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宫闱惊变  第98章 游湖(一)

章节字数:2813  更新时间:10-10-09 22:0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可惜,晴日总是短暂的,接下来的日子,朝堂内外一如既往的风云变幻。

    在欧阳逍的暗中操控下,朝中格局已发生了变化,拥护三皇子的大臣越来越多,隐隐凌驾于其它两派之上。朝堂上的争斗也日趋激烈,明面上风平浪静,底下却暗潮汹涌。

    其他两派不甘示弱,各自想法拉拢大臣,巩固势力。一时之间,一些重要官员的门庭变得格外热闹,各种聚会也更多了。

    清查亏空之事也已告一段落。大皇子先前为了维护贤名,不敢大肆逼催,结果说情拖欠的越来越多。到了规定期限,补上亏空者寥寥无几,德帝震怒,将大皇子狠斥一顿。大皇子无法,只得拿出雷霆手段,处置了几人,在杀鸡儆猴的威慑之下,再无人敢拖延。只是这样一来,不少人心存芥蒂,在其他两派的刻意拉拢下,有些已开始动摇,大皇子不得不使出浑身解数,安抚己方人员,却再无余力扩大势力了。

    有了众臣归缴的银子,再加上今岁收入,国库充实了不少。朝廷开始大规模征兵,操练军队,准备来年开春征伐北越。

    欧阳逍频频造访震北将军府,和雷震一起探讨兵法,制定对北越的作战计划。雷震更将《雷氏兵法》赠与他,这部兵书不仅有行军布阵的方法,更有每次战例的剖析,雷霆自己的作战心得,兼有对沿途地形地貌的描绘,何处扎营,何处汲水,何处设伏等等,都有详述,若是和书房收藏的那份地图结合起来看,就更完备了。是以欧阳逍如获至宝,有空便拿出兵书、地图来仔细研究,渐渐地,思路越来越清晰,对这一仗该如何打法也有了一个大致的构想。

    因常去震北将军府,免不了与雷振宇碰面。雷振宇因兵书事件得他维护,对他深怀感激,早已与他成了莫逆之交。这次雷振宇便告诉他,大皇子正在极力拉拢自己,已经好几次要宴请他,都被他找借口推托了。欧阳逍一想,雷振宇的职位太过重要,若是大皇子在他这儿屡碰钉子,说不定会另想毒计除去他,换上自己的人,到时难免又有一番你死我活的争斗。于是便嘱咐雷振宇不妨假装答应,与大皇子虚与委蛇,好叫他不加提防。

    雷振宇依计行事,这日大皇子又令人送来请柬,他便没再推辞,依请柬上所言,于傍晚时分来到东湖。

    波光粼粼的湖面上,数艘流金画舫悠游来往,形态各异的花灯在风中摇曳。月华照耀下的水面,银蓝幻紫如同银河倾泄,与七彩的灯光互相辉映,别有一番情致。

    船浆激起悦耳的水声,更有丝竹欢歌、调笑嬉闹之声,萦耳不绝。

    刚走到岸边,立刻有一艘船头挂着两盏大红纱灯的画舫划过来,船头立一位气度不凡的青年男子,金丝滚边的紫色锦袍,头戴赤金冠,满面笑容地招呼他,正是大皇子。

    酒宴便设在这艘画舫上,客人却只有雷振宇一人。

    这画舫乃是京城有名的花船,彩绘金漆的船身,雕花的窗棂,红色的地毯,湘帘半卷,轻歌曼舞,正是一个纵情声色的销金窟。

    陪酒的女子个个如花似玉,又都善解人意,知道大皇子要宴请重要客人,无不使出浑身解数,殷勤备至,层出不穷的风流手段连大皇子都直喊吃不消。

    他一手搂着一位歌姬,对雷振宇挑眉笑道:“这船上女子的容貌都是京城一流,雷都尉若瞧上了谁,只管叫她伺候就是。”

    雷振宇淡淡扫了那群歌姬一眼,摇摇头,又埋头喝酒。

    大皇子奇道:“这些女子不好么,雷都尉竟一个都看不上?”

    “她们不是不好,只是……曾经沧海难为水……”雷振宇意态消沉,声音隐隐透着落寞。

    大皇子恍然一笑:“原来雷都尉另有所爱,不知哪家姑娘这样有福气?”

    雷振宇放下酒杯,神情突然变得有些惨淡:“她已经不在人世了。”黯然一叹,转头去看浸在江心的那轮冷月。

    波光荡漾,冷月无声。

    大皇子一怔:“想不到雷都尉竟如此痴情!天涯何处无芳草,你又何必对一名女子这样执着?”

