒黑色冕冠,目光威严地从百官身上扫过,沉声道:“北越派奸细潜入我国大肆活动,甚至侵入了朝堂,其狼子野心,昭然若揭。是以朕决定对北越用兵,众臣意下如何?”

    此言一出,朝堂上顿时开了锅,似无数石子投入水中,激起浊浪无数。

    户部尚书首先出列:“启禀陛下,如今国库空虚,恐难支撑这样大规模的军事行动。”

    “空虚?”德帝冷笑,王冠上的垂珠微微晃动,泠然有声,“朕的国库为何空虚?还不是因为蛀虫太多!”

    隐带怒气的声音似沉钟在殿上回响,众臣全都噤若寒蝉地低下头。德帝冷冽的目光自他们脸上一一扫过,须臾,威严的声音又再度响起:“经查,朝中各部皆有亏空,朕决定设督察府专理此事,凡有亏空,一月之内务期如数补足,如限期不完,定行从重治罪!”

    此言一出,众臣无不惶恐。近年来,东煌国力日盛,众臣的生活也日见奢侈,朝中攀比成风。不少官员都曾暗中挪用侵占库银,有的数目甚巨,现在突然要清查,令他们措手不及,不由心下大为惶恐。但皇上盛怒之下,谁也不敢发话,只得都将眼光投向大皇子。欧阳铮为人八面玲珑,处事圆滑,善于拉拢官员,收买人心,是以朝臣大多与他交好,此刻便都指望着他能站出来,跟皇帝求求情。

    德帝看在眼里,突然道:“督察府事务就由大皇子主理,务必严加彻查,不得苟循私情!”

    大皇子没想到这烫手的炭圆竟然落到自己手上,心中暗暗叫苦,不觉道了一声:“父皇,儿臣——”

    “难道你不愿为朝廷分忧?”德帝见他似有推脱之意,面色顿时一沉。

    大皇子忙道:“儿臣岂敢,只是此事牵涉甚广,还望父皇能多宽限些时日。”

    德帝沉吟道:“也罢,就以三月为期,若还不能将此事办妥,朕也要拿你问罪!”此言一出,便断了后路,摆明了不让他徇私。

    大皇子只得躬身道:“儿臣定当竭尽全力!”

    德帝又道:“为免众臣说朕偏袒自家人,此次清查就从崔驸马开始,他挪用库银一百六十万两,限期归还,否则同样治罪!”

    崔驸马因贪污库银被林月儿拿住把柄,被迫服下“噬尸”,受她控制,若不是欧阳逍灭了圣月山庄,及时送去解药,只怕小命早就不保。欧阳逍也向父皇禀明了驸马贪污之事,但德帝看在朝云公主面上,果然将此事压下,只说是挪用,算是给对方留了一条退路。

    众臣不知个中原委,只道德帝果真大义灭亲。崔附马因朝云公主的缘故,一向受宠,现在德帝竟拿他第一个开刀,摆明了杀鸡儆猴,也彰示了追查的决心。

    一时间,朝堂上人心惶惶,似乌云压顶,充满山雨欲来的沉闷阴郁——

    欧阳逍冷眼旁观,虽然自始自终未发一言,但这场风波却是由他挑起。他多年明查暗访,对各部亏空之事知之其详,自从知道父皇有出兵北越的打算,针对国库空虚之事,暗中叫人辗转献上此计,并力荐由大皇子负责。明面上的理由是他善于处事,又与众臣交好,暗地里却是他于两难之境:若他谨遵圣嘱,严加追讨,自然逼得众臣怨声载道,离心离德;然若阳奉阴违,苟循私情,则必会招致德帝的不满。无论怎样,都会让他焦头烂额,好一阵子无暇他顾,正可让欧阳逍从容部署,暗中在朝中安插上自己的心腹。

    这时,又有一臣出列道:“启禀陛下,北越虽然派出奸细,但并没有针对我国的军事行动,这样贸然出兵,似有不妥。”

    说话的是端王,大皇子的铁杆拥护者,他的进言得到了众臣的纷纷附和。大家都是一样的心思,只要打消了德帝出兵的念头,清查亏空一事便不会如此着紧,最后说不定会不了了之。

    一向和端王不对盘的福王马上反驳:“北越奸细活动如此猖獗,摆明了早有侵吞我国之意,若不先发制人,难道要坐以待毙,等他们真的攻来时再束手就擒吗?”

    “若出兵北越,该让何人为将?震北将军年迈,朝中武将凋零,若要领兵打仗,只怕一时难以找出合适的人选。”

    端王这番话说得福王一时语塞,众臣纷纷点头,德帝却道:“谁人为将,朕心中早有计较,只是这武将凋零,倒确是实情。”捋须沉吟起来。

    此时,欧阳逍知道时机已到,迈步出列,朗声启奏:“儿臣恳请父皇于今冬加开一科武考,广招天下能人异士,充入军中,自可令我东煌兵多将广。”

    “好,就依皇儿所言!”德帝龙颜大悦,“朕就将武考之事交于三皇子全权负责,相信以皇儿的眼光,定能为我东煌广纳天下贤才。”

    欧阳逍欣然谢恩。父皇此举正合他意,趁武考之机,便可广纳贤才,收为己用。而他多年来以“肖阳”的身份行走江湖,早已暗中培植了相当的势力,网罗了大批俊杰,也正好趁此机会,将他们安插进朝廷和军中。

    众臣再也提不出别的异议,出兵之事就此定下。同时确定的还有清查亏空和加开武考两件事,表面上皆是德帝的主意,但谁也没有想到,这一切竟都是睿王苦心谋划的结果。

    欧阳逍走出宫廷的时候,长长吐了口气,仰头望去,只见蓝澄澄的一汪碧玉,只飘着几缕轻淡的云,薄得透明,仿佛是谁信手一抹的丹青。阳光明晃晃如金子一般澄亮,但毕竟是秋日的太阳,不比盛夏,少了几分刺人的锋芒,却多了些许柔和,像首婉约的慢词,暖暖的熨贴人心。

    正眯着眼细看那划过长空的雁群,背后陡然升起一股寒意。他一动不动,依然保持着静立的姿势,嘴角却慢慢勾起,然后转过身,就看见了那个意料之中的人影。

    大皇子也在笑,眼底却多了些阴鸷,笑容便透着虚假,仿佛浮在面上的一层薄灰。

    他们就这样静静地对视,大臣们三三两两地从身边走过,他们却像人潮中的两块礁石,屹然不动,视线胶着,不时撞出火花,仿佛已先于他们的意志开始了交锋。

    这一战终于拉开了序幕,鹿死谁手,却还未知!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