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宫闱惊变  第84章 生辰(二)

章节字数:2137  更新时间:11-04-20 21:3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何凝露忙道:“小妹怎敢?只不过触景生情,觉得和姐姐同病相怜罢了。”

    花想容呆了半晌,长叹:“不错,外人以为咱们姐妹有多么风光,其实也不过是两只笼中鸟,恐怕只有一辈子关在这王府中,寂寞到死。”她拾起那把扇子,幽幽地道:“这团扇还有受宠于主人的盛夏,而咱们呢?”言下不胜唏嘘。

    何凝露也觉得心底一片凄凉,正不知该说什么,忽而看到屋外的菊花,遂转过话题道:“姐姐这院中的白菊开得可真美!”

    “就因为他爱白菊,我才费尽心机搜罗了这么多,却从未见他踏入院中一步。”花想容自嘲地一笑,眉目间却渐渐透出一种凄厉的哀感。

    何凝露一愣,勉强牵动嘴角笑了笑:“姐姐快别伤感了,今儿是王爷的生辰,姐姐打扮得漂亮些,何愁没有受宠的一天?”

    她的目光转到榻上的长袍,凝神一瞧,眼中现出惊艳之色:“姐姐这件长袍端的是巧夺天工,这么别致的图案,亏得那些人是怎么想出来的!”

    提起衣服,女人没有不动心的,花想容顿时展颜笑道:“这是‘锦绣庄’的手工,自然与别处不一样。”

    何凝露兴奋地道:“姐姐快穿起来,让妹妹瞧瞧,该是何等的倾国倾城!”

    “你别拿我取笑!”花想容啐了一声,却也忍不住换起衣服来。

    穿上这件丝袍后,她望着自己在镜中的身影,也不由得一怔,心里涌上一阵狂喜。这件丝袍有着宽大的袖口和裙裾,衬得整个人说不出的轻盈飘逸,腰身却收得很紧,更突出了盈盈不堪一握的纤腰。长长的裙摆上,绣着百花的图案,虽然繁复,但全用银线绣成,雅而不俗。更奇的是,那图案还能随着光线不断变幻颜色,时浅时深,衬得整个人都变得迷离起来,既高贵圣洁,又带着一种神秘的诱/惑。

    花想容怔怔地看着镜中的自己,竟有了几分恍惚。何凝露更是眼放异彩,喃喃道:“姐姐,你穿上这件衣服,天下的男人都要被你迷倒了。”

    花想容淡淡一笑,挥一挥长袖,摆了个动人的姿势,舞蹈起来,正如惊鸿之翩翩,如明月之皎皎,低回处如轻风拂柳,急促处如回风流雪,一曲舞罢,竟然气定神闲,不现丝毫疲态。

    何凝露忍不住击掌,脸上俱是陶醉之色:“难怪人们都说姐姐是花国第一朵名花,果然名不虚传!”

    这花想容曾是京城第一名妓,各大青楼每年都要举行赏花会,邀请各青楼的当红姑娘表演才艺,并公推几位有名望的达官贵人进行品评,她曾经连续三年名列榜首,轰动一时。

    “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花想容眼中露出淡淡的怅惘,“‘五陵年少争缠头,一曲红绡不知数’,那段日子的确快乐得很,只是跟了端王以后,就很久没有这么歌舞过了。”

    “姐姐这般出色的人物,端王怎么舍得把你送人?”

    花想容脸上微微一红,低头道:“是我先对王爷动了心。那年中秋的晚宴上,端王让我给在座的宾客献舞,王爷也在席上,我一看到他,就、就再也移不开眼睛了。端王见我芳心暗许,当场便将我送给了王爷。”

    何凝露唇边绽出一抹了然的笑:“原来如此,看来姐姐对王爷是一见钟情了。”

    花想容羞涩地点点头,忽又问道:“听说妹妹原是国舅府中的歌女,不知为何也来到了睿王府?”

    何凝露微显矜持之色,扭捏着道:“跟你也差不多。”

    花想容恍然道:“原来妹妹也——难怪,像王爷那样的男子,天下女人谁不动心?我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他穿着一件白色的锦袍,束着明黄的腰带,头上戴着玉冠,说不出的高贵俊美,满屋子的男人跟他一比,都如同粪土一般了。他面上带着温和的笑意,我当时就想,若能待在他身边,天天看着这样的笑容,就是少活十几二十年,也是愿意的。”

    她沉浸在对往事的回忆中,脸上仿佛笼着一层淡淡的光晕,神情如痴如醉。

    接着她的目光一黯,旋即浮出痛苦之色:“可是我到了王府以后,整整三年,他却……却一次也没对我笑过,和我说的话也不超过十句。”她紧紧咬住下唇,眼神渐渐多了一丝怨愤。

    何凝露叹了口气,垂下眼帘:“我虽比姐姐晚来一年,却比姐姐幸运一些,王爷跟我说过的话一共有十二句半。”

    “十二句半?”花想容愕然抬眸,“这半句从何而来?”

    “他那句话只说到一半,就有事走了。”何凝露自嘲地扯动唇角,苦涩的笑容,如涟漪般在脸上泛开。

    花想容呆住了,脸上的表情不知是哭是笑,半晌,方道:“人说睿王对女人最是无情,果真不假!”

    何凝露叹息一声:“谁说不是呢,就连大夫人,王爷表面上对她客气,实则也冷淡得紧,除了府中的事,就没见王爷跟她谈过别的。”

    “王爷对她客气,只不过因为她是他母妃为他选的人,看到母妃面上,总得敬她三分。”略带讽意的笑,染上花想容精心描画的黛眉,“他对我们冷淡,对别的女人却也好不到哪儿去。”

    “那倒不见得,”何凝露眼角微挑,不以为然地斜瞅着她,“他对刚来的那丫头就好得不同寻常,简直将她宠上了天,听说这次大张旗鼓地庆生,也是为了讨她的欢心。”

    “一个来历不明的野丫头,也想飞上枝头做凤凰?”花想容冷笑着,鬓旁翠华摇颤,闪着点点寒光,“王爷对她不过是一时新鲜,过不了多久就会将她嫁出去。”

    “姐姐怎知王爷的打算?”何凝露好奇地望着她,水眸微沉,隐隐似有星点一闪。

    花想容一怔,自知失言,忙干笑着掩饰:“我也是瞎猜的,想那丫头身份卑微,王爷怎会娶她?老住在府中也不像样,自然要打发她嫁人。”

    她情急之下胡诌了几句,却没想到自己过去的身份比那丫头更卑贱,何凝露淡淡一笑,也不道破,另找了些闲话来说。

    沙漏中的细沙慢慢流走,一抹金晖将纱窗周围涂成淡淡的橘红,黄昏已至,晚宴即将开始。二人重新梳洗完毕,便携手慢慢朝花园走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