    他冲身边的两名歌姬使了个眼色,两人会意,娇笑着坐到雷振宇旁边,一人给他斟酒,一人给他捶背,莺声燕语地哄他开心,更有意无意往他怀里偎去。

    雷振宇家教甚严,从未涉足过烟花之地,见了这等场面,早羞得连耳根都红了,惹得两个美人吃吃地笑起来,越发主动了。

    见雷振宇手足无措的样子,大皇子忍不住纵声大笑:“雷都尉,你这样害羞可不行,大丈夫就该拿出点气魄来,将这些女子收拾得服服贴贴的才好!”

    正热闹间,舱外突然进来一人,凑在大皇子耳边低语了几句。大皇子慢慢收敛了笑意,眼中却射出光来,对雷振宇道:“没想到三皇弟也来游湖,竟然还带了名女子。”

    雷振宇一愣,从船窗往外望去。

    前面不远处,一只轻舟从枕河的桥底悠悠荡出,船头坐着一位长衫纶巾的公子,发冠上嵌着白玉,腰间悬一条青绿的丝绦,衣袂随风轻举,光华隐隐。如此风仪,不是欧阳逍是谁?

    再看他身边那名女子,戴着雪白的面纱,乌黑的云鬓,只简单地插了支碧玉簪,然而那曼妙的身姿,却令人生出无限遐想。月华照在她淡青色的裙衫上,仿佛珠玉般晕出温润的光。

    大皇子也走到窗口,凝神细看。

    这时,那船距离更近,船上之人的神情动作也看得更加清楚。那女子看似娴静,实则却甚为顽皮,东瞧西看,似乎兴致颇高,又忽地弯下腰,用手撩那湖水玩。

    初冬之际,湖水已有些刺骨,就见欧阳逍忙不迭地将她的手拉出来,掏出丝巾将水擦干,又皱着眉头,似在责备她。那女子扬起头,面纱微动,不知说了句什么,他便展颜笑起来,却依旧握着她的手,再也不愿松开似的。

    看着这一幕,一位歌姬突然叹了口气:“这位公子对那少女真是不错,不知是什么样的女子才能让这样出色的男子倾心爱上?”

    大皇子眼中异芒闪动,突然笑了笑:“你可想瞧瞧这女子的模样?”问这话时,眼睛却是看着雷振宇。

    雷振宇也很好奇,这位名动天下的睿王爷对女人的冷淡是出了名的,今日竟会和一名女子游湖,还表现得这样亲密,确实令人很想一探究竟。但他也知道,欧阳逍让这女子戴着面纱,一定有不得已的苦衷,是以为难地道:“这……恐怕不妥吧。”

    大皇子嘴角轻轻一扯,露出一个略带讥讽的笑容:“有何不妥?他越是这样遮遮掩掩,本皇子就越是好奇,偏要瞧瞧那面纱下藏着的到底是什么?”

    说着,他走出了船舱。那群歌姬也纷纷涌到窗口,个个都睁大了眼睛,想看大皇子用什么法子揭开那女子的面纱。

    却见大皇子站在船头,高声叫道:“三皇弟!”

    欧阳逍转过头,见是他,眉端不易察觉地皱起。他见今晚月色皎洁,又难得有空,便带绿萝来游湖,没想到却碰到了死对头。

    “见过大皇兄!”他心中不悦,面上却不露分毫,客气地见了一礼。

    大皇子更是热情:“相请不如偶遇,三皇弟何不过船痛饮几杯?”

    “今日有些不便,改日再聚罢。”

    “皇弟身边那位姑娘是谁?怎不把面纱摘下来,让为兄瞧瞧?”

    “小妹刚染风寒,不敢见风。”见他步步紧逼,欧阳逍心下暗恼,语气更冷了几分。

    大皇子眸光一沉,冲身边的侍卫使了个眼色,那人便突然发难,只听暗器破空之声,一枚飞镖如流星赶月,迅如疾风,直奔那女子面门而去。

    旁观者无不失声惊呼。

    欧阳逍眼神蓦然凌厉,手一扬,一道指风激射而出,铁铸的飞镖竟被击飞,远远落到湖心,溅起一连串水花。

    众人没想到他身手竟如此之高,正惊叹间,忽听“扑”的一声,却是重物击在船舷的声音。原来刚才的飞镖只是虚招,那侍卫早已暗中击出一粒石子,正正打在船上。

    船身一晃,女子轻呼一声,立足不稳,身子往外斜倒。欧阳逍一把扶住她,面纱却在晃动中飘落下来。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